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政府雇員助中共掩蓋病毒起源

大紀元專欄作家Lloyd Billingsley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拒絕了世界衛生組織的一項計劃,該計劃將進一步調查COVID-19(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包括它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美國官員也採取了類似的阻撓立場。但自2020年初以來,有關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的證據不斷增加。

以色列微生物學家和生物戰專家丹尼‧肖哈姆博士(Dany Shoham)在《中國與病毒:邱香果博士的案例》(China and Viruses: The Case of Dr. Xiangguo Qiu)中披露,中國科學家邱香果將一批致命病毒從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帶到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些病毒包括馬丘波病毒(Machupo,會引發玻利維亞出血熱)、胡寧病毒(Junin,阿根廷乳腺病毒)、裂谷熱(Rift Valley Fever)病毒、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病毒和亨德拉(Hendra)病毒。

但這還不是邱香果與武漢病毒所合作的全部內容。

在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獲得醫學微生物學博士學位的肖哈姆發現,僅在2017—2018年,邱香果就至少五次前往武漢實驗室,該實驗室經中共政權批准從事埃博拉(Ebola)、尼帕(Nipah)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研究活動。隨著研究的繼續,武漢病毒所通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下屬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縮寫為NIAID)從美國獲得資金支持。

自1984年就開始擔任NIAID負責人的安東尼‧福西博士(Anthony Fauci)曾資助武漢病毒所進行使病毒更致命、更易傳播的「功能增益研究」。武漢病毒所很容易地得到了資金,但不用對美國納稅人負責。

福西最初反對川普(特朗普)總統的中國旅行禁令,並堅持COVID-19病毒起源於野外自然發展的理論。當有的科學家發現病毒是被人工設計出來的證據時,福西強迫他們改口。

在疫情爆發初期,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病毒學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指出「病毒的異常特徵」,這使得它「看起來是精心設計的」。

第二天,安德森博士接到了福西和其他病毒學家的電話。幾天後,安德森,這位在劍橋大學獲得博士學位,並在哈佛和麻省理工學院進行過博士後研究的科學家,轉而反對「病毒人工設計」之說,並將其斥為「瘋子理論」。

由來自俄亥俄州眾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領導的國會共和黨人想知道福西和其他病毒學家在電話裡對安德森說了些什麼,為什麼安德森這麼快就改變了他的觀點,而且一點解釋都沒有。在電話會議上,幾乎不可能作科學辯論,但進行恐嚇則是有可能的。

福西於1966年獲得醫學學位,但他在分子生物學或生物化學領域沒有獲得高級學位。福西相信,艾滋病是由一種稱為「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的病毒引起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分子和細胞生物學教授彼得‧杜斯伯格(Peter H. Duesberg)沒有發現任何科學證據支持這一說法。

杜斯伯格在《發明艾滋病病毒》(Inventing the AIDS Virus)中解釋道,HIV是「在急性感染期間沒有引起臨床症狀的眾多無害的過客病毒(passenger viruses)之一」。杜斯伯格並不是孤軍作戰。質疑「HIV導致艾滋病」假說的科學家包括諾貝爾獎獲得者卡裡‧利斯(Kary Mullis)、前哈佛大學微生物學教授查爾斯‧托馬斯(Charles Thomas),以及生物學家和科學史學家羅伯特‧羅特-伯恩斯坦(Robert Root-Bernstein),他是《重新思考艾滋病》(Rethinking AIDS)一書的作者。

2021年7月20日,安東尼‧福西博士在華盛頓國會山的參議院衛生、教育、勞工和養老金委員會(the Senate Health, Education, Labor, and Pensions Committee)作證時,回應來自肯德基州共和黨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的指控。(J. Scott Applewhite-Pool/Getty Images)

由於無法從科學上駁斥杜斯伯格,福西運用他的官僚權力控制了話語權,並將這位傑出的生物醫學家「消聲」。

例如,1988年,「麥克尼爾/勒勒新聞小時」(the MacNeil/Lehrer NewsHour)派攝製組採訪杜斯伯格。但PBS節目沒有播放採訪,而是代之以一小段福西攻擊杜斯伯格的視頻。杜斯伯格指出,他實驗室的資助也受到了阻礙。

NIAID的預算超過62億美元,所以福西掌控著一些沉甸甸的錢包。雖然與安德森的電話會議的細節還有待披露,但陷入困境的美國人應該知道,科學家在尋找COVID-19實驗室來源的證據時面臨著威脅。

2020年3月,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博士(Robert Redfield)告訴記者,「我認為武漢這種病毒最可能的起源是實驗室。你知道,從實驗室逃脫。」雷德菲爾德隨後開始收到死亡威脅。他表示,「我受到了威脅和排斥,因為我提出了一個不同的假設。我本以為威脅和排斥會來自政客,沒想到它來自科學界。」

科學活動本應是實驗調查,而不是推行專制。大量證據表明,武漢病毒所是COVID-19病毒的起源。中共正在阻止所有調查。許多科學家認為實驗室起源是有可能的,而資助武漢病毒所進行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的福西對他們深懷敵意。難怪有人認為這會讓中共從中獲益。

將致命病毒帶到武漢病毒所的邱香果擁有兩項中共政權持有的專利。這位中國科學家被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開除。在撰寫本文時,記者無法找到她。另一方面,她過去的活動是有記錄的。正如肖哈姆博士所發現的那樣,邱博士「與中國保持著密切的聯繫,經常訪問中國,過去十年中,許多來自中國著名科學機構的中國學生加入了她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團隊」。

這些科學機構中,有四個被認為參與了中國生物武器的發展:位於長春的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成都軍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和北京的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肖哈姆博士指出,「所有四個機構都與邱合作進行埃博拉病毒研究。」

作者簡介:

勞埃德·比林斯利(Lloyd Billingsley)是《是的,我能犯罪:美利堅造假合眾國》(Yes I Con: United Fakes of America)、《巴拉克的崛起:一項文學調查》(Barack』em Up: A Literary Investigation)、《好萊塢派對》(Hollywood Party)等書籍的作者。他的文章發表在許多出版物上,包括《頭版雜誌》(Frontpage Magazine),《城市雜誌》(City Journal),《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美國的偉大》(American Greatness)。比林斯利是獨立研究所(the Independent Institute)的政策研究員。

原文:「China’s Obstruction of Virus Origin Investigation Gets Official American Suppor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