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開挑戰中共第一槍 「冰島時刻」或來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2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8月11日晚上6:30,北京時間8月12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立陶宛打響挑戰中共第一槍,美歐支持,學者:將有更多國家跟隨;維爾紐斯背後幽靈被捉,中共作繭自縛,或促成「冰島時刻」。

8月10日,中共宣布撤回駐立陶宛大使,立國總統冷冷回嗆「感到遺憾」。美國、歐盟支持立陶宛選擇,學者稱將有更多國家追隨立陶宛對抗中共。

那麼,立陶宛挑戰中共的真實原因,究竟是什麼?中共外交部稱是因為歐美支持,事實是,中共在立陶宛首都的一件大事背後作祟,被捉了現行。而中共此類舉動,很可能在不久引發震驚世界的「冰島時刻」!

中共宣布召回大使 立陶宛冷處理 歐美支持

7月20日,台灣外交部證實,在歐盟成員國立陶宛宣布10月將在台灣設立辦事處後,台灣也將在立陶宛成立館處,並以「台灣代表處」為名,這是在「非洲之角」索馬利蘭以台灣為名義設立代表處後,台灣第二個在非邦交國以台灣為名的新館處,並創下台灣在中共的邦交國以「台灣」名義設館的首例。

當然,這遭到了中共的強烈反對。8月10日,中國宣布召回駐立陶宛大使,並要求立陶宛方面也召回駐華大使。不過,我們看到這沒有嚇住立陶宛,而且還導致了美國和歐盟對中共的譴責和強硬對待。

美國譴責北京的報復行動,每個國家都應該能在沒有外部脅迫情況下,「決定自身『一中』政策輪廓樣貌。」美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表示,「支持歐洲的夥伴和盟友與台灣發展互惠互利關係,並抵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脅迫行為。」

歐盟對外事務部(EEAS)發言人馬斯拉里(Nabila Massrali)表示,歐盟不認為在台灣或是台灣前來歐洲設處違反歐盟「一個中國」政策。

台灣駐美國代表蕭美琴在Twitter上反駁胡錫進說:「這個『瘋狂的小國』偏是個愛好自由的國家,它只是在做別的歐盟國家早已做過的事情——在台灣開設辦事處。」

「是的,小國可以有勇氣、有原則,比巨人惡霸更受尊重。」

立陶宛方面則對中共的憤怒和威脅,冷淡處理。

目前,只有15個國家與台灣(中華民國)建立了正式的外交關係,但許多其它國家擁有事實上的大使館,通常被稱為貿易辦事處,例如立陶宛所在的歐盟,在2003年3月10日,正式宣布在台北成立「歐盟駐台北經濟暨貿易辦事處」(European Economic and Trade Office in Taipei)。美國在台協會AIT,也是一個典型的大使館的架構。

台灣外交部製作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成立預告

立陶宛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與北京有正式關係的國家,允許開設帶有台灣名稱的台北辦事處。這是與其它67個國家唯一的差別。

立陶宛外交部發布聲明,稱對中共的舉動表示遺憾,同時重申立陶宛與台灣發展互惠關係的決心,「就像歐盟其它國家和世界上其它國家一樣」。

立陶宛總統瑙塞達則表示,作為主權獨立國家,立陶宛可自行決定與哪些國家發展關係,缺乏相互尊重的國與國關係無法被接受。

他當天告訴「波羅的海通訊社」(Baltic News Service, BNS ),立陶宛1991年與中共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後,就實行「一中政策」至今。但他強調,立陶宛與中共的關係應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否則「對話」變成單方下最後通牒,「這在國際關係上無法被接受。」

他還表示,作為主權獨立國家,立陶宛可在不違反國際義務的前提下,自行決定與哪些國家或地區在經濟及文化領域發展關係。他希望中共能改變召回駐立陶宛大使的決定。

立陶宛外交部長蘭斯柏吉話裡有話,「我們正在考慮我們的下一步行動。」

「顯然我們得到了(中方的)信息,但我們也表明我們的信息,那就是立陶宛將繼續其政策,因為這不僅是我們奉行的政策,而且也是許多歐洲國家的政策。」

中共專家稱,立陶宛冒犯了中國的核心利益,召回大使——這對北京來說是罕見的行動——旨在發出一個信息,即此舉是不可接受的,並警告其它國家不要效仿。

不過,我們知道,從7月份,台灣和立陶宛雙方宣布將互設代表處,到了8月10日,中共才宣布撤回駐立陶宛大使,這意味著什麼呢?中共與立陶宛的祕密外交策略失敗了。威逼和利誘,都沒有能夠打動立陶宛政府。

那麼,中共接下去,可能怎麼辦?考慮到中共面臨20大,急於展現最高領導人的強硬,並且給其它國家一個警告。我們來分析一下,看看它會怎麼辦,以及可能會取得什麼效果。

1. 繼續努力收買立陶宛,實在不行就展開經貿報復。

不過,我想,這個招數不會起作用。這裡面有兩個原因:

第一,今年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7月20日宣布,台灣將在立陶宛設立代表處,名為「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而中共時隔20天才宣布報復,顯然這段時間裡面,中共已經在經濟、政治等方面都已經做了很多工作了,威逼加利誘,顯然沒有起到作用,中共才不得已宣布召回大使。

第二,跟立陶宛這個國家的民族性格有關。很多人都聽說過震驚世界的「波羅的海之路」。立陶宛這個國家只有300萬人口,1940年代被蘇共吞併,二戰後被迫成為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但是立陶宛人從來沒有屈服,1989年8月23日,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三國人民共約二百萬人手挽著手,連成一條675公里長的人龍,串起塔林、裡加、維爾紐斯三國首都,表達對德蘇非法祕密條款的抗議,並要求蘇聯承認三國的獨立地位。最終取得了自己的自由。

這樣一個民族,既然邁出了重要一步,我認為他們不會再屈服。

2. 中共與立陶宛斷交。中共前外交官王義桅嗆聲,中共現在這是對其它歐盟國家的警告,還放話若立陶宛再敢進一步舉動,不排除中國會與其斷交。中共《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也在10日威脅說,不排除與立陶宛斷交。

中共如果敢這麼做,最可能的結果,會促成立陶宛和台灣正式建交,而且可能引發波羅的海和其它國家的效仿。今年2月,立陶宛議會通過決議要退出「17+1」組織。3月,中共在歐洲踢到一次鋼板,習近平親自出席中東歐17國領導人峰會, 居然有六個國家沒給面子,只派了部長參會。5月22日,立陶宛正式宣布退出中共與17個中東歐國家合作的「17+1」組織,當時還呼籲其它歐盟國跟進。後來,雖然其它國家沒有跟進,但是顯然給了其它國家與中共對抗的勇氣,動搖了中共在歐洲的地位,隨後發生了歐盟和美國聯手報復中共迫害新疆人權的大戲。

3. 挖走台灣僅剩的15個邦交國,中共可能走這一步,但是這意味著花很高昂的代價。

綜上,中共會努力走第一條路,儘量走第三條路挖角,很少可能性會直接採取斷交的模式。

中共「鬧鬼」造成兩國關係惡化 冰島時刻或將來到

8月11日,中共新華社國際頭條微信公眾號「環球深壹度」,發表了一篇文章《立陶宛為何在反華道路上越走越遠?》,稱中東歐國家,尤其是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視俄羅斯為心腹大患,依賴美國提供的安全保障,為了向拜登政府遞交投名狀,所以才選擇的和台灣走近。

不過,這個說法,顯然不成立,因為,立陶宛和中共的關係惡化,不是一天兩天了:早在2019年2月,立陶宛安全部門在報告中就將中國(共)稱為「國家安全威脅」。2019年7月,立陶宛總統瑙塞達表示,不支持吸引中共投資克萊佩達港口建設,稱這「可能威脅立陶宛國家安全」。2020年10月,立陶宛國會選舉,導致了對中共的政策。

立陶宛和中共漸行漸遠 真實原因?

那麼,立陶宛和中共漸行漸遠,真實原因是什麼呢?

8月9日,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艾德梅納斯(Mantas Adomėnas)接受德國《世界報》(Die Welt)訪問時表示,2019年8月,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集會,疑似遭中共大使館策動的群眾鬧場,讓立陶宛第一次對中共警覺。

這篇專訪的德語文章的題目和引言特別有意思,我覺得非常值得和你們分享一下:題目「立陶宛如何對抗北京」,引言:「大衛與歌利亞:沒有哪個歐洲國家比小立陶宛對中國的態度更自信。維爾紐斯反對一切通常的施壓手段——對歐洲和德國有著明確的要求。」

文章還說,這個外交部副部長實際上是一位在維爾紐斯大學和劍橋大學受訓的古典語言學家。他擁有柏拉圖和前蘇格拉底哲學家的博士學位,能說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語。但現在,他靠美學理論謀生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了。

很厲害的一個人物,對吧?

艾德梅納斯還對《世界報》記者強調,他們做的這些決策都經過深思熟慮,去年10月國會大選後,立陶宛政府基本上已確定對中共的態度。「立陶宛是一個小國家,靠法律和民主才能繼續存在,我們反抗北京對民主和法律的傷害。」

大衛對哥利亞,來自聖經故事,是說了神的指引和加持下,大衛挑戰巨人哥利亞。同樣的名字經常用來被形容一群人帶著強大的意志力,挑戰一個龐然大物。顯然,這篇文章和這個專訪,讓中共感受到了立陶宛堅定的意志。

我個人有一點懷疑,正是這一篇專訪,讓中共感到了恐懼,然後在第二天,8月10日,宣布對立陶宛進行報復。因為它們害怕這種勇氣會進一步傳播,讓更多國家效仿。

中共如何干涉立陶宛內政?

那麼,艾德梅納斯提到的中共干涉立陶宛內政的事是怎麼回事兒呢?我查了一下:

2019年9月2日,立陶宛外交部官網發表聲明,表示他們召見了中共駐立陶宛大使。立陶宛指責中國(共)使館工作人員干涉了8月23日在首都維爾紐斯舉行的支持香港民主的示威集會。

實際上,中共大使館經常在其它國家組織所謂的當地華人,對逃離中國的人舉行的揭露中共的活動進行這種破壞。比如,2008年,全球退黨中心在紐約的法拉盛舉行活動,紐約中共領事館總領事彭克玉就親自組織領館和當地華人去搗亂,彭克玉還在被追查國際以中共領導人名義調查的時候,親口承認了是他策劃的這個事件。而現在,中共在立陶宛也想故伎重演。

不過,它們錯估了形勢,也不了解立陶宛人不是當年的傻白甜的美國人:立陶宛過去被共產黨政權蘇聯併吞,直到1990年才從其統治下解放,正式獨立,因此國民普遍有很濃厚的反共意識。

2019年9月底,立陶宛首都市長,還禁止了中共大使館施放煙花的計劃,直接原因就是禁止「共產國家」放國慶煙火。當時,維爾紐斯市面出現宣傳這次煙花活動的大型橫額,不少市民嚇了一跳,市政府緊急拆除,並說沒收到過中共大使館的通知,市政府也沒有批准這次活動。

這一次,讓中共大大丟臉。儘管中共大使館呼籲,不要把他們計劃在該市進行的煙花慶祝活動政治化,指出這純粹是文化活動,又說他們已經向市政府提交申請文件,並說如果市政府不批准舉行,維爾紐斯居民便錯失一次欣賞煙花的機會。

但是,一些立陶宛政治人物批評,慶祝中共建政周年,就等如慶祝立陶宛被蘇聯吞併,在立陶宛慶祝「十一」等同挑釁立陶宛。

2019年12月底,天主教聖地、也是立陶宛人民反抗蘇聯統治的象徵「十字架山」,寫有聲援香港字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十字架,被中國遊客破壞,更讓立陶宛社會反思北京的影響力。

當時,立陶宛外長還發聲明,譴責破壞行為醜陋可恥,不能容忍,當地警方也展開了調查。

立陶宛採取諸多對中共強硬的措施

新華社也列舉了今年以來,立陶宛採取的諸多對中共強硬的措施,不過稍加分析,就知道「腳上的泡都是自己磨的」,正是中共自己的所作所為,導致了立陶宛開始採取越來越強硬的措施對待中共:

2月份,立陶宛議會通過決議,退出中共的「17+1」的中東歐合作機制,稱這個機制「幾乎沒給立陶宛帶來好處」,且各國對中共立場不同,會進一步導致歐洲被分化。這是因為中共在歐盟之外設立的這個機制,本身就是為了分化歐洲各國,而且還基本上有名無實,口惠而實不至。

新華社還說,「5月20日,立議會通過決議,干涉新疆問題。」眾所周知,是中共在新疆設立集中營,關押和迫害上百萬維族人,引發了世界眾怒。也因此,有了3月份,歐盟、美國、英國和加拿大超過三十多個國家聯合制裁中共。中共不思悔改,卻倒打一耙。

《德國之聲》專欄作家埃格特(Konstantin Eggert)曾經讚揚,面對日益強硬的中共政權,立陶宛願意放棄物質利益,守護理念與價值觀,實為「歐洲樹立了一個罕見的榜樣」。

上面是立陶宛這個國家和台灣走得越來越近的一個重要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在協助立陶宛國家獨立地位上,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曾扮演重要角色。

「冷戰時期,中華民國政府並未承認立陶宛等波羅的海國家是蘇聯的一部分,立陶宛人對此感念至今。」立陶宛副外交部長艾德梅納斯在近期一場與《中央社》的專訪中說道。

8月10日,台灣的政黨時代力量在推特聲援立陶宛政府,高度肯定立陶宛挺住中國外交壓力,並未召回立國駐中國大使,相信立國的勇氣已贏得多數台灣人的尊敬。還說希望台灣能有一天出現如同1991年的冰島時刻(Iceland moment)。

1991年的冰島時刻

這個「冰島時刻」意指,當1990年立陶宛宣布脫離蘇聯獨立時,冰島是第一個承認立陶宛獨立的國家。

有沒有可能出現台灣被正式承認的一天呢?我認為還是很可能的。有加速師在,不愁。前面我們分析過,在幾種可能性上,中共對待立陶宛可能會導致關係談崩,促使立陶宛和盟友與台灣走得更近。

而從中共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現在也都看到了,中共很多事情幹得完全沒有理性,幾乎每日一錘,砸爛不同行業,對外戰狼附體,連續多日攻擊美國和盟友;而8月11日又宣判兩個加拿大人一個11年,一個死刑,導致25個國家的大使齊聚加拿大駐華大使館抗議…….,中共這樣加速的結果,一定會導致越來越多的國家反對中共,所以,出現一個冰山崩裂、承認台灣的時刻,並不是天方夜譚。完全有可能。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