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周賢文被注射不明藥物 身體劇痛一年多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1日訊】原本健康的上海市法輪功學員周賢文,因四張五元真相幣被非法綁架,在張江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藥物後,她很難受,分秒都不能睡,走幾步就喘氣,這是被綁架前沒有的。最後周賢文雙腳浮腫、潰爛、發黑,歷經一年十一個月身體劇痛,被迫害離世。

據明慧網報導,兩年前的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時年七十一歲的周賢文在世紀聯華超市買粽子時,用四張寫有法輪大法真相的五元幣,被浦東新區國保警察跟蹤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張江看守所。她原本非常健康,兩個月後出現心臟不適,一動就喘氣,且無法入睡,直至二十幾天後昏厥。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周賢文被警察帶著做各項體檢和注射不明藥物吊針後,「取保候審」回家。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

「取保候審」回家的當天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的上午,就是周賢文老人即將被「取保」回家的當天,在張江看守所,她被警察安排在看守所醫院做心電圖、驗血、量血壓(高壓185)。

當日的下午,周賢文又被警察用車拉到南匯監獄總醫院,做心超、驗血、量血壓(高壓193)。警察帶著她忙乎了一下午,回到張江看守所。

可回到看守所,周賢文的晚飯還沒來得及吃,又被警長和兩個警察強行銬在床上,打吊針。周賢文老人問:「為甚麼打吊針?」他們不回答。她又問:「吊甚麼針?」也不回答。

吊完針,國保警察馬上讓她「取保候審」,周賢文回到家中。從給周賢文準備打吊針,到她回家,大約是兩個小時。

因四張五元幣 在看守所被迫害

周賢文,家住上海市楊浦區平涼路。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她在世紀聯華超市買粽子時,使用了四張寫有法輪大法真相的五元幣,被浦東新區國保警察跟蹤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浦東新區張江看守所。

在張江看守所,每次國保警察非法提審時,他們都逼問周賢文真相幣來源,說:「只要說出真相幣來源,甚麼都可以商量,你已經七十多歲了,判個三年、五年,這日子怎麼過?」這樣的非法提審共有五、六次。

七、八月份的上海是最熱的,六十平米的牢房關了四、五十個人,又擠又熱。每天只有一杯溫水,洗澡只能用冷水。

二零一九年八月底,周賢文心臟出現不適,一動就喘氣,睡覺只能半躺,且無法入睡。這樣拖了二十幾天後,直到有一天周賢文昏厥了過去。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非法關押了三個月的周賢文被答應「取保候審」回家。

如前所述,就在她回家的當天,周賢文被警察安排在看守所醫院、南匯監獄總醫院做各項檢查,傍晚,她被注射未知吊針後,國保警察馬上讓她「取保候審」回到家中。

回家的周賢文老人身體垮了

周賢文修煉法輪功前,患有頸椎病、婦科病、膽結石、貧血等多種疾病。一九九六年下半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功,這些疾病不藥而癒,全都好了。

可是,周賢文被非法關押三個月後,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又不知道被打的甚麼藥物吊針,她回家後,感到人很難受,一睡到床上,就喘不上氣,不能躺下,分分秒秒不能睡,走幾步就喘氣,接個電話、開個門,都喘得不行。而且,她全身浮腫,走路像個木偶似的,整個人恍恍惚惚,迷迷糊糊的,整天傻呆呆地坐著,不想動。這是被綁架前從來沒有的現象。

就這樣,公安警察派了四個人在周賢文的住處門外看守,不准她離開住處。如果哪天沒見周賢文有動靜,第二天,就會有警察或居委會的人上門查看,好像擔心她死在家裏似的。

被構陷到檢察院 後檢察院撤訴

回家一年後,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周賢文獲悉,她被構陷到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她立即委託了外地律師。

律師多次到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閱卷,並要求與承辦檢察官陳鋼見面。律師當面和陳檢察官溝通案情,遞交了不起訴意見書,並轉交了周賢文自己寫的材料。

律師也請檢察官一起去見見已不能出門的周賢文,檢察官推托有事,再另行安排。後周賢文又向檢察官郵寄了「取保」出來時,被打藥致病的書面說明。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律師收到檢察網的短信。第二天,十一月二十日,律師再與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聯繫,獲知,二零二零年十月,對周賢文的非法起訴已撤回,改為行政處罰十五天,但不執行。

健康惡化 被迫害離世

此後,周賢文老人的健康進一步惡化,有一天,她腳上突然長出了大大小小的水泡,水泡破裂,水流了出來。白天、晚上,她把腳擱在盆裏滴水,幾個小時,就有半盆水。漸漸地腳上流出的不再是水,而是白色的、黃色的濃稠的液體。

這時,周賢文的小腿開始疼痛,像刀割一樣疼。小腿上發出密密麻麻的大、小水泡,水泡破裂、滴水、然後結痂了,不小心一碰,又破了,又是劇痛;站著、坐著、躺著都是痛,剜心透骨的痛。

這情況一直延續,最後,她雙腳浮腫、潰爛、發黑。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周賢文含冤離世,享年七十三歲。

二十年中周賢文老人遭受的迫害簡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周賢文多次被中共邪黨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周賢文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周賢文被楊浦區公安分局八個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迫害一個月,八月三十日,又被劫持到青浦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周賢文被平涼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被迫害一個月,後被「取保候審」回家。幾天後又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兩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周賢文被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劫持到「奉賢法制學校」(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二十四天。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周賢文被綁架到楊浦區拘留所,非法關押迫害七天。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周賢文到另一法輪功學員家學法時,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迫害五天。,

◇二零一九年,由於上海平涼路房屋拆遷, 周賢文搬遷到浦東新區嚴中路居住。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周賢文被浦東新區六里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後被劫持到浦東新區張江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一個月。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周賢文被浦東新區國保警察綁架,後被劫持到浦東新區張江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原本非常健康的周賢文,八月底,她在看守所被迫害出現了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症狀,無法入睡,甚至出現昏厥。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她被「取保候審」回家。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周賢文含冤離世。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因4張五元真相幣 上海市73歲周賢文被迫害離世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