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當局能「絕對領導」軍隊嗎?

中國軍事觀察之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當局治軍,核心兩條,一是「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一是「強軍」。這兩條其實正是當局的心頭大患,所以嗡嗡嗡的總在耳邊叫。例如,7月30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二次集體學習,題目就是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奮力實現建軍一百年目標。本文略談「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問題。

中共如何「絕對領導」軍隊

在中國,軍隊不是人民的、國家的,是黨的。中共一貫把「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等國際社會通識,當作「噪音」、「流言」;強調「聽黨指揮」是「強軍之魂」,要求「確保部隊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指揮。」那又怎麼去做呢?當局主要抓三點。

其一,高強度洗腦。不間斷、密集的搞政治學習,內容核心三點;理論學習、思想政治教育、黨性教育和黨性鍛鍊,所謂「理論立魂、思想塑魂、黨性固魂」,最終目的是抹殺軍人作為人之本能的人性,把軍人變成黨的馴服機器。

十八大以來,當局又有兩個新提法,就是:培養「四有」軍人,鍛造「四鐵」部隊 。「四有」是2014年12月習近平視察南京軍區機關提出的「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四鐵」是2016年1月習近平視察第13集團軍提出的「鍛造具有鐵一般信仰、鐵一般信念、鐵一般紀律、鐵一般擔當的過硬部隊。」此外,當局還一直不忘提朝鮮戰爭中的「志願軍」「特級戰鬥英雄」楊根思所說的「三個不相信」:「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務、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難、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敵人。」2019年10月1日的70周年閱兵式上,中共首次推出戰旗方隊,這百面戰旗中就有「楊根思連」連旗。

其二,「講政治」,控制軍官隊伍,尤其是高級軍官。中共內鬥與生俱來,軍隊成為黨魁威懾各派勢力的有力工具。這就必須控制軍官隊伍,尤其是軍頭,重大問題、關鍵時候要他們站隊要站對。用黨文化的語言來說,就是「講政治」。毛澤東說,「沒有正確的政治觀點,就等於沒有靈魂」。貫穿至今。對中共軍隊而言,「講政治永遠是第一位的要求,政治能力永遠是最核心的能力」。

今年1月22日,習近平在中紀委五次全會上再提「政治三力」(「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這是一個月內第三次這麼提,敲打的意味再明顯不過了。因為今年是各級換屆的高峰期,明年又是20大,黨魁憂心的不得了。

其三,制度設計。為確保黨、黨魁控制軍隊,長期以來,中共精心設計了一系列的制度。例如:軍隊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屬於黨中央、中央軍委;中央軍委實行主席負責制;實行黨委制、政治委員制、政治機關制(即落實「雙長制」,軍事首長和政委並駕齊驅);黨委統一的集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即「黨書記說了算」);支部建在連上,等等。十八大以來,當局大力「軍改」,又改革、細化、新增了許多制度,如「軍官職業化」,武警改隸中央軍委、省軍區轉隸至中央軍委新組建的國防動員部麾下,等等,中央軍委和軍委主席的權力大為擴張。

「絕對領導」或存變數

中共竊國70多年,似乎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已穩如磐石。但這表面上的成功與平靜,掩蓋不了其內在的矛盾和虛弱。

首先,成住壞滅,中共已經到了「滅」的階段了,中共與生俱來的「末日恐懼」正在一步步變成現實。中共倒行逆施,民怨沸騰,軍心自然不穩。上萬退伍軍人到軍委大樓請願,退伍軍人維權此起彼伏,這些都牽動著現役軍人的心。就軍隊內部而言,腐敗驚心,買官賣官,官兵對立,派系橫行等等,都使部隊難打仗,更別提打勝仗了。如果發生重大戰爭,比如中共武力犯台,軍隊會怎麼表現,誰也沒把握。所以,民心已變、軍心動搖,在大陸民眾「三退」拋棄中共的大潮中,中共要「絕對領導」軍隊只能是做夢了。

其次,內鬥日益激化,中共黨魁難以確保無虞。名義上,軍隊最高領導權歸黨中央和中央軍委;但在現實中,中央軍委自成一體,除了通過黨的總書記兼任中央軍委主席外,黨中央並不能指揮軍隊。中共黨史裡,「槍指揮黨」也不是沒發生過。中共一旦內鬥攤牌,黨中央分裂,軍隊也可能分裂,或者軍隊中出來個黑馬挾持黨,這類事情誰也難以預料。

總之,平日無事,「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調子怎麼唱都行;一旦風雲突變,軍隊會怎麼做,可能就不是中共所能如願控制的了。「8·19」事變中的蘇軍倒戈、1989年羅馬尼亞革命,都是中共的噩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