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趙本山身邊死去的人 搭檔猝死 6徒弟身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1日訊】趙本山的小姨子、中國女演員于月仙日前因車禍身亡,引發關注。盤點發現,趙本山的老搭檔以及6個徒弟近年來相繼死亡,其中一個最年輕漂亮的女徒弟,死得最為匪夷所思。

趙本山小姨子車禍身亡

年僅50歲的于月仙,在《鄉村愛情》系列電視劇中扮演潑辣的「謝大腳」而走紅。《鄉村愛情》由趙本山旗下的本山傳媒公司出品,據悉這個角色是趙本山為于月仙量身打造的。

于月仙是趙本山的小姨子,她的表姐馬麗娟是趙本山的第二任妻子。趙本山1990年第一次上了春晚,1991年5月,他就拋棄了原配妻子葛淑珍及一對兒女。1992年8月與馬麗娟結婚。

8月9日凌晨,于月仙乘坐的汽車在內蒙古阿拉善突發車禍,她意外身亡,引起輿論關注。盤點發現,近年來趙本山身邊相繼死去多人,包括他的老搭檔高秀敏和6個徒弟。

老搭檔高秀敏猝死

2005年8月18日凌晨4點,趙本山的老搭檔高秀敏突發心臟病猝死,年僅46歲。高秀敏的姘頭何慶魁是寫小品劇本的,給趙本山寫了8個小品。

其中,何慶魁寫的小品《賣拐》因污蔑法輪功,已被列入「追查國際」對製作污蔑法輪功的電影、電視、戲劇之相關責任人及單位的追查公告中。

2001年春晚,趙本山與范偉、高秀敏表演了詆毀法輪功的小品《賣拐》,毒害中國民眾。從這一年開始,趙本山被江澤民派系內定為「小品王」,年年上春晚。

趙本山2002年表演的《賣拐》續集《賣車》,2005年的《賣擔架》等也都在含沙射影、誣蔑法輪功

何慶魁寫污蔑法輪功的系列小品後,霉運纏身。就在高秀敏死的前十天,他的大兒子也遭遇車禍喪生。

據西部網2013年1月24日報導,何慶魁接受記者採訪時曾爆出趙本山的醜聞,指趙本山與范偉出演《賣拐》後翻臉,兩人去四川演出7場,趙本山只給范偉7000塊,他自己得了42萬。連高秀敏都說趙本山「太黑了」,她本人也和趙本山鬧掰了。

中共黨媒《法治週末》曾批評趙本山的小品醜化農民。清華大學教授肖鷹表示,數年來不少學者觀眾都曾說過趙本山小品的低俗問題,比如模仿殘疾人身體缺陷,貶低農民等,但他卻並未有多大改變。

6個徒弟相繼死亡 最美女徒弟裸死酒店

除了老搭檔猝死,趙本山身邊6個徒弟也相繼死亡。徒弟之一李大美,曾經在《鄉村愛情》中有過客串,去世時只有55歲。

李正春,是趙本山的大徒弟,趙還沒有出名的時候,他已拜趙為師。2006年,李正春因病去世。他曾在《鄉村愛情》中扮演謝大腳的前夫「李福」。如今「謝大腳」也沒了。

張小光,2003年拜入趙本山門下,是他的第十個徒弟。張小光曾經在《鄉村愛情5》中客串出演過一位酒店老闆。2016年9月,他騎摩托車闖收費站,結果被收費桿放下時砸死,年僅46歲。

任嬌,是趙本山所有徒弟中最漂亮的一位,出演過多部電影。20多歲的任嬌死的非常匪夷所思,2017年10月16日凌晨,任嬌全身赤裸,陳屍在蘇州一酒店樓下草叢中。事後,任嬌的經紀人回應說,任嬌的死亡屬意外事故。

2020年5月27日早晨,趙本山又一個年輕徒弟劉宇心梗猝死,年僅39歲。他曾在《鄉村愛情》系列劇中飾演技術員小宇。

2021年4月28日,趙本山的徒弟王海洋,因肝癌去世,年僅42歲。他是本山傳媒旗下藝人,在趙本山旗下的劉老根大舞臺演出,曾出演《鄉村愛情12》。由於病痛折磨,王海洋死前暴瘦如柴,已經瘦到脫相。

黨媒:薄熙來當年為趙本山撐腰

趙本山本人也是霉運連連,他被爆出與江派要員薄熙來關係密切。中共黨媒新華網2013年2月2日在首頁刊登了題為《趙本山封山小品背後真相:看薄熙來當年如何為趙本山撐腰?》的文章。

文章披露,2001年8月11日,首屆「趙本山杯」二人轉大獎賽頒獎晚會,時任遼寧省省長薄熙來到達現場,省長出席二人轉頒獎晚會,這是破天荒頭一遭。

另外,薄熙來、趙本山還一同捲入「蟻力神」重大非法集資詐騙案。2007年11月,「蟻力神」非法集資大案曝光,事件涉及113萬養殖戶,被騙金額上百億。趙本山是「蟻力神」的代言人,薄熙來則是「蟻力神」的「保護人」。

薄熙來任遼寧省省長和商務部部長期間,蟻力神公司不但頂住了來自北京的調查,還得到了罕見的直銷牌照。最終上百萬投資者血本無歸,不少人被逼自殺,而藉此賺了兩個億的趙本山則安然無恙。

2012年趙本山被「剔出」春晚之後,趙的政治後台薄熙來也倒台。據稱,薄熙來被捕後,趙本山因卷入薄案曾受到調查,這也導致其無法再上春晚。

今年3月,趙本山旗下的本山傳媒子公司遭清算。「天眼查」APP顯示,本山傳媒(海南)有限公司,因經營期限屆滿,新增註銷備案,擬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註銷登記。本山傳媒(海南)在2020年還因沒有公示年度報告,被列入失信企業名單。

此外,有業內人士透露,趙本山在深圳的劉老根大舞台由於入不敷出,難以維持。而且「二人轉」這種表演形式似乎也不再受到深圳民眾歡迎。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夏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