傳秦剛赴美上任 美中會談新戰狼破冰?

作者:郝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中天津「雙謝會談」戰場的火藥味還沒有散盡,外界傳來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新戰狼秦剛將赴美上任的消息。

《南華早報》7月27日發布獨家消息,題為「謝爾曼會談後中國新特使秦剛赴華盛頓」,消息稱「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將於週二前往華盛頓,結束有關誰將承擔緩解大國之間緊張關係的艱巨任務的猜測。一位熟悉情況的消息人士稱,現任外交部副部長的秦將於週二下午從上海啟程前往美國,過去幾天他一直在上海會見美國企業高管。他們包括來自美國商會、迪士尼、霍尼韋爾和強生的代表。秦還會見了中國學者,探討中美關係。消息人士補充說,在前往上海之前,秦在北京會見了環球影城的高管。」

目前國內外各大媒體沒有報道秦剛赴美消息,中共外交部網站上也沒有看到此消息,白宮網站上也沒有關於秦剛赴美上任的報道。《南華早報》這一報道有待於外界進一步證實。

但在今年4月,秦剛接替崔天凱出任駐美大使的消息就已沸沸揚揚。4月22日,《環球時報》引述《華爾街日報》消息,稱中共計劃任命秦剛擔任下一任駐美大使,國內媒體廣泛轉發。6月22日,崔大使出人意料的發推文自行宣布離任回國,外交部趙立堅對這一消息不置可否,讓外界匪夷所思。中共官場內鬥的火焰都延燒到外交場合,崔天凱在中共外交官中相對溫和,曾對趙立堅就武漢肺炎病毒甩鍋美國的言論略顯不屑,因此趙立堅就崔大使離任之事報了一箭之仇。

駐美大使向來是中共外交政治明星的崗前培訓職位,前外長李肇星和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都曾擔任駐美大使。秦剛在中共副外長中排名最末,但在2005年至2010年,2011年至2014年期間,兩度出任外交部發言人,擅長應對外國媒體,2014年至2018年,他還擔任過外交部禮賓司司長,經常陪同習近平出訪,與習近平「同框」,外界推測秦剛可能得到習近平賞識,因此有望出任相當於中美關係風暴眼調節按鈕的駐美大使一職。

秦剛的新戰狼風格,比之趙立堅、華春瑩、劉曉明有過之而無不及,今年2月9日,在外交部吹風會上針對德國記者提出中共「戰狼外交」一說,秦剛惡語相加,稱西方國家:「他們恐怕都不能用『戰狼』來形容,那簡直就是『惡狼』。」

中共的戰狼外交已經在海內外臭名昭著,其狼奔豕突的狂妄外交辭令與外交動作,不僅僅使中國的國家形象近年來在全球迅速下跌,而且使外界越來越懷疑中共領導人的執政智商與能力,中共內外交困的執政危機,外交部功不可沒。因此,習近平也曾一度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降調「戰狼外交」音調,今年5月31日,習在中共政治局學習會上,罕見指示大外宣要「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講好中國故事」,據美國之音報道,習近平請了復旦擅長將共產意識進行人文包裝的張維為作為黨國軍師,給大外宣把脈問診,以至於外界推測戰狼外交可能暫時歇止。

但是,中共決定自己與國際間外交關係定位,展現何種外交姿態,發出什麼樣的外交辭令,很大程度上並不是由客觀國際關係格局定義,而是由中共高層內鬥態勢與黨內派系鬥爭實力較量來決定的。國際關係不過是中共內鬥的一張牌而已。戰狼外交對於習近平無論是江派的高級黑也好,還是持續點燃小粉紅民族主義情緒的火把也好,已經成騎虎難下之勢,只好一條路走到黑。

當前,美中關係處於駁火狀態,戰狼外交如火如荼。天津「雙謝」會談,美國伸出大國外交的橄欖枝,好心全被當成驢肝肺,王毅和謝鋒血口噴人的戰狼嘴臉絲毫不減當初,令全世界譁然。一個大國的外交怎麼能如此的信口雌黃,不顧全世界鏡頭的聚焦而對美國橫加指責,「壞事做盡還想好處占盡」的標語竟然貼到了美國的額頭上。

對此,熟知中共內部官場規則的人一點也不會感到奇怪,中共官員是根本不在乎外國人是怎麼看自己的,他在乎的是中共主子是怎麼看自己的,只要主子高興,外交官變噴子那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而中共的用人機制和升遷機制,根本不是什麼選賢用能,而是用自己信任的人,會在自己面前表現的人。

查看謝鋒的履歷不難知道,他不僅有著豐富的反美鬥爭經驗,而且還擔任外交部駐港公署特派員,2019年反送中和中共國安法彈壓港人事件中,他非常有可能是中共得力的幫凶。

另外一點,謝鋒、秦剛被中共選中作為對美作戰的外交戰狼新星,以強硬態度對抗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是做愛國表演,轉移國內鄭州水災等各種天災人禍、經濟下滑、民怨沸騰的矛盾。

那麼,在中共正遭全球圍堵拋棄的國際大環境下,特別是中美天津會談雞同鴨講的分歧,這些預示著美中關係將面臨何種走向?倘若新戰狼秦剛真的出任駐美大使,美中關係將會破冰還是更加凍冰?

彭博社7月26日一篇題為《美國,中國在有爭議的會議後留下談話的空間》的報道中說,「『總統繼續相信面對面的外交』,並預計這將『在某個時候』發生,當被問及在天津播出的分歧是否會阻止拜登-習近平峰會時,白宮新聞祕書 Jen Psaki 告訴記者。華盛頓和北京面臨的挑戰表明,他們可以在不讓國內觀眾看起來讓步的情況下處理分歧。」

外界看到,拜登政府在對華政策上基本上是延續了特朗普時期的政策,甚至更加嚴厲,如限制共產黨員入境、科技脫鉤、互聯網淨網、構建亞太安全軍事機制、加強對台關係嚇阻中共武統、香港問題、新疆問題、人權議題、疫情追責等,都擺出了強硬的姿態,這顯示出美國政府在價值體系與民主制度上與中共的根本不同,並表明與中共在這些方面拒不退讓的主張。這也正是中共的氣門和軟肋,中共的戰狼外交言辭大都是在這些方面為自己遮羞,並藉助打與美對峙的愛國牌持續欺騙國內民眾。

外界料定,在上述分歧方面,中美之間的衝突議題不可能回暖,只可能越來越激烈,因為事關立國之本和民主與獨裁冰炭難融的不同價值體系的較量。

彭博社上述關於中美避開中共國內民眾處理分歧的論述,指的是什麼呢?這就涉及到中美「大國競合」框架,即民主、自由、人權議題雙方可以橫眉冷對,所謂競爭。合作,即指的是經濟、貿易、投資、環境等方面,全球化議題的主旨部分。目前,拜登政府在中美貿易戰議題上還沒有明顯的政策方向,7月中旬,紐約時報曾刊登過一篇報道,指美財長耶倫以個人身分表示建議取消特朗普政府時期的關於中美貿易戰的協議。

我們再回到本文的開頭,南華早報報道,秦剛赴美上任前,一直在會見美國的商界大佬和高管,迪士尼、好萊塢等,這說明,下一屆的駐美大使光表演戰狼還是遠遠不夠的,中共的黃金藍依然是絕不會放棄的對美統戰底牌,中美關係破冰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這一手。

國際社會還會再上當嗎?美國政府還會再回到40多年前的對華綏靖政策戰略上來嗎?顯然不會了,因為美國畢竟是民主制度,隨著國際社會越來越看清中共的邪惡,強大的民意是政客們無法全然忽視的,另外一點,共產霸權的荒唐與瘋狂也會使世界上所有民主政府自覺聯手,築起一道保護自由體系的防護欄。屆時,中共孤狼只能是灰溜溜的淡出歷史舞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