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萬通三君子遭劫 監管風暴富豪明星難逃

中共輿論風暴和監管風暴 富豪和明星難逃劫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過去一週,中國疫情飆升,監管風暴發威。富豪劫再次上演,這次應在萬通三君子。中共閉關鎖國,中國人個個難逃監管大網。官媒亂砍亂殺,民營企業哀鴻遍野。政策突變和輿論風暴,帶來上市公司千億市值崩跌,甚至千萬人失業的震盪。

這讓人懷疑習近平是不是鎮不住局勢了?難道是政令難出中南海?清零政策導致疫情封鎖,經濟代價高昂,抗疫專家左右互搏,中國經濟如何走出低谷?

監管風暴發威 萬通三君子遭劫

首先來看,中共監管風暴繼續發威,又有新的富豪遭劫。

8月13日晚間,地產大佬馮侖發布微博,回應自媒體指控他涉嫌挪用資金罪被三亞警方立案,稱網文惡意歪曲事實將報警。但是新浪卻開了一個專題報導這個「傳聞」,可以看出中國的風向。弱勢之下,馮侖只能成為監管風暴的受害者。

不光是馮侖,當年的「萬通六君子」,其中三位地產大佬近日都遭劫。

8月11日晚,易小迪的陽光100發布公告說,2億美元可轉換債券已經發生實際違約。

8月6日晚,潘石屹的SOHO中國發布公告,收到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通知,根據《中國反壟斷法》被正式立案調查。起因是,潘石屹要把旗下的房地產公司SOHO中國,出售給美國私募基金黑石集團。潘石屹近年頻頻賣出SOHO中國的資產,遭到網民質疑準備跑路,到美國去。

潘石屹、馮侖、易小迪、王功權、劉軍和王啟富。這六個性格鮮明,各有所長的男人,共聚一堂,呼嘯聚義,在海南開始了他們的地產生意,開創萬通集團,被稱為萬通六君子。之後他們分道揚鑣,在商界各自成為一方霸主。

馮侖和遭到整肅的馬雲是好朋友。馬雲的湖畔大學第一屆第一課,就是馮侖去替馬雲給學生們上的。馮侖和馬雲共同創辦了頂級的富豪會所——江南會。

馮侖和最近被整肅的柳傳志也是好朋友,他們都是泰山會的主要成員。馮侖曾這樣形容泰山會:「我們是一幫老男人,私人組織。」馮侖寫暢銷書《野蠻生長》時,就請老朋友柳傳志寫推薦。

馮侖畢業於中央黨校,也曾在中宣部任職。他曾經勸誡私營企業家要「聽黨的話,按政府的要求辦」,私營企業家要和政治家「保持精神戀愛,而不是嫖娼的關係」。

不過他也批評政府濫發貨幣刺激GDP增長,推高了房價,以致出現社會公平問題,「政府沒把該做的事情作好,然後用責怪市場來掩飾自己的過失。 」他還批評國進民退是「宮外孕」,破壞正常的市場經濟發育環境;以及政府隨意改變公共政策,喪失信用。這些話是他2010年5月接受外媒採訪說的。

潘石屹的故事更多。不過他們可能都要羨慕李嘉誠了。香港首富李嘉誠在2014年,中國房市最熱的時候,拋售中國房地產,把資產轉到英國。人們都不理解。現在才發現,他的長江實業集團跟江派友好,發現習近平不對味後,趕緊撤離,嗅覺很靈敏,急流勇退。

但中國大部分富豪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中共現在還停止辦理私人護照,停止出境簽證,誰也跑不了了。

輿論風暴和監管風暴 富豪和明星難逃劫難

高盛7月29日的一份報告顯示,自去年11月以來,中共監管機構已採取五十多項行動,涉及反壟斷、金融、數據安全和社會公平領域,每週至少採取一項行動。

去年開始打壓馬雲和阿里,叫停「螞蟻」赴美上市。今年7月,中共突然出手整肅在美上市的「滴滴出行」,並嚴查中企赴海外上市。

7月24日,中共又出台打擊校外培訓的「雙減」政策。這個行業擁有千萬人就業和萬億美元的市值,一下被切斷了上市和私募基金這二條生命線。教育類中概股暴跌。新東方教育創始人俞敏洪在該公司12%的股份價值從30億美元慘跌至5億美元。

《金融時報》報導說,自7月以來,包括騰訊馬化騰和拼多多黃崢在內的22位科技類的億萬富翁,個人財富減少了870億美元。

另一邊,美國監管部門也加強對中概股監管,要求中企IPO必須披露中共的政策風險。

但是中共不停手,8月11日發布《法治政府建設實施綱要》,即五年施政綱要,要對食品藥品、公共衛生、環境、勞保、交通運輸、金融、教育等等眾多行業加強執法力度。這份文件也被解讀為,習近平2022年要連任,至少再干5年。

在黨的指揮棒之下,中共喉舌嗅出了血腥味。8月以來,中共央媒及其旗下報刊網站,頻頻揮舞大刀長槍,點名批評不同行業,引發市場震盪,股市暴跌。從娛樂到遊戲,從白酒到電子菸,從增高針到短視頻,從乳業到芯片,培訓業、娛樂業、遊戲業、菸酒業、芯片業、美容業,幾乎一天一個行業遭殃。產業界和投資者成了驚弓之鳥,人人自危。

除了針對富豪和民企,中共針對娛樂明星的整肅也不放鬆。

歌手吳亦凡被刑拘後,中共當局再次出手打擊娛樂圈。人民網8月2日直接點名22個藝人,批評他們開火鍋店是「割韭菜」,並揭露他們背後賺錢的套路。這22位藝人包括陳赫、李晨、Angelababy、杜海濤、何炅、賈玲、王祖藍等等。

與此同時,微博召集二十多家明星工作室和經紀公司舉辦「飯圈整治座談會」,要粉絲們理性追星,抵制粉絲互撕、集資、炫富等行為,並宣布下線「明星勢力榜」。所以中國現在賺了錢的,出了名的,人人自危,都可能被黨中央和各級政府部門整頓和割韭菜。

中國現在是什麼社會?我說文革來了,其實真的來了,換了方式和手法來了。

抗疫路線之爭  張文宏成「反動學術權威」

中國經濟遭受的打擊還不只這些。疫情也讓人擔心。中共採取極端防疫措施,要求把病例「清零」,這種模式經濟代價高昂。近日,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渣打銀行和花旗銀行,都已經下調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主要原因就是這種極端防疫損害製造業和消費支出。

中共的染疫數據,不可信。每天增加100例,就是很多了,就要對數百萬人進行強制新冠檢測,還要全區封鎖,不讓進出,地方官員要撤職查辦。美國現在一天十幾萬新增病例,大家的生活並沒有受多大影響。

根據中共國務院通報,截至8月12日,中國大陸已有18個省48個市發生本土疫情,連續19天本土病例上升,但官方仍宣布疫情風險「總體可控」。

不過影視業首先挺不住了。數據顯示,大陸超過3,500家影院暫停營業。《證券時報》14日說,影視行業再度陷入停擺期,大規模停業來襲,業內稱明後年才可能重回增長。

旅遊業和活動賽事也飽受打擊。中國31個省區市都發布了旅行警告,敦促人們不要旅行以遏制病毒傳播。全國大部分地區限制娛樂活動。2021年上半年,跟2019年疫情爆發前相比,國內旅遊總支出下降約40%。中國還限制出入境,閉關鎖國。

11日,浙江省關閉了寧波舟山港一個碼頭,因為那裡一名工人確診,航運馬上出現擁堵。舟山港是世界第三大集裝箱港口,人們開始擔憂全球貿易受阻。

中共的「零容忍戰略」和其它大多數國家採取的「與病毒共存」形成鮮明對比,目前已經成了中國的抗疫路線之爭。上海復旦大學專家張文宏提出要「與病毒共存」,引發前中共衛生部長高強不點名駁斥,網上也出現兩極化爭論,張文宏一下被左派批判為「反動學術權威」。隨後,黨報加入口誅筆伐,認為張文宏的「共存論」是「投降主義」,等於給國家「抹黑」。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習近平宣稱自己有效遏制了新冠病例,恢復了經濟,這一點作為東升西降的例證,作為他的政績,成了中共對內對外宣傳的核心內容。現在疫情又來了,怎麼辦呢?

在疫情反覆、社會爭論之際,中共公安部又緊急出面維穩啦。8月9日,公安部長趙克志在北京主持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社會穩定組會議,要求迅速全面恢復啟動聯防聯控機制,嚴密防範、嚴厲打擊所謂境內外敵對勢力、各種顛覆滲透搗亂破壞活動,嚴肅查處網上造謠傳謠等,捍衛國家政治安全,有效引導社會輿論,等等。

但是大瘟疫傳播,看不見摸不著,中共用武力和暴力能擋得住嗎?

更多唐青看時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Hn3lcL7mKsVQlE6axBToA

會員頻道: https://www.youlucky.biz/tangqing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