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章家敦:中共伏擊美高級外交官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Gordon G. Chang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政權再次特意羞辱拜登政府的外交官

這次事件發生在天津,時間是7月26日。受害者是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溫蒂·舍曼(Wendy Sherman),她是拜登政府訪問中國的級別最高的官員。

與中共利用無恥的3月份在安克雷奇(Anchorage)的會晤如出一轍,此次中共利用與舍曼的會晤,不是要與美國合作,而是發起一場針對華盛頓的宣傳運動。

例如,中共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公開指責美國試圖終結中共政權。據官方媒體《中國日報》報導,謝鋒在舍曼訪問期間指出:「(美國)全政府全社會動員,全方位遏制中國。」

謝鋒甚至給舍曼提出兩份清單,寫著北京方面提出的要求。香港《南華早報》稱,「這是中方首次劃下一系列『紅線』,並要求美方採取補救行動修復兩國關係。」

舍曼離開中國後,謝鋒並沒有放鬆。幾天後,他又發表了一些充滿敵意的評論,其中一條發表在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的網站上。謝鋒說:「脅迫外交的發明權、專利權、智慧財產權,都非美國人莫屬。」

這一宣傳轟炸與3月中旬在安克雷奇舉行的會談如出一轍,當時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和外交部長王毅,會見了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就在那次緊張對峙的第一天過後不久,北京發表聲明,其中包括煽動對美國的仇恨和針對白人的全球種族戰爭,這是中國後毛澤東時代最惡毒的宣傳。

謝鋒被選來接待舍曼並不是偶然的。北京首先提議,即將前往日本、韓國和蒙古進行訪問的舍曼與中共外交部第五號外交官謝鋒會面。由於中共有意怠慢美國第二號外交官舍曼,美國取消了舍曼對中國的訪問。在北京提出中共第二號外交官王毅會與對等的舍曼會面後,美方才同意訪華。

舍曼確實與王毅進行了會見,但北京後來在宣傳稿中忽略了這一關鍵事實,只報導了舍曼會見謝峰。這與北京今年早些時候試圖羞辱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的做法雷同。顯然,中共認為現在是對美國高級官員進行羞辱的時候。

我們不應感到驚訝。(前國會議員)特雷·高迪(Trey Gowdy)今年7月在福克斯新聞頻道(Fox News Channel)的節目中說:「我聽過兩黨的總統都稱讚過中共領導人」,「我們傳達的資訊正確嗎?如果我們真的認為中共應該對COVID-19疫情、對竊取智慧財產權和在南海的侵略行為負責,我們是否在向他們發出正確的資訊?」

沒有,華盛頓肯定沒有發出正確的資訊。美國的總統們向北京發出的慷慨資訊顯然適得其反。例如,這種資訊讓嚴重依賴美國的中共領導人相信,他們手中握有大牌。

尤其是喬·拜登(Joe Biden)總統,他不必要地給了中共影響力。關於舍曼訪華,印度前外交官、中印關係專家約格什·古普塔(Yogesh Gupta)向香港《南華早報》表示:「中共領導人給人的印象是,美國向他們尋求的東西比他們向美國尋求的東西要多得多。」

「這次,美國採取了守勢,因為他們尋求北京在一系列問題上的合作——氣候變化、朝鮮、伊朗、阿富汗等——並確保美國不尋求衝突。」

美國人告訴中國同行他們有多麼重要,從而助長了他們本已膨脹的自私心理,而這些言論自然賦予了北京在中美關係中遠遠超過它所擁有或應得的力量。

幾十年來,美國總統在與北京打交道時從未使用過他們掌握的手段。相反,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說,與中國的合作是絕對必要的,從而實質上給了中國的專制者對美國政策的否決權。

事實上,中共並不那麼重要,美國領導人也不必聽他們的。以他們的經濟為例。去年,中共更加依賴出口,而且仍然格外依賴美國市場。2020年,中共對美國的商品貿易順差占其整體商品貿易順差的58.0%,令人震驚。

此外,由於習近平對中國科技行業的無情打擊,中國金融市場對外國資本的依賴程度變得更加嚴重。習近平最近開始了數月的打擊,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募股(IPO)在最後一刻被叫停,預計募集資金達395億美元,為世界之最。今年,僅在七月的最後一週,習近平就讓在美國上市的中國科技巨頭市值蒸發了1,400億美元,而多數分析師認為,這場殺戮還將繼續下去。

因此,中國需要外國資金來取代已經失去的,即隨著習近平繼續拆解中國的科技巨頭所失去的。拜登可以根據1977年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 Act),或膽子再大點,根據1917年的《與敵貿易法》(Trading with Foreign Act)行使其權力,停止與中國的貿易和對中國市場的投資,一勞永逸地結束中共的威脅。

拜登試圖建立工作關係的努力失敗了,舍曼的會晤清楚地表明了這點。

對付中共的最好辦法就是不跟它打交道,讓中共明白這一點要比高迪所談到的那些要好得多。

用美國的資源來壯大中共是沒有意義的,尤其是北京對與華盛頓對話,或建設性關係沒有興趣的時候。習近平不再想與美國通融或與美國妥協。他更喜歡說教、發號施令、提要求和羞辱他們。

溫蒂·舍曼剛剛領教到這點。中共外交官伏擊了她。這樣做肯定會有後果的,是時候對北京說「沒有下次!」了。

原文:China Ambushes Top American Diploma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章家敦(Gordon G. Chang)是美國智庫「門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傑出高級研究員,是其諮詢委員會成員,也是《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書的作者。請在GordonChang.com和Twitter @GordonGChang上關注章家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