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作假和其真正的世界紀錄

大紀元專欄作家Lloyd Billingsley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最近的東京奧運會上,美國名列第一,獲得的金牌最多。然而,中共聲稱中國現在在金牌上名列第一。但這並不是因為賽場上取得了任何成就。

經過最後的正式統計,中共把香港和台灣獲得的獎牌數也計算在內,將金牌數增加到41枚,37枚銀牌和27枚銅牌,獎牌總數為105枚。這種欺騙行為違反了奧林匹克規則。根據這些規則,香港和台灣可以獨立參賽。

2021年7月31日,在日本東京奧運會上,台灣的王齊麟和李洋奪得羽毛球男雙金牌。( PEDRO PARDO/Getty Images)

儘管美國人傑西‧歐文斯(Jesse Owens)在1936年奧運會上取得了驚人的勝利,但德國國家社會主義黨(納粹)以33枚金牌、26枚銀牌和30枚銅牌獲得獎牌最多的國家,總共獲得89枚銅牌。美國以24金20銀12銅名列第二,總成績為56枚。這並不能證明德國國家社會主義是一個比美國民主更好的制度,也不能證明德國運動員是某種大師級種族。

1976年在蒙特利爾舉行的奧運會上,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以49枚金牌、41枚銀牌和35枚銅牌獲勝,總分125枚。美國以34、35和25分的總成績名列第二。這並不能證明蘇聯共產主義優於美國民主。

如果中共公平地贏得比賽,也不能證明其共產主義獨裁統治是一個比瑞士更好的政治制度,瑞士是一個長期的民主國家,在東京贏得了13枚獎牌,3枚金牌、4枚銀牌和6枚銅牌。挪威共獲得8枚獎牌,其中包括4枚金牌,但這並不能證明挪威的民主不如中共在其它領域保持多項紀錄。

1999年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共產主義黑皮書:犯罪、恐怖、鎮壓》(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一書。讓-路易‧馬戈林(Jean-Louis Margolin)在其中的一章中,《中國:長征到黑夜》(China: A Long March into Night),指出:「我們必須追究中共政權對大量死亡的責任。不包括內戰,中國共產黨(CCP)造成6,500萬人死亡,大約是法國目前的人口。僅1959-1961年就有2,000萬至4,000萬非正常死亡,另有2,000萬人被囚禁在監獄系統。」

根據《共產主義黑皮書》,約瑟夫‧斯大林的蘇聯奪去了2,000萬人的生命,純粹是除了內戰和國際戰爭之外的政治謀殺。這遠遠超過了希特勒納粹政權殺害的大約1,100萬人。在大規模屠殺方面,中共排名第一。

逃離中國:江乃科當時還是個孩子。他祖父位於中國北方遼寧省的村莊的一半人死於大饑荒(1958-1962年)。(James Burke/The Epoch Times)

對於那些為中共辯護的美國人來說,數百萬受害者是「社會發展的變異」,需要「毫不客氣地連根拔起」,才能使中國進步。被殺的人的數字之大,超乎人們的想像,也令人想起斯大林的話,一人死亡是一場悲劇,但一百萬人死亡只是一個統計數字。

中國6,500萬國內死亡,這絕對不是美國歡迎北京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並給予獨裁者有利的貿易地位的理由。這一行動無疑是現代最惡劣的政治決定。

中國有14億多人,人口排名第一。但是,當涉及到批准成立政黨,中國只允許一個黨,中國共產黨。因此,中國與古巴、斯大林的蘇聯、整個蘇聯集團和其它共產主義獨裁國家的政黨數量最少。這些國家自由和公正選舉的人數基本為零。

中共現在把不是他們的金牌計算在內。相比之下,美國則沒有爭取運動員在1972年慕尼克奧運會籃球場上獲得的應得的金牌。

在最後幾秒,蘇聯隊以49比48領先。當伊利諾州的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接過傳球,在衝到籃筐時對方運動員犯規,柯林斯得到兩次罰球機會,均命中,將比分追成了50比49。蘇聯隊在最後幾秒沒有進球,蜂鳴器響起,美國人慶祝他們的勝利。

蘇聯的朋友、國際籃球組織FIBA祕書長雷納托‧威廉‧鍾斯(Renato William Jones)從看台上出來,命令官員們把時間倒流三秒鐘。他們三次把時間倒流,第三次蘇聯人進球。美國人不接受銀牌是對的,但50年來,美國官員一直未能確保那些運動員在賽場上獲得的金牌得到適當的獎勵。

這不是值得驕傲的記錄,但美國還有時間做正確的事。唯一應該頒發和計算在內的金牌是運動員在比賽中實際獲得的金牌。這應該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和以後每屆奧運會的規則。

作者簡介:

Lloyd Billingsley是《是的,我能犯罪:美利堅造假合眾國》(Yes I Con: United Fakes of America)、《巴拉克的崛起:一項文學調查》(Barack』em Up: A Literary Investigation)、《好萊塢派對》(Hollywood Party)和其它書籍的作者。他的文章發表在許多出版物上,包括《頭版雜誌》(Frontpage Magazine)、《城市雜誌》(City Journal)、《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美國的偉大》(American Greatness)。Billingsley是獨立研究所(the Independent Institute)的政策研究員。

原文「China’s Post-Olympic Gold Grab, Versus China’s True World Record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