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政府為何遣返古巴難民?

大紀元專欄作家Dinesh D’Souza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拜登政府正在遣返那些逃離本國政治迫害的古巴人。就在上週,美國海岸警衛隊抓獲了兩艘船上的27名前往佛羅里達的古巴難民,並宣布將他們遣返這個共產主義國家。

這是自7月古巴發生抗議活動以來,在前往美國的途中逮捕的第一批「巴塞羅斯」(balseros,西班牙語,特指古巴漂流逃亡者)。從7月11日開始,數千名古巴人在多個城市走上街頭遊行。雖然美國媒體普遍將示威者的動機描繪成抗議COVID-19疫苗匱乏,但他們的口號傳達了他們的真正目標:自由並結束六十多年的共產主義統治。本財政年度,海岸警衛隊截獲了五百多名來自古巴的難民。

拜登政府完全知道,當古巴逃亡者被遣返回國後,他們的命運是可怕的。哈瓦那政權長期以來一直監禁、折磨甚至殺害那些試圖逃離該島的人。這與前蘇聯和東歐的共產主義政權的一貫做法是一樣的。實際上,將難民遣送回國實際上就是對他們判處死刑。

此外,美國法律通常對逃離政治迫害的難民非常友好。美國歷來歡迎俄羅斯叛逃者、東德尋求庇護者和其他尋求自由生活的受壓迫人民。美國移民法特別區分了那些來自貧窮國家僅僅試圖改善生活的人(這幾乎適用於整個發展中國家)和那些逃避極權主義政治壓迫的人。只有後者才有資格獲得政治難民的稱號。

國土安全部部(DHS)部長亞歷杭德羅‧馬約爾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本人是古巴後裔。他向打算逃離自己國家的古巴人發表了一份嚴厲的聲明:「讓我說清楚:如果你出海,你也來不了美國。」

依照拜登政府的命令,美國海岸警衛隊也發表了一份嚴厲的聲明:「違反美國移民法並非法將外國公民帶入美國或試圖將外國公民帶入美國的人,可能會被逮捕,並面臨沒收船隻、每天最高25萬美元的民事和刑事罰款,和5年監禁。」這似乎是針對古巴裔美國人,他們可能幫助古巴難民進入美國。

如果拜登政府正採取強硬立場反對移民,採取「美國第一」政策,對局外人關閉大門,移民只能通過通常繁瑣的法律程序進入美國,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這些嚴苛的聲明。但是事實上,拜登政府基本上已經打開了通往南部邊境的大門,成群的非法移民蜂擁而至。

通過南部邊界的非法移民大多不是逃避極權主義迫害。他們來自墨西哥、薩爾瓦多和尼加拉瓜等貧窮、運轉不良、受停滯和腐朽困擾的國家。這種停滯和腐朽困擾著中美洲和南美洲、非洲、中東和遠東的許多國家。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還有大量非法移民流入亞利桑那州、德克薩斯州和加利福尼亞州。他們來自更遙遠的地方,如海地、埃及、巴基斯坦和中國。有些是慣常的罪犯。毫無疑問,其他人是間諜。有些人是COVID-19病毒的攜帶者。他們的整個行動由毒品販子和其他犯罪集團管理。然而,拜登似乎完全接受這種非法入侵。事實上,是他邀請了他們。

拜登政府拒絕尋求自由的古巴人,同時向通過南部邊境的海地人、墨西哥人和中國人敞開大門,這一驚人的雙重標準的原因是什麼?

如果只聽馬約爾卡斯的言論,你會以為他擔心古巴人自己的生命和安全。「我們的首要任務是保護和拯救生命」,他說,「海上偷渡從來都是不合適的。對於那些冒著生命危險這樣做的人來說,這種風險是不值得的。」

這種說法既傲慢又虛偽。

說它傲慢,是因為冒著生命危險的人更有能力判斷風險是否值得冒。毫無疑問,他們覺得古巴的生活是如此的壓迫,所以寧願為了自由而死。馬約卡斯怎麼有資格替他們做這種風險計算?這是他們的生活,不是馬約爾卡斯的。

馬約爾卡斯也是虛偽的。為什麼?因為在拜登政府支持下,非法移民橫穿南部邊境也冒著生命危險。整個行動由勒索錢財的團伙管理。它充斥著性販運。作為使成年人能夠通過邊界的工具,中美洲各地的兒童被綁架。那麼,拜登政府為什麼單單對古巴人如此關切呢?

簡單的事實是,這與安全無關。拜登政府根本不關心古巴人的安全,就像他們根本不在乎南部邊境的難民的安全一樣。我相信,他們阻止古巴人,同時又向其他人敞開大門,是出於三個原因:懲罰古巴裔美國人;將反對共產主義的人拒之門外;讓那些可能依賴美國政府提供福利的人成為未來的民主黨選民。

古巴裔美國人一向傾向於共和黨。在20世紀下半葉,他們非常支持共和黨,因為他們認為共和黨是反對共產主義的。然而,他們的孩子對共產主義沒有太多接觸,因此政治上更加多樣化。但是,在川普(特朗普)執政期間,古巴裔美國人社區似乎又向右移動,令川普在左右搖擺不定的佛羅里達州大獲全勝。拜登對此無疑感到憤怒,將絕望的古巴人送回家接受懲罰和死亡是他表達憤怒的一種方式。

其次,逃離古巴的古巴人本身很可能強烈反對共產主義。如果給予他們難民身分,然後獲得公民身分,他們的政治傾向很容易預測。這些人都將是忠誠的共和黨人,即使他們自己現在還不知道,但是拜登政府知道。他們不希望反對共產主義的共和共選民進入在美國。他們想把這樣的人拒之門外。

第三,這一點經常被忽略:拜登政府,就像奧巴馬政府一樣,希望幫助支持古巴政權。還記得奧巴馬和古巴獨裁者勞爾‧卡斯特羅(Raoul Castro)一起觀看棒球比賽的情景嗎?訪問古巴之後不久,奧巴馬就改變了美國的政策,以確保逃往美國的古巴人無法自動進入美國。奧巴馬的目標是鞏固卡斯特羅政權。

拜登也希望在委內瑞拉和古巴等地保持完好的左翼獨裁政權。拜登的古巴政策基本上是奧巴馬政策的延伸。作為一種奧巴馬式的傳統,拜登官員發表空洞的聲明——「我們與委內瑞拉人民站在一起」,「我們與古巴人民站在一起」——但他們實際上並沒有做任何事情來幫助這些人。事實上,他們的意圖是支持迫害人民的政權。

我的觀點似乎過度苛刻,但實際上這種苛刻是恰當的。在世界各地有一些非常糟糕的政權——古巴和委內瑞拉——由非常壞的人管理,但我們在美國也有一個由壞人管理的壞政權。這些政權是相互聲援的,正呼應了一句老諺語「物以類聚,人以群分」(Birds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直譯為「長著同一種羽毛的鳥兒聚集在一起」)。

作者簡介:

迪內什‧德蘇扎(Dinesh D』Souza)是作家、電影製作人和迪內什‧德蘇扎播客主持人。

原文:「Sending Back the Cuban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