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商票債務黑洞擴大 多項目停工 股價跌近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2日訊】因債務危機而被迫出售旗下較優產業以求存的恆大,再次傳出拖欠巨額工程款及商票逾期不兌付的醜聞。日前,中共官媒證實,該集團在昆明的多個地產項目,已經因積欠工程款項等原因停工。恆大概念股和恆大系債券普遍應聲大跌,有的債券跌幅逾10%。

8月12日,中共官媒央廣網報導稱,接到確切消息,恆大地產集團目前在昆明有兩個項目,因積欠巨額工程款項和預期不兌付商業票據,已於8月停工

報導援引知情人士披露,重慶建工集團已於近日發布公告,指恆大長期拖欠工程款項,且逾期不兌付商業票據,總拖欠款項已達人民幣2.1億元,因此該集團承包的一項恆大金碧天下建案不得不暫停。

此外,恆大昆海湖業主也告知央廣網,恆大旗下原定今年10月交屋的建案「昆海湖」,日前也已宣告停工。

資料顯示,恆大昆海湖項目位於昆明西太平新城奧特萊斯大道,接駁二環快速線。該項目2018年4月29日開盤,宣傳上主打攜合院別墅、退台洋房、裝修高層三大主力產品,項目開盤時購房者人潮湧動,場面十分火爆,現場甚至需要通過搖號來確定選房順序。

就在幾天前,海外盛傳恆大為度過債務危機,正研議出售旗下物業、汽車的部分資產。10日,恆大集團發布公告,承認該集團正在接觸幾家潛在獨立第三方投資者,討論出售該集團旗下的恆大物業、恆大新能源汽車的部分資產。外界形容恆大此舉為「斷臂求生」。

公開的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底,恆大集團在恆大汽車持股比例為74.95%;在恆大物業持股比例為60.84%。

受雲南昆明兩項目停工消息的影響,12日「恆大系」跌幅擴大,中國恆大跌近10%,恆大物業、恆大汽車跌近7%。

當天恆大系債券也普跌。其中,19恆大01跌逾10%;15恆大03跌逾6%;20恆大01跌超3%。

外界注意到,這次恆大多個在建地產項目被迫停工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該公司向其下游供應商提供的較大數額的商票逾期無法兌付,凸顯該集團的商票黑洞正在不斷擴大。

事實上,早在去年8月,恆大的財務危機問題就已引起外界的關注,但恆大集團對其商票兌付是否延期的問題一直避而不談。

據公開的資訊,所謂「商票」 就是經過一定承兌周期後進行兌付的一種短期信用票據,在地產行業中承擔著兩種角色:既是一種支付工具,也是隱形的融資手段。一方面,房企可以使用商票來支付工程款以及材料款等,有利於房企上下游的資金周轉;另一方面,在北京當局出台「三道紅線」的政策後,商票的性質又演變成了房企用來換取免息資金的新渠道。

根據相關報導,恆大的商票一度被中國房地產業內視作 「硬通貨」,恆大地產的商票高達人民幣2052.67億元,相當於華潤、綠地、融創等十餘家房企的總和。

2020年8月,中共住建部和央行設定了房地產企業的所謂「三道紅線」,即:剔除預收款的資產負債率不得大於70%;淨負債率不得大於100%;現金短債比不得大於1倍。如果房企逾越這「三道紅線」,就不能再增加有息負債。

恆大則是 「三道紅線」全部踩中,無法繼續通過向銀行貸款的方式來償還債務,於是商票成為了恆大地產的重要經營工具。因為商票融資可不計入有息債務,所以恆大地產以商票方式來支付施工單位、材料供應商的款項,表面上降低了其有息負債,還實現了「三道紅線」的降檔,但實際上該集團的高負債問題並沒有真正得到解決。

恆大的商票逾期無法兌現的情況,最先於今年6月開始被曝光。當時,恆大在寧波、南陽等多個城市的專案公司無法按時兌付下游供應商的商票,相關的商票截圖隨後便開始在網上流傳,涉及的金額從人民幣數萬元到數千萬元不等。而日前昆明在建項目停工的公告顯示,這一次恆大商票涉及的金額更大。

今年7月底,恆大在安徽的關聯公司被供應商提起民事訴訟,供應商要求恆大支付其積欠的工程款及違約金。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