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連線中國透視:洪災未過 中共已犯哪5宗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1日訊】德國遭遇水災,當地新聞實況報導,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探訪民情的時候,還被質問國家的預警系統老舊。而中國洪災未過,中共已經犯下了至少五宗罪。我們為您連線《中國透視》節目主持人嚴曦,請她來做一個介紹。嚴曦妳好!

7月17日,河南迎來強降雨,三天下一年雨量。7月20日晚間 ,鄭州京廣路隧道,5分鐘被淹平。5號線隧道,車廂積水繼續上漲。

旅居德國水利專家 王維洛:「作為一個平原城市(鄭州),它的洪水就像你往杯子裡倒水一樣,是慢慢的往上升 往上升,它不會形成一個流。」

平原城市水位是平穩上漲,為何這次水流湍急?

旅居德國水利專家 王維洛:「鄭州把賈魯河稱做母親河,常莊水庫是在賈魯河上游,它的水流到賈魯河裡來,賈魯河從西南面,往鄭州這裡繞了一個大圈。賈魯河是鄭州主要的排水通道,據我所知,應該賈魯河的洪水通過能力,只有每秒200立方米的水,那麼在常莊水庫洩洪的時候,應該曾經到達過525立方米每秒,常莊水庫洩洪的流量,遠遠超過了賈魯河的,能夠通過的流量,所以最後的這個水到了鄭州的中央,它就蔓延開來了,這就是這次洪水的最主要的原因。」

鄭州居民 徐金荣:「雨水不會這麼大,就算你下暴雨再怎麼樣,就算我們鄭州的排水,再怎麼不及,也不至於積這麼多的水。」

7月20號, 10:30am ,常莊水庫無預警洩洪。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常莊水庫洩洪14小時未發預警,民眾質疑鄭州洪災是人禍。那麼政府為何沒有宣布停運、停課、停業?

時政評論員 林曉旭:「如果你通知洩洪的話,鄭州面臨很多地方要停產停業,如果鄭州有這種情況,京廣線受影響,整個中原地區都受影響,所以誰也不想承擔這個責任。」

鄭州京廣隧道倖存者:「一直沒有救援,一直到第二天(21號)都沒有人管,他們現在沒有一個領導出來說話的,我昨天(22號)在現場已經罵人了,20號出的事情,昨天(22號)中午才過來人。」

時政評論員 林曉旭:「這個體制造成了 ,很多人在這個過程中,慢慢就放棄了,所謂的職業道德,職業操守,甚至道德底線。對他來說,只要是對上級負責就可以,那其它的所謂配合,所謂的應急機制,慢慢的就變成了只是一個框架,沒有人去執行。」

鄭州軍民赵君:「晚上都不敢睡覺 要是房子塌了怎弄。」
記者:「你現在去哪裡?」
鄭州軍民徐金荣:「還不知道,先往前面走走再說。」

看完以上影片,至少可以總結出,中共在這場洪災中,犯下的五宗罪

第一、城市建設只注重美,而忽略其排水能力,為建「海綿城市」鄭州花費500多億,揮霍人民血汗錢。罪責一:隨意規劃,浪費公帑。

第二、無預警洩洪,無及時救援。罪責二:沒有把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放在第一位。

第三、消息不透明,不公開。罪責三:侵犯人民知情權。

第四、掩蓋根本問題,逃避責任。罪責四:政黨集體失職

另外,同時德國也遭遇水災,當地新聞實況報導,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探訪民情的時候,還被質問國家的預警系統老舊。而大陸新聞水災報導相比屈指可數,政府如何救援佔大部分內容,導致民眾不了解根本癥結,反而感謝黨的所謂營救。罪責五:扭曲百姓意識形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