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掃黑」培訓機構 失業大軍將湧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9日訊】近期,中共針對教育培訓行業發出嚴厲的管控令。各省紛紛跟進落實,甚至將校外培訓機構和「掃黑除惡」、「掃黃打非」掛鉤懲治。教輔界一時風聲鶴唳,多家公司股價創紀錄暴跌的同時,大規模裁員也已經近在眼前。

7月下旬,中共推出了「減輕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政策。

這個被俗稱爲「雙減」的政策規定,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和外資參與。同時,中共官方也不再審批新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並禁止節、假日補習。

在中央「雙減」政策高壓下,各省市把徹底消滅課外輔導,當成了重要政績考核

河北省設立了專門舉報平台,組織全省8000多名責任督學,每月一次進行全覆蓋、無縫隙的逐校逐項督導檢查。

廣東省將校外培訓機構治理納入「掃黑除惡專項考核」,稱要多管齊下推進,建立問責機制。湖北省更是把整治行動交由「掃黃打非」辦負責處理。

民間驚嘆,原本為提升學生知識水平的校外補習,居然會被當局定性為黑惡勢力和黃賭毒,真可謂是中國式的幽默。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認為,中國教育系統的問題是資源分配不公和基礎教育投入不足,和校外培訓沒有直接關係。教輔行業只是個監管問題,中共污名化的打壓是本末倒置。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就是中共在教育上的這個政策的這種錯上加錯的一個反應。更多的是社會不安,是家長不安。因為他這個舉措並不能真正解決家長的擔憂,就是自己的孩子在基礎教育里,根本得不到家長所期望的,或者覺得應該有的一個基本水平啊。所以家長才過多的去在這方面投入。

一位張姓媽媽向媒體表示,她會考慮與其他家長合作,為孩子聘請私人家教,但這意味著補習費將提高。

溫州的楊先生也認為,這項禁令只會增加負擔,讓那些能負擔得起私人家教的家庭擁有更多優勢,寒門更難出貴子。

「雙減」政策出台,也被認為是中共為三胎政策掃除障礙的配套措施。

不過,東北某學校的陳老師認為,用「雙減」來鼓勵生育,可能只是當局的「一廂情願」。

東北某學校陳老師:「我不明白它們(中共)把教育當什麼在玩。這件事情有點莫名其妙。你這樣大家就會生嗎?房子還是很貴呀,醫療還是很貴呀。這個人也生不起孩子,不是讀書一樣貴,補習班也不是貴的根本。」

中共簡單粗暴的整頓手法,也使幾乎所有教輔行業的公司陷入絕境。

《中國企業家》的數據顯示,中國校外培訓機構超過70萬家,從業人員超過1000萬人。

知名培訓機構高途已經宣布,將不得不關閉全國13個地方輔導中心,只留下鄭州、武漢和成都三地。預計裁員涉及範圍達到上萬人,相當於1/3的員工將離職。

作業幫、好未來、猿輔導、VIPKID等也正在進行大面積裁員。好未來裁撤的對象,還多數是剛拿到聘用意向書的2021年畢業的應屆生。

一名在互聯網公司從事招聘的員工向大陸媒體透露,「最近收到了很多來自在線教育行業的簡歷」。

而就在今年6月中共發布的2021年《就業藍皮書》還顯示,無論是畢業半年後的就業質量,還是畢業三年後的發展情況,以及吸納本科畢業生數量,教育業均排名第一。

《亞洲周刊》估計,如今成百上千萬的教輔界老師正面臨洶湧的「重新就業潮」,他們湧入市場後,等同於兩屆高校畢業生同時進行就業競爭,壓力將史無前例。

除了裁員,上個月剛遞交招股書的「火花思維」已經暫停了赴美上市計劃。教輔龍頭企業新東方、好未來也發布公告稱,取消原定於8月3號發布的財報以及電話會議。

在過去一年裡,新東方和好未來的市值跌幅已經超過90%。

採訪/陳漢 編輯/李明飛 後製/郭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