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北京冬奧是中共大「坎」 政權內外兩方面分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年7月23日開幕的東京奧運會,持續了17天,正式在8月8日落幕了。這半個多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其間也發生了不少值得回味的故事,就算到了奧運會落幕前夕,也有賽場故事引起不少關注。

全紅嬋奪金一夜脫貧 政商誇張犒賞 全家成打卡地】

 

東京時間8月5日,中國的14歲女孩全紅嬋以高分拿下女子跳水10公尺跳台的金牌,但是小女孩賽後接受採訪時,對媒體說,自己贏了金牌,是為了想賺點錢,給媽媽治病,而且說著說著眼淚就在眼圈裡打轉。這種回答,跟很多大陸運動員,在鏡頭前那種所謂感謝政府的「標準答案」,差異很大,充滿率真。外界也由此開始關注全紅嬋的家庭。

她來自廣東湛江的一個農村家庭,還是一個在大陸被稱為「低保戶」的貧困家庭,意思就是年收入低於當地的最低生活保障標準。全紅嬋的母親本身就多病,還在2017年出過車禍,因此多次住院,家裡的經濟狀況更是雪上加霜。但是「湛江」被稱為中國的跳水之都,全紅嬋因此從小就學練跳水,因為成績優秀,她13歲就進入了中共的跳水國家隊,現在年紀輕輕就第一次參加了奧運,一舉拿下金牌。

而全紅嬋的教練說,全紅嬋自己訓練十分刻苦,每天跳水四百多次,加上天生身體條件好,所以進步相當快,而她背負的,是一個貧困的中國家庭簡單而又奢侈的願望。如果今天全紅嬋沒有拿到奧運獎牌,只是在賽場走這麼一遭,也許沒有人會記得她,在中共體制下,她會繼續生活在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貧困家庭,像好多其他的中國貧困戶一樣,在社會底層繼續掙扎求生。

但是她拿了金牌,一下子就不一樣了。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至少她會獲得50萬人民幣的獎金,在她的家鄉湛江,當地工商聯的副主席李子豪,還宣布要送她家一套房子,廣東的達智投資公司,還會送她們家一個店面,另外也有企業承諾再贈送全紅嬋20萬人民幣現金,等等。與其他在奧運上拿了金牌的選手一樣,都會成為各地的「寵兒」、「驕子」,名利雙收。

但是像全紅嬋這樣的景況,總讓人覺得怪怪的。哪怕你家裡窮得要死,只要你沒有拿牌,你可能還是什麼都沒有,但是相反,拿到了金牌,就好像可以一步登天,然後政、商紛紛出重金犒賞,甚至全紅嬋在湛江的家,第二天8月6日就成了網紅和慕名遊人的熱門打卡地,全紅嬋一家不得不閉門謝客。

為什麼一塊金牌就可以大大改變命運,而沒有金牌,就還是會被置之不理呢?全紅嬋的媽媽在接受媒體採訪後,甚至無奈地說:直到全紅嬋得了金牌後,才知道家裡有「這麼多親戚」,好多人都一下子過來關心、示好。

【中共砸錢造金牌機器 少數登頂 多少人落魄無助?】

來自《希望之聲》的資深媒體人方偉在自己的推特上做了非常深入的分析。他說,中共的體育制度決定,它的體育隊伍是不折不扣的「政府軍」,選手從小就從少年體校挖掘,然後從地方再一路選拔到中央,最後去爭奪那塊獎牌,大家看到的,就是那幾個選手,但是看不到的,背後還有上百萬「墊背」的人,花的錢數以億計。

而這麼做的目的呢,就是在國際賽事上,給中共體制打廣告、爭門面。得了獎的,那更是一下可以成為金鳳凰,受到黨媒熱捧,地方的商人也會追逐熱潮,大力獎賞獲獎選手,自己蹭熱度的同時,剛好也給了黨一個宣傳政府的機會,政商兩方再完成一次作秀合作。所以,奧運金牌選手獲得政商青睞,完全是因為滿足了中共的政治宣傳需求。

中共喜歡往這上砸錢,但是對於更多在貧困中掙扎的人,中共和許多它體制下的商人,是根本不會去理會的。

可就算是冠軍選手,一時的風光之後,等過了熱度,黨國就像對待其他人一樣,對你同樣是不聞不問。

中國前體操冠軍張尚武乞討

就在東京奧運期間,一位中國前體操冠軍「張尚武」的照片,在網絡上廣傳,諷刺的是,他穿著中國隊服,一手拿著討錢的碗,一手拿著帶有自己名字的牌子,在地鐵車廂裡穿梭。這又是另一個真實的故事。

1983年出生的張尚武,在2001年獲得北京第21屆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的吊環項目冠軍,還獲得了男子體操團體冠軍,也算是為中國爭了光。不過,2005年因為雙腳跟腱斷裂退役之後,生活卻一直是問題,在北京和天津等地賣藝求生,甚至曾因為生活所迫去行偷竊之事,為此還坐過牢。而在地鐵車廂中行乞,則是張尚武的另一幅現實生活中的寫實畫面。

而在中國大陸,類似在退役後為生計發愁的運動員太多了,他們把最好的青春時光,拿來給中共訓練,做金牌機器,但只有少數人能夠走到最頂端,其餘的,青春之後,從運動員退役下來,那黨國常常就要忘記他們。比如海外《大紀元時報》報導,柔道運動員莊朵朵,2009年因病退役,都沒錢看病,但是沒人理會她;北京亞運會舉重冠軍「才力」,退役後沒錢看病,2003年離世的時候,家裡只剩300塊人民幣,妻子還患有癌症,女兒有哮喘。

舉重運動員鄒春蘭 無法懷孕

另外,大家知道,乒乓球、跳水和舉重項目,這都是中國代表隊的幾個強項,而「鄒春蘭」就是中國一個非常有名的女子舉重運動員。她1971年在吉林出生,1990年獲全國舉重冠軍,並在當時打破了48公斤級的舉重世界紀錄。她的青春全在舉重運動的訓練上,沒有什麼別的技能,所以1993年退役之後,如何謀生成了她一個大問題。

更離譜的是,鄒春蘭為了黨國的賽事,在訓練期間,被其教練要求長期服用含有雄性激素的名為「大力補」的藥物,致使她退役後很長一段時間,雄性激素都比普通男人要高,長有明顯的喉結,還生了鬍子,並且無法懷孕。

不過她的事蹟被大陸個別媒體曝光,因此還是得到了地方政府和個別機構的非常有限的幫扶,自己開了間洗衣店,但是更多的還是憑藉她自己的努力,慢慢才經營起來,有了一些收入,緩解了經濟壓力,相比以上其他人,在這一點上,她可能還算OK。

但是比較要命的是,我翻看前兩年對她的報導中,還是提到,鄒春蘭無法生育,也就是說,早期為了訓練服用雄性激素藥物,令她一生都沒法當媽媽了。而類似的女子運動員,在中共的體育制度下,還大有人在。

但有的小粉紅可能不樂意聽,會說,那今年還首次有別的國家有變性運動員參賽呢。是,但是別的不說,至少人家那是運動員自己個人的選擇,而在中共,是政府給運動員餵藥,改變性徵,嚴格講,這是違法的。

從張尚武到鄒春蘭,這些人的事蹟,跟全紅嬋的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對比和反差,中國有網民因此在網上呼籲,要當局重視退役運動員的生計。但是,就像中國的退伍軍人待遇問題一樣,這些一直都沒有得到解決。而像鄒春蘭那種造成終生藥物影響的問題,當局又如何補償呢。而且這也是中共以不正當手段競爭獎牌的另一大證據。

【美國在東奧最後一天反超 金牌獎牌總數均第一】

可就算為了獎牌不擇手段,中共在奧運獎牌總數上,也是常常落後於美國,今年乾脆在最後一天,當局最看重的金牌總數,也被美國隊反超。

奧運最後一天,8月8日,美國隊先後在自行車賽、女子籃球和女子排球項目的決賽上,連斬三金!一下子使自己的金牌總數上升到39枚!反超了中方的38枚。而中方最有可能在最後一天奪金的項目是女子拳擊的75公斤級決賽,結果選手李倩最終敗給英國名將普萊斯。

最終,美國以39金41銀33銅總數113,成為獎牌榜第一名,中共是38金32銀18銅總數88排在第二,東道主日本則以總獎牌數58枚排在第三位。奧運獎牌榜的第一第二,常常由代表自由的美國和象徵極權專制的中共占據,這很有意思,冥冥中似乎也不是偶然,這兩個冤家,從政治、軍事、經濟到體育,無一例外的發生碰撞,代表著世界上自由一方與專制一方,在人類社會的爭奪戰。

但是說是「戰」,僅從體育這個領域講,中共一方顯然是更刻意的,因為它是舉全國之力在選拔能爭金牌的選手,送到世界上參賽,而美國是個人興趣和選擇為上,聯邦機構的資助僅占一小部分,只起到輔助的作用。這真的是兩個制度的碰撞,至少從本屆奧運的結果來看,自由制度是名副其實的勝利者!

【東奧結束 2024是巴黎 這次奧運誰賠誰賺?】

東京奧運閉幕了,接下去,就是2024的巴黎奧運。8月8日晚間,日本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已經把下屆奧運的主辦權,交棒給巴黎市長伊達戈(Anne Hidalgo)。

如果您8月8日這天晚上在日本東京,有機會跟很多當地民眾一樣,聚集在東京奧運主場館「國立競技場」附近,觀看到絢爛的奧運閉幕式「煙火表演」。不少人是提前就穿著輕便的衣裳,在主場館附近提前排隊等待觀看煙火,因為中共病毒疫情的關係,日本的奧運場館,是不允許觀眾入場的。

為期17天的東京奧運,幾乎完全是在沒有場內觀眾的「閉門狀態」下完成的,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對媒體說,之前都不知道本屆奧運還能不能辦了,最終採用了閉門方式舉行,但是本次奧運還是成功的。

有來自205個國家和地區的一共約11,000名選手參加了本次奧運,33種運動的競技項目共有339個。這麽多選手參與的賽事,如果開放觀眾入場,至少能帶來大約8億美元的門票收入,但是在疫情的威脅下,東京不得不主動放棄了這一款項。

但是陪著東京主辦方吃虧的,還有比賽場地的贊助商,他們在東京奧運場館砸下了三十多億美元的贊助款,但因為沒有現場觀眾,很多贊助廣告意義大打折扣,還在電視轉播,還能為自己的廣告牌,帶去一定的曝光度。

而門票對東京的主辦方來說,還是收入虧損的一小部分,因為奧運推遲了一年舉辦,東京的主辦方為此額外多支出了大約28億美元。而舉辦本次奧運,日本拿出了多少錢呢?英國牛津大學做了一項研究,說是花費了154億美元,還說這是史上最貴奧運。但是這種形容並不能被所有媒體採信。

因為根據包括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DR)等機構的統計,至少2008年北京奧運,支出就比日本多得多,花了四百多億美元,但當年收入僅有36億美元。2012年的倫敦奧運,根據相關機構的統計數據,支出也比東京奧運多得多,達到180億美元,但收入也不算多,只有52億美元。

而本屆東京奧運,因為疫情的衝擊,註定也是入不敷出啦。美聯社報導說,普通人常常誤以為舉辦奧運會提振地方經濟,實際上不會,根據近30年的數據統計,奧運對舉辦地的經濟、就業以及吸引觀光客等各方面來講,無論是短期或長期,都是收效甚微,舉辦奧運對經濟沒有任何顯著影響。

而所謂的「奧運效應」,最多就是舉辦國利用奧運賽事,可以修建一波新的基礎設施,提高曝光度從而在國際上更知名,給自己打廣告,相當於花一筆鉅額廣告費在國際上宣傳了一下自己。

那國際奧委會,就像是一個大型的廣告中介,可以藉舉辦奧運之機,大賺一筆轉播費和贊助費,其中,國際奧委會75%的費用來自於出售各項賽事的轉播權。而本次東京奧運的最大受益者,應該就是奧委會,這是美國媒體的報導,認為國際奧委會在東京奧運沒有現場觀眾的情況下,仍然靠出售轉播等收入,賺到了超過30億美元。

所以人們因此也可以了解,為什麼中共這麼熱衷搞包括奧運在內的各種國際體育活動,它不賺錢,但是卻是砸錢搞國際公關。

中共所謂改革開放後,對搞國際各種活動很是成癮,但是最近兩年,中共因為病毒瘟疫、香港、新疆、台海等多重事件,在國際上名聲已經很臭了。它接下來以搞公關、給自己打廣告為目的的國際大型活動,也將面臨空前的抵制浪潮。

【東京後輪到北京過關 抵制冬奧聲浪大 IOC喊「中立」】

東京奧運結束,人們的奧運焦點不是一下子去到了2024巴黎奧運,而是2022的北京冬奧,距今只剩下半年時間,將在2022年2月4日開始,到2月20日結束。

但是正因為我們剛剛提到的那些事件,現在2022北京冬奧正面臨抵制潮。但是可悲的是,國際奧委會(IOC)以「政治中立」為由,目前是拒絕更換2022的冬奧會舉辦地,哈,人命關天的事,成了「政治中立」,國際奧委會的答覆令人作嘔。大家也看到了,近兩年這麼多的天災人禍,它不僅限於中國大陸,而是國際性的,只不過大陸表現得更突出,如果相信有「天意」,有「善惡果報」,那這也可能是因為在當前,良知的墮落,它是在國際範圍內發生著,就像國際奧委會的這種「政治中立」,其實就相當於面對中共的人權暴行,背過身去了,摀住了雙眼。

而這件事也提醒了我們,2022北京冬奧將又是一場世界各國、各機構,在善惡間選擇的一次站隊、表態。

曾有人說,既然有上天,為什麼不一下子把惡人都除掉,幹嘛讓他們橫行霸道呢。其實我個人覺得,上天自然有上天的智慧和用意。寫劇本的人都知道,有一派劇本寫作的觀點認為,如果正反兩個角色,反派角色太弱小的話,正面角色也會沒有力度,表現力會差很多。這也不一定對,只是一種觀點。

那麼從另外一個角度講,邪惡的充分表演,不正好給了我們分辨它的機會嗎?看到了這麼多的是是非非,最終是選擇強權、暴力、偽善的一方,還是選擇自由、平和、有良知的一邊呢,這就能看得出來。

國際奧委會起碼截至目前,顯然是站到了反面角色的一方,它所謂「政治中立」的理由只能是糊弄傻子。顯然它是為了利益,畏於邪惡強權,不敢現在跟中共撕破臉,不然,面對那麼多中共人權侵害的鐵一樣的事實,包括國際奧委會的任何國際機構,都應該處於良知拒絕跟中共合作。

就像國際上很多西方機構,為了各種個人權利啊,可以跟一些西方企業或政治人物,針鋒相對,這他們都幹過,但是到中共這,就變成「政治中立」了,「雙標」的表現可見一斑。

但是這也只是截至目前的消息,接下去半年,隨著北京冬奧的時間鄰近,會有越來越多的抵制聲浪出現,不管北京冬奧能不能成功舉辦,本次賽事,恐怕會反而成為中共當局被進一步曝光,在國際上被展示真相的一次機會。

【2022北京冬奧是中共政權一個大「坎」 政權內外兩方面分析】

而實際上,「北京冬奧」對中共政權本身來說,它又是一道坎。

第一方面,現在疫情還看不到終點,隨時爆發疫病的危機,應該會持續到2022年北京冬奧期間,屆時疫情在北京會是怎樣的表現呢?如果輕還好說,如果重,那會帶來兩個問題。一是按照中共的做事習慣,還有當前前景不明朗的局勢,它應該不會像日本東京那樣,被迫為了疫情將北京冬奧延期,它可能會製造假數據,營造北京很安全的假象,大批輛強制轉移確診患者,在比賽場館區域和其它一些地方,強行劃出所謂安全區,作為接待外國運動員的場地和窗口;

二是,這跟上一點是相連繫的,中共的強制措施,會觸發更多的社會問題,引起民間不滿。而且按照中共的做事邏輯,它一定會在北京冬奧前,就用最笨最原始也最不近人情的辦法,死守北京,防止冬奧期間在北京爆發疫病,而這種「死守」,無論對民間,還是對中共各級機構來講,壓力都一定是非常大。所以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冬奧結束,北京市的壓力我想一定不會小。

除非習近平當局願意真的徹底閉關鎖國,完全走上跟美國為首的西方決裂的道路,如果那樣,要不要「冬奧」這個展示窗口,也都無所謂了,反而對這個邪惡政權來講,也是個一了百了的方便事。

而以上兩點都有跡象,所以現在這個前景,還不是很明朗。

首先,北京市當局在8月6日發布《北京市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聲稱有重大突發事故,主責部門必須第一時間通過權威媒體向社會發布,最遲也得在5小時之內。這個話前後矛盾得有點太厲害!很有文章。

你說第一時間,按照我們做新聞的習慣,那對「第一時間」的理解,最多最多就是半小時之內就得反映了,理想的是幾分鐘之內,這才叫「第一時間」,但是你說「5小時之內」,這個有點讓人想笑。

其實按中共的心理呢,「第一時間」是它想表達的緊迫感,而「5小時之內」,是中共各部門和各級黨官,為了給各種重大事故定性、商議報導口徑和基調,而設計的一個時間框架,估計北京市當局,要為這個「5小時之內」的時間設定,內部還要開會討論,設計如何能實現「5小時之內」就能上達中央、為事件定性的過程。

而這個「第一時間」和「5小時之內」的對比,體現的是中共獨裁體制的一大缺陷,一般在美國,那媒體是自由報導,真的有重大事件,直接報到了,但是中共這審核,得考慮對政權的影響,美其名曰「社會秩序」,所以呢,公眾知道事故的時間就會拖後,至於會不會帶來新的問題,中共不會考慮。

而北京市新頒布的這一舉措,表面上看,我想,跟為了預防2022北京冬奧前的「變故」,做的預案。正好這個舉措發布,是在東京奧運即將結束的前兩天。

其次,中共是不是想跟美國等西方國家撕破臉呢?這個現在只能說有這個趨勢。最近的例子比如8月4日,黨媒新華社發表文章,說《美國同盟體系「七宗罪」》,大家看啊,它沒有只說美國,而是「美國同盟體系」,連歐洲和亞太的盟友都算上了。

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告訴公眾,搞壞外交,不是中共的責任,而是「美國同盟體系」亡我之心不死,要「美國同盟體系」擔責。這是很罕見的,通常黨媒只罵美國,現在是一起罵。上週我還跟大家報導說,中共大外宣媒體自己說,習近平正在考慮以更激進的立場對待美國和西方,現在看來,還真的是朝這個方向走。

以上是「北京冬奧」對中共政權來說,也是一道「坎」的第一個方面的分析。

那第二方面,就是「2022北京冬奧」前,也是習近平與其黨內敵對勢力,發生拉鋸戰的高潮期。現在北戴河會議應該正在進行,這是一場黨內討價還價的會議,目前有傳言說,黨內想搞下習近平的暗潮湧動,但是未必很快成真,因為習畢竟握著軍權,北京中央警衛局的負責人,也剛剛更換,之所以換人,那習肯定是換上來自己覺得更保險的人。

可是呢,短期內他們可能沒辦法把習怎麼樣,但是他們可以在背地裡搞事啊,那北京冬奧也是一個契機。如果北京冬奧搞砸了,或者是出現什麼變故,那這責任,習的敵對勢力是一定要他背的,搞不好會成為2022年秋天,習近平要繼續連任時,遭反對派發難的「把柄」。

所以,從「內鬥」的角度來看,北京的政治形勢,在北京冬奧前一定也不會輕鬆,習近平除非要跟西方徹底決裂,不然,他應該不會想北京冬奧搞砸,在北京、中國國內,還有國際上,習近平當局也許會為了北京冬奧,跟各方死磕,把風聲搞得更緊,氣氛也會更不愉快。

好,我在Telegram上的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 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 +打開小鈴鐺: http://bit.ly/PAJQsub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