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閉關鎖國前奏?習思想取代英文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0日訊】閉關鎖國前奏?習近平思想取代英文;黨媒輪番敲打各行業,地方官媒罕見怒批;奧運金牌榜折射出什麼樣的政治環境? | 熱點互動 方菲 08/09/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8月9號星期一。中共近來對教育領域的監管動作頻頻,最新是上海市推出新政策,一方面禁止小學期末考英文,另一方面將習近平思想列為中小學的必修內容。另外,河南、陝西一些地方的中學已經從民辦學校,轉為公辦學校。而中共黨媒則繼續對多個產業連番敲打,繼滴滴打車、美團外賣、網遊等行業挨整之後,上週官媒又批了酒類和奶製品。

本週一黨媒又發文,指醫療美容行業應該加強監管。中共對各領域的嚴厲控制是閉關鎖國的前奏嗎?另一方面,東京奧運閉幕,最後一天美國金牌數反超中國,躍居第一。外媒分析這樣的結果讓中國上下非常失望,不過這種失望是否來源於中共刻意製造的反美情緒,以及對衰弱的美國的設定?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來討論這些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我們先來談一談中共在國內對各行業,特別是教育體制這樣一個嚴厲控制。先請唐靖遠先生來談一談最新的進展,上海市推出了小學的期末考是不考英文了。而且有些英文APP已經下架了,同時它又把習近平思想指定為中小學的必修內容。而且這個不僅是上海,很多人認為說這個很快就會推廣到全國。其實英語這個東西其實是對家長是很敏感的,因為一直以來我知道上海其實很注重英文,全國範圍內很多家長對小孩英文也都抓得很緊。所以這樣一個東西一出,我覺得是觸及了一個非常敏感的領域。您怎麼看最新的這樣一個政策?

唐靖遠:我覺得它其實背後涉及到幾重的因素,首先第一個就是我比較贊同你剛才提到這個特點,上海它其實可以說是除了北京之外,數一數二的國際化程度最高的中國的大城市了。它特意選擇在上海來做這麼一個東西,它的確是含有一種示典的這個含意在裡面,就是搞示典。那麼在上海這種國際化的大都市,你都能夠成功地推行下去,一旦所謂的成功以後,過一段時間那它在全國其他的地方,它可能就會要推廣了。

所以你可以看到它現在這一方面,它廢除掉對小學英文的考試,同步進行的還有要求對習近平思想要作為小學和中學的必修課的讀本。所以你就可以看到這是明顯,它是同步來的,同時來的。它剛好其實就有點形成一個很具有象徵性的,就是東升西降。

主持人:對。

唐靖遠:就是壓制你所謂西方文化、西方語言,然後我要抬升中共的紅色的思想的這個比重。它明顯出現了東升西降的這麼一個東西,所以我覺得它其實是一種有意識的安排,它就是要從小學開始起就給你灌輸,這個所謂的東升西降這麼一種態勢,就是你要學習近平思想,你才是有前途的,你要學英文你可能將來是沒前途的,它其實的確是有這麼一個信號在裡面,這個是第一個。

第二個就是我看到上海官方它們發佈關於小學教學計劃文件,它其實裡面是有提到這麼一句,它說是為了要弘揚傳統文化以及革命文化,所以是基於這樣一個原則,所以要把英文的學習要把它給廢掉,然後來加強學習習近平思想,以及這些革命注意的教育,加強這方面的內容。所以你就可以看到它明顯地第二個我覺得它的用意就是在這,它用這種方式其實在偷換概念,或者說叫做鳩佔鵲巢的方式,把中共的這種紅色黨文化,它要再徹底去偷換,替換掉中國傳統文化的概念。

它用披著一件傳統文化的外衣,來對這些從小孩開始起就進行這種洗腦。也就是說很多人小孩,他可能從很小的時候,他接受的這種天天讀習近平思想,以及所謂的中國革命史的這些東西,其實是灌輸著黨文化,但是它卻以為自己是在接受中國傳統文化的這樣一個教育。他就沒有這種,這是屬於政治灌輸、政治教育,他沒有一種提防之心。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它想要達到的第二個目的,就是說能夠以更加迷惑人的一種方式,來對這些小孩進行洗腦。

那麼第三個,我覺得跟英文本身這種有一個特點,英文的信息在大陸的什麼刪帖、屏蔽這個行業裡面,相對來說它沒有能夠達到這種程度,這麼嚴密的程度。你看中文所有這些敏感詞和一些敏感信息的傳播,那個封殺非常快的,幾乎都是瞬間就沒了。但是英文的信息它帶來兩個問題,一個如果你要是說發出一條英文的信息,可能它在就是我說的刪帖方面,它可能反應沒那麼快。

主持人:反應慢一點。

唐靖遠:還有一個,如果說你要是真的是能夠大家都普及,都能夠懂英文,都能夠看英文,他再加上翻牆這些手段的輔助,那麼他翻出來以後,他確實能夠獲得非常多的,就是中共官方不願意讓他所看到的信息。換句話說,他學英文他其實相當於,掌握了英文他就相當於掌握了,可以獲取另外一種信息的一個渠道、一個工具。這一點對中共來說,它覺得是一個巨大的漏洞。

因為現在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它的趨勢就是在往這個方向走,就是對一切可以影響思想,影響意識形態的這方面,影響價值觀,所有這些方面的渠道,它都在一一地全部給你切斷。最後只剩下,你只能一條道,就是你無論是聽的、看的、想的,你所有的全部都只有紅色文化這一塊東西,這個我覺得是它最終的目的。

主持人:其實英文它是一個跟外部世界溝通的橋樑,也是了解外國世界的橋樑。所以現在網上人家傳說,馬雲有一段話精準地解釋了,為什麼中共不讓學英文了。因為馬雲那個話他就說,我以前不知道,不學英文的時候,老師、家長教我什麼我就以為那是對的,然後學了英文以後,說我開始獨立思考了。

唐靖遠:對,的確就是這個話,他所說的這個反映出來的就是,他通過學英文,其實是給了他一個可以有獨立思考的這樣一個能力,因為他為什麼能獨立思考,因為他通過英文了解到了不同的信息,接受到了不同的信息,這樣促使他去進行一個獨立思考。那麼現在反過來,中共它通過這種方式,它其實目的就是要切斷你真正可以擁有獨立思考的這種能力和這種機會,讓你只能單向地,完全一概地接受中共的全方位的這種灌輸。

主持人:那如果這樣的話,其實我覺得這是不是真的是一種閉關鎖國的前奏?因為你像以前很多人說自己的小孩學英語,考托福,還有出國,這那的。中共這個反正是一步一步地,先不讓你辦護照,然後英文你從小就不能學。那你在以後考什麼托福呢?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有什麼必要去西方國家呢?變成說又是一種閉關鎖國的一種趨勢了吧?

唐靖遠:這個趨勢我覺得是明顯的,肯定是。而且這種,我們就把它叫做閉關鎖國,其實它也不僅僅是侷限在思想領域、意識形態領域,它其實也表現在國民經濟這方面。就包括我們現在看到,它不斷地使用一些強制的行政的這種手段,來打壓很多的這樣一些行業。它都表現出來一種它在往內收縮,這個趨勢它都在表現出這麼一個共同的趨勢,甚至主動地與美國進行經濟上的,甚至在金融方面的很多脫鉤等等,它都表現出來是往內收縮的。

當然距離說真正回到像當初毛澤東那個年代,這麼幾乎是絕對的閉關鎖國,可能還有一段距離,但是至少這個趨勢我覺得是比較明確的。

主持人:其實說到這個趨勢,還有一個也想請您解讀一下,就是現在中國有些地方,像河南、陝西,它已經開始出現了我把這個學校捐給國家,就是民辦學校轉為公辦學校,好幾個,很多學校,直接就說我變成公辦學校。這個民辦學校轉為公辦學校,它到底什麼意思呢?

唐靖遠:我覺得它把這個民辦學校轉為公辦學校,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它要壟斷教育的資源。也就是說把你本來之前的局面是官學和私學是並重的,同時都有,同時存在,它現在相當於禁止私學,只允許官學。那麼這樣就形成一個,就是政府完全壟斷這個教育資源以後,這個也是就是剛才我們所提到的,它最關鍵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來切斷學生可以通過其他的途徑,來獲取一些其他的信息的這種方式。

因為我們知道在過去私學,鼓勵民辦教育的時候,曾經在鄧小平那個年代,是有過鼓勵民辦教育的。那麼這些民辦教育它為了爭奪生源等等,它其實在它的教學方法上面,包括在甚至很多涉及到塑造學生的,叫做素質教育,或者它的這種價值觀、思想,很多方面它都會有跟官方是不同的。有不同的這樣的一些聲音,和不同的立場,那麼實質上它就是起到這個作用,就是我們剛剛提到的,它在慢慢地在盡最大限度地利用這種政策空間,去促使學生能夠有一些獨立思考的這樣地形成這麼一種人格,形成獨立思考的這麼一種習慣。

而這個現在對當前的中共來說它覺得已經是不能夠再容忍了。所以它要通過這種方式強制地把這條路給切斷以後,官方只有官學,你要想學知識,要想出人頭地,要想考得文憑、上大學、有好的工作,你所有的這些資源相當於全部都壟斷在政府的手裡。換句話說呢,它把所有這些學生的未來,他們的未來的人生,全部都掌控在了自己的手裡。也就是說我讓你學什麼你就學什麼,而且你還得必須去考出高分數,你得完全按照我的意識,這個意識形態來走,你才可能有好的未來。所以它其實是走了這麼一條路,我覺得它的目的是這個。

主持人:是,就是說對教育領域的這些新政策推出,還有各種嚴厲的管控,我覺得是相當,就是高度的讓人警覺。因為它確實像您所說的,一個是獨立思考的能力進一步的掐斷,另外一個它可能覺得它的洗腦還不夠,所以這個紅色洗腦要全面鋪開。但是呢,您覺得為什麼在現在這個時候,習近平當局覺得說它有必要採取這樣的一個高壓管控的方式?為什麼它完全一點都不能讓人在意識形態上有任何的這樣的一個不同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背後有一個最根本的原因,我們可以用一句話就是過去大家可能都很熟悉的叫做「攘外必先安內」。它其實為什麼它會現在出現這麼一種往內收縮的,我們要說得稍微誇張一點,它其實已經隱隱約約有了一點「備戰、備荒」的感覺了。就是它為什麼會出現這種趨勢,是因為它外部的壓力非常大了,就是這個當然我們就不用再多去重複了。我們看見美國也好,加上它的盟國,在南海、在台海、在金融、在科技各方面,是全方位地在對中共進行圍堵和遏制,而且這種態勢越演越烈。

主持人:對,包括病毒的追責。

唐靖遠:對,這個也是,病毒的追責更是,就是可以說是就在迫在眉睫的這麼一個大的問題了。那麼它其實已經,我相信中共高層他們已經做出了一個判斷,就是說在這種背景之下,要想和整個西方還不光是美國,要想和整個西方達成一個緩和,這至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之內是不太可能了。所以這種情況下,它就必須要做出一個,要全力抵禦外來的這種壓力的姿態,那麼就回到我們剛才那句話,就說它要「攘外必先安內」。它必須要確保內部,就是把內部的所有可能針對它的,可能對它帶來不利影響的這些因素,全部都要把它清除掉。有明顯的因素,它一刀就殺掉。

那麼即使有些還不是那麼很明顯,只是處於萌芽狀態的,它認為是不利的因素,它也要把它在萌芽狀態就先敲打你。所以這個就是我們看到它在做出了一系列,大家都覺得好像是有點不太好理解的,像類似於自殺式的這種行為。其實我覺得它在背後是有它的這麼一個內在的這個原因和邏輯在裡面。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也請您談談您的看法,就是我們看到我們剛才談到的最近這一系列,比如說對教育板塊,對教育行業的整頓,包括最新的這個淡化英語的這樣一個方面。包括甚至還有人說這個高校中有可能會出現這種政審,那這個消息我們沒有辦法核實。但是從現在這個趨勢來看,是相當有可能的。所以很多人就覺得說,一個它是不是一個閉關鎖國的前奏?還有人覺得說這有點像是這個文革的一個開始,就已經在開始了,您怎麼看呢?

Jason:它不可能閉關鎖國了,就是說因為本身來說的話呢,它也知道,包括這個英語這個事情,它也知道高端的人口他自己的孩子,應該還是能學到英語,而且能學得很好。所以說呢,他該出國的人還是可以出了,該跟國外交往還是可以跟國外交往。只是習近平意識到一點,就是說呢,不是每個韭菜都要長腦子的,大部分的這個韭菜,它事實上是只需要它這個足夠強壯,做黨讓它做的事情。越有腦子越不好,所以說呢,從這一點上來說的話呢,他意識到了把身體鍛練地好好的。然後呢,這個思想上就不要再追求什麼英語,你學了搞了英語,萬一你開始看美國的電影,美國的劇。這樣的話呢,會不會就這個思想,就想法多了,就控制起來就難了。

其實就是中共在很多時候,剛才唐靖遠也談了,就是很多時候它是要控制。最近要加強控制,當然我們也分析就是說,加強控制可能是有外部的這個因素在,當然其實我覺得是內外交困。中共它在過去經濟高速發展的這一、二十年,二、三十年。中共它是以經濟發展作為它的政權合法性的一個基礎。你看我中國經濟GDP每年多少多少,老百姓的生活不斷在提高。但是呢,它知道它目前因為政治體制,因為國際環境,它的經濟發展的速度,而且本身它也這個盤子已經發展很大了。再發展的GDP增長速度各方面,是不可能再恢復以前的狀態。那麼它就反倒,以前以經濟發展為它政權合法性,這樣的一個持續多年的一個政權合法性的理由,反倒成了它的一個包袱。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話呢,它覺得解決方案就是控制。因為習近平他看了,他說六十年代那麼苦,中共的控制領導也沒有人在質疑。原因是啥呢?就是控制。其實呢很多人相信說,唉呀這個你就是中國如果生活不好了,中國人就可以反抗了。不是的,任何一個社會,你如果控制得足夠嚴,在很多情況下你會驚訝於發現,這個社會的容忍度。你就比如說,當時那個就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中共說災難,其實呢就是中共的這種人政出現了災難,就是徹底系統崩潰地那種講,餓死了幾千萬中國人,中國人反抗了嗎?一點都沒有。

就包括說這次鄭州發洪水了,其實歷史上我們知道了,就是馬鞍山那次洪水,光淹死淹死了幾十萬,有問題嗎?沒有問題。其實呢習近平發現,不是說我一定要把經濟發展好,我才能把整個中國控制好。我只要把中國人控制死死地,我就是經濟發展不好,他依然會聽我的話,隨著我走。所以說從這一點上來說的話呢,他又覺得就說呢,外部有美國,內部經濟發展有難度。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加強對於中國人的控制,從思想上、從形式上,給他實施控制。那麼整體來說中共的統治是不會有被威脅到。反倒不用在背一定要GDP每年增長百分之十這樣的一個壓力了。

所有現在你可以看到的很多事情,就是說包括對於這個一些互聯網公司的這種控制,包括各種行業在打壓。股市在因此這個公司損失幾千億,那個公司市值損失四萬億,整個這個它經濟上帳面上是在損失,但是為啥它不在乎?連著天天有個網上有句話叫做,「中共的媒體一天團滅中國股市一個行業」。就是它整個只讓已經把整個社會發展的重點,從過去以算經濟帳,以經濟數據作為衡量標準已經扭轉。

它現在事實上是以,我說的這個方式為準,按我這個方式走是對的。不按我這個方式走,你從經濟上,我是讓你損失慘重無比。你比如說滴滴被它折磨這一下子,據說滴滴現在準備想從美國退市的想法都有了,跪求就是留自己一條命。所以說在中共各方面來說,不管是學生對經濟,它其實一個核心的轉變就是,經濟數據已經不是它發展的方向,對於整體社會的控制是它核心的思想。而要控制的話呢,最關鍵是從小孩控制。小孩它不是說中學不讓你英語,它是說從小學,上海這邊試點,從小學不讓你學。而小學同時一個不讓你學英語,不讓你接觸西方的這些文化思想。

另一方面的話呢,從小學開始給你灌習近平思想,給你灌習近平新的這個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樣的學生讀本。讓你每年學一冊,這個其實就是一個一減一加的過程。你就完全可以清楚地展現出,中共對於整體未來這個小孩子思想發展的這種指導思想。因為小孩子腦子是空白,空白的東西最大的特點就是,只要他的空白,你寫什麼他就是什麼。空白的土地你種什麼,它就長什麼。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它的思路已經展現得非常清楚。它就是要加強控制,讓所有的下一代中國人嚴格按照它的韭菜標準來成長。我把它解釋為壯而無腦。

主持人:我覺得您剛才說這個很有啟發,實際上它要把這些人訓練成所謂又紅又專的一些人,這樣的話就非常容易控制了。我突然想起我這兩天在網上看到有一個錄像,我不知道是擺拍的還是怎麼樣?這個視頻,說這些防疫人員在那封門,有個小女孩居然還在門裡對這些封門人員唱歌,鼓勵他們還是表揚他們還是什麼。如果你把人都培訓成這種又紅又專的人了,你就不需要太多力氣去控制他們了。

Jason:對,事實上是這樣,你會非常驚訝於人一旦被控制了以後,他的行為是多麼地好管理。剛才那個視頻我也看到了,人家好像是準備焊他們家的門,封它的時候,小孩子就是載歌載舞的,感謝那些人。

主持人:有人說是擺拍,我不知道。

Jason:對,當然中國的事情現在都沒法說了,但是,確確實實你可以看到就從中國網上的一些小粉紅的思想狀態,包括這些人到海外發表言論的一些思想狀態,你可以清楚地感到,中國現在已經有大量的人,已經基本上按中共的調子,協調一致地在發展自己的思想了。中共唯一不放心的,是覺得還有些雜音,它控制這個聲音之外的聲音,它不希望有60%的人跟我走,70%的人跟我走,它需要99.9%的人完全按它的節拍走。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是從減弱英語教育,加強習近平思想教育,把私立改成公立等等,它其實都是覺得我要不留死角地、嚴格地、完全地按我的想法灌輸下一代人的思想。而且這個灌輸,你剛才談到了又紅又專,其實更準確地說,它的想法現在是先紅再專。因為對它來說,你如果不紅,你專對它來說是個害處。

主持人:現在中共對各個行業的打壓,從這方面來講,也可能可以得到一些解釋,比如我剛才說的什麼奶粉啦、製酒類啦、醫療美容啦,你說你去打這些行業幹什麼呢?

Jason:我現在看明白了,它不是說是有個譜的,它就是讓你人人處於驚弓之鳥的狀態。實際上比如說靠螞蟻金服,讓你就是損失得沒法計量,因為本來是要全球人類歷史上最大一次上市行為,現在變成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上市,整個企業不知道怎麼估值了。緊接著像阿里巴巴,罰你上百億。最近美團又罰你近百億,這都是小數字了。再緊接著,像滴滴說讓你在美國股市生不如死,你現在就是生不如死。

它把這些事做完了以後,它開始不用做了,它只用敲打,就像那個鳥已經被弓箭射了以後,剩下的它只彈弓小而省,每奔著一個方向彈弓,那個方向的鳥就驚落,就是屬於驚弓之鳥,就是墜落。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它其實就是在調教整個社會,而且它調教的方式是沒有譜的。剛才你說了,今天是奶粉,明天就是美容行業,再往前一點就是芯片行業,它整體就是讓你人人自危,在這個過程中的話,這種自危的狀態,顫顫巍巍地等待它什麼時候來打你,打你之前就立刻處於下跪的狀態,這是它要求,這是它必須的。

整個過程中把股市攪得一塌糊塗,整個股市完全失去了正常的一個股市24:26**指導的一個基本概念,這是它不在乎,在乎的是,它讓你全身會非常清楚地按它的眼神形式,這是它最關鍵的一個目的,這就是形成了它對社會的全方位控制。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我想問你一下,我們看到前一陣子最早的時候,因為它政策的出臺,包括對教培的, 變成非盈利嘛,所以就影響了股市的很多問題,中共官方也出面安撫了一下,當然它現在接著連續地對各個行業仍然持續地做輿論的綁架。所以我們看到說地方的媒體現在也很不高興,他們深圳的報紙說央媒在輿論綁架干擾股市。我想它也許不理解黨中央要幹什麼,黨中央可能是有一個思路,但另外一方面也有人認為說,這是不是反映了中共高層政策上的混亂?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呢?

唐靖遠:我是這麼來看的,首先習近平最近這段時間,連續打壓了這些行業,我覺得他其實還是有一定的區別,就是把它分為兩大部分。首先第一個針對是像滴滴、美團,像螞蟻這些,他去打,這些基本上都是互聯網的,在這個某一方面地形成了這種巨型的壟斷企業。他打這些企業,我覺得他最主要的這個目的,他還是有消藩的含義在裡面,就是削弱這些企業的實力。

他就是刻意,就是讓你損失錢,其實目的就是防止他們最終變成一種尾大不掉的這麼一個局面,這個方面,我覺得因素是占這個主導。至於說他後面,就看他輪番地開始,從教培行業,他就不是針對某一家企業了,是針對某一個行業,從教培到遊戲,再到什麼醫美,到現在的奶粉,還有白酒等等這些。這些行業挨個兒來進行整治,我比較贊同剛才傑森提到的一個分析,他是用這種方式,有點相當於在用這種方式立威。

一方面現在打的這些行業,基本上絕大多數都是屬於比較消費型的行業,就是比較泡沫的,我們一般認為是那樣的一個行業。他可能想通過這種方式擠壓,把從事這些行業的這些人,他們都能夠擠壓到更傾向於比較實體的,像製造業等等,這些方面去。

另外一個,通過這種方式的立威,我覺得他是在通過製造一個社會的恐懼感。中共我們都知道,其實它是靠依靠恐懼來加強對人的控制的,加強對社會的控制,多少年以來,尤其是在毛澤東年代,一直到鄧小平年代,其實最主要的通過殺人。現在習近平我們看見,至少從他上任到現在為止,這種大規模的殺人,習近平,我們還沒有看到,但是他其實也是通過這種方式,他同樣的能夠起到,就像剛才傑森所提到的驚弓之鳥,驚弓的效應來強化,達到這種恐懼的目的。所以你看現在整個社會很多人的確是感覺到非常地恐慌,稍微黨媒發一篇文章出來,立即股價就狂泄,很多人就覺得糟糕了,我這輩子,我對前途已經沒戲了,已經完蛋了,它的確是能夠起到這樣一種震懾的效應。

而且這些黨媒,我覺得它發文章,應該不會說是屬於媒體的自作主張,應該是非常有序的,就是有目的拿出來的,因為我們都知道,尤其是它對遊戲那篇文章一出來,引發狂跌四千多億一下蒸發掉,反響非常大,所以導致它的文章一度還被刪除。雖然後來又恢復了,但是至少是恢復了以後,措辭也都做了一個調整,說明它是吃了一點教訓的。但是你看後面的文章照樣發出來,說明它就是按照一個既定的東西在走,並不是說是哪個編輯一不小心闖了禍,它不是屬於這樣的一個狀態,我是怎麼看。

主持人:我覺得現在不管是因為要立威也好,還是因為外部內外交困也好,總的趨勢真的是對社會的嚴控,包括對整體地左轉,我覺得說中國現在已經進入一個文革2.0版一點不過分。

唐靖遠:對,的確是這樣的。其實說到文革,我想補充幾句,我們都知道文革有兩個非常突出的特徵。第一個特徵,文革顧名思義它就是要革文化的命,革什麼文化的命呢?其實文革大家都知道,它要革的就是除了中共紅色黨文化之外的一切文化,它全部都要清除掉,一切意識形態全部都要清除掉,把政治正確變成為一個絕對的、至高無上的這樣一個標準,把它甚至走到了極端化,這個是它的一個突出的特徵。

第二個特徵,在文革期間,它也是表現出來極其狂熱地,走入到極端的民族主義式地排外和仇美,也是走到非常極端的。你可以看到這兩大特徵,在現在的大陸,其實基本上已經具備了。唯一的區別只是說毛澤東時代的文革,它是自下而上的,它是用發動大規模的群眾運動的方式來實現這個目標,所以就全都亂了,甚至鼓勵群眾起來奪權,就把整個統治的系統全部都給衝擊了,都動搖了。

但是現在我們看到習近平的做法,他是反過來,他是自上而下的。是通過自上而下的方式強有力地用行政命令,甚至是司法的手段來清除他所有認為不符合紅色意識形態的這些所有的這些文化,他認為有害的文化。這個時候我看到是一個最大的區別在。但是它實質上形成了這種效應,比如說文革期間我們都知道,文革過去它是講文鬥也講武鬥的,對吧。你看看現在中國大陸其實文鬥不是已經都有了嗎?網路紅衛兵的這種大字報式的這種批判和遊街式的這種批判,可以說比起文革那個時候規模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唯一欠缺的就是武鬥還沒有說是達到這樣的一種,因為還沒有習近平這麼一個偉大領袖出來說你們可以大家就…

主持人:我懷疑現在的中國不需要武鬥了,因為經過中共這麼五、六十年的這種洗腦和這種把文化的剔除,今天的中國人和六十年前的中國人不太一樣。

唐靖遠:對,還有一個就是說其實毛澤東當初發動武鬥最主要目的,他還是要奪權。就是要把這些不在他掌控的…

主持人:對,黨內的反對派。

唐靖遠:黨內的這些人的權力全部都要把它給摧毀掉。那麼現在習近平我覺得至少看起來他還沒有說走到那樣一個程度。至少整個中共的這個大局,尤其是他有了這個大數據,有了數位極權這套系統之後,他其實對黨內的控制,我覺得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超過毛澤東那個時候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不需要要通過這種武鬥的這種,天下大亂的這種方式去來鞏固他自己的這樣一個權力。

主持人:是,而且剛才您提到的這個排外和仇美,談到這兩點正好和我們下面講的話題是吻合,就是這次的奧運會。奧運會閉幕最大的熱點就是這個獎牌榜,金牌榜。美國在最後一天趕超中國,我看外媒都在分析說,讓中國上下都很失望。當然這中間有多少人,我們不知道,當然也有很多人可能他比較清醒。但不管怎麼說外媒分析一個,認為是這中間因為這種官方的宣傳造成了這種仇美的情緒,讓中國人對這個金牌榜非常在意。那另外一個也是所謂對東升西降的這樣的一個設定、假設。所以有人就說這次奧運會就是高度政治化的民族主義是一個最大的特點。您怎麼看?就在中國方面。

唐靖遠:的確是這樣的,這一次我覺得這次奧運會可能是歷屆奧運會來表現得最突出的一次。就是說是中共自己通過官方的這種刻意的引導和炒作渲染,把這個奧運會,它把它的確是渲染成了一個想要展現所謂東升西降,展現這個大國崛起的這麼一個形象。所以再加上這些我們把它叫做網路紅衛兵,它真的就是網路紅衛兵差不多。你看它表現出來非常激烈地攻擊日本的運動員,攻擊臺灣的運動員,是吧。包括現在美國在最後一天獎牌榜反超以後,甚至生拉硬拽地都要把什麼說港澳台的獎牌全部算過來,我們就算是超過第一了。

它為什麼表現出這麼極端地一定要去追這個金牌第一?是因為中共它其實自己在非常刻意地渲染這個,就是它把這個政治內涵帶入到了這個金牌裡面去。實質上整個西方國家反倒對這個金牌榜的這個並不是說那麼地看重。你可以看到在美國或者說在其他國家,說我們這個國家要是拿到這個金牌當然覺得也高興,但是沒有拿到第一,他其實並沒有覺得這個有什麼太大不了的東西。

我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就是說只有在中共這種非常極權化的這種敘事背景之下,它才會把金牌榜的第一把它替換成為一個什麼概念呢?替換成就是社會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的一個比較。你看我們贏了拿了金牌第一,就是說明我們的制度是更加優越的。其實我們只需要回頭稍微回溯一下你就可以看到,過去在蘇聯時代,蘇聯曾經是長期佔據這個奧運會金牌榜的霸主地位,甚至連東德,東德那還只是德國的一半,這個金牌榜都曾經超過美國的,那你也能說明說是社會主義制度就比他們優越嗎?你看到頭來不還是一樣說解體就一夜之間就解體,東德那個柏林牆說倒一夜之間就倒塌了,也就是說它同樣很快就煙消雲散。

就是金牌的數量和這個社會制度的優劣本身,其實它並沒有一個必然的聯繫在裡面。這種內涵其實是中共它這種過度政治化地操作,它自己把它給強加進去。然後再用它來不斷地去給中國人進行洗腦,才造成這麼一種極端化地民族情緒的這種大爆發。

主持人:不過也有人去比較體制,有人說你這個舉國體制的金牌數還是趕不上人家自由國家自由人的選擇的結果。所以認為你這舉國體制也並沒有什麼太大優勢。我想請Jason博士談一談,您怎麼看就是這一次奧運會對這種獎牌榜、金牌榜圍繞這出現的熱議。

Jason:現在奧運會其實已經完全喪失了奧運會的初衷,奧運會奧運精神的這個體現,已經完全被中共成了一個它自己炫耀自己所謂國力的一個炫耀場。中共其實已經把國際上好多組織都玩壞了,你比如說聯合國啦、WHO、WTO,這些東西都被中共玩壞了,現在奧運會也被它玩壞了。說老實話,我奧運會一場比賽沒看。那個金牌數量,我還是在推特上看到的。其實在我看來,我當時看到了以後也是覺得有點驚訝,我說最後美國還反超了。其實我自己雖然已經是屬於美國公民了,但是我對於美國得金牌這個概念是有一點,因為我對於一些左派的這個我不是很喜歡。所以就是我跟很多美國人那種感覺一樣,你比如女足,美國的女足。

主持人:對。

Jason:在她表現出極端的下跪、反美或者說是反對美國最基本價值觀的,她踢敗了沒得金牌,我覺得還是好事,而且美國的女排能得,我覺得很好。美國女排是清一色地站起來,迎接美國國旗的那個團隊,這樣的團隊就應該得勝。在我看來的話某種意義上講,我對於金牌的本身,其實還不如我更看重就美國團隊裡頭它體現的那個精神。

其實奧運本身來說的話,它這個精神已經完全在這種運動體制這種過程中,被蘇聯、被中共這樣子完全搞壞了。但是中國人偏偏信,就剛才唐靖遠已經分析了,就是偏偏信中共這一套。而且非常簡單地,不能說是愚蠢,就是說至少是頭腦極其簡單地,把金牌數量和國家的強盛等同起來。從這一點上來看的話,我覺得這是中共洗腦成功的一個表現。但是偏偏天不做巧,因為今年其實是中共最有希望的一年,因為畢竟美國這邊按中國的說法是屬於一種。

主持人:衰落。

Jason:疫情持續了一年多的一種持續混亂的狀態,政治上出現紛爭。

主持人:衰落的美國。

Jason:疫情持續混亂。對,而中共那邊自己聲稱疫情已經完全控制,整個跟正常社會一樣。而且從時差的角度來說,美國這邊是倒一個時差而中國那邊基本上就是當地舉行運動一樣。從各個角度來說中共這邊覺得這一次一定是要拿第一的,因為東升西降,習主席已經說了,我們中國要崛起了。各方面因素結果沒拿到,最後一天反超了,而且反超的反倒是女排這樣的概念。以前美國女排沒有算進去能得金牌居然得了,而中國女排是歷史上賺錢最多的女排,都是上千萬的這種廣告費用,結果最能賺錢的女排,其實成了一個歷史上最糟的女排。其實這一點上本身,如果中國人能看明白的話,它實際上能夠讓人長進的,但是看不明白。

主持人:這世事還是公平的,天意是有體現的。

Jason:對。但是這個過程中你剛才談到了,對於其他國家的運動員展現出來一種狀態各方面,包括罵出國罵的這樣一種現象,都可以看到其實這個舞臺,某種意義上講的話是全世界人看著的舞臺。它已經不是奧運舞臺,它已經是一個眾生相。就是某種意義上講的話,中共它的一種愚民的這種教育,造成全民的這個狀態,和在它教育下不管是運動員還是觀眾展現出來的這種民族性,其實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應該清楚地意識到了,中國其實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跟整個世界格格不入的狀態,不是說是在縮短距離。也許從服裝上,從你使用的這種技術上在拉近距離,但是從思想上、從普世價值上你可能跟世界拉的距離更大。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你就是金牌第一又能怎麼樣呢?全世界沒有人真正會敬仰你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展現出這樣一個狀態。

主持人:是,確實是。我看到網上有人說這次有一個現象,就是說反正是好像是中國vs.世界。很多中國的隊輸,很多人都反而高興,就說只要是另外一個隊贏就行。因為中共的這種惡行在全世界確實引發了太多的這個反感。而且說到美國金牌,我就插一句。我跟你有同感,我覺得如果美國不是因為這種左派的思潮影響了體育界,我認為他的金牌數會更多。

Jason:是這樣。

主持人:現在只是反超一個。其實另外一個大家也在關注的事情,就是這個14歲的女孩全紅蟬。全紅蟬她贏得了跳水冠軍之後,引發的一系列的這樣第一個反響和事件。那她本人當然她在講話的時候就是滿天真的,所以有人就覺得很心酸說14歲了都沒有去過動物園,也不知道「性格」是什麼。當然了中共的官媒立刻把她包裝成忠孝兩全,馬上就滿滿的正能量。

然後也有人說她因為要掙錢給母親看病,那你就可見中國農村這種醫療保險缺乏保障等等。所以我覺得您怎麼看它這個現象,一個就是很多人覺得說這樣一個14歲的女孩兒,基本上生活中除了訓練什麼都沒有,去拿了金牌。那對她本人的這樣的一個前景和她走過的這條路的看法?另外她拿了金牌了,但是背後有多少人通過這樣殘酷的訓練,但是卻默默無聞什麼獎牌都沒有拿到。那這樣的一個東西反映出來什麼樣的問題呢?您怎麼看呢?

Jason:對,其實剛才我們都反覆談到那個詞叫舉國體制,其實它是把運動員作為掙金牌的機器,它不是把這個人作為一個人。美國這邊的話實際上是從小以興趣為特點來發展的,基本上都是這個小孩子在他小的時候,家裡人帶著,根據他的興趣最後確定一個方向。而那邊的話它基本上是按它的需要選一些人,然後從小開始封閉式地教育,體操、跳水等等等等這些方面都可以展現出來。

而且從這個孩子剛才說不知「性格」是何物,實際上那個視頻你可以看看,這個孩子又天真又讓人心酸。就問:你的性格怎麼樣?她就聽成了「謝哥」姓謝的一個哥哥,謝哥怎麼樣?。然後說:不是,是性格。性格?,就是她完全不明白「性格」這個詞。

主持人:對,她好像說,是誰?

Jason:對,她說:謝哥是誰?就是這麼非常簡單一個詞,對於這個孩子來說是個高深的詞。那麼其實我們都知道就是這個舉國體制中,很多舉重運動員歷史上有就是他吃激素,吃到了最後整個運動生涯的結束,也就是這個人幾乎一生的結束。身體變形,然後做什麼行業都沒法做了,因為他的身體也壞了。就是整個這實際上是對人的摧殘,這是我剛才談到的,中共這個舉國體制是毀壞奧林匹克精神的狀態,同時也是毀人的狀態。它在全面控制地這個狀態下,沒想到一個姓全的小女孩,把整個這個體制揭露無疑。

主持人:又給戳破了。好的,非常感謝。因為今天節目時間又很快到了,感謝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傑森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