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汪洋突然變高調 北戴河祕定搶錢計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戴河會議後,中共七常委陸續露面。其中過去以低調知名的汪洋,突然顯得高調,不但在參加中央財經委會議時席位有變,代表習近平中央赴西藏發聲也強悍許多,似乎對應著中共二十大後在中南海仍掌實權。而這也讓人懷疑,之前在北戴河發生了什麼?

汪洋現身中央財經委會議 席位有變是何信號?

汪洋在北戴河休假式會議後首次露面,是參加8月17日的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這次會議重要之處是定調要對社會財富進行「三次分配」,引發重搞「打土豪」、公開搶奪民間資財的聯想。

這次會議中汪洋的座席出現變化,他並非中央財經委成員,過去參加這一會議,官方報導他都只是「列席」,座席也在其他中央財經委委員之後。但這次汪洋在官方報導中是「出席」會議,並且排在了中央財經委員會委員王滬寧和韓正之前,只是在習近平和身為中央財經委副主任的李克強之後。

由於正當可能涉及中共二十大人事大戰的北戴河會議之後,有關汪洋可能在二十大留任的猜測不脛而走。

1955年3月生的汪洋,到2022年秋天是67歲,按所謂中共高層任職「七上八下」的潛規則,仍有機會。如果留任常委,在講究資歷的中共官場,最大可能是擔任總理,成為二號人物,不太可能是胡春華擔任總理,在汪洋之上。

但這種猜測畢竟要到中共二十大才知曉是否成真。

汪洋在西藏放出狠話 凸顯習近平心頭石

汪洋繼續公開露面的地方是西藏。據中共官媒報導,7月19日,身兼政協主席,分管民族和宗教工作的汪洋,以中央代表團團長身分,參加了在拉薩市布達拉宮廣場舉行的所謂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大會」。

汪洋在這次活動中的發言當然也是一副黨國大員的僵化樣子,放言「緊守反分裂鬥爭的銅牆鐵壁」,並重申近年北京當局提出的「宗教中國化」。

汪洋又放出狠話說:「任何外部勢力都沒有資格對西藏事務指手畫腳,任何分裂西藏的圖謀都將以失敗告終。」

汪洋這番話的風格,竟然像極了備受詬病的中共的「戰狼」外交風格。

而在汪洋赴藏之前,習近平於7月21日才罕見造訪西藏。這是時隔10年後,習近平再度訪問拉薩,並且情況比較詭異,因為官媒是在習前往西藏兩日後才報導此消息。習此行帶上了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甚至身兼特勤局長的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顯得安保任務沉重。

根據官方報導,習近平也是去慶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儘管正值中印關係惡化之際,但外界認為習近平此行可能著重在國內,主要是為穩定民族和宗教問題,特別是為強化對藏民的漢化和對藏傳佛教的「中國化」。

其實中共對少數民族「漢化」,應該說是赤化,因為共產黨建政後在中國推行的已不再是傳統的漢文化,而是西來的馬克思主義的所謂中國化再形成的文化怪胎。

由於發現仍保留的少數民族語言文字仍然限制了紅色意識形態改造,傳承著本民族文化的因子,所以中共一直在少數民族地區重點推漢語教育,就是讓你完全與祖宗脫節,變相滅絕種族。中共在新疆則推行更強硬的滅絕政策。對於藏族,早在二十多年前開始的遍布內地的西藏中學就是漢化藏民的實證。

習去西藏之際,7月20日河南發生嚴重洪災,次日災民仍陷於水深火熱中,中共高層無人到當地視察災情。由此可見對中南海而言,西藏問題比救災更為迫切。

不但如此,北戴河休假期間,8月初,北京當局還換了內蒙古自治區的主席,布小林下台,由非內蒙本土的蒙族王莉霞接任。

本身是太子黨的布小林,年初在當地人大會議做政府工作報告期間突然暈倒後就隱身,有說法指或因當局強推漢語教學風波,布小林內心牴觸而不獲中南海信任。

另外,北戴河會議期間,8月2日,汪海江中將以新疆軍區司令員身分出席了一個軍官退役儀式。事關新疆敏感局勢,新疆軍方最高指揮官換人令人關注。

這或者更說明民族問題是習近平的心頭石,連休假也要遙控人事布局。

至於「宗教中國化」,其實就是「無神論化」。在以無神論為宗的中共數十年的強力控制下,中國大陸的宗教體系實際上已成為中共體制的一部分。中共任命的宗教官員也和其它部門官員並無二致,宗教界早已是腐敗淫亂怪像叢生。但這不是中共最重視的,它一直未放手對宗教的核心——信仰佛道神(上帝),這一意識形態領域的控制,因為人的天性更接近神佛的信仰。但中共一直打擊多年也未能完全消除人們對神性的追尋和回歸。

無論是宗教、民族,抑或台海事務,都屬於中共統戰範疇。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掌控著這塊習近平放心不下的領域。

北戴河或祕定保黨「搶錢」計劃 中共高層再無改革派

在中共七常委中,汪洋被視為共青團派的代表,曾被視為黨內的改革派,負面傳聞較少,與「三朝國師」王滬寧等不是一路人。汪洋在中共十九大上入常,作為全國政協主席,就是要以「和事佬」的角色,去幫中共搞統戰,多年來在官場積累的人緣和名聲資本,正好被當局予以利用。

這些年汪洋確實被中國體制內人士寄予了一些希望,比如去年上半年,原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主任冷傑甫寫公開信給汪洋,建議他召開全國政協主席會議,搞一次政治協商,提出關於習近平的暫退動議,並建議以聯邦制為框架,創建「中華聯邦合眾國」。冷傑甫在信中說,聯邦制能解決台灣問題、香港問題、少數民族問題。這封信寫給汪洋,就是出於對汪還有一點信任。

不過,其實上任短短幾年間,汪洋已經全然是一副緊跟黨內強硬派的黨國大員的姿態。無論在民族問題、香港問題上都一樣。

2020年8月28日至29日,中共召開了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七常委集體亮相。習近平在會上肯定陳全國此前的治藏「功勞」,而陳全國治藏和治疆惡政一脈相承。在場的李克強和汪洋當天均當面吹捧習近平。其中汪洋在總結講話中更稱:「習近平的講話是一篇閃耀著馬克思主義真理光芒的綱領性文獻」。

回頭說說汪洋本次罕見「出席」的中央財經委會議,中央高層在北戴河會議後突然拋出這個引發國內外震動的財富「三次分配」制度安排,要手動調節規範各階層收入。這是中共窮途末路之下,打著「共同富裕」幌子變相進行搶奪民間財富。

不排除北戴河會議上為了二十大人事爭吵,各派最後以利益捆綁,商定以「搶錢保黨」計劃封口。

說到底,中共全黨腐敗,現任黨國大員誰也有一份,利益捆綁之下,隨著官位達至中共最高層,在左派勢力的果挾之下,汪洋這種過去的改革派也難以留存。

故此,不管中共二十大誰上誰下,只要逃不脫中共的捆綁,就無法真正為民請命,而只是為政權賣命。中共高層中人,未來真的不值得期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