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中南海害怕了 叫停港澳反制裁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1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8月20日晚上6:30,北京時間8月21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終於怕了?中共高層緊急叫停港澳《反外國制裁法》;房地產巨頭恆大被約談,震動房地產業和金融界。

Sydney:本週二(8月17日),中共中央電視台報導全國人大擬討論將《反外國制裁法》納入港澳基本法。然而到了週五,中共人大委員長會議決定暫不表決,官方稱是要修訂、讓該法執行有力,但是外界認為,中概股被大規模拋售,中共害怕外資大規模離開香港,所以中共高層緊急叫停了立法。國際資本和商界為什麼如此忌憚這部法律呢?

秦鵬:中國房地產龍頭企業恆大週四(8月19日)被中共央行約談,震動房地產業界和金融界,這是中國房地產崩裂前的先聲,還是恆大許老闆的生死劫?

北京緊急叫停港澳《反外國制裁法》 終於怕了?

Sydney:由於美國帶頭的西方國家,正緊盯包括新疆、香港等等,中共造成的人權問題,對中共企業、實體及個人實施多番制裁。所以中共人大會議6月10日表決通過《反外國制裁法》,予以應對,讓政府有關部門可以把外國的人或組織加入制裁名單。

由於香港和澳門是特別行政區,這部法律應該是不適用的。但是北京有意把法例擴展至港澳地區,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從8月17日起,一連4天在北京開會。這次會議包括審議《反外國制裁法》列入香港和澳門基本法附件三的草案,原本還說預計20日會議閉幕前草案會通過。

但出乎外界預料的是,20日上午的會議中,當局緊急叫停了草案的表決。立場親中的《星島日報》稱,草案未表決的原因包括實施較為複雜,以及香港各界沒有成熟討論。《南華早報》也引述消息人士稱,是中央政府「希望聽取更多意見」。

當然實際原因到底是什麼,這個海外媒體的分析都挺一致的,就是擔憂大量外資逃亡離港。照您的說法,就是中共害怕了。

秦鵬:對。這幾個月,我們看到中概股持續暴跌,就在週五(20日),香港恒生指數失守25,000點,一度跌逾700點,中概股繼續被拋售。

整體市值淨減少7.09萬億人民幣

大陸財經界統計,2021年1月1日至8月17日,大中華股市,即包括A股、港股、美股中概股,整體市值淨減少7.09萬億人民幣,中國年GDP現在是100萬億人民幣,他們就講,如果今年全年GDP增速7%,「可粗略理解為今年是白幹了」。

這段時間,不僅是美資基金在拋售中概股,最近德意志銀行也加入拋售,據說涉及資金達到2,400億港元。

一旦通過《反外國制裁法》,那麼中共就面臨著香港和美國脫鉤的問題。所以,連林鄭月娥都害怕了。她之前是支持這個立法的,但是在8月17日表示,如果通過把《反外國制裁法》納入香港《基本法》可能會引起憂慮,所以向人大常委會建議,要經由「本地立法的方法」來實施。

專家:一旦外資全面離開 中國經濟勢必崩潰

Sydney:前香港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向自由亞洲電台說,一旦外資全面離開,中國經濟勢必崩潰,沒有香港經濟為中國經濟輸血了。

現在很多討論是,如果香港實施《反外國制裁法》,在香港有業務的國際銀行執行美方的制裁,可能因法例而面對壓力,會需要「選邊站」,看是要執行中方或是美方的制裁。

例如美國去年制裁多個香港官員,禁止美國公司或在美國有業務的公司與被制裁人士有業務往來,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林鄭月娥日前透露,自己已經沒有銀行帳戶,香港政府需要以現金支付她的薪水。

雖然美國的制裁在香港沒有法律效力,但在香港的金融機構向這些受制裁人士提供服務,可能導致美國的懲罰,讓它們在美國的業務受影響。所以香港的銀行,包括中資銀行,仍然選擇遵守美國的制裁令。

逼迫外資銀行站隊

現在,假使中共一旦在香港實施《反外國制裁法》,在港外資銀行的處境就會很尷尬,不得依照本地法律處理,不然也會受到中共懲罰。

秦鵬,您認為國際資本和在港企業一旦被迫在中美之間站隊,你認為這些企業會怎麼選擇?會造成什麼影響?

秦鵬:這個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我舉一個例子,美國去年針對多個香港官員實施制裁,禁止美國公司或在美國有業務的公司與被制裁人士有業務往來,其中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受制裁影響,林鄭月娥後來透露自己已經沒有銀行帳戶,香港政府需要以現金支付她的薪水。

那麼,可能很多人想,香港還有很多中資銀行啊,可以幫助這些被制裁的官員。但還是,所有香港的銀行都選擇了遵守美國的制裁令,包括中國銀行等中資銀行。

法新社早前也引述銀行業內人士指,如果要選擇執行中方還是美方的制裁,銀行大槪都會選擇執行美國的制裁,因為「可以使用美元對銀行來說太重要」。美國制裁可以禁止這些銀行使用美元結算,相當於扼殺它們的國際結算功能,做不了國際業務量,所以這些銀行當然害怕。

Sydney:香港經濟學家羅家聰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香港有二百多間銀行,其中8成為外資,若中國和歐美等國擴大制裁規模,外資銀行不會放棄美元業務,若真的要選擇,外銀會選擇離港,屆時可能使在港的外銀數目少掉一半以上。

羅家聰還說,現在美國股市創新高、歐洲股市也持續飆升,只有香港市值無法回到歷史高位,倘若再增加限制,只會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不過現在回頭看看,當時6月10日通過《反外國制裁法》,可以說是急於推動,當時為什麼中共就不怕國際資本撤離?

秦鵬:我們看到,中共去年6月30日強推《國安法》,香港市場並沒有太大變化,國際反應也沒有太大變化,所以,中共就認為國際社會不能拿它怎麼樣。於是,這一次中共全國人大在6月份通過《反外國制裁法》,就認為香港和澳門也通過沒有問題。

但是,它們忘記了,這相當於逼著國際大企業和財團站隊,是不一樣的,而且國安問題和國際金融問題不一樣,前者可以說有欺騙性,很多企業認為傷及不了自己,而逼企業站隊,當然就相當於會斷掉很多財團的財路,要麼和美國作對被美國制裁,要麼和中共作對被中共制裁,所以,跑路是唯一的選擇。

當然,現在局勢惡化,也跟中共這一段時間國內瞎折騰有關,包括收拾滴滴、阿里、騰訊、教培行業等等,讓國際投資者真實感受到了中國的政策危機。所以,開始逃避。

金融市場「用腳投票」 中共受壓

這種市場用腳投票的變化,體現在了金融市場上,讓中共感受到了壓力。

Sydney:這一次週二還在通告要表決,週五就叫停,也是相當突然,您認為,有可能是誰叫停了這次立法?

秦鵬:只能來自中共最高層。定於一尊嘛。

Sydney:中共還會進一步推出這部立法的新版本嗎?

秦鵬:中共特別是現任領導人有一個特點,非常剛性,我是懷疑中共很難改良,也許會評估,會推出修改版本。

Sydney:自由亞洲採訪一位親中的學者,「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表示,北京現在要評估法律在香港落實時,美國和香港需脫鉤的風險,以及香港經貿地位的挑戰等因素。現在《反外國制裁法》細節仍未公布,如果要在港實施,也要研究在港企業,面臨外國制裁及中國反制裁時,如何做出商業決策、以及能否申請豁免等安排,官方需要再做討論,確保法律能發揮作用,也對市場帶來的衝擊降至最少。

其實這一連串,用您一句話簡單來說,就是中共怕了,一直以來裝威風也裝不下去了,這次這個緊急叫停,也讓全球目光看到了中共的破綻。

中共央行約談恆大 震動金融市場和房地產業
Sydney:另外,我們看到另一則新聞,8月19日,中共央行和銀保監會,罕見公開約談了地產龍頭恆大集團。

中國恆大擁有恆大汽車集團、恆大物業集團、恆大童世界集團、恆騰網絡集團、房車寶集團等八大產業。

當天,在香港上市的恆大相關公司,都出現價格暴跌。

秦鵬:在中國,被管理層約談往往意味著可能遇到了麻煩,否則的話,可能叫私下的會面。而從媒體公布的信息,也可以看出監管部門對恆大的不滿,已經還不僅是債務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市場聽到約談消息之後,產生恐慌性拋售的原因。

Sydney:我們來看一下媒體是怎麼說的:「央行、銀保監會指出,恆大集團作為房地產行業的頭部企業,必須認真落實中央關於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戰略部署,努力保持經營穩定,積極化解債務風險,維護房地產市場和金融穩定;依法依規做好重大事項真實信息披露,不傳播並及時澄清不實信息。」

秦鵬:這短短的三段話顯示,第一,恆大沒有落實好中共中央關於房地產平穩健康發展的部署,發展激進;第二,債務風險太大,已經影響到了房地產行業,甚至可能引發金融危機,造成系統性金融風向;第三,沒有依法依規做好信息披露,涉及到了傳播不實消息。

這是罕見的公開指責,作為龍頭企業獲得這種評價,顯示出現在雙方的矛盾已經不能完全調解了。

Sydney:作為中國最大的房地產公司,恆大集團和老闆許家印,經常高調出現在媒體面前,從10年前投中共最高領導人所好,宣布1億元收購廣州足球隊,到投資千億造車。

債務危機曝光 求助政府解決?

然而,從去年9月,一份恆大集團給廣東省政府的文件曝光開始,恆大就和債務危機的負面新聞捆綁在了一起,從此也開始步入多事之秋。

秦鵬:恆大在這份給廣東省政府的報告中說,恆大截至2020年6月30日,有息負債餘額達8,355億人民幣。由於2016年和多家戰略投資者達成借殼深深房上市的計劃沒有完成,必須在2021年1月31日前償還戰略投資者1,300億元本金,並支付137億元分紅,而這可能導致恆大地產現金流斷裂。因此,希望廣東省政府幫助。

為了表明事情的嚴重性,恆大報告還說如果現金流斷裂,將直接影響本公司和合作企業多達331萬人的就業;恆大已售未交樓的61.7萬套商品房涉及204萬業主,他們將面臨工程爛尾或無法收樓的風險,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Sydney:但恆大後來闢謠說文件截圖是「憑空捏造、純屬誹謗」?

秦鵬:不過,我當時說過,這恐怕是恆大自己透露出來,給中共高層施壓,逼迫他們給自己解套。這一次,央行和銀保監會約談恆大的時候說的,「依法依規做好重大事項真實信息披露,不傳播並及時澄清不實信息」,應該也有指責恆大此意。

Sydney:不過,我們看到,後來,去年11月22日,恆大千億爆雷風險得以解決。

恆大集團宣布,1,300億元投資全部協商完畢,其中1,257億元策略投資轉為普通股,剩餘的43億元由恆大回購。

快速誇張 債務危機再現

那麼,為什麼,最近恆大的債務危機又出現了呢?

秦鵬:是,當時恆大1,300億債務危機是躲過去了,但是,恆大的高負債遠遠比這個多,2019年、2020年恆大集團年利潤連年下降,總負債增至3,01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9萬億,其中當然很多是上下游企業和客戶的訂金,但是有息負債5,700億元,也就是借銀行和金融機構的錢規模依然非常龐大。

這樣的負債,在房地產市場並不理想的大環境下,依然會壓垮恆大。所以我們看到,到了今年7月底,甘肅蘭州市自然資源局、「淮北礦業」和廊坊發展等的一連串催款公告,又把恆大華麗外袍下面的膿瘡給戳開了——恆大的債務危機又浮出了水面。

我們看到,世界三大評級公司惠譽、標普、穆迪,也在7月底和8月初,相繼給恆大下調了評級,這也讓恆大的債務危機進一步雪上加霜。

Sydney:近兩天,「恆大地產換帥」,董事長由許家印變更為趙長龍,法人、總經理由柯鵬變更為趙長龍,但人事變動不涉及公司管理架構、股權的變化,許家印仍是恆大地產實際控制人。

我們看到,恆大雖然債務負擔沉重,但是,許家印最近幾年還是高調進入了一些新行業,比如,2018年3月,許家印宣布進軍高科技產業,但被問到究竟想做哪一塊時,他說還沒想好。3個月後,他高調宣布進入汽車行業。

2019年,許家印在廣州的一次汽車供應商會議上發表演講說:「我們造車要技術沒技術,要經驗沒經驗,可以說是一窮二白。」「要實施換道超車,就要走一條不尋常的路,走一條世界歷史上所有汽車企業都沒有走過的一條路。」

許家印表示,他的不尋常之路的一部分是「買買買」,包括收購一家瑞典超級跑車生產商、一家中國電池製造商和一家英國電驅系統開發商。

其實,這種高負債、快速擴張的模式,並不是恆大一家獨有,也是很多中國企業發展的路子,為什麼恆大現在出問題了?

秦鵬:攤子鋪得太大,擴張步伐太快,就容易出問題。特別是,中國房地產市場其實已經接近飽和了,已經不能供應那麼多繼續擴張的錢了。

中共祭出「三道紅線」恆大全踩中

特別是,去年8月,中共監管部門祭出了一個「三道紅線」的房地產融資新規,也卡斷了恆大借債的路。恆大這「三道紅線」全踩中,被禁止新增有息負債。也就是必須還錢,把負債率降下來。

到了今年7月1日,恆大公布說,有一條紅線變綠,淨負債率已降至100%以下,但是即使這樣,也高達5,700億元,而在汽車等行業投資沒有任何回報,房地產發展緩慢的情況下,依然困難。

Sydney:恆大有能力脫困嗎?如果真的出現系統性風險,中共會不會出手?

秦鵬:這樣大的企業,屬於大而不能倒,所以中共會救的。中共實際上已經出手了。

從7月初,彭博社就透露說,6月底中共金融穩定發展辦公室約談了恆大許家印,之前5月份中共央行等也約談了,要求恆大儘快解決債務困境,避免引發金融風險。報導引述其中一名消息人士指,官員要求許家印考慮引入戰略投資者等方式,儘快解決債務問題;另一名消息人士則說,許家印目前正與地方政府等方面討論方案。

8月12日,彭博引述消息指,中共當局要求恆大總部所在的廣東省政府制定計劃,助恆大化解決債務風險。

只是,現在看起來,中共希望恆大要賣出一些產業和股份,引入戰略投資者,甚至徹底賣掉一些企業比如汽車行業。但是,許家印可能不是很樂意,很多抗拒,許老闆前幾天被迫離開董事局主席,可能也是這個原因。

這次央行等公開約談,談話的內容也很不客氣,可能也是一方面恆大之前不是很配合,所以要敲打敲打,另一方面,要救嘛,就要給出一個懲處和公開示意,以儆效尤,避免其它有同樣問題的房地產效仿。

恆大據說是習的關係,但是習也不願意為了他搞過去那種銀行和國有企業直接化解債務的模式,可能更願意採取國進民退模式,要吞併掉恆大的一些高價值資產。

Sydney:恆大現在出事,跟中共房地產監管,出台了限制房地產企業負債率和短債比例的新規定有關,也就是「三條紅線」,違規的企業被要求,限制有息負債規模的年增速。但問題是,中共房企這種過度擴張、大量舉債的不正常模式,為什麼過去多年一直被允許?

秦鵬:這是中共式管理的獨特模式。我們看到美聯儲管理很精細,可能每一次只有0.25個百分點,細緻入微的處理。而中國不是,近幾十年來中國政治和經濟領域的一個獨特現象。「一管就死,一放就亂」,而且是一個惡性循環。

這種模式是由於對上負責的官本位的政治體制決定的,官員們高效的、加量加碼執行上級命令在行,但是應對來自民間包括企業和市場的反饋,就很差,這樣就導致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等,幾乎所有領域之中都是這樣。這也是中國政治體制內在矛盾集聚演化導致的綜合併發症。

Sydney:你認為還會有房地產企業出問題嗎?

秦鵬:恆大不是第一家,也不會是最後一家。房地產市場也會出現一定的動盪。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