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重來?大陸朋友圈告密、揪叛徒愈演愈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8日訊】「大義滅親」式的紅衛兵文化捲土重來了?近日,中國大陸的網絡告密和揭發運動再掀高潮,從當紅流量明星、學校老師、醫療工作者等,很多被自己的朋友圈舉報」,引發關注。

美國之音報導,專家認為這是中共對民眾長期進行「愛國訓練」的結果,近幾年愈發複雜高級的審查制度也造就了新一代「小粉紅」。此外,高壓的輿論環境也讓「不愛國」成為「犯罪」的代名詞,但是狂熱愛國也被用作實現個人私利的手段。

重回文革狂熱? 告密舉報盛行

8月15日,當紅演員張哲瀚被網友扒出經常去日本靖國神社。儘管張哲瀚13日在自己的微博帳號上道歉,表示「不親日,是中國人」。但仍遭到抵制,稱其「行為存在嚴重不當,不僅傷害民族感情,而且對其受眾中的青少年群體帶來惡劣的不良影響」。

內地男歌手霍尊也被朋友圈的人把聊天記錄曝光,導致前女友陳露爆料他的出格言論,在壓力下霍尊被迫宣布退出娛樂圈。

中國知名防疫專家張文宏因為發表「與病毒共存」的觀點,引發中共官方反駁。上週末他遭網民爆料,指他在復旦大學的博士論文涉嫌抄襲。復旦大學研究生院稱接到舉報後,「已啟動調查,結果將及時公布」。

近日在北京出台「雙減」政策後,瀋陽某家長應聲「實名舉報」幫孩子補習的物理老師,這名家長在雙胞胎孩子考上高中後「過河拆橋」,該物理老師不僅退回學費,倒貼2,000元,而且受到處分。

同樣遭到網友告密舉報的,還有當紅明星台灣藝人徐熙娣(小S)等。因為奧運期間稱台灣奧運選手為「國手」,小S被視為「台獨藝人」,失去幾家中國大陸品牌的代言合作。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的中國研究員王亞秋告訴美國之音,「很多人都在舉報自己朋友圈裡的人」,這種現象非常可怕,這種狂熱確實給人一種文革的感覺。

美國之音採訪了南加州大學安納伯格傳播學院教授托馬斯‧霍利漢(Thomas Hollihan),他說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共對網絡輿論的社會控制加強了,對校園的授課和講演內容進行了更嚴格的控制。

去年11月,華東師大歷史系教授、知名冷戰史專家沈志華在首都師範大學的講座遭惡意舉報而被中斷。2018年中,時任廈門大學經濟學教授尤盛東被舉報課堂上言論與中共意識形態不符,「不夠紅不夠專」,而遭校方解聘。而最高學府清華大學已有兩位教授(許章潤、呂嘉)因在課堂和演講中發表對習近平和中共的批評而被學生舉報,遭停職調查。

「叛國」是武器,「愛國」是生意

在最近層出不窮的揭發明星案中,「不愛國」是最常見的理由,也是極有效的利器。

王亞秋告訴美國之音,真實的狂熱愛國確實存在,但很多人是有各種算計的。「有些人已經把愛國做成了生意,越舉報『別人不愛國』,就越有粉絲,有粉絲就可以賣東西。有些人可能剛畢業,以後要進政府當公務員,多做點兒這種事情對事業是有好處的。」

王亞秋說她知道自己的幾個朋友在微信朋友圈發愛國言論就是為了生意。

王亞秋告訴美國之音,中國的社媒就只剩下狂熱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帖子,所以生活在這種情景下就會變得很狂熱。

王亞秋表示,在這個狂熱的圈子生活長了,你都不知道自己發愛國帖子或舉報別人不愛國是算計還是自發的。這也正是霍利漢教授說的,中共對民眾的愛國愛黨的訓練結果。

此外,越來越精明和複雜的媒體審查制度也在鼓勵和培養這種民族主義狂熱。

霍利漢告訴美國之音,「(中共)政府僱用了數百萬人監控媒體平台上的內容。這就是他們怎麼能如此迅速地刪除對公共秩序有潛在危險的消息的方式。他們可以限制人們繼續訪問這些平台,他們可以威脅平台本身——微信或騰訊,以防止信息進一步被傳播成有害的。」

「不過,我認為中國(中共)現在所做的,是積極僱用人員製作支持政府利益的內容,或者破壞持不同政見的內容,並且威脅驅趕這些不利信息,從而使人們不相信。」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