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新:不要再說「鄭州挺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場場災難讓我們看到中共官員的無能與推責:地鐵進水沒有上級指示不停運;鄭州與河南省氣象部門加起來十次紅色預警,沒有指示不停工停課;河南鞏義氣象局長被洪水沖走後獲救,但當地氣象局連續十個小時沒發布氣象信息,難道發布氣象信息也得等領導簽字嗎?更讓人難以容忍的是對生命的冷漠,鄭州地鐵5號線的祭奠鮮花被圍上擋板,誰都在心裡問:怕什麼呢?

災難中,越來越多的人明白過來,不能再被中共的災難美學所迷惑,不能再相信「人民至上」「不可戰勝」這樣的謊話,很多人留下了他們的災後思考,下面僅摘錄幾則。

不要再說「鄭州挺住」

從「汶川挺住」,到「武漢挺住」,再到「鄭州挺住」,你在場外加油的時候想過嗎?早上好端端的一個人去上班,晚上不是淹死在水裡,就是挺在冰冷的停屍袋裡,誰能挺得住?我有一萬個理由相信,你要是有親人遇難也會癱軟在地上。你挺住的是官老爺的轎子,是城門前的旗子。要知道,他們從來不在乎災難中的冤魂能否挺得住!

為什麼總有人能從災難中找到雞血?

每次災難發生總能看到這樣的話:「團結的中國人從來不怕困難」、「多難興邦」、「我們只會變得越來越強大」、「中華民族是不可戰勝的!」其實,這些都是極度冷血的表示;在中共的意識形態中,人民的災難總好像是他們強身所需的雞血。

災難從來不是宏大敘事與抽象的概念,而是每一個鮮活生命的真實遭遇,是每一個個體與家庭的悲痛,帶來的是一次次痛苦的掙扎,絕望的呼喊以及死亡。而這些不幸在他們看來完全不值一提。這些災難美學、災難成功學不僅在迷惑人心,而且在逃避追責。

諸如「中華民族是不可戰勝」的話更是黨話,因為每個「黨和國家」都能這麼說。日本幾十年來常有地震,國家還好好的,萬人染疫還在開奧運會,日本人也可以說自己是不可戰勝,可是人家不喊這種空洞的口號。澳大利亞大火著了半年不也挺住了嗎?美國疫情、印度疫情這麼嚴重不也挺住了嗎?沒有哪個國家在災難中一蹶不振,只有中共才這麼往臉上貼金。

我今天不想再被感動

每一個在這場暴雨中經受磨難和不幸的人,他們的痛苦是濃烈而真切的,但是沒有人考慮他們的悲傷。抗災的英雄很快成為故事的主角,而不是那些受害者與他們的家庭。

以前我也經常被感動,但這次我不想被感動了,我很怕沉浸在宏大敘事下的集體感。與那些不幸遇難的人相比,我們僅僅是僥倖吧,沉浸在綿延不絕的感動中是淺薄的;如果在災難中,還能喊出「全世界我最牛」這種驕傲感和自豪感,更是可恥的。

「在災難面前,請檢查自己和孩子被馴化的程度」

看到地鐵裡的水溢到胸口,人們還愣愣地站著,這時想到的不是自救,而是給家人打電話甚至安排後事!這些人為什麼不自救呢?等著誰來救呢?中國人從小就被黨和恐懼訓練著習慣於聽從黨指揮,惟命是從,聽命於黨和別人,黨不讓乾的就不敢幹。

鄭州這次也有民眾表現出色,比如敢於拆除地鐵擋板的人——政府有什麼權利把鮮花圍起來不讓人祭奠、不讓人看到呢?拆的人說:「不要擋住回家的路。」拆除,再建,再拆,結果是民眾獲得了些許祭奠的權利。大家都應該仔細思考一下這件事情。

既要,也要,最後什麼也得不到

7月19日,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北閘口等地現場檢查督導防汛工作,然後又到了航海路去「深入了解地鐵施工、管網改遷積水情況」,最後要求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要把防汛工作作為當前頭等大事,必須確保實現「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因地質災害、小流域洪災等引發的人員傷亡不發生,重要交通不中斷,城區居民家中不進水,城市局部地區不出現長時間積水」的「五不」目標。很熟悉的套路是嗎?想要的似乎很多,其實對人民來說很空洞。

這樣的套話好說,八面玲瓏,不留破綻,但卻是不現實的。十次預警還不停工、停學,還要保證正常生產?在這種多重目標下,最後是什麼也要不到。

事實證明,中共官員就是這樣套話說盡、好話說盡,關鍵時刻卻沒人承擔責任,從武漢疫情到鄭州水災無不說明這一點。這不是哪個個人的問題,而是中共本質使他們如此。對中共抱有的任何幻想,都永遠只是幻想。

洪水衝破的牛皮

中共自詡說:「花534億元建成海綿城市,能防200年一遇的洪水。」

如今,46年(1975年至今)年一遇的洪水都沒防住,還要推責給老天爺,說是百年、千年一遇的洪水!

7月24日「三退」的張來福說:「共產黨不是為了人民,它是一個邪惡的集團。我現在覺醒了,抹去我發的誓言,和中國人民站在一起。」

中共的謊言上演了百年,希望我們每個人能從災難中吸取教訓,獨立思考,獨立行動,不再被謊言所矇騙。

本文之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不要再說「鄭州挺住」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