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澤東發動大躍進 餓死四千萬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58年1月1日,經毛澤東審閱、修改的《人民日報》元旦社論《乘風破浪》,提出「在15年左右的時間內,在鋼鐵和其它主要工業產品產量方面趕上或超過英國……爭取1958年農業生產大躍進和大豐收」。

之後,趕英超美時間不斷被提前。毛澤東曾講:「趕超英國,不是15年,也不是7年,只需兩到三年,兩年是可能的。」「為5年接近美國,7年超過美國這個目標而奮鬥吧。」一場以「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為目標的大躍進運動,在中華大地上展開。緊隨其後的是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

「高產衛星」放上天

當時,毛澤東頭腦「發高燒」,其他中共領導人也跟著「發高燒」。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公開宣傳「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1958年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河南省遂平縣衛星農業社5畝小麥平均畝產達到2105斤」的浮誇報道,成為大躍進運動放出第一顆「高產衛星」。

1958年8月13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的標題是:《麻城建國一社出現天下第一田 早稻畝產三萬六千九百多斤》。隨後,中共各大媒體競相放「高產衛星」。

小麥「高產衛星」的最高紀錄,是青海省柴達木盆地賽什克農場第一生產隊的畝產8586斤;稻穀的最高紀錄,是廣西環江縣紅旗人民公社的13萬多斤;甚至有人放出紅薯畝產 56.8萬斤的「特大衛星」。

中共所有黨媒都匯入到這場比賽說假話的歷史鬧劇中。

餓死百姓四千多萬

「高產衛星」首先來自中共的「高指標」。其次來自中共的「高壓措施」。之後,浮誇風、共產風「高產衛星」首先來自中共的、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幹部特殊化風「五風」勁吹,導致農民生產的糧食嚴重減產,國家統購統銷的糧食成倍增加,許多地方出現餓死人、人相食現象。

1959年,河南省信陽地區糧食產量比1958年減產50%,卻向上級虛報為72億斤。結果,上級徵購糧比去年增加18%,達到總產量的50%。許多徵購糧和「餘糧」是各級官員和民兵打、逼、搜出來的,1萬多人被逮捕,700多人死監管場所。

信陽出現大面積餓死人現象。著名作家白樺曾談到,信陽地區下面的息縣390個村死絕,光山縣5647戶,息縣5133戶,固始縣3424戶,全部死絕。

1960年11月12日,中共副總理李先念和中共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到信陽調查。5個月後,陶鑄說:「我看死亡數字就不要再統計下去了,已經100多萬了。」

1961年4月23日,安徽省公安廳向省委報告,1959年以來,共發生(人吃人)案1289起。

在毛澤東祕書李銳所著的《「大躍進」親歷記》中,有這樣一段描述:「(安徽省)鳳陽全縣死絕8404戶,死跑而空的村莊27個。村民嚴俊冒告訴記者:『1960年,我們村附近有個死人塘,浮埋著許多餓死的人。為什麼浮埋?餓得沒力氣呀,扔幾鍬土了事。說起來,對不起祖先,也對不起冤魂。人餓極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我的一位親戚見人到死人塘割死人的腿肚子吃,她也去了。開始有點怕,後來慣了,頂黑去頂黑回。我問她:『怎麼能……?』她嘆息道:『餓極了。』」

原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耗時近20年,寫出記錄大躍進的歷史巨著《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香港天地圖書公司2008年5月版)。重點記錄了最為慘烈的12個省的人禍。據楊繼繩考證,全國餓死 3600 萬人。

「這個數字相當於 1945 年 8 月 9 日(美國)投向(日本)長崎的原子彈殺死人數的 450 倍。即大饑荒相當於向中國農村投下了 450 枚原子彈……相當於 1976 年 7 月 28 日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數(24萬人)的 150 倍……超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亡數字(1000多萬)……慘烈程度遠遠超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4000-5000萬)。這四五千萬人是在歐洲、亞洲、非洲廣袤的土地上、七八年間發生的,中國這 3600 萬人是在三四年間死亡的。」

「這是一場人類歷史上空前的悲劇。在氣候正常的年景,沒有戰爭,沒有瘟疫,卻有幾千萬人死於飢餓,卻有大範圍的『人相食』,這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異數。」

1996年,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智囊、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咨表示,該所根據中共黨內文件寫成的祕密報告認定,當時死亡人數為4300萬至4600萬。

毛澤東的奢華生活

中共黨史專家何方披露:毛澤東在「三年困難時期」幾個月不吃肉,被宣傳得神乎其神。事實是,醫生鑒於豬肉膽固醇含量高,建議他改吃牛羊肉。毛本人六十年代初一度喜歡吃西餐。所以,1961 年4月26 日工作人員會同廚師給他訂製的一份西餐菜譜中,就有牛羊肉菜十多種,西餐湯十六七種。

《毛澤東遺物事典》記載,60年代初,工作人員制訂西餐菜譜時,在雞類上列出了很多中國人聞所未聞的西菜名稱:黃油雞卷(雞排)、軟煎雞徘、雞肉餅、雞肉元、大王雞肉餅、雞肉絲、罐燜雞、紅燜雞、蔥頭燜雞、青菜燜雞、紙包雞、雞丁敏士、椰子雞、奶油雞等。

毛吃過的西菜中還有下列豬肉類:烤豬排、烤豬腿、炸豬裡肌、炸豬排、餾豬排、法國豬排、意式奶豬等。

1959年,毛的妻子江青在上海宴請。知情人回憶說:「這些美味珍餚令我們既開眼界,又感驚異……許多農村此時已經出現嚴重的非正常死亡,而他們的家宴卻奢華依舊。」

大饑荒年代,各地為毛大造別墅,數量之多,規模之大,古今中外少有,如占地1160畝的上海西郊賓館等,都是1960年前後建造的。韶山的滴水洞賓館,1960年下半年開工,1962年底建成,毛僅在1966年入住12天,長期空置,一連士兵長期守衛。

彭德懷講真話被打倒

1959 年 7 月 14 日,廬山會議期間,中共元帥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了一封講真話的信,談到大躍進中的一些問題。

毛不僅聽不進彭的真話,相反,雷霆大怒,發動對彭的大批判,把彭打成「反黨集團」頭目。

1959年8月16日,中共八屆八中全會通過「關於以彭德懷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的決議」、「為保衛黨的總路線、反對右傾機會主義而鬥爭」等文件,認定彭犯了「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性質的右傾機會主義路線的錯誤」。

會後,「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反右傾鬥爭在全國展開。全國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黨員幹部達380多萬。

河南省委書記處書記楊蔚屏 1960年 10 月 15 日寫的《關於信陽事件的報告》中講:僅光山縣和潢川縣,就有 2104人被打死,潢川縣 254 人被打殘。被打死或致殘的不只是農民,也有不聽話的基層幹部。

處罰農民的刑罰有幾十種:吊打、罰跪、遊街、扣飯、冷凍、晒太陽、割耳朵、「炒豆子」等,慘不忍睹。

信陽地區羅山縣彭新公社 17 名預備黨員,在「反瞞產」中打了人的 16 人,都「光榮地」轉為正式黨員,只剩一個不得轉正,因為他沒打人。

荷蘭歷史專家FrankDikotter認為,中共大躍進造成的大饑荒,可與蘇聯的古拉格群島、納粹德國的大屠殺,並列為20世紀三大人類災難。

大饑荒大援外大出口

據當時的中共副總理李先念講,1958年到1962年,中共對外援助23.62億元,對象有阿爾巴尼亞、朝鮮、越南、古巴、蒙古及一些非洲國家。

1961年1月,中蘇關係惡化,中共希望阿爾巴尼亞站在中共一邊反對蘇共,贈予阿5億盧布,並用外匯從加拿大買小麥送給阿。

1960年4月,中共無償贈幾內亞大米1萬噸,阿爾巴尼亞小麥15000噸,剛果5000噸至1萬噸小麥和大米;1961年8月,援助老撾稻種15噸。

1961年,阿爾巴尼亞與中共談判代表PupoShyti說:「在中國,我們當然看得到饑饉。可是,我們要什麼中國(共)就給什麼,我們只需要開開口。我感到很慚愧。」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1949-1965)》第八章寫道:「最令人驚訝的是,甚至在死亡率上升的1959年,中國糧食的輸出竟然達到歷史最高水平。」

1959年和1960年,中共出口糧食共計680萬噸(136億斤)。按1960年中共確定的農村口糧每人每年最高不超過400斤計算,136億斤糧食,相當於3,400萬人一年的口糧。

「死多少人都無所謂」

中國傳統文化講:「人命關天」。但在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的頭腦中,沒有這個觀念。

1961年9月廬山會議上,毛說:「錯誤就那麼一點,沒有什麼了不得。」曾擔任毛澤東祕書的李銳稱:「在毛的性格中,死多少人都無所謂。」

毛曾講:「第三次世界大戰應該早打,大打,打核戰爭,在中國打。」「這樣的一場世界大戰中國可能會死掉四億人口。但是,中國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犧牲,卻換來一個大同的世界還是值得的。」

1961年,毛會見法國社會黨領袖密特朗時,針對西方世界有關中國發生大饑荒的傳言說:「我再重複說一遍,中國沒有饑荒。」

1962年,劉少奇對毛說:「餓死這麼多人,歷史要寫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書的!」毛澤東卻說:「我周遊了全國,從中南到西南,找各大區的同志談話,每個省都說去年比前年好,今年比去年好。」

結語

楊繼繩先生將大躍進導致的大饑荒歸因於中共的極權主義。我認為這個看法是精準的。中共獨裁者毛澤東將最高權力集於一身,中共所有監督機制全部失靈。絕對的權力行惡必然是絕對的惡。

在和平年代,沒有瘟疫的年代,沒有大的自然災害的年代,用極左政策殺害無辜百姓4000多萬,不僅不擔任不承擔任何黨紀、政紀和法律責任,相反,欺騙外國人說「中國沒有饑荒」。億萬中國人民還必然對他歌功頌德,頂禮膜拜。這是何等的邪,何等的惡!

時至今日,中共對這段歷史完全採取虛無主義態度。在新編《中國共產黨簡史》中對「大饑荒」隻字不提。

楊繼繩先生在《墓碑》中寫道:「極權制度下的當權者隱惡揚善,文過飾非,強制地抹去人們對人禍、對黑暗、對罪惡的記憶。因此,中國人常犯歷史健忘症,這是權力強製造成的健忘症。我立的這塊墓碑恰恰是讓人們記住人禍、黑暗和罪惡,是為了今後遠離人禍、黑暗和罪惡。」

全世界炎黃子孫都應該牢記這段歷史,並有義務將中共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