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張文宏醫生危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第二波疫情南京蔓延到北京,涉及二十多個省,雖然感染人數並不高,但中共對此所實行的防制措施卻嚴厲到嚇人程度,封城、封區、封房門到封房事,不許夫妻親嘴,摟摟抱抱。

著名的上海病毒專家張文宏醫生,針對新一輪的疫情在微博發文表示:日前爆發的南京疫情,令大家明白疫苗無法將病毒完全清零,只能將感染後的病重率降低,他建議中國當局應學習「與病毒共存」。在這之前張文宏對中國的防疫政策評論道:第一期中國抗疫取得勝利得益於中國體制的優越性,但是在第二期抗疫中,西方國家靠醫療技術與疫苗的防疫開始起作用時,中國靠制度防疫就顯出薄弱來。他的微博,他的視頻已經成為在政府防疫之外的指導性意見。

作為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新冠病毒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的他,由於在醫學界的地位,中共一直都是網開一面,但這一次中共發出了對他下手的信號。發難的是前衛生部長高強,他不點名地批評了張文宏,他說:與病毒共存令人詫異。「與病毒共存」絕不可行,應是「有你無我,你死我活的關係」;並說「令人詫異的是,我們的一些專家也建議國家考慮』與病毒長期共存』的策略,』學會與病毒共存』」。並上綱上線地把「共存論」看作是「投降主義」,是二條路線的鬥爭。

防疫本是一個醫學科學的問題,高強把它看作了二條路線,二種制度的鬥爭,問題上升到政治層面,這已經是文革的20版了。對張文宏的「共存論」作為防疫措施是可以探討的,可以不同意他的論點,但上升到政治扣帽子,打棍子就無話可說了。

中共在第一期的防疫中採取的措施,起到的作用無庸置疑,但是在侵犯人權,運用殘酷的手段下取得的。當時中共有海外抄中國的作業之說。其實大可不必有此想法,中國的防疫經驗是其他國家想抄也抄不了的,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敢於像中共這樣的方式來防疫,就是要做也做不到。現在各國的第二期疫情來襲,有些國家開始以新的觀念來看待病毒,即認為短期內或相當長的時間內要消滅病毒的可能性相當小,人類也許要像流感一樣與新冠病毒長期共存。這種共存論,既有醫學的原理,又有人類防治病毒的經驗。在中共看來張文宏的說法正是是迎合西方國家的觀點,是要抄西方國家的作業。其實中國抄其他國家的作業還少嗎?網聯網產品哪一個不是抄來的。只不過抗疫是習主席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習與西方不共戴天,才有西方防疫無論好壞絕不學習,要體現中國制度優越性的中國模式,而所謂的中國模式就是法西斯模式。

張文宏這個名字自疫情發生以來廣為人知,他那操著上海口音的普通話與方正的臉,也傳遍了中國與海外,他可以說是在疫情中唯一敢於直言,不隱瞞自己觀點,從醫學角度來普及病毒知識與防疫措施。他在疫情防治中所起的作用是其他醫生難以企及的,但在疫情表彰大會上卻不見他的蹤影。當然這種榮譽張醫生是不屑一顧的。他是「不為君王唱讚歌,只為蒼生說人話」的醫生。在中國這樣的政治環境下,他能這樣做這樣說非常難能可貴。但具有這樣精神品質的人,在中國是難以生存的,他的存在已經是一個奇蹟。這一次從高強發文的調子來看,張醫生恐怕是凶多吉少。張醫生危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