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赤峰市惡人遭報的慘烈事實在印證善惡有報的天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明慧網刊登一篇《迫害法輪功 內蒙古赤峰市70餘人遭受惡報》文章,文中說:「內蒙古赤峰市有十二個旗、縣、區,有的區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拘留的人數達數百人,整個赤峰市被非法關押的就達數千人。其中,因遭中共迫害,而致死的、家破人散、丟失工作的、孩子失學的、被抄家搶竊罰款的、流離失所的、被注射毒藥精神失常的、含冤離世的……難以計數。

中共對法輪功信仰的殘酷迫害,破壞了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的正常生活,更給社會帶來無法挽回的災難。」而製造這場慘劇的中共打手、凶手們卻在慘烈的惡報中,得到了應有的報應。現從文中摘錄部分遭報案例,以驚醒、警示那些還在做惡者:

徐國元:赤峰市市長,早在2000年3月開始任赤峰市委副書記,分管政法。為仕途升遷,積極追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他任職期間,用跟蹤、監聽電話,蹲坑等見不得人的手段以及綁架關押、酷刑折磨、判刑、勞教等方式瘋狂殘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赤峰市有十二個旗、縣、區,有的區被非法判刑、勞教、拘留的人數達數百人,整個赤峰市被非法關押的就達數千人,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數十人;為立功表現製造假案,冤殺因當局綁架妻子而正當防衛的趙合,抹黑法輪大法修煉,討好江澤民。「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徐國元於2007年12月27日被雙規,2009年8月21日被內蒙古包頭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張國立:赤峰市政法委副書記、「610」頭目,多年來擔任中共赤峰市政法委主管所謂「綜治工作」的副書記,赤峰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與其有直接關係。僅從赤峰地區2012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案例中,就可看出張國立與其同夥的罪惡是何等的深重。2012年間赤峰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八十人,邪惡對法輪功學員勒索巨額錢財、非法重判多名法輪功學員,連老人都不放過。俗語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一直緊隨中共邪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張國立終於招來了惡果,2012年9月被發現癌症,去北京治療,醫院已回天無力,全身都是癌細胞,不久後在直腸癌的折磨中喪命。

翟大明:原是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長,專門負責打擊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由於他很賣力,很快就被邪黨提為赤峰市國安局局長。在他任職期間,利用跟蹤、蹲坑、監控等各種特務手段,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年來,赤峰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很嚴重與他有直接關係。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先是得了肺癌,肺子被割掉一葉。這本是上天的警示,讓他停止作惡,可是他權迷心竅,不思悔改。從北京治療回來後,到處張揚:「這回沒事了,徹底好了。」重返前線後又接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結果,很快就感到渾身乏力、厭食和迷糊。一檢查:血癌。2010年4月,遭惡報死亡,終年六十歲。他自知行惡太多,必然有一天遭惡報,因此在治療期間告訴單位和家人,對他的病情要保密。

王德利:敖漢旗政法委副書記兼「610」辦公室主任。緊跟邪黨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慫恿下屬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抓人,直接送往赤峰去洗腦迫害,逼迫法輪功學員罵法輪功創始人,罵法輪功,放棄做好人,否則就判刑、勞教。最終遭現世現報,2006年12月份得股骨頭壞死在北京醫院做手術時死亡,年僅四十幾歲。

《赤峰日報》兩個總編的下場:王然:內蒙古《赤峰日報》總編,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以來,發表了大量誹謗大法的文章,毒害了眾多世人,加劇了當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形勢,王然對此負有重大責任。2005年,王然得癌症做一次手術,2006年再一次得癌症後,做了換肝手術,無效死亡,當年約五十三、四歲。

展國龍:《赤峰日報》副主編,原《紅山晚報》總編,任紅山晚報總編期間,積極參與誹謗法輪大法。2008年開自家車回老家途中,車被一輛重型貨車從後面撞碎,他和母親、保姆三人當場死亡,年僅49歲。最終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場。

兩個村幹部的下場:張景和:53歲,寧城縣大明鎮城裡村黨支部書記。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一直仇恨大法和辱罵大法師父,充當江賊的打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整天東奔西跑上躥下跳,為了蒐集、提供打壓法輪功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信息。還密切配合惡警多次到村民秦鳳珍等法輪功學員家進行非法搜查、綁架、強行洗腦,還株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親戚朋友,搞得雞犬不寧,人人畏懼,整個村裡被這紅色恐怖籠罩著。在張景和等惡人的殘酷迫害下,法輪功學員有的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有的被非法關押,傾家蕩產。張景和的惡行卻受到了邪惡江氏集團的極大賞識,中央電視台對其進行了專門的採訪報道。

2002年5月8日他又在中央電視台焦點謊談節目中惡毒誹謗誣衊法輪功,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時隔一個半月的7月23日下午7時,張景和趕驢車從田裡拉土豆回來,當車走到他家大門口,突然車轅子將他身背頂在門框上,張景和慘叫一聲口鼻流血不省人事,送縣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後經大夫檢查其肋骨撞斷,心肺撞爛。

李相賢:70歲,寧城縣大城子鎮瓦北村原治保主任,自99年7.20以來,充當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打手,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帶領派出所警察郝守田、張孝天等人,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勒索錢財、綁架到洗腦班等。曾有人多次好言相勸,他不但不聽,還滿不在乎的說:「我做的這個事,是按照上級(江氏邪惡集團)命令乾的,沒有錯。我從來就不相信有什麼報應、不報應。」還惡狠狠的說:「我要是不死,就與法輪功沒完!」他就這樣不聽勸阻,死心塌地的為江氏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幹著壞事。就在他囂張肆虐之時,突然患上肝癌,在他極度痛苦的煎熬中,2001年10月7日其妻汪氏因患腦血栓突然死亡。在這喪聲未息,亡妻「百日」未過的2002年1月14日,他也命歸西天了。

徐長飛,男,43歲。先後任土城子派出所所長、龍山派出所所長、王爺府派出所所長和小牛群派出所所長,在所長這個位置上坐了十三年。1999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徐長飛緊跟邪黨,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十三年來多次參與綁架、抄家等惡行,給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造成巨大的傷害。他也因此受到了邪黨當局的多次「嘉獎」。但是,善惡有報是天理,作惡多端的他終於受到了上天的懲罰。2013年3月2日,他和副所長劉忠志出去辦事,突然倒地不醒,嘴裡還喘著粗氣。送到醫院搶救了一個多小時,無效死亡。就這樣拋下上大學的女兒和八歲的兒子離開了人世。給自己的家庭造成了不幸,真是害人終害己啊!

李秀麗:元寶山區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任職期間,緊隨惡黨,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多人被非法判刑,給眾多家庭帶來深重的災難。2017年11月初,在檢察院樓道內倒地而亡,終年四十八週歲。

張玉霞:元寶山區元寶山鎮「610」邪惡頭目。自2001年她參與迫害大法以來,為了一己之私,撈取政治資本,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打手,曾多次和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抄家,綁架了數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洗腦班進行迫害,採用的手段有罰蹲,不讓睡覺,謾罵,欺騙。集殘酷、狡猾與奸詐於一身,對法輪功學員強迫寫保證書一遍又一遍,過不去她這關就不行。在這期間很多法輪功學員給其講真相,而張玉霞不但不聽善言相勸,繼續為打壓法輪功而所謂的「盡職盡責」。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最後終於惡報臨頭。2004年10月8日在自家的小三號水缸淹死,死時五十一歲。

張春儒:男,42歲,2011年5月開始任職元寶山區政法委書記。由於懼於邪黨的淫威,更是擔心聲名利益受損,在中共政法委、「610」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與邪黨保持一致,在每年的述職報告中,把綁架、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案件記入一年的工作總結,把殘害法輪佛法修煉人的惡事作為他自己的「政績」和「功勞」,結果晉升的夢想沒等實現,於2012年9月患上癌症,去北京治療,醫院已回天無力,張春儒全身都是癌細胞,各個器官都走向衰竭,遭受了一年的病痛折磨後,於2013年9月26日晚六點半左右悽慘死去。

張英,原松山區公安國保大隊隊長,自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迫害大法以來,極力充當江氏迫害法輪功的爪牙,也是打壓法輪功學員出手最狠的惡黨打手。在他管轄的市區和東八鄉,沒有他去不到的地方。對松山區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迫害,被其非法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就達幾十人。他用搜刮來的錢在新城區買了八畝地占地建房,找來三人為其裝修房屋。2004年10月18日,他把綁架來的一個法輪功學員折磨了一夜,第二天早晨他非法駕駛扣押的民用車拉著為其裝修房屋的三人去吃早點時,鑽進了一輛大貨車底下,當場死亡。一同跟隨他的有兩人也當場死亡,還有一人重傷,車也被撞碎。

張亞玲,女,50歲,曾任松山區振興辦事處主任。自從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張亞玲為了在邪黨單位立住腳,向上鑽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她從事了對橋西鴨子河一帶法輪功學員的監視,綁架等迫害。在洗腦班,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迫害,表現邪惡,是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基層的積極執行者。誰還在煉?誰撒了資料?她費盡苦心抓落實,並配合公安惡警多次綁架法輪功學員。2008年6月19日,她去鴨子河一帶想再度抓點成績時,被飛來的摩托車當場撞死。

徐國峰:紅山區公安局副局長,曾任松山區國保大隊隊長,自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修煉以來,憑著邪勁,就一直直接參與迫害,綁架、關押、搶劫、勒索法輪功學員。被徐國峰騷擾、拘留、非法勞教的人數眾多,因時間長、被迫害的人太多,總計被勞教迫害的時間無法計算。徐國峰就像失了控一樣瘋狂,好像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與他有深仇大恨似的,他把轄區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登記造冊,喝酒、嫖娼沒錢時就去抓法輪功學員,每抓一個都要敲詐一筆錢,少則三至五千,多則三至五萬。有時抓一、兩個人不解渴,就十個二十個的抓,對上邊他邀功說破了大案,而在大案的背後他一次至少撈十萬到二十萬左右。被他罰的煉功人初步統計:徐一年非法撈錢不下於三十萬元。他抓人時從不講什麼法律手續,隨意到法輪功學員的家裡翻箱倒櫃,見什麼拿什麼。有一次,到一個煉法輪功人的家裡把一個新電飯鍋也給順走了。多年來一直利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當「政績」作為爬升資本,2017年徐國峰付出半年的貪腐積蓄,以迫害大量法輪功學員為「政績資本」,終於撈到了紅山區公安局副局長的位子。可剛剛當了三個月的副局長,卻檢查出絕命的癌瘤。

楊春悅:赤峰市「610」副主任,原市公安局副局長,在任期間,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極其殘忍。因他分管外事和國保,赤峰各地區每一次的大規模綁架案,都是他幕後策劃指揮,不分男女老幼,只要信奉真善忍,就指使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肉體摧殘與精神虐殺,對外又極力掩蓋罪惡,企圖推脫罪責。這十幾年來,赤峰地區至少有3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成百上千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遭受洗腦精神折磨及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上千個家庭因為親屬修煉法輪功而受到無端的株連和迫害。楊春悅犯下的一樁樁罪惡,其罪行真可謂罪惡滔天。他這樣對待這些無辜的好人,天理不容,善惡有報,兒子車禍死亡,妻子長了腦瘤。自己也遭了惡報。於2014年3月癌症死亡,終年65歲。

楊志慧:時年28歲,赤峰市「610」辦公室副主任楊春悅之子,原在赤峰市政法委防範辦即610辦公室開車,其間,他和其母也極力慫恿其父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2005年8月28日,在駕車中鑽入前方停著的一大貨車底下,當場斃命,頭蓋骨被切開;而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另一個人卻安然無恙,所駕駛的汽車也當即報廢。

這些慘烈的報應實例,既令人驚心,又讓人痛心。他們中可能有一些人並不是特別壞,可是在中共的謊言和淫威挾持下,無知或無奈中做惡,給自己和家人帶來了一場悲慘結局,可悲啊!

中共是一個邪靈,它存在的目的就是毀滅人類。只要它存在一天,對人類的迫害就不會結束,人類的悲劇就會重演!赤峰市惡人遭報的慘烈事實在驗證著善惡有報的天理,也在給那些作惡者提供一個用生命及血的教訓換來的深刻教訓,悔過自新,停止做惡,善待他人,心向光明,才是最聰明最明智的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