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淇的奇蹟:10個月從200多斤變成95斤婷婷玉立的乖女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4日訊】淇淇是一位二十三歲的大姑娘。淇淇和我的緣份還得從我家辦的「小飯桌」說起。

我家開辦「小飯桌」,主要為幼兒到少兒提供食宿。我們一家人修煉法輪大法,我知道,孩子們到我家來了,就是緣份,就是來得法、學法來了,所以,學習《轉法輪》、《洪吟》以及其他大法師父的講法是我們的必修課。

今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別家的幼兒園或「小飯桌」,從中國新年開始就停了,直到今年八月份,有的幼兒園或小飯桌承受不住經濟損失,就此關了門。而我家的「小飯桌」不但沒受到疫情影響,反而孩子比以前多,最多的時候,有十六個孩子,其中九個孩子是長托生。我知道,是大法師父把這些孩子送到了我身邊。

疫情期間,孩子們不能到外面玩,我們就充份利用這時間大量學法,不管是常人家的孩子,還是大法小弟子。早晨起床後,我帶孩子們背《洪吟》。早飯後,學習師父在各地的講法;學完法後,孩子們上學校的網課;下午寫學校的作業。晚上,我們一起學《轉法輪》。晚九點二十分,我們開始煉功,之後睡覺。這些孩子每天沒有因為睡眠少而發睏,精力很充沛。

每兩週,我們集體交流一次,這些孩子都學會了向內找,找到了自己有歡喜心、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怨恨心等等。其中,常人家一個上一年級的孩子,學法才一個月,在一次交流中,他哭了。他說,自己在學校經常欺負同學,是錯的,把德都給了小朋友。他說,現在知道了「德」的珍貴。

還有一個男孩,叫海一,十四歲,父母都未修煉。來我家之前,海一迷戀上了玩手機、打遊戲,學習成績直線下滑。來我家之後,通過二十多天的學法、煉功,海一不再鬧心了,能安下心來寫作業了,也不玩手機了。

下面主要講講淇淇的故事

淇淇的到來

二零一九年九月,多年未聯繫的一位同學突然打電話給我,哭著向我訴說,她的女兒患病,醫治無效,她也不想活了,讓我幫她想想辦法。她的女兒就是淇淇,當時二十二歲。

我家「小飯桌」收的都是年齡小的孩子,突遇這種情況,我想,這個孩子也是師父送來的。我說:「你把孩子領來吧,光明就在你們的眼前。」她忙問:「是甚麼希望?」我說:「你來了就知道了。」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晚,她們娘倆從千里之外來到我家。

淇淇身高一米五四,體重卻有二百多斤,胖的嚇人,不像是個年輕人,像個大媽。吃飯時,我八十三歲的老母親問她們母女:「你倆誰是媽呀?」這句話,讓我同學的臉紅到了脖子根。她就開始給我講述了淇淇的情況。

淇淇的遭遇

淇淇兩歲多時,上了幼兒園。一次,桌子倒了,把淇淇壓在了底下。當時發生了甚麼,幼兒園老師沒說細節,她父母也一概不知。

七歲時,淇淇還不會算數,被父母送到了一個封閉管理的老師那裏補課。那個老師打孩子、罵孩子,又把淇淇嚇著了。淇淇上小學了,學習總是跟不上。

上初中時,她父母發現淇淇總是一口口的咳痰,愛發脾氣、焦慮、狂躁。淇淇父母領著她到各大醫院去檢查,最後確診為淇淇患有「自閉症」、「抽動症」、「強迫症」、「精神病」、「雙向語言情感障礙」等,醫生給開了一堆藥,這些藥裏面都含激素。淇淇吃了藥,就好些,過幾天,又不行了,醫生就加大藥量。加大藥量後,過一陣子,又不行了,醫生就再加量。這些年裏,她們母女奔波於省內各大醫院,淇淇不見好轉,就轉到北京的醫院去治療。

淇淇的體重增到一百八十多斤,一頓飯能吃三斤多牛肉,加上一大盤烤腸,還得喝一大瓶飲料。除了吃,淇淇就是發脾氣,打人、罵人,誰她都打。醫生又診斷淇淇有「狂躁症」、「焦慮症」。淇淇住醫院治療,總發狂。醫護人員把她綁在床上,給她打針、吃藥。過了一段時間,父母去看淇淇,發現淇淇安靜了許多,但目光呆滯,記憶力減退。

她父母又帶淇淇輾轉到了上海的著名醫院。專家說,淇淇精神紊亂,得把大腦雙側神經截斷,才會好轉。於是,在上海,淇淇做了神經截斷手術。手術後,淇淇完全沒有記憶力了,就知道吃,直到吃噴出為止;體重增至二百多斤。淇淇的性情比以前更發狂、焦慮了,心臟也不正常了。

說到此時,淇淇的媽媽已經哭成了淚人,說:「孩子整個身體都衰竭了,遭了好多好多的罪啊!」

我問淇淇媽媽,手術沒效果,那吃了五年的藥,好使了嗎?她說:「管啥用呀,可那也得吃啊!醫生說得一直吃到死。孩子整天發狂,摔東西、打罵人,這樣下去,孩子也活不了多大。我和她爸爸多次準備好了安眠藥,準備三口人同歸於盡,可每次都沒狠下心來。現在孩子在家都呆不了,她爸得天天開車帶她出去遛。一提到淇淇,我們心都哆嗦,真是活,活不起;死,死不起。」

收留淇淇

淇淇媽媽跟我聊了五個多小時,在這過程中,淇淇一直在地上走來走去,進出各個房間,把好吃的都翻了一遍,一會吃這個,一會吃那個,又來問我:「阿姨,甚麼時候給我做烤肉?甚麼時候給我買石榴?甚麼時候泡溫泉?」一個晚上,這幾句話不停的問,不下五十遍。

她媽媽說:「現在,淇淇的智商不如兩歲孩子,滿腦子就是吃、玩,其餘甚麼都聽不懂。二十二歲的孩子,甚麼也不會做,刷個牙、洗個臉,就把身上、地上弄的都是牙膏、水。只要她幹點啥,那你就得在後面不停的給她收拾。」最後,她媽媽哀嘆:「這種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

我想,只有師父能救淇淇了。我對淇淇媽媽說:「你們夫妻倆是中西醫大夫,你們也到各地名醫院治療這麼多年了,可是不但沒見好,還嚴重了。那只有一個辦法能治孩子的病了。」我就開始給她講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以及法輪大法的神奇。我還給她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我告訴她,我和兒子、母親以及身邊人修大法後的奇蹟變化。

我在講述修煉法輪大法的這些神奇時,師父的慈悲與大法的超常使我忍不住落淚。旁邊的淇淇能從我的話中感受到這些都是真實的,她也哭了。我問:「這樣好的功法,不用你掏一分錢,你們想不想試一試?」淇淇媽媽說:「只要有一線希望,我都想試試。」

第二天早上,我、淇淇和她媽媽,以及來我家的同修開始學《轉法輪》。淇淇跟大法的緣份很深啊,一向連五分鐘都坐不住的她,竟然第一天就奇蹟般的坐了一個多小時,學完了一講大法。而且她學法時,還很用心。

在學法中途,淇淇媽媽突然說:「姑娘,到該吃藥的時間了。」我笑了,說:「你還往孩子身體灌藥幹啥呀?孩子都吃成這樣了。」淇淇媽媽說:「不吃藥,怕她加重啊!」我說:「以前是這樣的,因為沒人管。現在孩子學大法了,心裏很穩,只要孩子能學法,師父就會管她。」淇淇媽媽聽我一說,也就不堅持了。

那天晚上,淇淇媽媽做了一個夢,早上講給我聽:夢見她帶著淇淇和淇淇姥姥要回家。走大道,有水過不去。淇淇姥姥說:「那走小路吧!」可走小路,走到死胡同裏去了,沒路了。然後,她夢見自己給淇淇吃錯藥了,淇淇就拿東西打她。我笑著說:「師父點化你,給孩子吃錯藥了,別吃了,那是條小路,死胡同;走光明大道,才能回家,好好修煉吧!你娘倆根基不淺啊!」從那以後,淇淇一片藥也沒吃過。

淇淇媽媽在我家住了十多天,看淇淇有沒有甚麼不良的反應。淇淇爸爸打聽孩子情況,淇淇媽媽沒敢說孩子停藥了,只說減了一點藥量。後來,淇淇爸爸聽說淇淇停藥了,嚇的三天沒睡著覺,並且一再叮囑淇淇媽媽:「孩子要鬧的話,趕緊給我打電話,我開車來接。」可是,淇淇不但沒有發狂,情緒還很穩定,一聽大法弟子的歌曲,就高興。淇淇媽媽有些放心了,把淇淇留在我這裏,自己回家了。

耐心和堅持

帶淇淇這件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淇淇不懂甚麼,每件事都得從頭教她;身上的壞毛病、壞習慣,一個個的需要改正,每個毛病都得花費一個多月的時間,才能改過來。她說話、做事都特別慢,比如刷牙,刷每個地方都得數五十下,刷一次牙,就得五十分鐘左右。衣服上、臉盆上、鏡子上、地上,都是牙膏,我就得全部清理一下。自從淇淇來到我家,我家的廁所就緊張起來了。她洗腳、洗襪子,弄的滿地都是肥皂沫、滿地水。

每天早上,淇淇剛吃完早飯,就開始念叨中午吃甚麼。上午只要閒下來,就開始一遍遍的問中午的飯。吃完午飯,就又開始念叨晚上的飯了,還要點各種各樣的水果。

一天晚上,我們發完十二點正念,淇淇換完睡衣,我讓她把換下的衣服放櫃子裏,我就躺下睡著了。當我醒來時,已是凌晨兩點了,她還在那放衣服。這樣的事情經常出現。

淇淇剛來時,還經常出現幻覺,總想打人、殺人,我就一天到晚看著她,告訴她怎麼做。我家的菜刀、剪子等危險品,都不敢放在明處,恐怕她出現幻覺時,做出甚麼事來。那些天,我真是提心吊膽,心裏七上八下的。

有時我想:「不如把淇淇送回去吧,跟她真夠操心的;但要是把她送回去,這個孩子就徹底完了。」我轉念一想,怕操心,不也是一顆自私的心嗎?師父從來不放棄我們,不嫌棄我們,就連特務想修煉大法的話都度。現在,有緣人被送到我身邊,就讓我帶帶孩子學法、煉功,我還做不到嗎?還應該煩嗎?我哭著向師父說:「師父啊!弟子錯了,弟子一定修去為私為我的心,一定帶好身邊的每一個孩子。」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有一個同修在大樹下煉功,突然聽說一大幫壞人要進村了。我說:「快把煉功播放器收起來。」這個同修不動彈,我就往起收。一收,發現播放器還有線,這線還掛在高高的樹上。我就往下拽,一邊拽,一邊想,不能拽的太快,怕把線拽斷了,最後終於拽下來了。我把線纏好後,把播放器還給了這個同修,她拿著就走了。

醒來後,我悟到,這個同修就是淇淇,帶這個孩子,需要漫長的時間,需要在學法煉功上抓緊,心裏不能急,急了,就會前功盡棄。

於是,我就帶淇淇用大量的時間學法。早上發完正念,我就帶她背《洪吟》。起初,淇淇一首詩要背好幾天,我一句一句的跟她背;半個月後,她能一天背一首了;再後來,半天能背一首;兩個月下來,一個小時就能背兩首了。吃完早飯,我們「小飯桌」就開始集體學師父在各地的講法。下午,她背《洪吟》。晚上發完正念,我們集體學習《轉法輪》,緊接著煉功。就這樣,天天堅持著。

師父不斷的為淇淇淨化身體,她的心臟難受了幾次,頭痛了幾次,胃吐酸水,噁心了幾次,渾身骨頭疼痛了幾次,出現幻覺幾次。師父給淇淇淨化頭部的時候,她說很睏,打哈欠,打個不停,一睡就是大半天,這種狀態持續一週後,就消失了。

後來,她身上就開始往出返藥味,藥味特別熏人,大約返了二十多天。淇淇問我:「阿姨,我怎麼這麼難受啊!」我說:「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呢!不用怕,師父把病根已經給你拿掉了,就剩下一點黑氣冒出來,你自己也得承受一點啊!你快謝謝師父。」她就趕緊磕頭,叩謝師父!

淇淇的奇蹟

今年中國新年時,淇淇來我家已經三個多月了,她家離我家有一千多里地,我問淇淇:「啥時回家過年?」淇淇的回答讓我出乎意料,她竟然要跟我一起過年,不回家。我說:「你不回家過年,不想爸爸媽媽嗎?」她說:「我也想爸爸媽媽,但是我離不開你,你家的環境能幫助我的身體健康。阿姨,你比我親媽都好!我就管你叫媽媽吧。我媽把我送到醫院裏,我被綁在床上,還給我打針,吃害人的藥,害死我了,我恨他們。在你家,能學大法,不給吃藥,也不打人。」

我說:「阿姨有時也說你啊!」她說:「你是為我好,管我的壞毛病。我知道自從來你家,我就再不發脾氣了,可開心了。我也不回家了,就在你家呆著,你就是我親媽。」不管我怎麼勸,告訴她爸媽也是為她好,但淇淇就是不想離開我。

為了不讓她家人惦記,大年三十,我買票帶淇淇回她家了。看到淇淇,她的爸爸很是感慨,說:「就單單孩子體重變化這一項,我都覺的不可思議。」

淇淇在學大法前,爸爸、媽媽用了很多辦法,想要把淇淇的體重減下來,都沒有成功。他們還曾為了她減肥,帶她去長春的醫院,準備做胃切除手術,但大夫發現淇淇吃的慾望太強烈,沒敢給她做手術。所以,這麼多年,淇淇的體重都是有增無減。現在,淇淇甚麼都吃,沒有忌口,體重卻直線下降,單單體重的變化,就是個奇蹟。

淇淇的家人看到了淇淇的身體和性情的巨大變化,都相信法輪大法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淇淇的姥姥拉著我的手說:「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啊!」我說:「大娘,我哪有甚麼本事啊!我沒給孩子吃藥、按摩、針灸,就是帶她學大法、煉功,是法輪大法救了她,大法師父救了她呀!」現在,淇淇媽媽和淇淇姥姥都得法了,開始學法煉功了。

我和淇淇學法四個月時,我發現淇淇心臟不難受了,能正常排尿了,頭也不疼了,思維也能跟上了。記憶力也在逐漸恢復,她能把以前醫院裏發生的事情想起來了,醫院的名字、大夫的名字都記起來了。

現在淇淇學法已經十個月了,除了還有點小磨蹭外,其餘的病症都好了。淇淇現在也能主動學法了,不再發脾氣,不發狂,不煩躁,每天都開開心心的。她每天學師父的各地講法經文,有時一天一本,有時兩天一本。十個月的時間裏,淇淇把五本《洪吟》都背會了。現在,淇淇在背《轉法輪》,已背到了第二講。

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十個月,淇淇從一個二百多斤、各項功能都衰竭、狂躁的孩子,已經變成了現在的體重九十五斤、開朗活潑、婷婷玉立的乖女孩。

是師父慈悲救了淇淇,否則這個連醫院都治不了的孩子,怎麼可能恢復健康呢?淇淇的故事,再一次證實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王馨宇)

原文鏈接:明慧法會︱大法神跡:淇淇的故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