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強調建軍百年目標 釋放什麼信號?

中國軍事觀察之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30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2次集體學習上,最高層強調要確保如期實現建軍一百年目標。這事實上是中共窮兵黷武的一個重大信號。

事實上,自2012年十八大以來,中共國家戰略的軍事化走向就越來越突出。這既有習個人的因素,更有中共本身的因素。在500個權貴家庭控制中國的命脈、0.4%的人掌握了中國70%的財富的背景下,中共在國家戰略軍事化道路上快跑,這是極其危險的。本文僅從戰略目標規劃角度講三條。

首先,在「兩個一百年」目標之外,又增加第三個即建軍「一百年目標」,凸顯中共的軍事化走向。

1997年,中共十五大報告首次提出「兩個一百年」目標:到建黨一百年時(2021年),使國民經濟「更加發展」,各項制度「更加完善」;到建國一百年時(2049年),基本實現現代化。自此,「兩個一百年」目標的提法沿用下來。

不過,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對其作了細化: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2049年「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就不僅將「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目標提前了15年,而且強調2049年是「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特別突出一個「強」字。

這個「強」字體現在哪呢?在中共心目中,最重要的是在軍事上,跟它一貫的假想敵——所謂「萬惡的美帝國主義」干一仗,把美國打下去,稱霸世界。那麼,又怎麼落實這個戰略規劃呢?重要一環,就是突出「建軍」的重要性,在「建黨一百年」目標和「建國一百年」目標之間,增加了一個「建軍一百年」目標。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首次提出,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確保2027年實現建軍百年目標。

建軍百年目標」的公開提出,絕不僅僅是個時間銜接、目標細化問題,而是國家戰略軍事化的一個標誌性動作。否則,「建軍一百年」怎麼能與「建黨一百年」、「建國一百年」相提並論呢?

其次,把原先的軍事建設「三步走」規劃第三步目標實現時間提前十五年,變成了「新三步走」,凸顯中共軍事擴張步伐的加快。

1997年12月7日,中共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提出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分三步走的戰略目標:第一步,從現在起到二〇一〇年,用十幾年時間,「為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打下堅實基礎」;第二步,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使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有一個較大發展」;第三步,到二十一世紀中葉,「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當時,中共軍隊還是「機械化尚未完成,信息化剛剛起步」的狀態,「三步走」並不好走。

2012年11月,胡錦濤在交班習近平的十八大上仍是說,「按照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三步走』戰略構想,加緊完成機械化信息化建設雙重歷史任務,力爭到二〇二〇年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請注意這裡的「力爭」兩字,底氣明顯不足。

但到了2017年11月的十九大上,中共卻將原先的「三步走」規劃中的第三步目標提前了15年,提出了「新三步走」:到二〇二〇年「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戰略能力有大的提升」;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這表明中共大幅提升了軍事方面在國家戰略中的地位,大大加強了軍事方面的資源投入。中共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就此撰文稱,十九大「對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作出新的戰略安排」,「加快強軍步伐」。

這個「新的戰略安排」、「加快強軍步伐」,落實在哪?「百年建軍目標」就應運而生了。如此,從2027年到2035年再到2049年,「新三步走」成型。

再次,建軍百年目標的核心是「三化」,尤其是「智能化」,凸顯中共軍事擴張的危險性。

長期以來,中共軍隊建設規劃的提法是「兩化」:機械化和信息化。比如,2017年的十九大仍提到2020年「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戰略能力有大的提升」。

但是,2020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第22次集體學習上,首次提出了智能化,要求「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

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首次提出「確保二〇二七年實現建軍百年目標」。如何理解這個「建軍百年目標」呢?當年11月26日,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任國強26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講了四條,第一條就是「要求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

也是在這次例行記者會上,任國強首次宣稱:通過長期努力,中共軍隊已經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建設也已取得重大進展。也就是說之前預定的階段性戰略目標已經達成。如此,「智能化」就是今後的重中之重了。

此外,官方出版的《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建議〉學習輔導百問》一書中,對「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作了如下解說:隨著戰爭形態加速演變,建設智能化軍事體系已成為世界軍事發展重大趨勢。今後不再有單純的機械化,需要發展信息化互聯、智能化賦能的嶄新形態的機械化;信息化向更高階段邁進,重點是提高網絡信息體系和武器裝備體系的智能化程度;智能化加快發展,勢將滲透到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各領域各方面,牽引軍事體系轉型重塑。

為什麼中共要把「智能化」作為軍隊建設的重中之重呢?除了「智能化」在戰爭中的驚人表現外(例如2020年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在納卡地區爆發的衝突中,阿塞拜疆使用的土耳其TB-2中型察打一體無人機幾乎統治了戰場),更重要的是,智能化是科技發展的「加速器」,而且在未來5到10年內將有突破性的發展和運用,中共將此視為「彎道超車」的良機,企圖「跳躍性」發展,逆襲美國。

此外,也不能不指出,「智能化」所導致未來「無人戰爭」的可怕。如果未來戰爭將生殺大權完全交給一個自主的武器系統,它的毀滅性不亞於爆發核戰爭。而對中共來說,它是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什麼樣的「智能化」它都敢幹。如果中共在人工智能(AI)方面領先,全人類都將面臨威脅(可參見筆者「中美AI戰的三大問題」一文)。

結語
孫子兵法講「上兵伐謀」。中共當局現在如此強調「確保如期實現建軍一百年目標」,釋放的信號是相當危險的。在中共總理明確說6億人月收入僅千元的現實中,中共卻在窮兵黷武的道路上快跑。這對中國人民、國際社會,都是巨大的威脅。各界都需要有效的戰略應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