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灌食致死致殘 八里莊勞教所醫生杜寶川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3日訊】原河北省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醫生杜寶川,對法輪功學員暴力野蠻灌食致死、致殘、致傷、精神失常。近日,杜寶川所犯罪行被明慧網詳細曝光。

據明慧網報導,杜寶川,在任河北省保定勞教所獄醫期間採取電擊、毆打、揪頭髮、針扎(扎手指甲和腳趾甲縫)、灌大糞、往鼻子裏灌酒精、注射不明藥物等陰毒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凡是在保定勞教所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過他不同程度的迫害,他都負有直接責任。

下面僅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遭杜寶川殘忍迫害的實例。

一、劉永旺(Liu,Yongwang)性別:男,年齡未知,畢業於天津大學,曾任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門經理、總工程師,河北省保定曲陽縣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劉永旺與妻子被非法關押在保定勞教所。劉永旺被關押到一大隊。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上午,劉永旺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架到辦公室,大隊長李大勇、教導員劉越勝、副大隊長劉慶勇、小隊長張謙、劉亮、衛生院的張院長、犯醫杜寶川等七人把他按在椅子上,杜寶川一邊指揮一邊不停的罵「××,讓你絕食給我找麻煩,我讓你×××絕食。」用鋼勺撬開嘴(牙出血),又用鉗子把嘴支到最大(上顎出血),固定舌頭,捏住鼻子,一勺勺直灌嗓子眼,如同按在水裏嗆,奶鹽水灌到肺裏。劉永旺拼命掙扎,但被按住動不了,心裏有一種被宰殺的恐懼。灌食後,胸部疼痛,出了一身冷汗,劉永旺被迫害得險些喪命。獄醫奸笑著諷刺道:「劉永旺,我以為你不出汗呢,原來你也發汗。」野蠻灌食之後,還把劉永旺與一個肺結核犯人放在一個禁閉室關押,使其染上肺結核,後來不斷吐血。劉永旺在非人折磨下,因不斷高燒而導致左腿失去了知覺。二零零二年,劉永旺被確診為「左腿神經損壞」。

劉永旺在保定勞教所,經歷了正常人難以想像的酷刑折磨:摧殘性野蠻灌食、皮帶抽臉、竹板打嘴、打掉門牙、全身遭電棍電擊、休克、迫害致大量吐血、染上肺結核、殺繩、綁『死人床』等酷刑。

二、丘麗英(Qiu,Liying),性別:女,年齡:56歲,河北省石家莊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在保定勞教所,警察指使犯人楊秀霞用拖鞋底狠抽丘立英的頭部,當時丘立英腦袋就麻了,又把灌食剩下的奶潑了丘立英一身。到晚上六點,丘立英開始全身抽搐,警察張國紅叫來獄醫杜寶川,他用抽血用的針扎丘立英的人中,嘴裏還不乾不淨,恐嚇、侮辱丘立英,當時就紮漏了,血順著人中流下來,當時丘立英抽作一團,他就渾身亂扎,又強行拉丘立英下地走,兩個犯人一人拿丘立英一隻胳膊,狠命地用鐵管床上的鐵管抽打,打得丘立英心臟麻木,停跳,當時就昏過去了。醒來後,犯人劉建菊做著下流猥褻的動作,又拿兩米長的竹竿打丘立英。一屋子犯人在幾個警察和獄醫的授意下,污言穢語,連打帶罵,對丘立英進行人格侮辱,肉體摧殘,使丘立英再次心臟停跳,昏迷,一直持續了兩個多小時。

三、法輪功學員馮國光(Feng,Guoguang),性別:男,去世時年齡:44歲,大學畢業,河北省保定市易縣西陵鎮副鎮長。

馮國光於九九年十月被抓後,被易縣國保大隊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保定勞教所。他因堅修大法,備受勞教所的折磨與摧殘。二零零一年大隊長李大勇、劉越勝等人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馮國光被捆綁在死人床上遭受折磨。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馮國光因絕食抗議野蠻迫害,被大隊長李大勇、劉越勝、獄醫杜寶川野蠻灌食,造成嚴重肺積水。一月二十六日又被野蠻灌食一次,晚上八點馮國光開始大口大口的吐血,非常嚴重,送保定二五二醫院治療十天,此時馮國光已生命垂危。惡警們看看無法治癒,趁他還有一口氣通知家人接走。馮國光回家不久,於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含冤離世。時年四十四歲。事後李大勇還瘋狂叫囂:「死了白死!」

保定勞教所向記者證實了馮國光於在押期間死亡,但當記者詢問死因時卻說:「好幾千人,我們辦公室怎麼知道。」

五月十一日下午,杜寶川到保定勞教所一大隊,對法輪功學員們說:「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時間長的人可能認識我,我就是你們明慧網上說的惡人,我不怕當惡人,……,不吃飯就得灌,從鼻子、從嘴怎麼都能灌,我值班有的是時間,給你插十幾次也沒問題。」

四、郭貴菊(Guo,Guiju),性別:女,年齡未知,河北省雄縣法輪功學員。

郭貴菊被雄縣國保大隊劫持到保定勞教所後,杜寶川先是拿大長針扎人中、腳心、腳趾、手指,後開始藥物注射進行迫害。十三天後勞教所還不放人,並勒索家人要輸液錢,後又對她野蠻灌食,還把她雙手銬在床上二十四小時。

五、魏秀玲(Wei,Xiuling),性別:女,五十多歲,河北省保定市易縣裴山鎮白虹村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魏秀玲被易縣國保大隊劫持到保定勞教所非法關押,二零零四年,魏秀玲眼睛看不清東西、腰疼、腿疼且脹、麻,整天頭昏腦脹、出虛汗。一天,白潔帶她到醫務室,給醫生使眼色,醫生不給魏秀玲好氣。還有一次,朱曼帶她去醫務室,惡醫杜寶川裝模作樣的拿藥,問她現在有病沒有,旁邊一個獄警錄像,她不配合他們妄圖玩弄栽贓法輪功的鬼把戲,她正告說:「我沒病,有病也是你們迫害的!」這些人不顧她身體狀況,再次將她帶到專門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四樓(女大隊)強行「轉化」:強迫罰站、不許睡覺。她承受不住,精神受到刺激,理智不清。一天,她身體出現病態,便血,當天,白潔把她帶到二樓六班。易縣猶大李淑梅(大班班長)又把她帶到一樓「轉化班」,魏秀玲身體虛弱,難受地在床上一會兒躺,一會兒坐,猶大們給點東西就吃點兒,不給也不吃,大隊長李秀琴認為她是在裝病,假裝關心地叫她幾聲,就這樣觀察了她四天,看她是否真的有病。

六、劉輝(Liu,Hui),性別:男,年齡未知,河北省保定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四年十月,有一天勞教所獄醫杜寶川,以治病為由將劉輝拉到醫務所強行灌食,灌食後由於皮管扎破鼻腔,鮮血直流。十一月初的一天晚上,獄醫杜寶川用很粗的針頭,扎他的人中,將人中扎透,紮十個手指甲縫,十個腳趾甲縫,及腳心,一個手指(腳趾)一個手指(腳趾)的紮。

七、董春玲(Dong,Chunling),性別:女,年齡:65歲,河北省保定市法輪功學員。 保定市原糖酒集團食品科退休職工。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董春玲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到八里莊勞教所,勞教兩年。董春玲不配合他們一切要求,絕食抗議,被關小號,因胃已損傷,他們不敢插管灌食。天天強制董春玲到門診打吊針。獄醫杜寶川陰險毒辣,每次見到就罵髒話。一次他在藥裏加了毒藥,董春玲頓時全身痛的打哆嗦心急火燎,痛不欲生。獄醫杜寶川用大針頭狠狠的紮董春玲的人中,連扎幾次。

八、趙彥平(Zhao,Yanping),性別:男,年齡未知,河北省淶水縣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三月被綁架到保定勞教所。因嚴重的胃潰瘍,家裏想保外就醫,四月五日給惡警李大勇送禮品價值2千多元,後又通過別人給其送去了5千元人民幣。因李大勇其醜行外泄,就把5千元退了回去,因此對趙彥平懷恨在心,利用各種辦法迫害他。在趙彥平病重期間,李大勇指使四個人把趙彥平抬到衛生室去,其實不是給治療,衛生室醫生杜寶川拿木棍擊打其臉部,用針頭扎其臉部、胳膊。針都是帶鉤的,扎進去就帶出一團肉,還往他的鼻子、嘴裏灌酒精。實施迫害時,趙彥平已有一個多月不吃飯了。最後他的血壓高壓一百、低壓九十,奄奄一息,生命垂危。後來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才將其放回家。

九、侯曼雲(Hou,Manyun),性別:女,年齡:五十多歲,河北省淶源縣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侯曼雲被當地國保大隊劫持到保定勞教所。二零零二年春,侯曼雲絕食抗議強制轉化,勞教所獄醫杜寶川將侯曼雲的手、腳銬在椅子上,五六個犯人往她口腔中灌食,將她活活憋得昏死過去,直到侯曼雲呼吸停止,惡醫才罷手。

十、黃鳳華(Huang,Fenghua),性別:女,年齡未知,河北省保定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接見室外有很多人,眾目睽睽之下,警察等人拽著黃鳳華胳膊灌食後在地上拖回去,褲子磨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勞教所黃鳳華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第四天時張國紅騙她說要跟她談話,將她騙下樓拖著她去灌食。灌食時,醫生杜寶川用張國紅的電棍電她,灌食後不拔管,一直插著,她們將她抬回女隊銬著她,晚上還灌食,其實是故意折磨她。而後因她身體虛弱幹不了活,為逼她幹活強行給她打針,且超期關押三個月。

十一、黨會英(Dang,Huiying),女,45歲,河北省保定市法輪功學員,保定市省建公司職工。

二零零四年黨會英第二次被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再次遭受了不讓睡覺、罰站立、抱頭蹲的體罰。還是三天兩頭都是一天不讓去廁所,黨會英被迫絕食。惡警張國紅強行給她灌食,灌的是涼水、剩玉米粥加了半袋鹽,灌食時噴在了臉上,勞教所醫生杜寶川就牽來一條狗去舔,狗的爪子抓黨會英的臉。灌食後杜寶川強行給打了一針,黨會英被打針後身體麻木、眼發黑、四肢無力、口渴的厲害。黨會英被迫害的身體致殘,走路一拐一瘸。

十二、張小麗(張曉麗)(Zhang,Xiaoli),性別:女,年齡:43歲,河北省保定市清苑縣東呂鄉南王莊法輪功學員。清苑縣東呂鄉南王村教師。

張曉麗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東呂鄉鄉長樊文志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

張小麗多次被暴力灌食,一次惡醫杜寶川用管子從鼻孔插進胃裏,被全部嘔吐出來,杜把吐在地上的穢物往她臉上抹,並搧耳光。並給她灌大便湯,用腳踹她腦袋,杜寶川拿鉗子擰,猶大打,吊銬半個月。還強行在頭上注射不明藥物。最終張小麗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經常晚上不睡覺,自言自語。腹中長了瘤子,身體瘦弱只剩一把骨頭也不放人。

十三、范志娟(Fan,Zhijuan),性別:女,年齡未知,河北省望都縣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惡警把范志娟叫到四樓,對范志娟進行新一輪迫害,范志娟絕食反迫害,虛弱的走路都需要別人攙扶,惡警仍逼范志娟出工,回來再強行灌食,幾人把范志娟摁在靠背椅上,惡醫杜寶川一手揪住范志娟的頭髮,往下拽,一手拿鉗子撬范志娟的嘴和牙,猶大宋豔紅幫忙往鼻孔裏插管子,把管子插進去,卻甚麼也不灌,他們說:就是讓你難受、難受!

杜寶川的灌食方法:把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銬在椅子上,將頭從椅子靠背上往後扳、往下壓,(椅靠背從脖子後面頂住),直到按下去為止。也就是把食管幾乎摺疊在一起,用手捏住鼻子,用刀子撬開法輪功學員的嘴,弄的滿嘴是血,將食物灌往口中。杜看到掙扎的法輪功學員幾乎快無力動彈,估摸著心臟快停止跳動了,在心臟部位使勁擠壓幾下鬆開手讓食物落下,如此反覆,一次灌食需反覆六、七次。杜還得意的說:「怎麼樣,好受嗎?明天接著灌。」很顯然,這麼做的目的與最終導致的結果並不是讓法輪功學員進食,而是讓人活活憋死。因為這種情況下,食物一滴都不可能從食管進入胃,而是一滴不少的堵在嘴裏,此時鼻子被掐得死死的。據受過這種虐待的法輪功學員說:非常痛苦,生不如死。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原河北省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醫生杜寶川的罪惡簿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