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著名靈媒 與天堂對話-來自靈界的訊息(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9日訊】世界著名媒介通靈師詹姆斯範普拉(James Van Praagh),被認為是目前全球少數幾個能與死者溝通的靈媒之一。他的著作《與天堂對話》(Talking to Heaven.)也為不少專家學者極力推崇。範普拉生於1958年8月23日紐約,是一位美國作家、製片人和電視名人,作為世界著名靈媒,他以在物質和精神領域之間傳遞信息和對話而聞名。他將自己描述為具有洞察力和通靈能力的媒介。他寫了許多書,包括《紐約時報》暢銷書《到達天堂》和《與天堂對話》(Talking to Heaven.),《與死者同生》(Living with the Dead)等。

想親眼見到上帝

上帝是否存在。雖然在天主教的家庭中長大,在天主教學校唸書,但我經常被一些問題困惑,如:「我們怎會知道上帝的存在?」、「有人見過上帝嗎?」、「上帝是如何創造萬物的?」「聖經是誰寫的?誰能證明這些都是真的?」雖然我渴望要認知神跡,但在作禮拜的儀式中,我並沒有感受到神的喜悅,只是參與這樣的儀式而已?我還是沒有解開心頭的迷思。

我的祈求在我八歲時獲得瞭解答。一天清晨,我躺在床上,感到一陣清涼的風吹過我的臉頰,我拉近毛毯,轉頭看看窗子。窗子完全緊閉著。我試著找出那陣風的由來,我往上望,然後看到一個巨大的手掌由天花板往下壓,四周還散發著白色的光芒。我好像被催眠了,但並不覺得恐懼。我全身充滿了和平、愛與喜悅的感覺。雖然那並不像聖經上所說的是隆隆作響的上帝之聲,但這已經回答了我的問題,也指示了我的命運,我相信那就是上帝。

星期六晚上的降靈會

在看過天花板上的巨掌之後,我開始思索有關死後的生活,是否在死後有某個去處?是天堂、地獄還是某個中間地帶?或是生命永無止盡?我想探索更多生死之迷。我很自然地感到我慢慢有了超自然的能力。

史考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們一起打棒球、玩遊戲,也會求神問卜。一個星期六的早上,我們決定在當晚七點舉辦一個降靈會。我們到了洞窟。史考特慎重地將蠟燭豎直,放在我倆之間的一堆灰燼之上。我們關上窗子,再關燈,兩人面面相覷,看看會有什麼事發生。雖然只是好玩,但我們都很緊張。那種恐懼令人毛骨悚然。我們靜靜坐在那兒大約三十分鐘。最後我終於受不了了。「接下來呢?」我很忍耐地問道。史考特聳聳肩說:「也許我們該說想和某人說話之類的。」

那時剛好是歌手珍娜絲賈布琳去世一週年,所以史考特建議我們招她來。我們反覆地念了她的名字大約十分鐘。等了半晌,什麼也沒有發生。我們再叫她的名字,但蠟燭芯依然如故,毫無改變。桌上也沒有任何神秘的敲擊聲,更沒有一陣陰風出現。我們再等了等。眼睛不停地四處張望,注意任何顯示她出現的徵兆。但是,哎!我們這個十二歲的小男孩終於覺得無聊了。

我決定再試最後一次。「珍娜絲,如果你在這裡,請在蠟燭上顯示出來。」我以深沉而戲劇化的語調說著。蠟燭芯果然顫動了,突然燭芯偏向左,停住一兩秒鐘,然後移到右,停住。史考特和我像是被釘在椅子上動彈不得。燭芯不斷地左右亂轉,我們不能呼吸。無論誰在動蠟燭,總不會是我倆之一。我們已經僵在那兒,一動也不動了。突然蠟燭熄了,屋中一片黑暗。剎那之間,我們都尖叫起來,飛奔回史考特的家。

是否我們真的與珍娜絲接觸過?誰知道。我相信我們打開了那扇通往靈魂領域的大門。滑稽的是,孩提時代的好玩遊戲,最後卻變成一生的事業。

孩童時代的靈魂異象

我一生的信條是:「尋找未知,發現無知。」孩提時代,我會找各式各樣的遊戲、來幫助我認定自己有超能力。在十到十一歲之間,在一次午休時間,我們跑到羅倫斯的墓園墓園去,結果發生了非常有趣的經驗。我和其它兩個夥伴坐在樹下吃便當,我們享受著陽光、溫暖的春日氣息,同時計畫著就在這兒消磨一個下午,不回學校了。就在我們談過來談過去時,突然聽到不遠處有兩個孩子高聲笑著。我們都望著笑聲的出處,卻什麼也看不見。我們猜想一定是附近有孩子在玩,笑聲傳了過來。當大家都同意這樣的假設時,笑聲又開始了。我們都覺得詭異,也有點害怕。於是決定探測一下笑聲的來源。當走近那個地方時,笑聲又開始了。我們還是什麼也看不見,當再靠近一點時,彼德突然叫了:「你看!」然後我們看到兩個小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看起來很相像,他們大約五六歲。當我們想靠近他們時,他們飛也似的跑開,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真是怪事!我們來這裡多少次了,不但從沒見過人來,更別提是這麼小的孩子了。當我們決定返回時,提姆叫道:「來看這個東西!」那是一個刻著兩個孩子名字的墓碑,一個妹妹一個哥哥,他們在四、五歲的時候死的。

如果我當時知道自己的能力,我就會明白這個經驗也預示了我的未來。但當時的我只是個普通的小孩,喜歡和同伴結黨結社,喜歡棒球卡和板球。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