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精神鴉片」風波 中共開始左右互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5日訊】《有冇搞錯》。8月5日。

前天,中國官媒新華社旗下的《經濟參考報》,發表一篇題為「精神鴉片竟長成數千億產業」的文章,大力批判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的現象。文章說,這些遊戲,尤其是現在無遠弗屆的手機遊戲,對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造成不可低估的影響」,文章呼籲中國政府「及早規範遊戲行業」。

這篇文章是8月2日上午發表出來的,騰訊在香港股價大幅下挫,跌幅超過10%,一度報423.6元,公司市值蒸發約4300億港元,跌下了亞洲上市公司市值第一的交椅。可以想像的,其他的網絡遊戲公司股亦集體下跌,比如網易一度跌超15%;Bilibili跌了14%;中手游也跌了一成多。

中午過後,相關文章突然下架,《經濟參考報》官網取消了該篇文章。到了股市收市之後,這篇文章重新刊登,「精神鴉片」等用語不見了,整個文章變成了一團稀泥,原來那種氣勢洶洶的戰鬥力沒有了。

第二天,也就是8月4日,香港的騰訊股價出現了反彈,一度上升7%,超過462元,最後收市在456元左右,實際只反彈百分之二多一些。

兩天之內,因為一篇表達了一種官方的模稜兩可的態度的文章,導致一間公司的股價來回翻滾接近百分之二十,也算是一種中國特色吧。

有關所謂中國特色,它的本質其實就是一黨專政下的行政絕對主導,其他立法和司法都是依附在行政權力之下的。這在股市也是一樣,新華社下屬媒體一篇文章,被懷疑為可能是北京最高權力掌握者的意圖,因此就無遠弗屆了,股市當然逃不掉。所以以前中國投資者稱這個是「政策市」,這個是針對國內市場的說法,在海外市場,這個叫做「政治市」。

以前的政策市,上市公司和投資者都是在中國大陸境內,所謂肉煮爛了反正都燉在鍋裡了,這個口袋挪到那個口袋,老百姓的錢變成了上市公司或者是政府的錢。但在國外市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中國政府完全可以利用這個股價,做成一種政治武器。

但是,這次很顯然,北京並沒有想要打擊騰訊,但《經濟參考報》這篇文章,卻凸顯了中國政治的內耗,時髦的說法是內卷吧。

中國大陸的官方媒體,大部分都恨死了阿里巴巴、抖音、騰訊這些公司了。原因其實挺簡單的:廣告收入。過去十多年,傳統媒體,包括報紙、雜誌、電視等等,廣告收入下降了接近九成。幾年前有個朋友對我說,中國大陸電視廣告急速下降,連大陸有廣告吸金王之稱的湖南衛視,也面臨收不抵支的壓力。

可能有人說,中央級的那些媒體,比如CCTV、人民日報,尤其是新華社,基本不靠廣告,所以影響不大。這個話也對也不對,對的是這些媒體都是財政撥款運營的,包括省級的黨報都一樣;不對的是,即使是這些財政養起來的媒體,廣告仍然極端重要。

我們說極端重要,主要是對在這些媒體中生存的從業人員。比如說中央電視台,廣告不僅是公開播出的商業廣告這一塊,還有大量的軟性廣告,比如在什麼節目上什麼牌子會露出來,等等,這些都是有錢的,當然,大部分錢都進了具體辦事人員那裡去了。即使是正規廣告,也有個佣金的問題,誰接的案子,誰牽的線,誰的關係,等等,貓膩多了去了。

一個在中央級媒體的工作人員,大量收入都是靠這個,根本上實現了「工資基本不動」的偉大目標,就是只靠灰色收入就可以生存,弄得好的可以發財致富。

現在,這些都沒有了。當然,傳統媒體廣告收入大減,在大陸原因有很多,灰色收入大減,原因更多,但表面上來說,商業廣告這塊肥肉,都被互聯網幾家所謂高科技公司給吞了。

中國商業廣告轉向社交平台,主要是微信和抖音,包括今日頭條這些平台。這在美國是一樣的,傳統媒體過去這十年的廣告跌掉了九成以上,轉去了谷歌、臉書等等。只不過,我們在美國寫文章罵谷歌臉書,完全不會產生任何影響。但在中國就不一樣了,因為中國那些不叫媒體,叫宣傳口,意思是上級統一都是中宣部,而中宣部的老闆就是中共最高掌權者,所以大家一聯想,股票就大跌了。

這是一言堂的一種效應。

這次新華社下屬媒體發文批判騰訊,有這麼一個背景,官方媒體恨死他們了。不過,這一次,從來不認錯的中共宣傳系統,必須要認錯了。

我們知道,世界上所有的專制體制的「偉大領袖」,都需要一些「偉大助手」。其中有兩個「偉大助手」是不可或缺的,缺一不可的。一個是祕密警察,一個是宣傳部。

新華社的這個「偉大助手」,這次恐怕驚動了另外一個「偉大助手」了。騰訊和中國公安系統有長期的合作關係,甚至有人懷疑這間公司的大股東,實際上根本就是公安部或者國安部。騰訊和當局的早期合作,是以QQ為平台,後來有了微信,包括微信支付等等這些工具。

以前我們談過大數據,大數據之後才有AI,誰掌握AI,誰就掌握未來。

三年前,我們談到中國的AI公司,只有三家,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這是著名的BAT,國際投資者趨之若鶩,代表中國和美國的六大對抗。順便說一下,美國的六大是谷歌、微軟、臉書、蘋果、亞馬遜和推特。

再順便多說一句,說是中國的三大和美國的六大,是美國人十年前提出來的,並不是這些公司科研能力強,有最先進軟件硬件等等,更重要的,是他們有錢。現在高科技發展的模式是美國模式,其實是矽谷模式,就是靠大額的風險投資。中國的三大和美國的六大都一樣,有錢,所以有專門的策略投資部門,又因為他們是高科技內行,所以對高科技投資更準確。

騰訊和百度,都是最早協助中共建立全民監控系統的企業。百度最早提出「智慧城市」的概念,當然,這個智慧不是老百姓的智慧,而是管理者的智慧,落實到中國就是警察方面的智慧。騰訊則是另一條路,早期是監視QQ,後來是監視微信。看你說了什麼話,不好聽的就封帳號,或者把人抓起來。但這只是監控的初級層面。騰訊和國安部提出的主動監控更上了一層樓,這包括大數據蒐集,人工智能AI的超級計算和自動搜索,對社會輿論和群眾心理掌控等等。這個系統,既可以實現宏觀控制,也可以精細化到具體的個人,他可能比你自己還了解你自己,可以模擬或預測個人的想法和未來行為。

正因為有了這個大計畫,中共在2017年十九大上,正式提出了「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概念。很多人誤解,以為中共要實行開明治理,實際上中共的計畫是一種更為精細更為全面更為深刻的管制。這一套系統,遠遠超越了喬治.奧維爾的想像力和對技術發展的認知,比他在《1984》這本書中描述的情況厲害太多了,它沒有死角,沒有距離,沒有空白,沒有《1984》書裡面的貧民窟的漏洞。

好吧,我們簡單說吧,這個東西,就是獨裁政體偉大領袖兩大臂膀的另一隻,也就是祕密警察系統。

宣傳部門對騰訊的大力攻擊,其實是左手對右手的攻擊,左右互搏,自己打起來了。所以,我們當然可以看到,《經濟參考報》的文章發出來之後,兩個小時就被下架了,誰有這個能力和POWER讓宣傳部門低頭?答案當然很清楚了。

中共的宣傳系統,是中共內部最守舊的系統,其中包括政策制定,包括理論研究,包括教育系統,這一塊,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負責。這批人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堅持毛澤東思想,但這些幾十年、上百年前的理論,無法應付目前的社會發展,尤其無法面對現在的科技時代。

他們痛恨資本家,也痛恨走資派,像馬雲、馬化騰這種資本家,當然也是痛恨的。但宣傳部門的這些動作,對海外投資者的震動,也許是決定性的。

過去半年多以來,各種投資中國概念股的基金虧損嚴重,無法向投資者交代。尤其是中共對教育產業,沒有任何公眾諮詢,沒有任何討論或者討價還價,一道命令就剷除了一個巨大的產業,讓這些海外投資人見識了什麼叫共產黨,什麼叫做專制體制,什麼叫做政府掌控一切,包括經濟和產業。

即使是騰訊,以香港市場的價格計,年初股價在770元以上,本週經過反彈,也只有462元港元。這可是許多美國投資基金主力投資的中概股,其他損失可想而知。這次新華社一篇文章引發的大幅波動,再一次提醒所有投資者,投資中國大陸的風險。這種風險不是市場風險,而是一種政治風險,而且是西方投資者完全無法了解的政治的風險。

可以想像,未來兩年,大批海外投資者將轉身而去,中國大陸高科技企業的時代,恐怕也將一去不復返了。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