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45周年 揭密中共不敢公開的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8日訊】今年7月28日是唐山大地震45周年,許多人一直在發掘唐山大地震的真相,反思這場災難的教訓,以期避免重蹈覆轍。一些海內外學者認為,唐山大地震是天災,更是人禍,但中共官方對背後的真相一直避口不提。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時42分53.8秒,河北省唐山市發生裡氏7.8級地震,有感範圍廣達14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其中,北京市、天津市受到嚴重波及。僅僅10秒鐘,中國北方這座150萬人口的工業城市,頃刻間變成人間地獄,全市交通、通訊、供水、供電中斷,80%以上正在酣睡的人們,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就被埋在瓦礫之下。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唐山大地震導致24萬多人死亡,16萬多人重傷,7200個家庭全家死亡。但是,民間流傳的死亡數字是:至少60萬。 據原河南醫科大學醫師、美國耶魯大學退休癌症研究員張育明先生講,唐山大地震的震級實為9級,死亡人數高達75萬。

王友群:中共高層早就得到地震預報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此前撰文揭示,中共高層早就得到了唐山地震預報,但由於當時的地震專家都在政治運動中「靠邊站」,導致地震預報被中共高層壓制,最終釀成慘禍。

王友群博士在題為「唐山大地震是天災更是人禍」文章中,詳述了大陸專家對唐山地震的跟蹤監,但未能得到中共高層重視。

早在1967年10月20日,唐山大地震發生前9年,大陸地質學家李四光曾談到:應在灤縣、遷安(均屬唐山地區)做些觀測工作。如果這些地區出現異常活動的話,那就很難排除大地震的發生。

1968年,唐山大地震發生前8年:唐山地震辦公室負責人楊友宸著手組建唐山地震監測網。唐山市區的40多個監測點都有專人負責,每天報給他數據。

1975年12月,唐山大地震發生前7個月,地質部地震隊上報給國家地震局的《1976年地震趨勢意見》中,將唐山圈進危險三角區,明確指出:「1976年可能發生大於6級的地震。」

1976年初,唐山大地震發生前6個月,楊友宸在唐山市防震工作會議上作出中短期預測:唐山市方圓50公里內,1976年7、8月份,或下半年的其他月份,將有5~7級強震發生。

1976年5月,唐山大地震發生前2個月,國家地震局華北水化學地震會商會議上,楊友宸鄭重提出:唐山在近兩三個月內可能發生強烈地震。

1976年7月6日,唐山大地震發生前22天,開灤馬家溝礦地震台工作人員馬希融,正式向國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作出短期將發生強震的緊急預報。

1976年7月14日,唐山大地震發生前14天,地質部地震隊電告國家地震局,唐山地區出現7大異常。唐山二中群測點負責人田金武鄭重發出地震警報: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區將發生7級以上地震,有可能達到8級。

1976年7月23日,唐山大地震發生前5天,唐山樂亭紅衛中學群測點負責人侯世鈞預報:即將到來的大震最低為6.7級,最高可達7.7級。

1976年7月27日18時,唐山大地震發生前9小時,開灤馬家溝礦地震台的馬希融,向開灤礦務局地震辦和上級作強震、臨震預報:強於7.3級的地震隨時可能發生。

儘管有關唐山可能發生大地震的預警,像警鐘一樣長鳴,但是,當時的中共最高層正忙於批判「不肯改悔的黨內最大的走資派」鄧小平、「反擊右傾翻案風」,沒有人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心上。所有這些地震預報,最後都沒有引起中共中央的重視。中共中央不重視,中共河北省委、唐山市委也不可能重視。結果,1976年7月28日晚,唐山大地震發生,幾十萬人在睡夢中喪命。

王友群說,中共當政70年,類似唐山大地震這樣的悲劇,在中華大地上,一遍又一遍重演。每一場大的天災背後,都有中共製造的人禍。

(記者宋彥龍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