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父親節禮物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9日訊】一位72歲阿伯打電話來,咆哮:「吃那些藥,根本沒效,我要把藥退還。」

氣呼呼的阿伯,從腰部到右腿、小腿都酸麻痛,已2年了。最近特別嚴重,連走路都寸步難行。吃了一包科學中藥後,沒有改善,就打電話來踢館。急性子就會傷筋,易暴怒,也會傷肝。是人天生就急性子嗎?幼童時,大家都是天真、可愛、快樂。為什麼長大會變了樣?

接過阿伯的電話,二話不說,請他把藥拿過來,我們就退費。那麼嚴重,那麼久的筋骨病,加上身體的退化,怎麼可能吃一包藥就會好?但是,人一旦對藥有質疑,那個藥的藥效,就難發揮,所以,就退了。

第3天,阿伯來複診,由女性朋友載來,拄著拐杖,走路一拐一拐的,表情非常痛苦!經過那位女性朋友的勸說,沒有拿藥來退,還加服強筋健骨的水煎藥,費用全由那位女士支付的。阿伯滿臉霸氣,怒目圓睜的,說他的腰腿筋骨,痛得要命,可不可以快點好?這樣的病情,要急也急不來。

針灸處理

阿伯在西醫復健了2年,怕痛又性情急躁,自然療效有限,陷入惡性循環。情緒急躁時,不利於針灸,先安神,針神庭、本神、太陽穴。70歲老人家要穩定陽氣,使勿外洩,針百會穴。阿伯整個背脊都筋緊,肌肉緊繃,要鬆筋,針天宗、陽陵泉、太衝穴。

腰痛與腎氣有關,老人家腎精不足,補腎,穩住腎根,針腎俞穴,15度角進針,與脊平行。腰痛及右下肢,找腰部,筋特別緊,肌肉較硬的地方,約針關元俞穴,2針齊刺,秩邊穴3針,3個角度進針,針尖匯集同一個點,加環跳、委中、承山、崑崙穴。針第4次後,加針湧泉穴。

阿伯針了6次後,終於露出笑容。以後每次門診,就喜歡和我聊天,聊陳年往事。阿伯年輕時,事業如日中天,年收入以億計。阿伯還有特殊的才華,可以用各種樹葉,吹出各種聲音和歌曲,還能吹出動物的叫聲,常常被電視綜藝節目,邀請去表演,曾和明星、名歌星、名主持人,同台演出,風流倜儻,風光得很!

民國88年,921大地震當時,他沒有救妻兒,自顧自的逃生。當妻子和3個兒子被救出之後,第2天就不見蹤影,不知道他們搬到哪裏去住了?一夜之間,他損失21億。妻兒離他而去,巨大的債務,壓得他喘不過氣,阿伯心想乾脆上吊算了。

正當阿伯把繩子繫上柱子,只見佝僂的老母親,雙膝痛得難以走路,竟向他下跪,還猛向阿伯磕頭,請求兒子,繩下留人!老媽老淚縱橫的,想保住家中命根子,那淒厲的哭聲,響徹雲霄,驚天地,泣鬼神,才救下了兒子。

原來阿伯是建築商,當時宣告破產,銀行帳戶裏不能存錢,一有錢入帳,馬上被提取。阿伯被債權人追討債務,追得緊,從此亡命天涯,到處躲躲藏藏!連老母親往生,都不敢回去祭拜。人生暴起暴落!說到這裏,扯著胸口撕心裂肺的痛,阿伯強悍的眼神,閃著淚光!

我問阿伯:「太太,孩子有找到嗎?」原來阿伯這些年來,從沒有去找妻兒,他也怕連累他們。隨著歲月流逝,愈老愈思念孩子。可是他沒有勇氣,也沒有臉去見他們。每一年父親節時,阿伯總是盼望奇蹟出現,希望孩子能來探望他,或只是打個電話給他,他都認為是,天大的父親節禮物。

人老了,還剩下什麼?剩下的就是,陷入生死和牽掛之中。世界最遠的距離,就是跟孩子的距離。就這樣,每年的父親節,等了又等,一年又一年,21年了,阿伯始終沒有收到父親節禮物。

****

另一位患有甲狀腺機能亢進的53歲女士,開了一家小門市店。甲狀腺亢進的問題,經西醫治療後,變成甲狀腺機能低下,過與不及,都把生活搞慘了,醫生說要終生服藥。但老闆娘服西藥已2年了,整日提不起勁來,以前的精力旺盛,好像被偷走了。

老闆娘說沒有兩句話,就聲音沙啞,走沒幾步路,就會喘。注意力無法集中,記憶力更是日漸減退,擔心私藏的私房錢,有一天會找不到。視力越來越差,心跳變慢,新陳代謝也變慢,感到自己一直在老化。因為腹部容易脹,也沒有什麼食欲。店裏工作很忙,怎麼辦?有沒有其他的治療方法?

當老闆娘出現在診間時,長長秀髮飄逸,掛在面如蒙塵的頭上,頭如千斤重得難以抬頭,腳下無力的步伐,慢慢挪動,眼睛無力張開的下垂著,印堂青灰色。看去的剎那,好像看到倩女幽魂似的,令人起雞皮疙瘩!

有時候,病人的病,是醫療造成的,醫學科技這麼發達,為什麼甲狀腺機能亢進治療後,不能痊癒,還變成甲狀腺機能低下。這算是治病嗎?還是致病?製病?終生服藥是什麼意思?不想把病治好?判病人無期徒刑,把病人終生淪為醫奴、長期飯票?

針灸處理

甲狀腺以調節代謝,負責全身多樣系統活動,涉及心、脾、肝、腎經,多脾虛腎虧。心悸、胸悶、喘,針膻中、內關穴。調免疫系統,針足三里、三陰交穴。聲音沙啞,針外金津玉液穴、天突穴點刺不留針。甲狀腺位於頸兩側,兩側屬少陽,針陽陵泉穴。補下陷之氣,針百會、中脘、足三里、氣海穴。

補腎精,防老化提早,針關元、太谿穴。臉浮腫,針合谷、迎香穴。視力差,針睛明、攢竹穴。消化問題,針內關、公孫穴。直接刺激甲狀腺,頭皮針的頂中線、額中線,針約百會透向前頂穴,神庭穴透向印堂方向。並在甲狀腺上,直接針一針,兩側共2針。

針灸幾次後,老闆娘對醫生信任,常吐露病情以外的心聲。有一次老闆娘剛坐上診椅,就眼眶紅潤,眉頭緊皺,看去不像是病痛所致,我開口:「老闆娘,妳還好嗎?有什麼事嗎?」話剛落下,老闆娘的淚珠,就嘩啦嘩啦的掉下來。我拿衛生紙給她擦淚,輕撫她的背說:「惜惜喔!妳慢慢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老闆娘擦一擦眼淚,說:「父親節快到了,我不知道要不要去探望父親?」我隨即回應:「想去就去啊!探望父親是天經地義的事,有這麼難?這麼猶豫嗎?」

原來那個父親好吃懶做,從不照顧妻兒。這還不打緊,父親搞外遇,為了爭奪財產,硬吵著老婆要離婚,強要老婆名下一半的財產。父親一去就是30年,從未回來探望孩子,而他要到的財產,竟可以不必工作,生活了30年,還綽綽有餘。子女都無法原諒父親,覺得他無恥極了,死不要臉!7個兄弟姊妹,都痛恨父親,誰都不想提到他的名字,更不要說是去探望他。

我聽了,很沉痛!問:「父親幾歲了?」老闆娘答說已88歲了。我接著說:「妳會提這個問題,表示妳很想去看父親,爸爸都88高壽了,可能來日不長。如果妳不去探望他,萬一父親往生了,妳會不會留下終生遺憾?」老闆娘陷入沉思,滿臉苦楚。

只要還有愛,傷痛就可以治癒。

我輕輕的說:「妳就原諒他吧!妳的原諒,將是父親節最有意義的禮物。」老闆娘的心結如洋蔥,剝開,一層比一層嗆,嗆得睜不開心眼。兒時的傷痛,極度盼望生日、畢業典禮時,父親的身影能出現,可是父親一次又一次的,缺席,一次又一次的,讓人撕心裂肺!

老闆娘猶豫再猶豫,糾結再糾結,多年的親情鴻溝,跨不出那個沉重的腳步,一步比一步痛,老闆娘眼巴巴的看著父親節沉寂而過!血濃於水,變成血淡於水!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痛。沒有禮物的父親節,也是一種禮物!@

選自《七情掛心——迷雲遮慧月》/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七情掛心 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