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為中共站台且打過疫苗 津國副總統在京確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南京疫情逐漸蔓延至更多省市之際,北京又起波瀾,除了南京疫情擴散而確診的2人外,還有一名入境外交人員被確診。7月26日,北京「健康東城」官方發布消息稱,7月25日8:55,1名入境外交人員因醫療需要,進行入院前例行核酸採樣,被轉運至某酒店等候檢測結果。11:20,檢出結果為陽性,經診斷是無症狀感染者。27日,該酒店周圍設置防護線,人員不得進出。

7與28日,大陸《健康時報》報導證實了該消息,並進一步披露涉及酒店是地處北京王府井商業圈、距離協和醫院不到500米的五星級勵駿酒店。目前酒店已暫時停止營業,全體工作人員和400多住客被要求進行核酸檢測和21天的隔離。

根據酒店住客爆料,這名入境外交人員是來北京看病的津巴布韋副總統,酒店在核酸檢測未有結果就安排其入住,因此連累其他住客被隔離。據悉,該副總統隔離前曾去過協和、王府井還有幾家餐廳,還去過京潤。是以,津國副總統所到之處究竟會引起多大的波瀾,還不好下定論,但現在的北京開始緊張倒是不爭的事實。

資料顯示,津巴布韋副總統是津國第二號領導人,由津巴布韋總統任命。此前曾有兩位副總統,一個是第一副總統奇溫加,一個是第二副總統莫哈迪。如果總統在任期內因故不能履行職務期間,將由第一副總統代行總統職權。然而,莫哈迪業已在今年3月辭去副總統之職,且迄今為止並無人接替,所以目前津巴布韋僅有一位副總統。可以想見,作為津國二號人物的奇溫加權力不小,而來北京受到禮遇的也正是這位副總統。

可以佐證的是,去年就有英文報導指奇溫加曾到北京治病,並待了兩個星期,回國後他並沒有進行隔離,而是表示將領導一個抗病毒小組,阻止病毒的傳播。

在津巴布韋,奇溫加是一位實權人物,他曾任該國國防部長。1956年出生的他,不到20歲就參加了戰爭,還在莫桑比克作為津巴布韋非洲民族解放軍軍人受訓,跳級晉升成為馬斯溫戈其加沙省長官。非洲民族解放軍採用毛思想和游擊戰略,中共曾為其提供武器並進行軍事培訓。這說明他與中共親近還是很有淵源的。

1978年,奇溫加進入最高指揮部,1981年,他宣誓加入了新成立的津巴布韋國民軍,成為準將,後來晉升為少將。1994年津巴布韋國防軍成立後,他晉升為中將,並被任命為國防軍指揮官,後來又升任國防軍司令。他還是聯合行動司令部主席,該組織負責指揮國防軍、監獄服務、中央情報組織、津巴布韋共和國警察、津巴布韋空軍。他和其妻子亦在歐美針對津巴布韋的長期制裁名單上。

2017年,津巴布韋發生軍事政變,長期推行獨裁統治的津總統、也是中共老朋友的穆加貝被軟禁,而在政變前,奇溫加跑到了北京,向北京示好,大概是保證中共在津國的利益,中共也因此似乎默許了穆加貝被推翻,認可了新領導人。無疑,奇溫加代表津巴布韋新政府應與中共建立了新的合作關係。

要知道,在西方長期制裁下,中共是津巴布韋最大的投資國,在電網、通訊、軍事、農業、醫療、菸草等多個範疇均有大額援助或投資,中共對其提供的援助、貸款和投資數以億美元計。津國內的各種用品基本都是中國貨,簡直就是中國的一個省,還有它也是中共「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合作夥伴。

2011年3月,中共與津巴布韋簽署了近7億美元的貸款協議,成為當時中共向津巴布韋提供的最大一單貸款。2013年11月,中國進出口銀行同意向津巴布韋貸款3.2億美元,將津巴布韋的卡里巴水電站擴建至30萬千瓦。

2015年,習近平訪問津巴布韋,期間簽署了多項重大投資協議。津巴布韋政府則批准了9.29億美元、來自境外的直接投資,當中超過一半來自中共。也是在這一年,中共免除了津巴布韋到期的4,000萬美元的債務,但希望能夠讓人民幣成為津巴布韋的法定貨幣。穆加貝同意,第二年,即2016年,人民幣成為津巴布韋的法定貨幣之一。

中共的投資也獲得了豐厚的回報,即獲取其礦產資源,尤其是鑽石等。資料顯示,津巴布韋有豐富的自然資源,鉑金儲藏量占世界第二。此外,它還擁有巨大的黃金、鑽石、煤和鉻等資源,而這些資源一直都是中共所需要的。

奇溫加在任副總統期間,與中共關係密切,並主動為中共疫苗站台。如2020年1月12日,奇溫加會見到訪的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他表示,津巴布韋將中國視為真正的朋友,高度重視發展對華友好關係,「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在涉及中方核心利益的所有問題上支持中國,在國際事務中同中方牢牢站在一起」。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造成大量人員死亡,津巴布韋亦未能倖免。截至到2021年3月18日,津國共確診36611人,累計死亡1509例,其中包括四名政府內閣成員。津巴布韋女國防部長、也是內閣中共病毒工作組負責人的穆欣古裡曾在接受一家在線媒體採訪時表示,疫情正在摧毀這個南部非洲國家,她指責中共是罪魁禍首,是中共搞砸了實驗,導致了病毒的傳播。她還質問道:「我們把他們(中國)稱為朋友,看看他們把我們帶到了哪裡?!」

不過,作為奇溫加助手的穆欣古裡幾個月前卻聲稱,病毒是上帝對美國和西方對津巴布韋實施制裁的懲罰,她也因為此言登上了國際頭條。

儘管津國內部存在不滿的聲音,奇溫加依舊選擇在病毒和疫苗問題上為中共站台。2021年2月15日,他與中共駐津巴布韋大使郭少春一同前往機場迎接中共疫苗。奇溫加毫不吝嗇地讚揚中共的慷慨,還有數萬津網民在社交媒體上熱烈點贊,留言表示「感謝習近平」、「感謝我們的全天候兄弟姐妹」等。

三天後,奇溫加成為該國首位接種者,一個月後,又接種了第二針。他也成為中共宣傳中對中國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投下信任票的多位外國領導人之一。他在接種後對媒體發表講話,稱讚中國疫苗安全可靠,並呼籲津民眾積極接種,力爭早日實現為60%人口接種、群體免疫的目標。

大概是覺得已經接種疫苗,所以奇溫加可能並沒有想到接種還不到半年,就感染上了病毒。此時的他是否意識到,匈牙利和東南亞一些國家發出中共國生產的疫苗效用差並非空穴來風啊。筆者在此前撰寫的《南京疫情與輝瑞疫苗進中國 打臉北京》一文中,也已經說明疫情的擴散其實與是否打疫苗並無必然的聯繫,疫苗對變異病毒效用有限,即便打疫苗同樣會感染上,甚至會得上重症。奇溫加是南京疫情後的又一例證。

或許奇溫加迄今仍沒有明白自己為何打過疫苗後還會感染,那就聽聽心懷慈悲者的警示:病毒是針對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個人、團體、組織、政府和國家的,遠離病毒的前提一定是遠離中共,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奇溫加等外國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