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共正籌備亡命前最後的一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中最近的外交角力中,中共避重就輕、避實就虛,不為治國,只為自保;同時中共又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趁美國撤軍之際,在中亞國家阿富汗積極擴張,豪不避嫌,聯合塔利班,糾結亡命之徒;再加上中共最近明火執仗、毫不掩飾的推進其核武器的擴增和部署,不顧戰略隱蔽,只為全力一擊。舉凡此種種舉措,迷惑了許多西方政府。而中共此時真正的目的和企圖,是因為中共可能已經知道了,知道他們面臨崩潰前最後的時刻,所以它更可能是在籌備其亡命前對全世界最後的一擊。

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Wendy Sherman) 7月底在天津與中共副外長謝鋒及外長王毅展開兩場閉門的會談,自3月份美中阿拉斯加交鋒之後,這是第二次、稍低官階的高層對話。美國官員曾經說,天津會談將是阿拉斯加會談的延續,兩國關係的所有層面都會討論。但現在看來,除了中共的謾罵和無理要求,會談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阿拉斯加中共官員的醜陋表演人們記憶猶新,天津的這一出中共重溫舊習,完全不顧外交禮節。謝爾曼與謝鋒的「雙謝會」中,謝鋒當著謝爾曼的面,竟然說美國「既要壞事做絕,還想好處佔盡!」中共才是壞事做絕、好處佔盡,還振振有詞的要全世界為其罪惡買單。當今的世界真是妖魔當道、鬼魅橫行,面對中共赤裸裸的戰狼叫囂,自由世界的政府和人們似乎失去了方寸,不知道怎樣才能應對。

美國政府在這場外交論戰之初,就已經透露了底牌,就已經失去了先機,給了中共囂張的基礎。副國務卿謝爾曼在赴天津之前,聲稱美國政府「歡迎與中國的競爭!」中共從來沒有說要跟美國「公平競爭」,中共不滿意美國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打交道,王毅說「美國總想憑藉自己的實力向別國施壓,自以為高人一等……這個世界上從來不存在高人一等的國家,也不應該有高人一等的國家,中國更不會接受任何國家自詡高人一等。」換句話說,中共在把美國從國際公認的優勢地位上往下拉,要給美國「好好的補課」,在處心積慮的削弱美國的國際地位。中共明確的認定美國是中共最大的勁敵,在準備美中之間最後的決戰,包括軍事衝突,而美國官員卻在幻想什麼構建「一個公平的競爭場所和護欄,防範競爭演變成衝突。」真是豈有此理!華盛頓某些人的糊塗和短視,可見一斑。

美中天津會談中,人們廣泛預期的美中貿易戰、美國對中國產品的關稅、南海軍事對峙、台美軍事合作,這些無疑最關鍵、最重大的問題,居然不著筆墨,絲毫沒有提及。反而,對中共官員的簽證限制、留學生簽證、對中共黨員的個人限制,成了中共最關心的焦點。看來,中共在避重就輕、避實就虛,不為治國,只為自保。

中共要求美國的「糾錯清單」裡,包括無條件撤銷對中共黨員及家屬的簽證限制;撤銷對中方領導人、官員、政府部門的製裁;取消對中國留學生的簽證限制;停止打壓中國企業;停止打壓孔子學院;撤銷將中國媒體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或「外國使團」;甚至包括撤銷對孟晚舟的引渡要求。這些清單的要求,也說明中共為一己的私利,如今已經完全不會顧及、也無暇顧及整個中國社會的福祉。

中共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趁美國撤軍之際,試圖在阿富汗擴張其勢力範圍,甚至對塔利班這樣的亡命之徒、極端主義者,豪不避嫌。聯合塔利班,只為糾結反美的力量,但可能引火燒身。被中共奉為「好朋友」的塔利班,是武裝的極端伊斯蘭原教主義的恐怖團體。他們把阿富汗變成了恐怖組織的基地,曾經窩藏本拉登,也因此導致美國入駐阿富汗。其奉行的極端伊斯蘭教義,殘害了阿富汗人民,也讓阿富汗陷入內戰的深淵。

美國與北約撤軍阿富汗,似乎是為北京留下了真空,北京也迫不及待的準備填補真空。但擁抱恐怖主義者的後果,可能是北京預想不到的。中共選擇也在天津,就在跟美國政府代表的會談之後,會見由塔利班第二號人物巴拉達爾毛拉率領的九人代表團,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共希望阿富汗塔利班能夠與「東突」(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或東伊運)劃清界限,這無疑是緣木求魚。原教主義的極端伊斯蘭恐怖團體,會認準中共的軟肋,會在中國境內擴展勢力,到時候中國可能不得不吞下中共釀下的苦酒。

中共最近以來明火執仗、毫不掩飾的推進其核武器的擴增和部署計劃,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在沙漠內建造導彈核武器發射井,行徑頗為可疑。中共當然知道這些固定的發射井完全沒有生存能力,不可能在發生核戰爭的時候用於第二次核打擊。因為第二次核打擊和核反擊,一定是通過彈道導彈核潛艇(中共具有幾艘)和空基的戰略核武器(中共幾乎沒有)來實現的。那麼,中共如此的不顧戰略隱蔽,大面積建設這些發射井,無疑只是為了孤注一擲、玉石俱焚、先發制人的率先出擊、拼力一擊。也就是說,中共在走投無路、瀕臨滅亡的時刻,會放棄之前聲稱的「不率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諾,而首先使用核武器!

美國民間和美國國會,比較不會囿於白宮的局限,而常常對中共之類的敵對勢力有更清醒的認識。美中關係緊張之際,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在7月底提出一項法案,要重振美國的「冷戰軍械庫」(Cold War Armory),以震懾中共。

中共外長王毅公開向美方劃出的三條底線,是第一,美國不得挑戰、詆毀甚至試圖顛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制度;第二,美國不得試圖阻撓甚至打斷中國的發展進程;第三,美國不得侵犯中國國家主權,更不能破壞中國領土完整。顯然,美國無意阻撓中國的和平發展,但肯定不會放任中共的威脅性擴張。第三條底線,當然是衝著台灣來的,但不管是左翼還是右翼的美國政府,都不會放棄台灣,所以中共的希望肯定會落空。第一條底線,其實是考驗美國現政府的試金石:不挑戰、顛覆中共政權,美國乃至世界就會被中共毀滅;挑戰、顛覆中共政權,美國乃至世界才會有希望!

如前所述,中共此時真正的企圖,是因為中共可能已經知道他們面臨崩潰前最後的時刻,所以它是在籌備其亡命前對全世界最後的一擊。中共最後的、最致命的一擊,當然是針對美國、針對自由世界的,可能從台海或南海開始。但中共會動用其武庫中的什麼工具呢?第三波病毒?同歸於盡的核武?從太空發起的反衛星戰?網絡空間的大舉進攻?電磁爆摧毀電網?還是其它人們尚不知曉的武器?這些,都需要正義世界嚴密的關注和預警。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