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打壓教協將自食苦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3日訊】「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近期遭到大陸官方媒體抨擊,香港教育局並宣布終止與其工作關係。旅居加拿大的時事評論員何良懋,8月6日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主持人梁珍採訪時指出,當局的打壓是非法的,是針對那些不符合中共胃口的社會團體,連「莫須有」的罪名都省了,直接用黨媒來做政治判定;這是中共把香港變成殖民地,奴役港人的一種表現,其目的是把香港公民社會的根基連根拔起,把香港殖民地化,摧毀香港的社會基石。但最終,中共將自食苦果。

何良懋:用政治判定而不是用法律

何良懋在《珍言真語》中指出,教協今次是遭遇「來自境外」的媒體攻擊(大陸《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很特別;而「大字報式的文革大批鬥」是只講「政治路線」、不講法律根據,完全脫離了香港社會上的認知。

他問:教協犯了香港哪條法,犯的什麼罪?無論是中共所謂的「以法治國」或「依法治國」(rule of law),都找不到教協犯了什麼罪。用香港慣常的法治rule of law來衡量,黨媒的指控就更加離譜:警方和執法單位均未對教協的組織或個人做出任何指控、裁定;按照香港的司法制度,就是(教協)沒有犯法。

(教協)48年來記錄良好,沒有任何一個案件被法庭裁定有罪,沒有被人控告過的。對教協的攻擊,是「用政治判定,而不是用法律」。

「就算你講『國安法』,它(教協)犯了哪一條法律?『國安法』淩駕《基本法》,都不要講《基本法》了。教協是沒有任何犯罪的團體,教育局卻割斷一切工作關係,而又說不出它犯了什麼罪,(這)做法本身就是政府犯法。」他質問道:「教育局違反了香港的rule of law,法治地區的ABC。那麼,政府犯法該當何罪?」

中共把香港殖民地化 違反文明無法無天

何良懋表示,中共和港府(今次)的做法,「牽涉到中共全面管治香港的一些橫蠻、野蠻、違背文明社會、違反開放社會的做法,是不講任何的法律根據的,只是講政治路線。」

「中共將香港殖民地化,完全不把香港當成是自己人,當港人是它殖民之下的奴隸,它要奴役香港人,才會做這些事情。」如果它當香港人是同胞的一部分,它為什麼不可以按照像廣州、深圳、上海、北京那樣對待?「它至少也要找一個罪名,哪怕隨便找個『尋釁滋事』、『破壞社會安寧』等。」

「這些罪名是由中共定的,惡法也是它定的。這些罪名,比如『尋釁滋事』,很多都是莫須有的。但現在它連一條莫須有的罪名都拿不出來,就憑中共官媒的政治定性。如同毛澤東批鬥領導層、批鬥劉少奇、批鬥彭真的北京市政府、市委時那樣,採用《我的第一張大字報》那種手法,只憑領導人的一句話(定罪)。」

他感嘆:「這就是無法無天,是違反了文明開放社會的做法。」

中共不遺餘力 打壓有社會基礎的團體

香港教協在1973年成立,至今已有48年歷史,創會會長是香港民主運動元老之一的司徒華。教協成立的背景是七十年代初的文憑教師薪酬事件。由於教師不滿港英政府改變教師薪酬制度,由「教協臨時執行委員會」等13個教育團體組成了「香港教育團體聯合祕書處」,領導教師請願、罷工,最終使港府讓步,提出新的薪酬方案。

從1985年立法局設有教學界功能組別開始,教育界(1995年後改稱教學界)議員一直由教協成員擔任。今年中共人大改變香港選舉制度前,特首選委會的教育界別也由教協成員出任。

何良懋認為,中共打壓教協的最大理由為,「第一,教協有群眾基礎,是香港最大的一個工會組織,將近有10萬會員……幼兒園老師到大學講師及教育界職工;

「第二,教協有財政實力。因為辦福利事業、為教師謀福利,是教協創會的重要的宗旨;

「第三,(教協)有社會基礎。教協與香港社會共呼吸,與香港市民站在維護公眾利益的最前線。它是一個工會,也是一個支持社會正義事業的團體。」例如在70年代後期的金禧事件中,教協建立了其聲譽和深厚的社會基礎;

「第四,它不是跟著中共黨中央的路線,它(現在)仍然站在香港市民利益那裡。」

「而共產黨最怕你人多、最怕你有人氣、最怕你有財力、最怕你有組織。因為中共會覺得它受到威脅了,所以要打壓這樣的團體。」「凡是有錢、有實力、有人氣的團體,都是中共第一個就要對付的。」

何良懋還認為,「重要的是,中共想將香港公民社會的根基連根拔起。」

「而香港公民社會其中一個主要的基礎團體就是教協」,他解釋道,因為「教協維繫了(社會的)很多其它不同類型的團體,做了很多的支援工作。」

打壓教協 中共將自食苦果

談到為什麼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中共沒有立即打壓教協,要等到現在才動手?

何良懋分析認為,主權回歸的初期,中共需要維護香港的社會穩定,而教協是香港社會穩定的力量,因為它維護的是數以萬計教師的權益;而教師是一個很重要的中產階層,能對香港的穩定起到相當大的作用。

到了最近兩三年,教協所支持的正義力量和很多有關社會議題的呼聲,例如立法會中的功能組別席位,蓋過了中共在香港控制的「教聯會」。教聯會的全稱叫作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於1975年4月成立,成員包括各級教育機構的校監、校長、教師和職工等,政治立場「愛國愛港」。

何良懋表示,「中共今天要搞教協,證明中共在香港社會上完全是沒有根基的,沒有社會的支持力量,所以它很眼紅(教協),它很懼怕。教協的這種力量對它來講是平起平坐,所以它要是拆爛教協這樣一個社會團體,也就摧毀了香港公民團體的基石。」他預料道,「中共將會自吃苦果。」

「中產階級將會出現一個分崩離析的、懸崖似的自由落體的現象,教師隊伍將會洶湧辭職。」「將來教師隊伍會變成香港非常不穩定的力量,香港(當局)在教育界以後推動任何政策將會事倍功半,得不到絕大部分教師隊伍的支持。」

「中共做任何事情都會一場空,因為教師才是真正地影響了意識形態。如果中共要這樣清洗(教協),其實就是將香港社會基石推倒重來,中共是在自毀長城,很快就會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很笨的。」

中共是香港的破壞王 使管治更加困難

談到近期香港教師已經出現移民潮,據一些學校統計,很多教師打算移民。有人擔心中共會派遣大陸的教師來到香港填補空缺,同時把中共在大陸洗腦的那一套也帶來香港。對此何良懋認為,「其實它要派人來,它不需要將教協推倒重來,這個做法會……使香港人更加憎恨中共,覺得中共沒做一件好事情,但『破壞』樣樣都做齊了,而且還做過頭了。中共是十足的香港社會的破壞王,就好像文革的紅衛兵那樣,只會搞破壞。中共這樣做會使自己管治香港更加困難。」

他認為,派大陸的教師來香港,「只會被香港人玩死,也會被香港的學生玩死。那些教師從大陸的農村過來,或者是二三綫的城市過來,甚至就算是從上海、廣州、北京下來,他們了解香港嗎?他們熟悉普世價值嗎?他們不熟悉普世價值。硬將中共的那套搬過來灌輸給香港學生,就會在香港製造矛盾,只會(造成)反彈,使香港人更加(與中共)對著幹;這樣『開硬弓』是十分地愚蠢的,只會令中共死得更快,使中共更難管治香港。」

何良懋還說,「不知道中共的所謂秀才和智囊到底在想些什麼?他們是否有心要拆爛中共的這盤生意呢?因為教協本來是香港思想界『建制』的一部分,教協其實是支持民族主義的,就算它支持「六四」,它也是從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的立場出發。它沒有任何一次支持港獨。中共應該覺得自己撿到了寶。」

但現在中共掌了權後「用到盡」,「完全沒有意願、沒有策略與香港人分享權力、共同管治好香港。」

現在中共派下來的人,「劣幣驅逐了香港的良幣」,「中共的這種政治近親繁殖已經在大陸造成了惡果,最近的水災就是近親繁殖(的結果)。無論是官還是市民,連自救的能力都沒有。這真是世界奇觀。」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撐珍珍成為Patreon會員: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訂閱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