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塔利班出爾反爾 毆女性致死 五件事令習頭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0日訊】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6,000美軍馳援阿富汗!國會吁延期駐紮;習近平要富人回報社會,20大後更極權;北京高官開車淹死;塔利班開槍鎮壓!阿副總統率軍奪回一城,台裔美軍透露在地實情;上海現「異常」病例。

塔利班出爾反爾 毆女性致死 火箭彈恐嚇鎮壓反抗】

這幾天,阿富汗的事成了世界媒體的頭條,塔利班的一舉一動,也受到人們的留意。8月17日,塔利班的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還在新聞發布會上,跟外界說,會讓政權和平移交,在伊斯蘭法允許的範圍內尊重婦女權利。但是話音剛落,便是一片打臉之聲。

首先,已經有媒體曝光,就在塔利班奪權前夕,大概是7月底,在阿富汗北部的一個淪陷地區,一夥塔利班武裝份子闖進平民納賈的家中,她是位45歲的母親,還帶著4個孩子,這伙塔利班要納賈給他們做飯,可是這人家中貧困,說沒有飯可做,這幾個人就多次去她家中逼迫,直到第四次,這位母親又說「我很窮,沒法給你們做飯」,結果這幾個武裝份子就氣急敗壞,用AK47痛毆納賈,導致她傷重不治,納賈的孩子,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而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塔利班當街抓捕未知罪名的一群人,要他們靠在街邊,其中,有武裝份子甚至是拿著火箭彈對著他們。別說是當事人了,網友看到都要被嚇到。

另一個例子,是最新的,發生在8月18日,在阿富汗楠格哈爾省的省會城市賈拉拉巴德(Jalalabad),一眾阿富汗市民聚集在街頭,揮舞阿富汗的三色國旗,表達對塔利班統治的抗議,活動包含遊行和集會。還有人爬到建築頂上,拔掉了塔利班的旗幟,揮舞起阿富汗的國旗,在下面有好多人張望,也有不少男子吹口哨表示贊同。

結果很快,就招來了塔利班的武裝份子,向集會人群開槍。目前已知,至少造成2死10傷。參與集會的民眾代表,隨後舉行了一場新聞會,在記者面前哭訴事發經過。人們都評價說,塔利班說一套做一套,而且害怕人們公開表達反對意見。這一幕幕,很多華人觀眾看得應該是非常熟悉。

同時,在阿富汗的另一座省會城市阿薩達巴德(Asadabad),也有不少阿富汗人揮舞三色國旗,反抗塔利班的統治。可以說,現在在阿富汗境內,這種事漸漸多了起來。

【塔利班酷刑 暴力阻絕喀布爾機場 民眾被打傷或踩死】

因為人們對塔利班的恐怖統治,實在是心有餘悸,20年前塔利班執政時的經歷,對好多阿富汗人來說,是歷歷在目的。首先,塔利班的刑罰非常嚴酷,偷東西就剁手;女子通姦,就挖一個大坑,然後把你的下半身埋進土裡,令四周站滿人,用亂石砸你的上半身,把人活活砸死,稱為「石刑」;如果女子有婚前性行為,或者是有人酗酒,那都會遭受鞭刑;至於說電影、音樂之類的娛樂活動,則被全面禁止。這些法令,被稱為伊斯蘭律法(Sharia Law)。

此外,女孩10歲開始便不能再上學,必須全身遮住,沒有丈夫或兄長陪同,則不准去公共場所。而且塔利班極力包庇恐布份子,成了世界邪惡力量的一個保護傘,而且破壞文化、信仰。

除了在2001年3月炸毀了歷史悠久的阿富汗巴米揚大佛,還在同年2月份,將阿富汗博物館裡任何有悖伊斯蘭教義的藝術品,通通毀掉,不少是無價珍寶。這些行為,跟中共紅衛兵也是很像了。

出於對塔利班的反感,有些人是選擇上街抗議,還有些人仍是想方設法要逃離阿富汗。但是人跑了,塔利班割誰的韭菜啊?這幫土匪跟公眾講得好好的,說自己不一樣了,勸大家不要走,留下來,不會秋後算帳,話猶在耳,但是這塔利班是怎麼做的呢。

大家知道,現在離開阿富汗的最佳捷徑就是美軍控制的喀布爾機場,所以好多阿富汗人還是往喀布爾機場跑,美國也是允許阿富汗人進入機場的。但塔利班武裝份子,就在機場外設置武裝檢查站攔截,用槍、棍子、藤條、甚至是火箭彈,恐嚇和驅趕人群,並且已經造成了人員傷亡。

美國《洛杉磯時報》在阿富汗的在地記者說,在他本人眼前,因為受塔利班武裝份子襲擊而受傷的人,就有至少6人,還有女人和小孩。

此外,因為塔利班真槍實彈的圍追堵截,迫使想闖入機場的民眾非常恐慌,甚至還發生踩踏事件。一名25歲的女生艾莎‧阿瑪德(Aisha Ahmad)就說,現場人們非常驚恐,她也親眼看到有女人和小孩被洶湧的人群踩踏。

【阿富汗人翻牆投美 歌壇天后也不免俗 香港上海赴美長隊】

也有人另闢蹊徑,在機場外牆用繩子往裡爬,為了進入美國控制的機場,這些阿富汗人也是拼了。

我看最近兩天,不少網友分享在上海機場、香港機場的景象,好多去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乘客是排著隊等著出境,在上海,準備去美國的人群隊伍,彎彎折折排到了1,000米長!

人們逃離暴政的心情都是一樣的,只是外部表現有所區分。阿富汗直接就是戰亂下的表現,但在中共國和中共控制的香港呢,人們是有序站隊,但也是用腳投票。

英國詩人拜倫曾有一句名言,是針對一件具體的事,大意就是:如果那件事是他錯了,那就是他不配在英國居住,如果他沒錯,那就是英國不配他來居住。左右就是要走!

那還是18世紀末、19世紀初的英國,如果給他放到現在的中共國,他可能一言不發地走掉,為什麼啊?如果哪句話說錯了,要被中共發現了,說不一定給他扣下來,或者護照沒收。

話說回來,現在在阿富汗,想要走的還不只是一般民眾,就連阿富汗流行樂壇的天后級歌星,都在搶搭美軍運輸機。阿富汗明星薩伊德(Aryana Sayeed)在自己的IG晒出照片,顯示自己已然坐進了美軍的C-17運輸機,而且正好是那趟滿滿坐著640人的飛機。

她說自己要當最後一個離開母國的士兵,現在她做到了。當然,可能還有人希望她堅持,可是能堅持到這一步,至少比那個第一時間跑掉的阿富汗總統賈尼要強。薩伊德的最終目的地是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那是她的另一個住處所在。

【英美接納近五萬阿難民 阿副總統率軍奪回一省會】

美國目前是準備接納2萬2,000名逃難的阿富汗人,而英國首相約翰遜更是大方,說要接納2萬5,000人。這是塔利班反撲之後,給歐美國家製造的另一個難題。

其實除了阿富汗人,在阿富汗的美國公民也還沒撤乾淨。像我們昨天報導的,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以外,仍有大約一萬名美國公民滯留,這是CNN報導的數字,但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人數更多,有15,000名美國公民滯留阿富汗。

福克斯新聞報導說,根據他們8月17日從美國國務院、國防部等部門得到的消息,截至當天,當局仍沒有對那15,000人的具體撤離計劃。不過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後來表示,會儘快將所有美國人撤出阿富汗。

現在的阿富汗塔利班,比之前的更危險,因為他們獲得了巨量的美式武器。

川普(特朗普)的大兒子小川普說,塔利班現在擁有的美軍黑鷹直升機,比世界上另外166個國家的數量都多,價值大約二百億美元的先進美式武器,現在都落入塔利班之手。

但即便如此,在阿富汗境內,也不是沒有人敢挑戰塔利班。像我們上一期節目提到的,阿富汗的副總統沙雷(Amrullah Saleh),也有翻譯成「薩利赫」的,可能叫薩利赫的比較普遍,所以我們就叫他薩利赫。

那薩利赫,還有阿富汗反塔利班英雄馬蘇德的兒子,阿赫邁德‧馬蘇德(Ahmed Massoud),兩人聯手,在喀布爾以北的潘傑西山谷聚合成軍,目前正在跟塔利班作戰。薩利赫誓言,跟塔利班不共戴天。

根據8月18日的消息,薩利赫跟小馬蘇德,已經率軍奪回了阿富汗的一座省會城市,就是帕爾旺省(Parvan)的恰裡卡爾,而且接下去,還有機會攻下原來美軍的巴格蘭空軍基地,如果能拿下此處,或許對這一反塔利班的軍隊來說,算是一個有可能未來接洽西方軍事援助的基地。

薩利赫對媒體說,他們沒有失去士氣,也不會為了阿富汗問題跟拜登爭論,這是無濟於事的,他說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要證明阿富汗不是越南,而且他們看到擺在自己前方的,是有巨大的機會的。

薩利赫一直對塔利班很強硬,曾遭塔利班多次試圖暗殺,但沒成功,8月15日阿富汗總統賈尼逃跑後,按照阿富汗法律,其實身為副總統的薩利赫,應該是現在阿富汗的「看守總統」。亂世出英雄,我們看薩利赫接下去會創造怎樣的戰績。

【國會吁美軍延期駐紮 六千兵馳援】

同時,美國這邊也有四十多名來自兩黨的國會議員,致信拜登,呼籲他能夠讓美軍延長在阿富汗的駐守期限,但目的不是打擊塔利班,而是繼續保護喀布爾機場,掩護僑民和一些阿富汗人的撤離行動。目前,五角大樓計劃每天從阿富汗帶回5,000到9,000人,其中,很多阿富汗難民,會被臨時安置在美國德州的一處軍事基地。

但有趣的是,美軍原本在今年5月,只剩下2,500人,但是因為撤軍失利,塔利班提前攻陷喀布爾,致使撤退出現混亂。現在五角大樓又要派去總計6,000美軍去維護撤離的秩序,這麼多人,再跟塔利班打一仗都夠了。但是目前看,美軍是沒有這個打算。這麼多人派回去,名義就是掩護撤離。

【台議員提女性軍訓 美視台如以色列?】

中共最近因為阿富汗問題,對台灣發起了新一輪文攻武嚇,官媒頻喊「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試圖摧垮台灣的心理,其次是試探美國和西方反應。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在此後明確表態,他否定了「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說法,指出阿富汗跟台灣不一樣,美國對台灣和以色列的承諾會一如既往的堅實。在這裡,他把台灣和美國的傳統盟友以色列相提並論,足見美國是把台灣擺在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同時,台灣島內也有不少人,開始就阿富汗事件反省,並設法加強台灣自身防務。例如台北市議員徐巧芯建議台灣當局,在募兵之外,恢復徵兵一年,而且女性也應參加訓練。

【中共獲塔利班「特別關照」】

而中共持續對台海施壓的同時,是否可以從塔利班奪取阿富汗的事件中,得到任何利益呢?先前不少分析會認為,中共跟塔利班沆瀣一氣,可能會合作開發阿富汗稀土資源,並且方便中共利用阿富汗為跳板,影響中亞及中東的局勢。

現在中共宣傳機構,已經為中塔之間的「特殊友誼」秀恩愛了。

根據最新消息,中共駐阿富汗大使王愚,對《環球時報》說,塔利班政權已經向中共使館做出了安全承諾,王愚還拍了一張中共阿富汗大使館的外景照片,與「道不同不相為謀」而撤空的西方使館相比,中共的血旗還在使館上空迎風弄姿,更印證了那句千古不變的名言:臭味相投。

此外,還有俄羅斯、巴基斯坦和伊朗的使館,目前也是開放的。但是截至目前,俄羅斯尚未表態要跟塔利班建交。

不過,剛剛在阿富汗奪權的塔利班,立足未穩,其與中共各懷鬼胎,各有目的。中共想當世界老大,塔利班也想最大程度在世界建立他們伊斯蘭勢力的影響力,一山不容二虎,久後必有衝突,而且這種潛在的不同,也可能隨時反噬中共的。

【五件事令習近平頭疼】

從目前來講,我們能預見到至少五點,塔利班可能變成中共的「負資產」,而不是創造收益。

第一,阿富汗跟中國新疆接壤,直通喀什與和田,有大約90公里邊境線,中共自己也擔心,塔利班會向新疆輸入暴力恐怖活動,並且出售毒品和武器,因為塔利班就是靠販毒來維持運作,現在它不像阿富汗政府,有西方財力支援,它還什麼都沒有,而且毒品生意做得很大,目前是全球數一數二的販毒集團,輕易不會扔掉買賣,不能排除它的毒品,會繼續向世界擴散,包括接壤的中國;

第二,塔利班武裝份子曾在2007年阻止中共企業在阿富汗的礦物開採,所以,土匪塔利班能不能在這上,伏伏貼貼地跟流氓中共合作,仍是變數。

第三,塔利班也深諳勒索、綁票、威脅之術,大家都是流氓土匪出身,彼此了解,塔利班會不會利用所占據的、被稱為「帝國墳墓」的阿富汗,反咬中共,以恐布活動威脅所謂「一帶一路」,來換取中共的錢財物資支持,成為俄爹之外的,中共的又一個「塔爹」,也說不準。

第四,現在西方國家聲稱要斷掉塔利班的金援,阿富汗政府原本在海外的存款是不會給塔利班用的,原先西方國家給阿富汗的資助,也不會再給塔利班。

如此一來,塔利班靠什麼生活呢?阿富汗周邊那幾個哥們,都沒什麼錢,就是中共有點割韭菜來的積蓄,那大家想想,塔利班,不跟中共要錢,跟誰要呢?他們在奪權之前,就已經去天津見了王毅,談的內容可能就包括跟中共的利益互換。

可是塔利班有啥東西換啊,無非就是在國際上耍流氓,有時候幫幫中共,或者把阿富汗的一些資源,分享一點,抑或是,以不介入新疆事務為由,跟中共要「報酬」。

第五,這一點會比較深層。台灣《信傳媒》報導了一名姓張的台裔美軍上尉,憑藉自己2010年在阿富汗駐紮9個月的實戰經驗,分享了自己對這個地方的了解。

他首先說了一下美軍在阿富汗作戰遇到的困難,比如阿富汗沒什麼自來水,當地野生環境的生水中,細菌很多,喝了容易生病,所以飲用水都得是從境外運過去,如果用當地水洗澡,要閉緊嘴巴,避免喝到,這只是眾多不便的一種,還有運送物資,也不都是空運,很多陸路運輸要靠阿富汗當地的運輸公司,經過塔利班把守的地盤,還得塞錢賄賂,就算這樣,物資也有被搶、被炸掉的。

而美軍在與塔利班作戰的時候,對方常常是立刻跑到巴基斯坦,美軍就沒法再追擊了。

接著,他講了相當重要的一點,張上尉說,很多阿富汗人沒有強烈的「國家」的概念,這正是西方想在阿富汗建立個像樣的「國家」而不成的原因之一,他說阿富汗是個部落社會,宗教觀念也很強,人們效忠自己的部落,哪個部落強大,其它部落就支持誰,因此阿富汗還有不同軍閥和民兵勢力,對「中央政府」,他們似乎還沒什麼太強的概念。

所以,塔利班現在就算是占據了執政權,也並非真正能壓服阿富汗境內所有勢力。從這一點講,中共利用塔利班,也只不過是阿富汗眾多勢力中的一個,並非說明它能完全把阿富汗玩弄於鼓掌,所以跟塔利班交往,估計有的是要操心的事。

【中共20大後更極權!期待塔利班學乖 但難有真友誼】

以上這五點,都是塔利班可能成為中共的「負資產」、讓習近平頭疼的因素。也許正因此,北京也擔心,塔利班會是個永遠都餵不飽的無底洞,所以8月18日,中共戰狼趙立堅在新聞會上強調,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給阿富汗經濟發展提供幫助。

另外,趙立堅也重複了中共對塔利班政權的期待,估計這些期待,在之前塔利班會見王毅的時候,王毅就已經交代過了,趙立堅這是又重複了一次。他說:期待塔利班建立符合自己國情的、開放包容的政權架構,實行溫和穩健的內外政策。

這看上去也是跟塔利班秀恩愛,給塔利班發展出謀劃策,其實這正是建立在中共對塔利班不放心的基礎上。

中共想在中亞和中東擴大影響力,阿富汗是重要樞紐,那這個地區就得穩定,如果持續動盪,中共想利用塔利班做事,也做不到,所以中共是想塔利班在這個區域,維持一定程度的穩定,它好繼續「一帶一路」,乃至溝通阿拉伯世界。

阿富汗早有「帝國墳墓」的稱號,先前在這裡經營過的西方強國,都嘗試到了這「墳墓」的滋味,中共如果願意,那就「請君入甕」好了。

從宏觀上講,現在的世界形勢,是魔鬼操縱下的邪惡勢力與正義力量的較量,普通人在其中選邊站,這是深層一點的說法;往表面上說,那就是極權與自由世界的對抗。

中共要靠極權打敗美國的民主制度,所謂「東升西降」嘛,所以它強制剝奪香港自由,坐觀緬甸軍政府掌權,為塔利班反撲成功而偷笑,這都是因為符合它要以極權打敗自由社會體系的目的。

但是中共可能忽略一點,極權與極權之間,是不可能有真正友誼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互相對付起來。歷史上,中共跟前蘇聯、還有越南,這都是共產黨執政,可都是打得很凶。

台灣陸委會的副主委「邱垂正」,在近日一場針對美國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發表演講時,就談到了中共現在的發展趨勢。

他首先說,美日、美歐同盟,還有G7國家,都在今年的聯合聲明中提到台海的和平與穩定,這前所未有,而中共的體制決定,其統治高度依賴黨魁的施政風格,現在的習近平在這種體制特點下,指揮中共搞出了兩個罕見的「極端」特質,一個是高度極權,另一個是煽動民族主義為其統治尋求合法性。

在這樣的指導思想下,中共利用現代科技手段,已經把中國變成了一個現代版的「奧威爾式國家」,這種狀況,在毛時代也未見過,是新納粹與斯大林主義的結合體,是國際秩序和自由民主的大威脅。而且在中共20大後,會變得更加獨斷專行。

【習要富人「回報社會」 懼怕金融風險 三駕馬車都跑不動】

目前,習近平正在中國收繳「財權」,形式多樣,包括派駐所謂國企入股民營企業,逐步控制所有它中共原先控制不到的地方,這是針對民間的金錢大戶;對民間有錢的「散戶」,黨也沒忘記你們。

8月17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的會議上研究所謂「共同富裕」,首次提到要對社會上的「過高收入的人群」進行「合理調節」,鼓勵這些人或企業「回報社會」,聲稱要整頓「收入分配秩序」。

這像極了中共當初搞的打土豪、分田地,只是叫法不同。

在同一場會議上,習近平也說要防範「重大金融風險」,他這麼提,說明現在中共正面臨著這樣的問題。中國7月份的零售總額、固定資產投資年增長率等經濟數據,全部下滑,遠低於預期。大陸經濟學者任澤平8月17日說,消費、投資和出口這三架馬車,全都放緩了,中國經濟正走向衰退。

大陸財經欄目「格隆匯」發布的數據則顯示,2021年上半年,除了上海市有財政盈餘外,別的30個省市,財政收益全為負數。

而中國的經濟問題,除了受中共左傾政策影響外,也跟不斷發生的人禍天災有關。

【上海現「異常」病例 揚州鄭州封鎖仍緊 北京高官開車淹死】

首當其衝的就是瘟疫。8月18日,上海通報,松江區中心醫院一名工作人員,其核酸檢測結果「異常」,但沒說這異常指的是陽性還是怎樣,引得不少上海市民跟著緊張,中共總是不能光明正大,在一些細微之處還在掩蓋,經常創造新詞!陽性就是陽性,難道異常指的是檢測結果顯示「陰陽性」嗎?

但是上海有知情人在微博爆料說,其實「異常」是該院傳染科的一名護士,她可能是被科室裡的一名南京確診者感染,但截至目前,消息還沒有官方確認。不過醫院和附近菜市場已經都被封鎖。

離上海不遠的揚州,直到8月17日,仍沒有解除危機,江蘇省長形容揚州的疫情時說,病毒傳播風險還沒有徹底消除,情況複雜,稍有鬆懈就會反彈。揚州從7月底8月初就開始封閉管理,重點監控區的民眾,被要求「足不出戶」。

河南鄭州也有類似情況,部分地區因為7月底的疫情反撲,已經封鎖兩週多,一名在封控區的居民劉紅霞發出求救短片,說自己沒有收入,封門在家,還要照顧老人小孩,家裡食物不多了,人都快餓死。之前鄭州水災,她家也被淹了,可是當局答應的救濟款,至今一分都沒拿到,家裡沒錢沒糧,很危急。而同時,她原本是一名記者,因為幫助訪民起訴中共信訪局局長,遭到抓捕,曾被判一年六個月。

除了瘟疫蔓延,今年的水災也很突出。8月16日,北京海淀區因為強降雨,造成部分地區嚴重積水,在當地旱河路鐵路橋下,一輛小汽車居然被積水困住,車內一對夫婦,居然淹死在車中。而且根據《星島日報》的報導,遇難的男子,是中共前鐵道部政治部副主任「蔡克芳」。在當時還有多輛汽車被淹,但目前外界只知道有這對夫婦因此遇難,其它並未有傷亡報導。

在北京的大街上開車被淹死,這個跟鄭州水災出現的問題一樣離譜。有北京網民議論說,旱河路的積水問題一直沒解決,也是人禍;鄭州的事,當局仍未吸取教訓。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打開小鈴鐺:http://bit.ly/PAJQsub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