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何為邪黨?中共又給美國人上了一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6日,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謝爾曼在天津與中共外交官員舉行了「坦率的」討論。謝爾曼在會後呼籲中共超越美中分歧,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全球大國,與美國在氣候變化和新冠大流行病等困難的全球問題上合作。針對美國干涉中共內政的指責,謝爾曼在接受美聯社的採訪時表示:「我們確實希望它們明白,人權不僅僅是一個內部事務,而是它們在簽署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時所做出的一項全球承諾。」7月27日,中共外交部企圖先發制人,發推文稱,美國應該「樹立一個好榜樣」,遵守「國際規則」。有輿論認為,何為邪黨?中共通過「談判」和「惡人先告狀」又給美國人上了一課。

誠如美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所言,謝爾曼訪華的初衷是想讓向中共展示「負責任和健康的競爭可以是什麼樣的」,同時美國希望確保兩國關係存在「護欄」,以使競爭不會演變為衝突,進而危害美中兩國民眾的福祉。這本是一個負責任大國及其高層領導者對待國家之間的正常競爭應有的理智態度,但在中共看來美國這種主動來華談判是有求於它,是可以向美國討價還價的「籌碼」。7月26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長謝峰抓住「談判」的機會給美國人開了「兩份清單」,清單第一條就是要求美國政府無條件撤銷對中共黨員及家屬簽證限制。說好的「不干涉別國內政」的中共,為了中共黨員及權貴們能到美國消費、度假、生活和在美傳播共產主義價值觀,中共再一次毫不保留地干涉起美國的內政來了。言行不一,口是心非,對自己和美國搞雙重標準,把自己本應履行的國際責任當談判籌碼要挾對方,這一切都再次說明中共就是一個典型的邪黨,同它講道理都是徒勞。

一直以來,中共對美國這個「人權教師爺」非常不滿。7月26日,謝爾曼在天津再次向中共表達了美國中共惡劣人權狀況的擔憂。美國國務院說,謝爾曼副國務卿在私下裡對中共採取的一系列有悖於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的價值觀和利益,損害國際秩序的行動表示了關切。特別是,謝爾曼提出美國對人權的關切,包括中共在香港的反民主鎮壓、在新疆的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在西藏的虐待,以及對媒體採訪和新聞自由的剝奪。謝爾曼還向中共提到了美國和加拿大公民在中國被拘留或被禁止出境的案件,並提醒中共官員,人不是談判的籌碼。同樣的,人權也不僅僅是中共的一個內部事務,而是中共簽署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時的全球承諾。把人質當談判籌碼,把人權當內政,把對全球的承諾當放屁,中共通過這一系列的邪惡反智行為,再一次給美國人上了一課,讓美國人清醒了一把。

此外,中共繼續在國際上搶占輿論制高點,炮製了「武漢率先爆發疫情,但源頭並不一定在武漢」、「新冠病毒美國起源論」等觀點,把這次新冠病毒全球大蔓延的責任指向了美國。同時,中共在與謝爾曼的會談中再次拒絕了在中國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第二階段調查的國際訴求。一邊矢口否認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一邊又拒絕國際獨立調查組赴武漢調查,中共又給美國人上了一課,何為真正的流氓與邪黨。新冠病毒究竟起源於武漢P4實驗室還是美國的軍事基地?張文宏給了最完美的詮釋,哪裡最先大規模爆發,哪裡就有可能是發源地。至於中共炮製的美國趁武漢軍運會千里投毒這種言論,只有小粉紅才會相信。若美國真的千里投毒,為何不在投毒完成後對世界進行封關?而且這次疫情美國損失慘重,反倒是中共因為知道勢態嚴重嚴格封城封小區才把損失減到最小。所以一邊作惡,一邊漂白並栽贓他人,中共又現身說法的手把手叫美國人,何為邪黨。

在香港問題上,中共曾經為收回香港,在中英談判中,向英國和國際社會承諾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但2020年7月1日,中共實行的港版《國安法》卻讓中共對國際社會的「莊嚴承諾」變成「歷史條約」,引發英美等西方國家的普遍不滿,這就是中共遵守「國際規則」的現身說法。7月27日,中共外交部恬不知恥地發推文稱,美國應該「樹立一個好榜樣」,遵守「國際規則」。對此,美國參議員特德‧克魯茲迅速回應,教中共怎麼做才是不違背「國際規則」。他寫道:「不要殺人,不要折磨無辜的人,不要強迫母親墮胎,不要開辦集中營,不要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不要掩蓋造成全球四百多萬人死亡的大流行病。」此外,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長達22年的迫害與群體滅絕仍沒有停止,中共至今仍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就是一向遵守「國際規則」的中共邪黨。我們相信,中共要求美國應該「樹立一個好榜樣,遵守國際規則」的說法能徹底讓很多美國人明白何為中共邪黨。

其實,看過《九評共產黨》的人都明白,中國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個靠著賣國和殺人起家的邪黨,搞暴動拉仇恨是它的看家本事,而謊言是中共賴以存在的潤滑劑,控制任何人並對人進行精神洗腦是中共邪黨最為鮮明的特徵。無數事實證明,對於這樣一個邪黨,期望它能對世界負責任,渴望它信守諾言,希望它能給自己帶來所謂的幸福,都是極其荒謬的想法。「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中共只能給有利用價值的人或組織帶來短暫的利益,而這些人失去的將是永遠的自由與可貴的道德良知。我們相信,通過謝爾曼的天津會談,通過中共外交部給美國政府列的兩個清單,通過中共外交部教育美國政府要「樹立一個好榜樣,遵守國際規則」的發言,中共又給美國上了一課——為何中國共產黨被稱為中共邪黨!要自己安全、要人類安全,解體中共邪黨必將成為當今世界潮流的最強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