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另一種形式的新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5日訊】生老病死,是生命的過程,雖然自古以來,一直有人執著的追求長生不老,但是最後,凡人誰也沒有逃過自然的法則。不僅僅是生物,一切物質,不論是有機物、無機物,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歷著「生、老、病、死」,佛教稱這一過程為「成、住、壞、滅」。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曾提到,放眼望去,展現在我們面前的一切物質都是恆星爆炸後的「核廢料」。爆炸其實就是天體的死亡,說的更殘忍一點,就是天體「屍體」的被肢解。支離破碎後的天體,隨後被能量和氫充斥著,這就是哈勃眼中的蔓延數萬光年的星雲。由於周圍環境的引力不平衡,最終促成了星雲中的氫原子聚集在了一起,不斷核聚變後,恆星baby就此誕生。數十億年的繁榮就此拉開序幕,那將是另一段精采的故事。

但是大家注意到了沒有,死亡重生,似乎僅僅是一念之差,恆星的死亡就是另一種形式的重生。不只是恆星,上升到更大的範圍,宇宙也是在不斷的走向死亡,因為如今人們已經清楚的探測到了,我們生活的宇宙正在以驚人的速度膨脹。就像一個氣球一樣,不斷的膨脹後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更大範圍內的爆炸,而在遙遠的未來,這份無序會催生更大範圍的有序,輪迴無窮無盡。

往大了是這樣,回到我們生活的每天,周圍的一切也在同樣的法理中度過生命的過程。人們對於死亡往往都處在兩個極端,一種顯得很坦蕩,另一種則對死亡有著莫名的恐懼。

一般顯得很坦蕩的人,往往都有一個精神支柱,或修道有成。比如說春秋時期的豫讓行刺趙簡子沒成功,兩次都被抓住。趙簡子就問豫讓為什麼如此堅持。他說自己受智伯國士的禮遇,如今智伯沒有後人,所以他必須為其報仇。如今被擒,豫讓請求趙簡子能否借與鎧甲,讓他刺兩劍。趙簡子把鎧甲給他,豫讓刺了兩劍,然後對趙簡子說:「謝謝,我現在可以到九泉之下去見智伯了。」然後伏劍而死。

更多的活在現實生活中的人,對死亡都有著不可抗拒的恐懼,但其實他在恐懼的同時忽略了生活的苦。人生就是一個苦難的過程,從小到大,每一個人都是眾苦雲集,從讀書到工作、再到成家立業,這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成功的人固然不易,而更多的平凡的人面對的現實是儘管有時候努力到精疲力竭,結果還是失望,達不到理想的預期。當生活變成了一種煎熬,生活就是一種無力。

人世間就是這樣一個正負交錯、反理正說的環境,生命出生時,周圍的人都在笑唯獨主角在哭,死亡時,主角靜靜的躺在那裡,安詳、平和,而周圍的人都在哭。

中國的古人常言道:「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以順其自然的平常心對待生活中的一切,方不枉費人間走一遭。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