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許家印會步馬雲後塵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17日,一則許家印卸任恆大地產集團董事長的新聞震驚了商界。據報,工商資料顯示,當日恆大集團進行了相關工商登記變更,董事長由許家印變更為趙長龍,總經理、法人也從柯鵬變為趙長龍,柯鵬仍任地產集團總裁。

儘管新聞稱,此項變更系借殼深深房A回A股終止後的正常變動,未涉及具體管理架構、股權的變化,但聯想到2018年馬雲被曝放棄阿里巴巴實控權時,阿里回應稱「不涉及股權」,再到2019年馬雲退休,直到今年阿里巴巴被罰182億元人民幣,馬雲傳出被帶走調查的消息,許家印的卸任恐怕沒那麼簡單,他是否會步馬雲後塵,也非常值得關注。

事實上,從去年中共當局針對房企頒布「三道紅線」開始,很多房企 相繼暴雷,位居行業第三位的恆大也被曝出債務危機。恆大2020年報表顯示,到2020年年底的負債總額為人民幣7,165億元(約合1,075億美元),年利息高達680億元(約合102億美元)。雖然在中共高層的支持下,恆大進行了多方努力,並在今年7月稱,截至6月底,恆大的淨負債率已經降到100%以下,已經順利實現讓「三條紅線」中的一線轉綠,而且,許家印還在「七一」登上了天安門城樓,但恆大的危機並沒有真正解除。

恆大危機自然與創始人許家印脫不了干係。很多國人知曉許家印大大名還是源於廣州恆大足球俱樂部。自2010年他買下這家具樂部後,不惜砸下重金引進外援,並取得了2013年亞冠聯賽冠軍,這讓中國球迷興奮不已。據傳,許家印之所以投資足球,除了自己的業餘愛好外,主要是為了迎合喜愛足球並希望振興中國足球的中共最高層。

顯然,恆大集團的主業還是地產。公開資料顯示,自2015年6月起,恆大地產已斥資逾人民幣600億元,從華人置業、中渝置地、新世界等港資企業手中收購了共計14個項目以及兩塊地。2015年底,許家印更是以339億的大手筆收購了香港富豪鄭裕彤家族旗下的新世界集團。

2017年初,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曝接受調查後不久,港媒就傳出許家印已經被列為新一波反貪腐的重點調查名單之中,原因是恆大與明天系有交集,而且肖建華和許家印都是2014年12月成立的富豪俱樂部「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文聯會)」董事。富豪們在俱樂部內的活動不僅僅是為了加強彼此的關係,更是旨在增強商業領域的合作。

而在肖建華的背後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據悉,曾慶紅的兒子曾偉2007年以30多億元人民幣鯨吞資產達738億人民幣的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時,肖建華就是出資人,因為明面收購魯能的幾家公司都在肖建華的名下。

此外,肖建華據說還是曾慶紅在香港的核心特工,除幫助江派洗錢外,還執行政治任務,包括涉入香港特首選舉。而許家印與曾偉在澳大利亞存在交集,其在澳洲的豪宅曾給曾偉開派對。不僅如此,那些幫過許家印和支持中國恆大在香港上市的香港超級富豪,如鄭裕彤、劉鑾雄、張松橋等人,都與曾家關係非同一般。

不過,不知基於何種原因,許家印在2017年暫時逃過一劫,但在2019年在香港富豪李嘉誠被中共黨媒狠批、馬雲被退休之際又傳出其被邊控消息,但之後許家印高調向北京示好,之後其又平安度過了兩年。然而,不久前美國彭博社有消息稱,在6月底,許家印曾被中共監管機構約談。隨之,恆大發生了網簽交易被暫停,以及下屬公司1.32億元的銀行存款被凍結等情況。

這些壞消息與許家印卸任董事長聯繫在一起,不得不讓人多想。此次,許家印還能置身事外嗎?

作為通過與中共權貴合作做強、做大的恆大掌門人,許家印身家不會太乾淨,他應當非常了解中共的黑幕,也或多或少、或自覺或不自覺捲入了中共派系鬥爭,甚至被中共利用做了不該做之事,如果中共想在其身上做文章、找出把柄,並不是難為之事,就看中共是否願意,當然主要取決於其是否還有利用價值。

從今年北京當局在面對國內外巨大壓力下,為保政權採取的在金融領域肅清江派的舉措看,從之前有江派權貴影子的螞蟻金服、滴滴出行被整肅看,從中共當局連續打壓政策堵死借貸融資之路的情況看,許家印和恆大未來的命運並不樂觀,被卸磨殺驢的概率很高。而一個個倒下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帶給整個社會的寒意將是短期內難以消除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