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三個極危險的核武政策

中國軍事觀察之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6月30日,《華盛頓郵報》引述美國智庫說法,指在甘肅省玉門發現數量眾多並分布密集的基地,推測是核武發射設施。不到一個月,7月26日,美國科學家聯合會(AFS)又發表報告稱:衛星圖像發現,中共正在新疆東部的哈密附近建造新的110個發射井,這比玉門的規模更大,是今年3月開始建造的;「玉門和哈密的發射井建設,是中國(中共)核武庫有史以來最重大的擴張。」

雖然,中共官媒辯稱這其實是風力發電廠。但論者指不能完全排除核武發射井的推論:其一,玉門從屬於甘肅省酒泉市,附近幾個小時車程便是中共主要的衛星發射場「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隸屬於軍方戰略支援部隊;於衛星基地附近廣設發射導彈相關設施,言之成理。其二,武器設施的部屬必然會有所隱藏,雖然照片上有寫明「甘肅玉門風電廠」,但在內部或地下仍可有一些武器系統或是洲際導彈。其三,過度密集的發射井規劃雖不合理(越密集越容易被第一擊一網打盡),可就謀略而言,這是一種「欺敵」手法,其中一些發射井是偽裝的,給對方造成一種已經具備數量眾多核彈頭的威懾。

事實上,美國官方對待這些資訊是非常認真的。7月30日,美軍戰略司令部(USSTRATCOM)轉發相關報導並表示:「這是兩個月內公眾第二次發現,我們一直在說的世界所面臨的日益增長的威脅,和圍繞它的神祕面紗。」戰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Charles Richard)4月就在國會聽證會上警告,中共核能力的擴充速度前所未見,包括不斷擴大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武器庫和新的移動導彈發射器,它們可以很容易地瞞過衛星。

7月8日,美國駐日內瓦裁軍談判會議(Conference on Disarmament)大使伍德(Robert Wood)表示,中共考慮開發先進的「海空自主核武系統」(像是水下無人機和靠核動力運行的導彈),這可能會破壞「全球戰略穩定」。

這些都在印證蓬佩奧卸任國務卿前夕(1月14日)與軍控問題特使比林斯利亞(Marshall Billingslea)合寫的《中國發展核力量的瘋狂》一文所說:北京不受約束的發展核武舉動是中共威脅的核心部分。

中共第一個極危險的核武政策,就是以全球最快速度增長核武庫
的確,以全球最快速度增長核武庫(五角大樓去年首次公開宣布,估計中共已經擁有二百多枚核彈頭,過去10年這個數字翻倍),這是中共第一個極危險的核武政策。並且,美方估計未來10年,中共的核武庫至少翻番。

相對而言,冷戰結束以來的幾十年,全世界都在縮減核武庫。美俄2010年簽署了並於次年生效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今年兩國已決定延長5年)。據美國國防部2018年2月版《核態勢評估》,美國的核武庫已經從冷戰時期的最高峰減少了85%,而且二十多年來沒有部署新的核軍力。中共這是在搞不對稱軍備競賽,並且已長達二十年。

中共第二個極危險的核武政策,就是不透明,且拒絕參加美俄核軍控談判
5個核大國(也是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中,美國公開發布《核態勢評估》,並與俄羅斯就核問題每半年進行一次數據交換;法國和英國均定期發表聲明,詳細說明其武器庫中核武器的數量和類型;只有中共拒絕採用這些程序,而把「不透明」作為其「首選策略」。

中共為什麼把「不透明」作為其「首選策略」呢?其稱這是弱國威懾強國的一種手段(中共故意「示弱」,使美國不能輕易判斷中共的核武庫情況及其走勢,從而難以有效應對);但其實質則是「詐」,既剝奪了民眾的知情權(這是民主政治的基礎),又讓美國受惑於其之「示弱」,從而暗地裡大肆擴充核武庫。

至於拒不參加美俄核軍控談判,中共的藉口是其核實力與美俄不在同一個等級,相差甚遠。固然,中共的核武器與美俄存在較大的數量差距;但是,中共在陸基中程和中遠程導彈領域有其數量優勢(這些導彈也可能裝載核彈頭),美俄對此也是忌諱的(這也是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的原因);因此,從軍控角度講,完全可以將這兩大類武器結合起來統一處理。換句話說,可以為洲際彈道導彈(ICBM)、潛射彈道導彈(SLBM)、戰略轟炸機(Strategic Bomber)和陸基中程、中遠程導彈這幾種武器的發射裝置(Launcher)設置一個總的限制。

從技術層面講,作為世界第三大核力量,作為一個迅速擴充核武庫的政權,中共完全可以參加美俄的核軍控談判。可中共死活不參加,其目的就是為了不受約束地發展核武。而不受約束地發展核武又為了什麼呢?細思極恐。

中共第三個極危險的核武政策,就是「核常交纏」(Entanglement)。
國際軍事界通識:常規武器是實戰性武器,隨時準備投入戰場使用;而核武器是戰略威懾性武器,目的是要懾止對方使用核武器,從而使自己也不必使用核武器。實戰和威懾之間存在的根本性區別,意味著常規武器和核武器之間需要保持足夠明確的界線。

美國一直重視維持這兩種武器之間的相對界線。小布什政府時期,美國軍方曾考慮把戰略核潛艇上的部分彈道導彈的核彈頭替換為常規彈頭,這樣一艘同時搭載有核和常規彈道導彈的戰略核潛艇就可以執行更多、更靈活的軍事任務。然而,這樣做會引發對手的誤判:如果美國向俄羅斯發射裝載常規彈頭的彈道導彈,俄羅斯的預警系統恐怕無法判斷其攜帶的是不是核彈頭;在此情況下,如果俄羅斯擔心美國發動的是先發制人的核打擊而立刻對美國進行核反擊的話,美國就會因為俄羅斯的誤判而平白無故地遭受核打擊,乃至引發大規模核戰爭。為了避免這種誤判導致意外戰爭升級的風險,美國最終決定放棄對其戰略核潛艇的部分導彈安裝常規彈頭的想法。

但是,中共近年來發展和部署的部分新型導彈,例如東風-26,按照官媒的表述,具有「核常兼備」的特徵,可以根據需要為同一彈體安裝常規或者核彈頭。這就犯了大忌。

同時,中共火箭軍的火力、兵力編成也大有問題:在火力編成上是核打擊、常規火力手段兼備,在兵力編成上是核導彈發射旅、常規導彈發射旅混合編成;通過同一類甚至同一條指揮鏈即同一個C4ISR(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監視、偵察)系統,火箭軍總部以及某一個基地司令部對各核導彈發射旅和常規導彈發射旅實施指揮。這有巨大隱患,引發誤判和提升無意核升級的風險。

假設,當敵國向火箭軍某基地發動打擊時,基於火箭軍基地核、常規發射旅混編的機制,敵國的打擊必然會危及核導彈發射旅的生存以及基地司令部自動化指揮系統的運作,很有可能觸發中共軍方的核打擊決策機制。一場核戰爭,可能就此爆發。

結語
中共核武政策是個龐大的體系,本文僅簡要評述了其中極危險的三條。除了上述三條之外,外界還高度關注中共是否採取或將要採取「基於預警發射」(Launch on Warning)政策問題,因缺乏中共方面的資料,本文就存而不論了。

雖然《禁止核武器條約》(Treaty on the Prohibition of Nuclear Weapons, TPNW)已於今年1月22日生效,而且該條約第一個將核武器定性為非人道且違法的國際條約;但是,中共的核武政策,已然構成了對《禁止核武器條約》和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

事實上,中共的核武政策非常的不透明,就是中共軍方的核部隊官兵也不全然了解(僅局限於掌握其各自所部的操作規則),大概只存在於中共軍方最高層那一小撮人中。顯然,基於中共政權的性質,不解體中共,危險就無法消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