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覺醒的警察和民眾越來越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明慧網報導了這樣這幾件事,讓我們看看這幾件事說明了什麼?在告知人們什麼?人應明白天意在彰顯!

第一件事:今年五十七歲的張玉琴,在女兒四歲時,被丈夫拋棄而離婚。當時年紀輕輕的她渾身是病,帶著孩子,沒有生活來源,靠娘家弟弟照顧。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後,張玉琴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身體很快康復。張玉琴帶著女兒,並照顧好母親,讓姐、妹、弟弟放心做生意。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弟弟突然去世,八十多歲的母親悲痛之下,癱瘓在床,張玉琴每天精心護理,老母親心中略感安慰。可是,就在當月,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張玉琴被沁陽市公安國保警察綁架。因她母親癱瘓在床,特別需要張玉琴的照顧,沁陽市公安國保大隊警察知道她女兒救母心切,就暗中勒索她未婚的女兒三萬元錢。可是,對這樣一個家庭來說,勒索這筆錢對她們母女倆真是致命的。

張玉琴被非法關押在焦作看守所三十一天後,於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被放回家。二零二零年八月,明慧網上曝光了此事(詳見《河南沁陽市張玉琴被警察綁架勒索三萬元錢》),當地有很多張玉琴被迫害的消息。焦作市公安局、沁陽市公安局大為震驚。

二零二一年,在國際壓力和中共「整頓」全國公安系統的形勢下,沁陽市公安局在中共「百年黨慶」前,將勒索張玉琴女兒的三萬元錢歸還了她的女兒。

第二件事: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河北省唐山市卓譽影像器材店的法輪功學員及相關的法輪功學員30餘人被綁架或非法抄家,時隔兩個多月,仍有4人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其中包括張巍、郭豔菊夫婦。張巍的老母親年近七旬,沒怎麼出過家門,對於善良的兒子、兒媳突然被抓百般不解。面對10歲的小孫女每天要媽媽,老母親和老父親的心都碎了。他們為兒子、兒媳請了律師,申請讓豔菊回家照顧孩子,被劉屯派出所拒絕。老母親劉桂英各方諮詢後,寫信向各部門求助。

劉桂英老人在信中寫道:我和老伴今年都快70歲了,不怎麼識字,一輩子受了各種各樣的苦。但我有一個好兒子,從小就善良、懂事、孝順。兒子長大後,還娶了一個和他一樣善良的好媳婦,所以家裡雖然不富裕,但和睦、快樂,我們也算過了幾年幸福生活。但不知為啥,今年5月12號我的兒子張巍和兒媳郭豔菊突然被警察抓走了,現在關在看守所裡,派出所的警察說他們是「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

我真不理解,這個社會真正孝順的孩子這麼難找,怎麼還能把我家這麼好的兒子、兒媳抓走啊?我不理解呀!我諮詢了律師,也請人幫忙查了跟「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有關信息。越是查、越是問,我就越不理解。一個普通老百姓、兩個普通老百姓,能把法律給破壞了?作為普通老百姓,頂天兒了也只能是違反法律呀,咋能破壞法律呢?咱們國家的法律又不是盤子、碗,咋那麼脆弱呢?怎會讓倆老百

姓給破壞了呢?如果真有哪條法律被破壞了,應該就是不能執行了吧?請問誰能告訴我,哪條法律被我兒子、兒媳破壞了?我兒子、兒媳跟我說過,煉法輪功的就得善良、忍讓,就得孝順父母,善待別人,他們的書上就是這麼說的。他們信這個,應該發獎狀呀,咋還給抓了呢?咋還「邪」了呢?

我這年齡,經過大大小小的「運動」。每次「運動」都要打倒誰誰誰。可「運動」過去,收音機裡、報紙上、電視上就說「運動」是錯的,那個被打倒的其實是好人,是無辜的,所以運動的時候有良心的人就偷偷照顧他們。我家巍巍、豔菊被抓走了,掛了個讓我弄不懂的罪名。我想懇求各位領導,如果我的認識錯了,請您抽時間「教育教育」我,如果您覺得我說的在情在理,就請您幫幫我吧,幫幫我們一家吧。

第三件事:覺醒的警察和民眾越來越多。

一、善良的警察甲。

那天下午兩點左右,我騎摩托車回老家去救人,在張貼不乾膠的時候被一個協警發現了,他打電話把我綁架到當地派出所。我一路上給他們講真相。

在派出所裡,四個年輕警察審訊我,我不配合他們。所長進來了,凶狠的說:「你不說是吧?走!」他們五個人把我帶到樓梯下面監控器看不到的地方。所長狠狠的一手打我一個耳光,其他四人也跟著一人打我兩耳光。我當時並不覺的疼,只覺的腦中空空的。四個年輕警察把我帶進屋,銬在鐵椅子上,繼續審訊我。我一直平和的給他們講大法洪傳、自焚騙局、藏字石、中共活摘器官、三退等真相,他們靜靜的聽著。三個警察在電腦那作記錄,另一個面善的警察甲走到我跟前,小聲說:「你講的真好!我們抓過很多法輪功的人,就你講的最好!」我說:「共產黨很壞,天在滅它。現在有三億七千萬人三退了。你在心裡也不承認它吧。」他小聲答:「嗯,好的,好的。」。

十天後,我從拘留所回來,到派出所去拿被扣的東西。他們把皮帶、錢給我。我說,還有資料呢,請還給我。警察甲說:好吧。他準備去取,那個胖警察說:這個得請示所長。所長不同意。我去取我的摩托車,兩個警察跟著。那個胖警察多次問:「你還煉不煉?」我笑而不答。警察甲對胖警察說:「還問這個幹什麼呢?」警察甲對我說:「你好多天沒騎,車不容易打火。」他就幫我踩啟動杆。雖然他的舉動很平常,但體現出他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敬重。

二、兩個勇敢的小青年

我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十天,由於前面同修做的好,我在裡面講真相沒有人阻攔。放風的時候大家經常圍著我,要我講大法真相,他們都聽的津津有味。

有兩外市小青年,私采河沙而進拘留所的。他倆說他們兩個人的媽媽都煉過法輪功,並稱讚:「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很好的人啊!」其中一個青年還說:「以前,我們村裡好多人煉,吃了晚飯都到我家來看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煉功後村裡的人都變好了,大家和睦相處。可惜迫害以後,煉的人少了。」一天,有幾個人提出,要我煉功給他們看看。這兩個青年鼓勵我說:「老李,你煉,我們看著,看誰敢為難你!」我演示第一套功法。我一閉上眼睛立即進入了一種空靜的狀態,感覺空間場到處都是紅的,能量很強,很舒服。大夥一齊鼓掌,有幾個人喊:「煉的好!煉的好!」那個外市青年沖我豎起了大拇指。警察就在不遠處,裝作沒看見。

三、食堂師傅:你們要都像煉法輪功的就好了!

每次在食堂打開水、打熱水、打飯的時候,其他人都愛插隊,你爭我搶的,我時刻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總是靜靜的站在隊伍最後面。一天,他們在打飯的時候又爭起來了,那個六十多歲的食堂師傅實在看不下去了,說:「你們總是搶!你們看看人家小李。你們要都像煉法輪功的就好了!」

四、福建老闆愛聽大法真相

拘留所裡關押著幾個福建人,他們非常愛聽大法真相,特別那個五十多歲的老闆,總纏著我講,好像聽不夠。他說福建也有煉法輪功的。放風的時候,他經常向我招手,用濃重的福建口音喊:「小李呀,過來呀,給我講講你們的東西哪。」

一連給他講了幾天,後來我都不記得內容是否重複了,問他:「這個你聽過了嗎?」他說:「我好喜歡聽,你接著講嘛。」

五、警察丙:共產黨壞透頂!

放風的時候,別人都坐在凳子上,我總是盤腿坐著。警察丙(快六十歲了)過來問:你這樣能坐多久?我答,一個多小時吧。我就順勢給他講真相。他說:前面進來的「法輪功」給我們講了很多,你說的我都曉得。他接著說:「我知道法輪功真相。我到新加坡旅遊的時候,看到公園、廣場到處有人煉。他們發的傳單我還看了。香港、澳門也見過好多。」我說:「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國家和地區。」他說:「全世界只有大陸不准煉。共產黨壞透頂!它是一黨專政,獨裁統治。你要注意安全哪。」他笑著說:「別人都是三更半夜去發,你大白天的做,膽太大了,太不把共產黨當數!(不當數:方言,不放在眼裡)你以後再發就半夜去,哪個會抓你呢?(法輪功)好,就在家裡煉。」

我出拘留所的時候,警察丙特意走到我身邊,輕聲問我:「法輪功有哪些好處?」我答:「好處多的很。最基本的可以強身健體、做好人,使家庭和睦、社會安定;往更高層次修煉,可以返本歸真,長生,修仙得道。」他長長的「哦」了一聲,目送我出去。

六、關心我的警察丁

每天半夜兩點,我就開始煉功。五十多歲的警察丁巡邏時發現了,他輕輕的敲窗戶,關切的問:「小李,你睡呀。你不睡人受的了嗎?」我向他合十,說:「謝謝!我越煉越精神。」他就默默的走了。

七、機智的警察戊和心虛的政委

今年二月下旬,老家派出所兩個警察來我家裡,一男一女,那個男的——警察戊就是上次參與綁架我的人之一。這次,他露出過意不去的樣子。女警察把我的《明慧週刊》、

檯曆和《轉法輪》放在一起,說要全部帶走,還問這問那。警察戊過來,拿起《轉法輪》看起來,然後很自然的把《轉法輪》放到遠處。女警察把週刊、檯曆拿走的時候,我就到她手上去拿回來。在雙方拉扯的時候,警察戊把我攔住,並回頭給我使眼色,暗示《轉法輪》給我留著呢。我就鬆手。出門後那個女的仍不肯走,說回去不好交差,警察戊就打圓場。最後兩人回去了。

三天後,老家派出所又來了三個人,還是由警察戊開車。那個被稱為政委的人開始很凶,堅決要把我帶到所裡去,我不配合,他就與那個年輕警察一起拉我,把我的衣服扯開一條長口子。警察戊始終坐在車裡不參與。拉到門口時,很多人圍觀。他們兩個拉不動我,就把我家張貼的真相對聯揭下來放到車上。政委揚言一定要帶我走。我說:「跟你們走可以,請你把你們的證件給我看看,不能不明不白被你們迫害。」我叫妻子拿手機來拍照。見此情景,那個年輕警察馬上溜到一邊抽菸去了。政委掏出工作證,兩秒都沒有,打開晃一下就很快合上,他怕我們拍呢。街上圍觀的人非常多,過往車輛都停下來看。政委很尷尬,就打電話給我們轄區派出所。很快來了兩個人,所長和一個警察。所長與政委交流之後,政委對我說:「今天的事到此為止。你下午到你們某某派出所去登記。」他們就走了,隨即我地兩個警察也走了。下午我沒有去轄區派出所,至今也沒人找我。這事就這樣過去了。

這幾件事在中共鎮壓迫害法輪功中不是個別現象,是普遍存在的,它告訴人們一個信息:中共迫害法輪功為什麼拖了二十多年,為什麼拖到今日難以收場,為什麼對這場迫害從官到民都感到厭煩和不得人心,它傷害的不只是信仰者本身而使無數的迫害者得到了應有的惡報,而讓中共最害怕是中共自己將因為迫害法輪功而走向徹底滅亡,這一天已經不遠!

隨著法輪大法在世界的不斷洪揚光大,人類對待法輪大法的態度形成了明顯的對比,全世界、全人類都在讚頌和洪揚法輪大法而獨有中共在打壓迫害。正邪、善惡、好壞在人類社會中是分辨的何等清晰!這彰顯的是天意啊!

在今天,「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人間隨處可見,而「天滅中共」也在世間昭示著人類,告知著人們:人應明白天意在彰顯,人類將進入新紀元!千萬別錯過得救的機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