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漫談:古代奧運賽手趣聞

文/章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5日訊】奧運會起源於古希臘的奧林匹克競技賽會。從它創始之日起,就是神聖的祭祀盛典,以體育競技向眾神獻祭。古希臘文化崇尚英雄,尊重個體的精神力量展現出的偉大;尊重生命的價值和成就所蘊涵的道德力量。勇敢英雄的榮光在古奧運會史上曾留下了不少趣事軼聞。

賽車賽馬趣聞:晉升身價 發行紀念幣

賽車列為競技項目始於公元前680年第25屆奧運會。賽場上的雙輪四馬賽車,是各城邦顯耀軍事才能、物色精悍勇士的壯觀賽事。

古希臘先知蘇格拉底有一位得意門生,名叫亞西比德(另譯阿爾基比德斯),是一名雅典貴族。在公元前416年第91屆奧運會上,亞西比德派出7輛四駕馬車參賽,獲得第一、第二、第四的優異成績。在當時,這是空前的好成績,令在場的貴族和觀眾大為驚歎。為慶賀勝利,亞西比德宴請了在場的所有觀眾。

公元前415年,為了獲得率軍遠征西西里的權利,亞西比德與對手進行了一場辯論。在演說中,他提及自己對奧運會的貢獻:「因為我作為雅典的代表,在奧林匹亞賽會中,表現得豪華富麗,他們才開始把我們城邦的偉大,估計得超乎實際情況之上。」

參賽選手若能取得優勝,也會提升自身的身分地位。斯巴達人尤嘉塔斯參加賽車競技,連續三界蟬聯冠軍。他的事蹟傳遍了全希臘,他一躍成為赫赫有名的大將軍,身價翻倍飆升。

賽馬列為競技項目,始於公元前648年第33屆奧運會。公元前348年,馬其頓國王菲利普派出賽車、賽馬隊參加了第108屆賽會。菲利普國王的賽馬獲得冠軍,因此他發行了四枚銀幣慶祝勝賽。

長跑選手軼聞:往返百里報佳音

公元前712年第17屆奧運會上,有一位來自亞爾科斯的長跑選手,名叫阿格。當他榮獲長跑冠軍後,由於心情格外激動,以至於當天竟從奧林匹亞跑回自己的家鄉,向鄉民報告奪冠的消息。然後,他又連夜跑回奧林匹亞,參加第二天的比賽。有人計算他往返長跑距離,長達100公里。

在古奧運會長跑史上,來自斯巴達的拉達斯受到時人尊敬。拉達斯奔跑起來,猶如鹿奔鳥飛般輕盈,猶如一陣風般神速。在第85屆賽會上,他獲得優勝,但因過度勞累,死在賽場。他的死亡震驚了雕塑家米隆,於是為他製作雕像,樹立在奧林匹亞。後來,羅馬帝國的一位將軍,將拉達斯的雕像搬運到了羅馬。

美國亞特蘭大奧林匹亞百年紀念公園的雕像。 (pixabay)

摔跤冠軍軼聞:大力神的化身米隆

從公元前540年至公元前512年,米隆蟬聯了六屆摔跤冠軍,被時人譽為大力神的化身。

米隆最初進行體能訓練,曾經堅持每天抓舉小牛。隨著牛犢漸漸長大,他的力量也隨之增長。在一次賽會上,米隆和一頭公牛賽跑,他超過公牛後,又輕鬆地將牠摔倒,並順勢將牛背在肩上,繞著賽場走了一圈。在場的觀眾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的是,他的死格外離奇。一天,他在樹林中看到一個木楔,被夾在一截樹幹裂縫中。米隆心血來潮,自信能取出木楔。不料四個手指被樹幹夾住,怎麼也拔不出來。此時面對突擊的野獸,他無能為力,結果被野獸吃掉。

17世紀法國雕塑家皮埃爾·皮熱雕塑了傑作《米隆之死》,以紀念米隆為奧運會締造的傑出紀錄。

擲鐵餅趣聞:鐵餅扔過了河

在荷馬時代,已經出現擲石片,後來改造為金屬餅。有一位擲鐵餅選手名叫費列吉。有一次,他練習擲鐵餅,振臂一揮,竟把鐵餅扔過了阿爾菲奧斯河。這條河寬約50米左右,看來費列吉的臂力非同尋常。

擲鐵餅選手取得優勝後,為了感謝神的庇護,有的冠軍會把所用鐵餅供奉在神像前。他們在鐵餅上刻上圖案,或者自己的名字,或者賽時的英姿。

雕塑家米隆為頌揚競技者的精湛技藝,創作了著名的雕像《擲鐵餅者》,這是一件享譽至今的傳世珍品。

奧林匹亞加冕競技英雄

賽事結束後,奧林匹亞對優勝者予以極高的榮譽,為他們舉行遊行和宴會,向優勝者表達敬意。遊行儀式,由10位裁判官分別領隊帶領優勝者。優勝者頭戴橄欖冠(象徵和平、勇敢、至高的榮耀),手持棕櫚樹枝(象徵榮耀和勝利),由祭司、各城邦使臣等人陪同遊行。伴隨著歡快的歌曲聲,遊行隊伍緩緩而行。所到之處,人們向優勝者歡呼致敬,向他們投擲鮮花,以表達最高的敬意。

遊行者率先來到神壇前,優勝者向神壇獻上各自的祭品,感恩神明庇護賜福。遊行最後,優勝的奧林匹亞競技英雄們回到賓館,參加盛大的酒宴,受到熱烈的款待。

先哲蘇格拉底、亞里士多德,及演說家德莫斯芬、史學家希羅多德、抒情詩人品達等名士,先後參加過奧林匹亞為優勝者舉行的宴會。在宴會上,他們以卓越的藝術才華讚美這些競技英雄。

比如詩人品達這樣頌讚:

「這隊伍象徵一種強大力量的不朽光輝,這隊伍來慶祝普騷米斯的賽車,他頭戴橄欖枝冠,一心為卡瑪里那城爭光,願天神慈悲,照顧他的祈求。」

「任何人都要樂於消耗精力和苦幹,宙斯高尚的禮品才會置於其身,命運也才能和榮譽相連。」

「他已經到達了天堂的邊緣,宙斯獎給他以莫大的榮光!」

為了使優勝者的形象永遠留在人間,人們募捐善款,為優勝者立碑、畫像,把他們的功勳記錄在宙斯神殿的山角牆上,作為永久的紀念,千古流芳。@*#

參考資料:
《外國詩歌基本解讀》(古希臘卷)
《奧林匹克運動》,吉林文史出版社,2006年
[古希臘]修昔底德著《伯羅奔尼撒戰爭史》第六卷第二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