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北京協和醫院為什麼停診一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8日北京協和醫院突然停診一天,措手不及的病人及家屬聚在醫院門診樓外,人山人海。

到底協和醫院發生了什麼事?

協和醫院的突然停診,使人聯想到3天前到協和醫院治病的津巴布韋副總統奇溫加。7月25日奇溫加在協和醫院核酸檢測為陽性,隨即與奇溫加有接觸的醫護及保安等人員,均被要求強制隔離14天。

善良的人們都希望協和醫院的停診,是針對奇溫加而採取的一些列防護措施,而不是傳說中的電腦系統宕機。因為協和醫院在防疫方面的確需要做一些改進。

比如,25日中午就得知奇溫加就被診斷為病毒感染者,但是26日依然一切照舊。早上協和醫院門診大樓外,病人及家屬和往日一樣多,人擠人、人貼人地排著長龍,等候有數的幾台機器打印掛號憑條,場面堪比過年時的菜市場,人群中還有根本沒戴口罩的人。

還有各科候診區大廳,人滿為患。座椅上病人一個挨著一個坐著,沒有任何安全距離可言。沒有座位的病人,有坐在地上的,有聚集在叫號屏下緊盯屏幕站著的,人和人的距離都很近。

更可憐的是醫生,在密閉房間裡,接診沒完沒了的病人。醫生在不大的桌子上操作電腦,病人則是貼著桌子對面坐著,手臂就放在醫生的桌子上,和醫生幾乎面對面地交談著,距離不到50公分。

以上種種場景令人唏噓。全國一流的協和醫院尚且如此,北京乃至全國各地的其他醫院又會好到哪裡去呢。

再說協和醫院的病人來自全國各地,病人中什麼情況都有,其中可能就有像奇溫加這樣帶著病毒來的。這麼多的病人及隨同家屬聚集在一起,在疫情當下,怎麼能不令人擔憂呢。

就算有些病人在來北京之前沒有染疫,但在乘坐飛機、高鐵、火車和長途汽車等公共交通工具,或在入住的酒店,吃飯的飯館等處,都加大了被感染的機率。

醫院是一個病人、病毒聚集的地方,防疫不到位,很容易成為交叉感染的地方。從這個角度講,協和醫院真應該在人多擁擠的地方加強疏導、分流,發現問題後及時修改防疫作業流程,做到第一時間啟動應急方案,管控好容易造成防疫破口的每個細節,同時儘可能照顧好醫護人員。

當然,重要的是要及時公開醫院疫情真相。說到真相的重要性,不得不提我在北京SARS期間陪家人去人民醫院的親身經歷。

當年,我們從急診科穿行,見到急診科走廊兩側滿是病人,有躺在簡易病床上打點滴的,有坐在椅子上打點滴的,還有直接躺在地上,並沒有打點滴的。醫生們頭戴好像防化部隊使用的防毒面具,快步甚至是小跑地在走廊上來回穿梭,整條走廊籠罩在極度恐怖的氣氛中。

因為急診科離醫院北門最近,便於穿行至各科室,有很多人經過這個到處是SARS病人的地方。因為中共隱瞞SARS流行的真相,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染疫,又有多少人因此而死亡。如果人民醫院能在第一時間設立指示牌阻擋穿行的人,相信會減少很多人被傳染的機會。

事後在中共在給自己唱讚歌的時說,人民醫院48歲急診科副主任丁秀蘭染病殉職,還有93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包括醫生、護士、保潔員、行政幹部、研究生和進修醫生等。前車之鑑啊。

雖然SARS已經過去18年了,但中共草菅人命,掩蓋疫情真相,欺騙民眾,迫害吹哨人的本性未改。如今中共又在疫苗保護力上造假,如果中國疫苗有效,為什麼在6個打疫苗後疫情不降反升的國家中,有5個是施打中國疫苗的?

這次津巴布韋副總統奇溫加來協和醫院,給中國人民帶來的都是麻煩和負擔,但唯一有積極作用的是,他現身說法,證明中國疫苗無效。

可以說奇溫加是一個「聽黨話跟黨走」的典範。在疫情之初,他大讚中共抗疫卓有成效,在中共推出疫苗之後,他高調率先施打國藥疫苗,還推介津巴布韋民眾打中國疫苗。如今落得自己染疫,他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了。

至於說奇溫加是染疫後來中國治療也好,還是到中國被傳染也好,怎麼都是掌摑中共,要麼證明中國疫苗無效,要麼證明在中國隨時隨地可能被感染。

可見,聽黨話跟黨走,就是無路可走。中共不可靠,百姓當自強。

如果協和醫院28日停診一天,是為了完善防疫措施,那就可圈可點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