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美國對COVID的戰爭對象究竟是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隨著全球再度陷入新冠疫情Delta變種(據說又有新變種)的恐慌,《華盛頓郵報》,衛報,NPR,CBS,NBC,路透社等多家主流媒體密集轉報美國疾控中心消息。NBC乾脆用此作標題:《美疾控中心CDC內部文件緊急警告:「戰爭已經改變」!疫苗未必管用!Delta變體高度傳播!》,對美國來說,最不幸的不是美國人已進入免疫疲憊期,而是疫情確實成了一場社會戰爭:打疫苗未必管用,白宮如果採取強制措施讓公民打疫苗,這就成了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戰爭。

現有疫苗對付不了病毒變種Delta

《華盛頓郵報》獲得的美國疾控中心(CDC)內部文件估計,截至2021年7月下旬,美國超過1.62億接種疫苗的人群中,每週有35,000名接種疫苗的人出現有症狀的突破性感染。

CDC以麻省一個度假區爆發的新冠疫情為例詳解,研究人員發現,7月3日至7月17日期間麻省Provincetown爆發的469例中,74%的人已經完全接種疫苗,這些人當中有79%患者出現症狀。據CDC說法,近期美國50個州全部出現德爾塔變異毒株病例,傳染性更強,其導致的新冠病例占了美國近期所有新增病例的四分之一,預計未來幾週將成為在美國傳播的主要毒株。

在此情況下,輝瑞公司於7月8日發布聲明,計劃申請新冠疫苗第三劑加強針以加強防護並應對變異病毒,CDC和FDA(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緊急回應表示拒絕。疫苗公司與CDC之間的爭議在於:疫苗公司擔心隨著變異體Delta流行,疫苗免疫力下降。公司當然有利潤考量:據7月28日輝瑞公布2021年第二季度財報,上半年總收入335億美元,同比增長68%;其中新冠疫苗銷售額占78億美元,上半年累計銷售額113億美元,僅此一項預計全年將達330多億,第三針可望成為是其未來疫苗收入的主要來源。CDC拒絕的理由是:只有在疫苗總體防護效果下降和疫苗的確無法對付變種病毒時才考慮打第三針。

輝瑞與CDC的爭執並未觸及到核心問題。前述CDC對冠狀病毒的Delta變種及疫苗有效性的內部報告外泄之後,公眾哪怕不記得這報告的許多專業詞彙,但一定會記住這一調查:7月麻薩諸塞州469起個案中高達74%已打完疫苗,且體內病毒量與未接種疫苗者相當,「現在,即使接種過疫苗的人也很容易傳播病毒」——這一結論有可能讓拜登的強制接種疫苗計劃擱淺。

拜登的疫苗計劃遭遇美國各界反對

拜登政府今年4月初擬推出疫苗證計劃,就遭遇德州佛州等紅州強烈反對。由於有將近一半民眾不肯打疫苗,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拜登於7月6日提出「挨家挨戶」上門接種新冠疫苗的計劃,並於7月29日對聯邦雇員發出強制疫苗令,還聲稱不排除發布強制疫苗令,要求美國全民打疫苗。拜登政府的疫苗計劃遭遇到的反對來自政界、醫療界、社會公眾等各方面,最激烈的來自民主黨內。

美國一些最大的公司已經採取行動,要求他們的員工接種疫苗。科技巨頭Facebook和谷歌本週宣布,他們的員工在返回工作崗位之前必須證明他們已經完全接種了疫苗。CNN這家最大的左媒則於8月初解僱了三名未打疫苗的員工。

此舉被視為政府強制,遭遇各方反對。紐約市和加利福尼亞州的政府行動遭到了當地工會的抵制。在拜登宣布這一決定之前,一些全國工會公開表示反對。代表3萬名聯邦官員和特工的聯邦執法官員協會(Federal Law Enforcement Officers Association)主席拉里·考斯姆(Larry Cosme)在一份聲明中說,雖然該組織支持疫苗,但反對強制接種:「強迫人們接受醫療程序不是美國的方式,不管支持者如何為其辯護,這都是對公民權利的明顯侵犯。」

德州州長格雷克·阿伯特(Greg Abbott)早在2020年4月初就明確反對疫苗證規定,這次他仍然表態堅決反對,他認為,戴口罩或者打疫苗,靠個人自覺,不應該由政府強制執行。隨後,他簽下新行政令,誰敢強制戴口罩或強制接種疫苗,將處以罰款,最高達$1,000美元。

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發言人曾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大紀元時報》英文版,6月22日有153名員工因為拒絕打疫苗而被解僱,或在前兩週內辭職。其中一些醫護人員是在接觸病人過程中染疫,但卻被以拒打疫苗為由解聘。

由於這類以打疫苗作為就業前提條件在美國醫療系統發生多起,總部位於紐約的1199SEIU醫療工作者東部聯盟(1199SEIU United Healthcare Workers East,以下簡稱1199SEIU)是全美最大的衛生保健工作者工會,其成員來自新澤西、佛羅里達州、華盛頓州、馬里蘭州和馬薩諸塞州,共計有數十萬護士和護理人員,該工會主席格雷沙姆(George Gresham)表示,醫院系統無權強制員工接種疫苗,並將與強制員工接種COVID-19疫苗的公司採取法律的或者組織性抗爭。

美國疫情戰爭中未出場的重要參與者

8月1日,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共和黨人發布了一份84頁的報告,由資深共和黨議員邁克爾·麥考爾(德克薩斯州)為首。報告說,大量證據證明,導致冠狀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是從中國一個研究機構泄露的,該報告提到武漢病毒研究所在美國提供的資金幫助下,努力研製可傳染人類的「轉基因」病毒,並掩蓋了這個操作。

推特上的中文討論圈早就注意到新華社2019年9月26日曾發布《軍運會航空口岸專用通道開通測試》一文,其中提到防新冠病毒演習。上述麥考爾報告這次提到了幾個關鍵點與此有關,按時間排序就是:

多數證據表明,SARS-COV-2是在2019年9月12日之前某個時間偶然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釋放的。

10月下旬,來自多個國家的數十名運動員參加了在武漢舉行的2019年世界軍事運動會。據報道,他們在武漢期間或回國後不久患上了類似COVID-19的疾病。

這兩個時間點可證明,軍運會召開前夕的演習,乃因中方早就知道病毒外泄,有傳染的可能。

該報告特別提到了美國政府資助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負責人彼得·達斯扎克(Peter Daszak),他曾向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提供過幾筆贈款,並與該研究所的主要蝙蝠冠狀病毒團隊(由石正麗領導)密切合作多年。達斯扎克在2020年2月《柳葉刀》雜誌上組織了一封信,「譴責暗示COVID-19沒有自然起源的陰謀論」,並一直為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辯護。

結合前一向福奇電郵門的一些內容來看,美國有份參與。今年6月初,由美國Buzzfeed新聞網站、《華盛頓郵報》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多家媒體根據美國《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向聯邦政府申請公開福奇郵件中的內容,公布的3,200頁電子郵件不僅顯示出福奇在抗疫問題上的反覆無常與自相矛盾,以及科學界有一連串利益衝突嫌疑,還涉及奧巴馬時期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功能增益」(gain of function)病毒研究,而福奇是這項目的推動者與執行者。

新的共和黨國會報告沒有確鑿的證據來解決關於COVID-19起源的辯論,但它提出了一個令人信服的案例,無論是否得到中國政府的許可,實驗室泄漏理論都必須進行徹底調查,此前,根據拜登的要求,美國情報機構應在8月份提交有關冠狀病毒來源的調查報告。麥考爾報告指出:「拜登政府的90天情報審查是不夠的。如果不調查武漢的實驗室以及美國與它們的所有合作,我們就無法聲稱我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了解疫情是如何開始的,以便能夠預防下一次疫情。揭露真相對我們的國家安全和公眾健康至關重要。」

這場來自中國的疫情對美國政治格局變動影響可謂至深至巨,許多隱藏在黑幕後面的祕密有待揭露。目前比較清楚的是美國民主黨(政府)的防疫戰主題已變,2020年防疫戰的主攻對象是謀求連任的總統川普;最近則成了不願意接種疫苗的美國人。尤其是目的不明的健康證規定,將使2020年已成水火之勢的政治分裂進一步擴大成新的分裂,一種不以黨派劃線的分裂。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