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阿富汗變天 誰是贏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8月16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就在昨天(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武裝組織在一系列進展神速的攻勢之後,正式進入並控制了首都喀布爾的總統府。一則公開的視頻顯示,塔利班人員還圍繞阿富汗總統加尼幾個小時前還在使用的辦公桌拍照留念。

當天,美聯社引述塔利班發言人的話報導說,塔利班很快將在喀布爾總統府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而這個名字,正是塔利班於1996年在阿富汗建立政權並統治了5年的政權名稱。這個政權在2001年因為美國在「9·11」事件後發起的阿富汗戰爭中被推翻。

所以,這張照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標誌,標誌著阿富汗這個中亞小國正式變天,一度統治該國的塔利班捲土重來,於20年後再度掌權。

這個消息毫無疑問占據了全世界各大媒體的頭條,也引發了所有關注阿富汗局勢以及中美關係的朋友們一場大討論,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阿富汗變天事件,以及這個事件分別對中美兩國以及兩國關係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塔利班花9天時間拿下17省省城

首先,我們先簡要介紹一下阿富汗局勢當前的主要熱點,這是我們討論相關話題的重要背景。

在塔利班進入總統府之前,阿富汗民選總統加尼(Ashraf Ghani)和第一副總統薩利赫(Amrullah Saleh)均已乘飛機離開喀布爾,一種說法是去了塔吉克斯坦,並將轉往第三國。但半島電視台引述加尼私人保鏢的說法稱,加尼去了烏茲別克斯坦。

流亡中的加尼總統隨後在臉書發文,強調他沒有抵抗到底的原因是目睹20年的戰爭中,無數人因此喪命,為了避免血流成河,他才選擇離開。他說塔利班用劍和槍贏得了勝利,但他們並沒有贏得人心,塔利班必須向所有部落、姐妹及婦女做出保證,才有可能贏得人民的心。

加尼這番話當然有為自己辯解的意思,但客觀上反映了兩個重點,一個是此次阿富汗政權易手,政府軍實際上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抵抗。塔利班從8月6日聲稱「未經戰鬥」拿下第一座省會城市薩蘭吉(Zaranj),到沒有動用一兵一卒拿下東部大城賈拉拉巴德(Jalalabad),再到8月15日進入喀布爾,僅花9天左右的時間拿下17省的省城,期間並未經歷什麼特別艱難的鏖戰,很多地方幾乎就是過去說的「傳檄而定」。

美國打20年戰爭 依然不了解這個國家

如此神速的進展,不要說外界大跌眼鏡,就連塔利班自己都沒有想到,而美國情報部門同樣未能準確掌握,以致做出了重大誤判,拜登7月8日還在說:「你們不會看到人們被從美國駐阿富汗大使館屋頂上由直升機撤離的情況……塔利班將到處橫行並把全阿富汗占為己有的情況極不可能出現。」

結果他說的「不會看到」的一幕,昨天就真真切切在美國駐阿大使館上演了。這說明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即便美國在阿富汗打了一場20年的戰爭,但依然不了解這個國家。

加尼的話提到的另一個重點,是塔利班會如何對待其它部落及婦女。這實際上涉及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一大焦點,就是塔利班是否會在全國推行他們過去屢屢被人詬病的極端宗教政策。而這一點如果推而廣之,就涉及到塔利班統治的阿富汗是否會成為新的恐怖主義的大本營問題。

為何國際社會對阿富汗嚴重誤判?

我們先來討論第一個重點:為什麼國際社會集體對阿富汗局勢出現了嚴重誤判?為什麼塔利班會如此迅速重新奪得政權?

阿富汗政府「貪腐已深入骨髓」

這個問題可以說是見仁見智,各說不一,但其中一個普遍都贊同的結論是:所有人都嚴重高估了阿富汗政府軍的戰鬥力,而這個現象的根源是政府存在已久的貪腐弊端導致軍心渙散,沒人願意為政府賣命。

《華盛頓郵報》曾經取得一份政府機密報告,其報導顯示帳面看阿富汗政府有軍、警35萬2,000人,但真正能夠落實的人數僅25萬4,000人。僅此一點管中窺豹,我們就可以看到阿富汗政府的腐敗幾乎已經是公開化狀態。

曾在坎大哈擔任阿富汗政府平叛顧問的美國海軍軍官強森(Thomas Johnson)在訪談裡透露,阿富汗民眾視警察如強盜,是他們國內「最可恨的機構」;另一位挪威軍官在訪談時則披露說,他估計有30%的阿富汗警察帶著政府所發的槍械逃離部隊,然後私設崗哨收過路費。

前美國駐阿富汗大使克洛克(Ryan Crocker)也在政府訪談裡表示,阿富汗軍警衰敗並非缺槍缺人,而是因「貪腐已深入骨髓」而擔負不起維安職責。

對種族和宗教文化的認同 超過對政治制度的認同

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幾乎所有人都低估了阿富汗人對種族和宗教文化的認同超過對政治制度的認同程度。

我們都知道塔利班主要是普什圖族人組成的,這個普什圖族是阿富汗第一大民族,過去所說的傳統的阿富汗人其實就是指普什圖族。剛剛流亡的阿富汗總統加尼就是普什圖族人,且阿富汗軍警成員中大部分也是普什圖族。可以這麼說,普什圖族和塔利班基本上就是魚和水的關係。

事實上,由烏茲別克族和塔吉克族人組成的北方聯盟曾經是打擊塔利班最堅決的力量,但這股力量在阿富汗政府中被邊緣化了。

所以,與其說美軍在阿富汗與塔利班作戰,不如說美軍在與一種當地頑固延續了上千年的生活方式作戰,這種生活方式囊括了民族認同、文化傳統、社會組織結構甚至經濟狀況。

美軍20年前可以憑藉強大的武力同樣在短短數週內推翻塔利班政權,但要想在當地建立並維持一種全新的制度乃至生活方式,那就是另一回事。

這些因素加在一起,形成了罕見的綜合性爆發,才形成了我們看到的政府軍幾乎到處都是象徵性抵抗就拱手相讓,使得塔利班長驅直入瞬間變天的戲劇化場面出現。

塔利班是否保持極端宗教色彩推行統治?

至於第二個重點問題,也就是塔利班是否會依然保持其極端宗教色彩來推行其統治的問題,以及這種統治會給國際社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尤其華人朋友討論最多、關心最多的是對中美雙方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首先,對塔利班是否會有所改良,這一點我想可能絕大多數朋友都不樂觀。實話講我個人也不是很樂觀,因為現在進入喀布爾的塔利班,從最基本的政治主張看,和20年前被迫退出喀布爾的那個塔利班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改變。

要說有什麼改變,就是現在的塔利班在口頭上比過去更多了一些與國際接軌的說辭,比如承諾不會允許恐怖分子利用阿富汗土地危害他國安全,承諾保護民眾私有財產,承諾不對曾經為阿富汗政府及美軍服務的阿富汗人秋後算帳,甚至承諾會允許女子接受教育等等。

如何治理國家 塔利班自己都沒有定準

但這些承諾究竟有多少能夠兌現,我相信可能塔利班自己都沒有定準。要知道,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ullah Mujahid)今天接受《今日印度》(India Today)專訪時剛剛否認了阿富汗前內政部長賈拉利(Ali Ahmad Jalali)可能負責領導臨時政府的傳聞。他說賈拉利是無法接受的領導人選,目前塔利班沒有討論任何關於臨時政府的事,未來會根據伊斯蘭教法的基礎來籌建新政府。

大家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們說現在的塔利班和20年前的塔利班並沒有什麼改變的原因。也許不排除塔利班在當前立足未穩的情況下,可能在一段時期內採取相對緩和的政策,但就長遠而言,阿富汗出現一個極端宗教籠罩的政權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中共黨媒現在拚命渲染說現在的塔利班已經不一樣了,有所改變了,不過是為自己未來可能承認塔利班政權做一個輿論上的鋪墊而已。

中共能破解美國遏制 武力攻台?

這就帶來一個絕大的問題,也是大家討論最焦點的問題:曾經是恐怖分子大本營的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是美國的一大失敗,同時成為中共破解美國遏制甚至是發動武力攻台的一大機遇嗎?

就我個人的看法,答案並非如此。

阿富汗變天 美國甩掉巨大包袱 轉向針對中共

我們首先說說阿富汗變天對美國的影響。

首先,美國應不應該從阿富汗撤軍?對這個問題,我相信可能大部分的朋友都是贊成的。因為阿富汗戰爭持續20年,美國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結果只得到了一個爛泥扶不上牆的腐敗政府以及免費給中共擴張充當保安員的結果。

也就是說,阿富汗事實上成為拖住美國一隻後退的泥潭,繼續留在阿富汗除了讓中共在旁邊偷著樂,對美國並無多大意義。中共為什麼偷著樂?用習近平「國師」金燦榮的說法就是:美國出人出槍把阿富汗蹚平了,中共立馬搭便車去擺攤搶生意,而且連管理費都不用交。

這種賠本買賣美國從伊拉克一直做到阿富汗,直到川普(特朗普)時代才被扭轉。所以拜登延續川普政策從阿富汗撤軍,戰略方向上沒有問題,因為美國當前的戰略要害就是要重返印太,結束反恐戰略第一的政策,調整為對中共戰略競爭第一。

這次阿富汗撤軍之所以出現了類似當年越戰西貢大撤離的場面,最主要的問題出在撤軍戰術層面。川普去年2月在多哈(Doha)與塔利班簽署協議後,即開始了第一階段的撤軍,同時預設了條件。在此過程中塔利班也曾經試圖破壞協定,但迅速遭到了美國及盟軍的強有力打擊,這使得塔利班在此階段一直未敢輕舉妄動。

拜登這次的撤軍,正是受高估阿富汗政府軍等因素的誤導,才缺了這個重要的預設條件,導致塔利班長驅直入。

這個失誤給拜登造成的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就連一直力挺拜登的《紐約時報》都在今天用了這樣的一個標題「阿富汗撤軍:拜登無法擺脫的失敗形象」。

中共大做文章 魚目混珠

我們看到中共宣傳系統正在利用這一點大做文章,將阿富汗政府的失敗歸結為民主制度的失敗,並視為美國領導的國際秩序開始衰落崩潰的象徵等等。

這其實是典型的魚目混珠了。我們都知道,美國當初在阿富汗發動戰爭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反恐,緝拿「9·11」罪魁禍首本‧拉登並擊潰基地組織。這個目標早在10年前就已經實現了,當時沒有撤軍是奧巴馬政府的錯誤造成的。

從另一面看,川普和拜登都主張從阿富汗撤軍,最大的目的就是要集中精力應對中共在印太的擴張。雖然拜登這個撤軍的動作很難看,但目前其負面效應主要集中在外交和輿論領域,或者說是面子領域。要說塔利班重新掌權立即就對美國構成了重大國家安全,這個話還有點早。

且不說現在的塔利班立足未穩,即便將來塔利班穩固了政權,要想在十數年內就具備再來一次「9·11」的恐怖攻擊能力,也是極其困難的事情。上次塔利班替本‧拉登擋槍,差點連自己老本都賠光,這個教訓他們不可能一點沒吸取。

更何況現在美國的防範也遠非20年前可比,塔利班要想重演「9·11」,其難度恐怕堪比登天。

我們從布林肯的講話中就可以看到,儘管喀布爾撤軍場面讓拜登政府大丟顏面,但在集中精力應對中共威脅這個「裡子」層面上,並未受多大影響。阿富汗混亂局面對美國精力的牽制作用是有限的,而且這種牽制還是雙向的,中共同樣被迫分心要應對阿富汗可能出現的亂局。

阿富汗變天 對中共更多是風險

這就涉及到阿富汗變天對中共的影響。

實際上,塔利班早在六七月份已經表現出可能擊敗政府軍的明顯趨勢,王毅公開在天津與塔利班會面,實際上就是為未來承認塔利班政權的未雨綢繆之舉。中共不惜自毀形象公開高調抬舉塔利班,背後其實凸顯了中共的深度擔憂:擔心這個極端組織給自己製造麻煩。

儘管中共官方反覆宣傳,說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不是一個組織,前者是朋友後者是敵人等等。但實際上阿塔和巴塔的關係,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至今巴塔還有至少六千多訓練有素的武裝人員在阿富汗境內活動,可見二者的親密關係。

所以,現在的塔利班對中共來說,更多的是風險而不是機遇。要知道塔利班並非鐵板一塊,這是一個軍閥與民兵的混合體,負責對外聯絡的塔利班政治辦公室經常與內部更極端強硬的軍閥和指揮官發生衝突,所以在天津與王毅會面的毛拉-巴拉達爾並不能代表整個塔利班說話。

過去阿富汗有美國罩著,中共只管擺攤掙錢很逍遙,但現在美國撤離了,中共無論是擔心極端勢力滲透新疆,還是擔心「一帶一路」被阻止,都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自己去當城管體會一下帝國墳場的滋味,要麼就得給塔利班付大筆管理費指望花錢買平安。

當然,中共不是沒有利用塔利班牽制美國的想法,但起碼在現階段,中共要先解決「塔利班不給自己找麻煩」的問題,暫時中共恐怕還沒有能力指使塔利班去立即給美國製造麻煩。

類比阿富汗 中共想拿台灣?恐無門

最後一點,中共現在開始大造輿論,說什麼塔利班9天拿下阿富汗,中共可以幾小時拿下台灣,美國將重演喀布爾一幕等等,這未免有點侮辱大眾智商。

首先,在地緣戰略上,阿富汗從來不是美國的重點。美國介入阿富汗事務,一次是冷戰時期蘇聯入侵,一次是本‧拉登發動「9·11」襲擊,都是被迫介入。台灣不同,台灣在地緣戰略的價值關係到整個印太區域的安全,不要說美國沒法放棄,就連日本等國都沒法坐視不管。

美國撤出阿富汗的目的,就是為了強化印太戰略,而台灣就是這個戰略的核心。如果美國撤離台海,剩下的唯一目的就是保衛本土了,誰要說這就是美國的戰略,那就是笑話。

其次,阿富汗從來都沒有民主制度的文化根基和實踐基礎,在阿富汗建立民主政府實際上只是美國反恐戰爭的附帶品,並非美國出兵阿富汗的初衷。

台灣則不然,台灣是已經有著相對成熟的民主政治運作的社會,已然成為民主政體在亞洲的代表之一。如果美國放棄台灣,將立即自動失去領導民主國家陣營的資格,這一點是阿富汗與台灣絕對無法等量齊觀的地方。

第三,美國與阿富汗沒有歷史因素的糾葛,在美國的概念中,從阿富汗撤軍和從伊拉克、敘利亞撤軍沒什麼區別,不存在多大道義上的負擔。而美國和台灣關係不同,那是有從中華民國就延續下來的歷史淵源在裡面,放棄台灣美國將承受難以想像的道義壓力,我們僅從參議院最近全票通過支持台灣加入世衛的法案就可以看到美國國會的態度。

也就是說,無論從哪個方面看,台灣和阿富汗都沒有可比性。說中共一武力攻台美國立馬撤軍開溜,這種場面永遠只可能存在於中共的宣傳文案中。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了,今天由於信息多、線索雜亂,謝謝各位耐心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