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直率誠實的博客能在中國生存嗎

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背景註解:喬‧羅根(Joe Rogan)是美國最著名的博客主持人之一,終極格鬥冠軍賽評論員,喜劇演員。他以敢於在敏感問題上暢所欲言而著稱。)

喬‧羅根能在中國生存嗎?絕對不可能。那個真誠的羅根,全世界數百萬人都知道並且尊重的羅根,在中國無法生存。中共政權願意付出一切代價讓羅根這樣有影響力的人表達對該政權的支持。正如我以前討論過的,中國共產黨正忙於從世界各地招募影響者。現在,請你問問自己,誰還能比羅根更有影響力?

當然,如果被中共招募(從來沒有發生過),羅根將不得不照著中共批准的腳本做節目。任何熟悉他的人都知道,53歲的羅根的唯一的腳本就是他自己寫的腳本。他不會屈從於任何人,這就是羅根成為如此重要人物的原因——不僅在美國,而且在世界各地。

羅根,一個引起如此大爭議的人,是如何設法避免被暴徒「取消」的?當然,憲法第一修正案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它並不能完全解釋羅根的韌性。其他大明星們也同樣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護,但仍然被「取消」,被遺忘。

實際上,羅根倖存下來是因為他是一個獨特的人。他不僅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播客的主持人,而且還是一個混合武術專家,一個非常成功的喜劇演員,一個受人尊敬的UFC評論員,一個有成就的獵人。(註:UFC,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終極格鬥冠軍賽是美國的一項混合武術格鬥賽事。)

雖然羅根從不誇耀自己的聰明才智,但他是一個聰明的人。羅根是一個獨立的、值得稱道的、有職業道德的人。他的播客每月下載數量是2億次——是的,每月下載量。許多人認為,他的成功應該受到慶祝。然而,暴徒們卻不這麼認為。畢竟,他是一個非同性戀白人男性。正如你可能已經知道的,非同性戀白人男性在美國並不太受歡迎,特別是如果他們像羅根一樣富有和直言不諱的話。

在你指控我欲圖吹捧喬‧羅根之前,讓我向你保證,我沒有這個打算。羅根不需要我的「吹捧」。這篇文章是為言論自由辯護。如今,言論自由在國內外都受到攻擊。

羅根不是沒有犯過錯,但誰沒有犯過錯?當然,並不是他的每句話我都同意,但至少他說的是實話。當他犯錯時,他會承認。在一個新聞報導充斥著猖獗虛假和偏見的時代,誠實的言辭令人耳目一新。羅根的疾呼,以及他(在暴徒眼中)的「惡名」,與言論自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在美國,言論自由不再免費,它現在代價高昂。

喬‧羅根會被消聲嗎?

正如希拉姆‧約翰遜爵士(Sir Hiram Johnson)所警告的那樣,當戰爭來臨時,真相總是首先受到傷害的。正如你已經知道的,在中國,中共在很多年前就扼殺了「真相」這個概念。

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的公民通過音頻聊天應用程序「會所」(Clubhouse)交流。他們進行了深入坦誠的討論,話題涉及身分、政治以及他們相互對彼此的看法。不出所料,這激怒了中共政權。中共政權迅速禁止了該應用程序。人民坦率地發聲,然而他們為此受到了懲罰。

對於住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羅根來說,他不必擔心被消聲。可能你會這樣想。

然而,在整個美國,人民都被壓制了。從學校教室到硅谷辦公室,從各個層面都可以看到言論的管制。羅根最近和「思播」公司(Spotify)簽署了一份多年獨家許可協議,而許多思播的員工一直試圖解除這個協議。(註:思播,Spotify,是一家線上音樂串流服務平台,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串流音樂服務商。思播與羅根的協議價值超過一億美元。)

不僅僅是思播內部的暴徒,一些極具影響力的主流媒體也竭盡全力把羅根描繪成某種不道德的怪獸。羅根被貼上種族主義和歧視女性的標籤,但這兩者都和他沾不上邊。

我們先說說歧視女性的指控。羅根是已婚人士(他的配偶「碰巧」是一個女人)。他們有兩個年幼的女兒。仔細審查所謂的「歧視女性」,就會發現這個指控是捏造的。多年來,羅根一直幫助女性喜劇演員獲得認可,而且絕對不要任何回報。從阿比蓋爾‧施里爾(Abigail Shrier)到阿揚‧赫西‧阿里(Ayaan Hirsi Ali),羅根為數百名(如果不是數千人)婦女提供了一個平台。他不僅不「歧視女性」,而且很尊重她們。

現在,我們來看看種族主義的指控。同樣,這個指控沒有任何事實依據。羅根最親密的朋友之一,喜劇演員戴夫‧查佩爾(Dave Chappelle),對種族的概念有非常詳盡的研究和深刻的認識,也許比近代歷史上任何其他喜劇演員都多。像查佩爾這樣的聰明人會和種族主義者交朋友嗎?他會同意在米高梅競技場(the MGM Arena)與種族主義者一起表演嗎?他會出現在種族主義者的播客上嗎?當然不會。

此外,如前所述,羅根是一個很好的終極格鬥冠軍賽(UFC)評論員。在新冠疫情之前,在賽場上羅根總是坐在丹尼爾‧科米爾(Daniel Cormier)旁邊。科米爾是一名退休的格鬥賽鬥士,碰巧是黑人,也恰好是羅根最親密的朋友之一。觀看兩人的互動,你只會看到美好,看不到仇恨。

羅根被毫無證據地抹黑和誹謗。那些誹謗者們是否曾經想過,這種抹黑會對他的家人、他年幼的女兒和他的妻子產生什麼影響?我懷疑他們他們想過這些。

大學輟學生羅根是一個破碎的家庭的產物。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對於他的批評者來說,他們中的一些人顯然嫉妒他的全球影響力,如果他們能理解為什麼羅根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他們自己的生活也會更好。羅根是真誠的,這並不意味著他總是對的,這意味著他試圖陳述真相。

當然,以他的言行風格,羅根在中國無法生存。但是在美國,他不只能生存,而且非常成功。只要他能成功,我們就知道言論自由仍有生機。

作者簡介:

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國保守黨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公共話語》(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體。他還是《硬幣電報》(Cointelegraph)的專欄作家。

原文「Would Joe Rogan Survive in Chin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