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帕斯卡爾:中共戰略決策内幕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江元貞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9日訊】「在一個中共統治的世界,醫療保健被作為武器來懲罰政治異見人士。」

帕斯卡爾表示,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說:「我寧願死也不拿中共的錢。」現在真正的前線是我們的思想。

印度越來越多人質疑第二波疫情病毒的來源。帕斯卡爾說:「北京的決策者們知道印度對它們構成挑戰。如果印度很成功,就會對中共存在的合法性構成威脅。」

「通過中國周邊的國家學到了很多關於中共的情況。但是其實對我了解中共最有幫助的,是中共自己的那些政策方針文件」,帕斯卡爾說,「他們已經對美國宣戰。」

本集節目中,我採訪的是克里奧‧帕斯卡爾,她是王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又譯為查塔姆研究所,或漆咸樓)專門研究亞太地區事務的副研究員。她將說明中共如何系統化地利用對手的弱點並推動自己的全球統治地位。探祕中共戰略決策的內幕。

這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楊傑凱:克里奧‧帕斯卡爾,很高興您再次蒞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帕斯卡爾:我很高興能夠深度與您探討,這是我的殊榮,謝謝。

和中國當鄰居 中共在滲透擴張

楊傑凱:印度對於新冠疫情的整體觀點與當下美國的情況如何比較?

帕斯卡爾:問得好。這可以分兩部分來講。第一,「和中國當鄰居意味著什麼?」第二,就是(新冠的)具體的案例。我先說第一個問題:「和中國當鄰居意味著什麼?」很長時間以來,與中國比鄰的國家一直在密切觀察中國共產黨並與其有緊密的來往。

1962年,中國企圖攻擊印度。從經濟角度而言,(中共)採取過外展策略,還企圖籠絡精英階層等等,各種方式都用過。再往前看,就是朝鮮戰爭。因此他們(鄰國)對於中共到底是怎麼回事,有相當深刻的理解,比我們的理解要深刻得多。

我從印度戰略專家那裡學到很多中共運作的方式——比如它怎麼滲透國家,它怎麼提升綜合國力——這比我從我們(西方)學到的要多得多。我們覺得我們好像被絕緣體隔開了。

這就像科幻電影裡那種振動的能量場,正在向外擴張,並沿途收編其他民族或國家。你離它越近,你越能清晰地感受到它的來臨。

對於這些周邊國家,他們可以毫不遲疑地說:「中共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北京與其它國家不同,它搞擴張主義。」而且這些國家從來不諱言此事。他們不會擔心談論中共會被人詬病是在搞種族歧視。這裡不涉及種族問題。

印度人知道種族歧視是怎麼回事。批評中共是在批評一個政治黨派,而不是在批評一個民族。因此他們批評中共可以不用考慮自我審查的問題。

印度第二波新冠疫情 質疑中共

具體說到新冠疫情的問題,我還是以印度的情況舉例說明。印度可以沒有忌諱地考慮中共會不會使用生物武器——具體新冠病毒是不是符合這個情況倒不一定。他們密切注意中共很長時間了。

事實上,印度非常擔心,一方面是擔心美國和中共在「功能獲得性」(gain of function,又譯為「功能增益」)領域的合作,另一方面擔心中共和巴基斯坦之間的合作,因為中共一直在藉助巴基斯坦的一些實驗室做這方面的一些研究。

那麽,如果連美國都在把其認為太過危險的東西外包給中共,就更別提中共正在向巴基斯坦外包什麼東西了。所以,在中共開發生物武器系統這個問題上,這些國家分析該問題跟我們相比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

再次重申,他們不會帶著所謂的濾鏡去思考中共做不做得出這類事情,因為他們看到過中共在這個地區的所作所為。所以,聽取諸如印度、台灣或該地區的一些其它鄰國的看法對我們很有幫助,因為他們研究的時間比我們長。他們對於自己面對的是什麽樣的政權並不抱幻想。

楊傑凱:從我的角度來看、很可能是相當外部的觀察,我覺得印度有兩件事在發生。第一,印度對於人們在福西(Fauci,美國免疫學家,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電郵中發現的內容有強烈的反應。第二,也是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印度對第二波新冠疫情的反應,真的有些人把(質疑的)目光投向中國,也許這不令人意外,只是挺有意思。請您談一談。

印度看清中共 北京竭盡所能打擊印度

楊傑凱:很有意思。稍後我想談一談第二波疫情。但是首先我想問問印度跟世界衛生組織是什麽關係?因為世衛是一個重要的多邊機構,就目前而言,它的使命本來應該是在全球衛生領域發揮帶領作用。印度跟世衛是什麼關係?這關係是否有改變?

帕斯卡爾:印度要遠比美國更信奉多邊機構。我去印度的時候,他們會跟我提到千禧發展計劃和可持續發展等那些聯合國使用的術語。坦白說,我們西方對這些話題沒那麼重視。

但是印度信奉。印度的官僚機制信奉多邊機構並且深度參與聯合國事務。然而中共一直以來非常有效地籠絡了聯合國的精英,這些機構其實已經不再是多邊機構,它們往往是北京利益的代言機構。北京不僅盡可能安排自己的人擔任這些機構的職務,也會安排其他受其控制的人擔任職務。北京有很具體的目標,而且實施很有效。

印度原本以為這些機構只是因為官僚的原因,有些言詞閃爍,但是後來發現它們其實是中共政治戰的工具,這是印度沒有料到的。特別是世衛組織,它已經成為一個問題。

中共在政治戰裡使用的語言對它非常有利,但是印度已經發現中共是如何通過這種語言來掩飾其圖謀和推動其計劃的,所以印度開始奪回語言主導權,為其所用。

印度調整策略 各個領域反擊中共

具體到世衛的情況,我在印度電視上已經聽到過幾次印方把「WHO」說成是「武漢衛生組織」(Wuhan health organization)。印度通過語言來奪回對事件恰當敘述的主導,這是兩年前我沒有聽到過的。

再舉幾個例子,印度現在不說「印中邊境」,而是說「印度-西藏邊境」。這些具體的語言用法已經開始傳播開來。例如印度不說「南中國海」,而是說「ASEAN海」(ASEAN是東南亞國家聯盟)。

所以這才是問題所在。你距離中國越近,越看得清它做事情的方法。如果你聰明的話,而印度是很聰明的,你就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從印度的做法中學到很多,特別是過去一年半以來,自中共軍隊在喜馬拉雅山一帶殺害了20名印度士兵以來,印度一直在調整策略,在各個領域有效反擊中共。

楊傑凱:我們返回去談一談印度第二波新冠疫情的政治問題。之前印度感染人數突然飆升。西方做了危言聳聽的報導,之前您也談過這個。

同樣,有人懷疑中共在這裡面動了手腳。當然,就像您之前說的,這只是人們的看法,但是看法也是很重要的。

帕斯卡爾:是的。這裡有兩個問題。一個是人們的看法,一個是實際發生了什麼。我們有必要了解一下一個宏觀看法,那就是在那個地區,從很多角度來說,唯一能夠對中共構成挑戰的國家就是印度。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