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炮轟」阿里性侵 用人民戰爭打擊資本

郝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阿里性侵案十分火爆。微博熱搜、百度熱搜上持續數日居高不下。

海內外媒體爭相報道,為受害者發聲,為婦女權益吶喊,為人性羞愧,為社會淨化職場環境,將酒桌文化、江湖規則和性暴力針對中國女性的十面埋伏一網打盡!

紀委黨媒齊轟炸

平心而論,打擊性侵犯罪是保護婦女的必要法律手段,每年以強姦犯論處的刑事案應該也是有一定數量的,《刑法》對這類案件的調整規範已經有幾十年了。

媒體這樣的喧囂塵上,人們在拍手稱快的同時,是不是也感到這波炒作有些劍走偏鋒?醉翁之意似不在酒?

更有驚雷的是,中紀委網8月10日發評「阿里女員工被侵害」:《剷除潛規則滋長的土壤》,從批評阿里性侵的不良職場生態,轉而縱深批判企業的管理權的越界與異化。

文章說:「酒桌上談項目、靠吃喝溝通感情,如此『規則』潛滋暗長,劣幣驅逐良幣,一次次累積,最終演變成膽大妄為、有恃無恐的行為,突破法治、道德和人性的底線。」

此前一天,人民日報旗下新媒體「踏浪青年」發表評論稱把資本關進籠子裡,「不要妄想大而不倒,自然規律告訴我們,一鯨落,萬物生。更不要妄想像韓國財閥一樣操控一切,這裡是中國。」

同日,人民日報也發表題為《越是擴張發展,企業文化越需「實質校準」》的評論,稱「越是擴張發展的企業,隱含的風險度越高,越需要強化價值觀引導」「當把位於價值中心的『人』拿掉,『企』字就成了『止』。任何漠視人的企業,很難說其事業擁有長久的價值。」

好一個「這裡是中國」

中國一年喝掉好幾個西湖,陪酒文化、歌廳文化、性侵文化是昨天才開始的嗎?

中紀委不去管黨官,刀尖向內,卻批判起民企管理權限越界,這是在清除哪塊土壤上的潛規則,又在充當誰的衛道士?中共真的是在整頓酒桌文化,剪除江湖陋習,保護婦女權益嗎?

那個一大幫西門慶把一個潘金蓮給告了的故事,公眾還記憶猶新。江蘇省灌南縣法院2020年12月的一份判決,將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90後許姓輔警,以敲詐勒索罪給判了13年,並罰500萬元。

(2020)蘇0724刑初166號判決書上明確寫著:「被告人許豔同時或不間斷和多名公職人員發生兩性關係,後以自己家人得知後要鬧事以及購房、懷孕、分手補償等為由,敲詐勒索共計372.6萬元。」

輿論曝光後,劉曉原律師在微博上說:「網友評論:這9個大老爺們,把一個年輕女輔警睡了,……說是敲詐勒索吧,為何給錢時也不報警?」

有網友說:「無恥,相當的無恥。不僅把人睡了,還把人給告了。如果非要提供一篇小學語文讀後感悟的話,我只能說:千萬不要企圖敲詐當官的,否則他們有一萬種方法弄死你。」

人民日報新媒體在評論阿里性侵時說:「當你能看到一隻蟑螂時,就說明這裡至少隱藏了200隻。」

試問,央視著名主持人朱軍性侵大三女生案算不算在內?財新網2018年7月報道中指出,涉事女生表示,朱軍是個慣犯。

在她報案的時候,有警察對她說:「這事情發生不止一件,我希望你們堅持下去。」

京東CEO劉強東2018年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商務活動期間涉嫌性侵一名中國女性留學生,一度被警方拘扣,外交部華大媽也一度利用外交話筒幫腔,想必恐怕是不能算在人民日報的統計口徑內。

還有,新疆集中營中、中共的看守所和監獄中的令人髮指的強姦文化,那些被中共武裝了的穿制服的蟑螂,人民日報銳評敢提半個字嗎?

酒桌文化背後的黨文化

將輿論聚集職場而非官場,炮口對準酒桌文化而非黨文化,阿里性侵風波上演大戲起到了替中共洗地,讓罪犯當判官的作用。

中共黨史中,性侵文化曾有過多個好聽的革命名稱。

毛澤東究竟有幾個媳婦,多少行宮?數不過來。早在延安時代,中共百般標榜的延安精神的源頭年代,毛澤東就讓丁玲推薦三宮六院的名單。

「無產階級革命家」90%都換過老婆。劉少奇有過6個老婆;陳毅、賀龍、朱德有過5個老婆;徐向前娶過4個老婆;林彪、彭德懷、劉伯承、徐向前分別有過3個老婆。

中共竊政後南下換老婆,被林昭罵為當代陳世美。那時不叫性侵,叫共產共妻,革命婚姻。

全國一千萬女性知青下鄉,很多是未成年,大隊書記和村幹部是怎麼用身體「教育」她們的?她們是如何返城的?送禮陪睡,也不叫性侵,叫自願結合。

江澤民養了三隻雌鷹;周永康號稱百雞王;央視是中南海後宮;賴小民100多個情婦住在同一個小區。這裡沒有性侵,這裡是歌舞昇平、夜夜笙歌的大好盛世。

吹響打擊資本的人民戰爭號角

如果職場性侵、商場酒桌是大個的瓜,那麼官場二奶、公款吃喝就是結瓜的樹,中共極權體制是土壤,黨文化是肥料。

假如有一天,中共全網全媒體都在數落那瓜上的蟲子太多,你以為它是要除蟲助長嗎?它是要摘那個瓜,好吧。

如何去摘?用人民戰爭的方式,讓資本人人喊打!

整頓吳亦凡飯圈文化大戲還沒殺青,將阿里巴巴打成「四十大盜」的人民戰爭開始了。

從螞蟻金服已經服了,到滴滴APP下架審查,再到校外培訓機構納入掃黃打非,官方全面收緊互聯網資本擴張,打擊民營企業勢頭一波猛過一波。

打擊互聯網企業藉口反貪反壟斷。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騰訊、阿里、百度、美團、滴滴等互聯網公司公布的貪腐案例超過200起,是互聯網反貪案例最多的一年,涉案金額高的一起就多達千萬元。

8月10日,業內又報驚訊,新浪集團合規監察部通報稱,微博品牌市場部高級公關總監毛濤濤因涉嫌舞弊,已被開除,目前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我的始終是我的,你的遲早也是我的。

資本與思想的雙重管控

把資本關進籠子,不是意味著資本的有序生長,而是意味著資本將就地蒸發。

隨著中共當局雙減政策落地,7月26日,A股教育板塊大幅低開,學大教育、昂立教育、中公教育等昔日明星教育股均以跌停收盤;港股教育板塊集體跳水,新東方收盤大跌47.02%;美股教育股已經先行崩盤,好未來(學而思)、新東方等暴跌直下。

管控資本重在管控思想。

2017年,上海市教委首次推出禁止小學期末考英語規定。今年兩會,有代表提出取消外語學習。2021年8月3日,上海市教委再發通知,規定小學不再考試英語,各學校不得擅自使用未經審查的境外教材,卻將「習近平思想」納入中小學必修課。

近日,國際知名英語學習App「Duolingo」(多鄰國)也突遭遭下架。中共教育部說中國人每年花1600億學習外語。意思是花錢太多。

每年三公經費9000萬不嫌多,百姓自己掏腰包學外語,嫌浪費。這不是糊塗帳,這是壞帳,良心壞了的壞。

8月6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發布公告,騰訊旗下微信的「青少年模式」不符合相關規定,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涉及公共利益。檢察院支持相關方提起民事公益訴訟。

都去追星,誰來追領袖?都點擊英語APP,誰還戳強國論壇那玩意兒?

資本與思想的雙重鉗制就能使中共高枕無憂了嗎?末日惶惶中的慌不擇路而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