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殘暴防疫 禁船員上岸 阻市民回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2日訊】中共當局將疫情「清零」當作政治任務,中國各地正實施劃地為牢式的防疫手段,出現禁止船員上岸,阻擋市民回家的不人道事件。而中共在嚴厲懲處所謂「疫情傳播者」的同時,自己卻不承擔將疫情傳播到世界各地的責任,拒絕國際社會對疫情進行溯源。

8月18號,鄭州市管城回族區封控小區解封,民眾高興到像過年。

鄭州民眾:「我出來了,我自由啦!終於可以上班了,從來沒有這麼想上班過。」

鄭州其他封控地區的民眾紛紛在微博吶喊「我也想解封!」「金水區啥時候解封?」「新鄭龍湖什麼時候解封!!!!!我們已經半個月沒收入了,你想看著我們餓死嗎?」

鄭州在洪災過後爆發疫情,中共重啟鐵腕防疫,封城鎖樓。自由亞洲電台8月4號報導,鄭州市京廣路和長江路交界的海豫花園小區3號樓出現確診病例,樓門被鎖,外賣快遞無法送達,物業供應也不及時。樓內許多居民已經快要斷糧,大喊救命。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被封管的民眾喊救命,在中共嚴厲的封禁措施下,相同的情況曾出現在武漢等其他城市。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中國這個體制就是一個軍國體制。(中共)它要病毒要清零,所以就用這個紀律性極強的體制,公民權利很少的機制,劃地為牢式的抗疫,可以說對人的自由度是一種侵犯。」

被防疫措施逼到大聲呼救的,還有中國遠洋船員

之前「弘進輪」在7月30號駛離菲律賓後,十幾名中國船員陸續發燒、嘔吐,目的地南通如皋港口以疫情管控為由拒絕「弘進輪」入港,船員在舟山外海徘徊了10多天,不得已在網絡落淚求助,引發關注後,8月9號舟山政府才展開救助程序,確認16名船員核酸檢測陽性。

「弘進輪」也不是個案。根據去年《第一財經》的報導,大約8萬多名在國際航行船舶上工作的中國籍船員,即便健康也被拒絕上岸。由於當局將疫情「清零」當作政治任務,防疫的主體責任壓在港口身上,中國多個港口的相關人員證實,現在大部分港口不讓外輪船員下船。

有家不能回的還不止遠洋船員。由於嚴厲的管控,北京市民也被攔在城外。

視頻:「我們現在我們不能回北京,我們有核酸,然後我們不在鄭州市,我們是在新密,經過結果裡邊有信號,你不讓我們進,那我們該去哪兒啊,我們應該跟誰反映?」
警察:「我是北京這邊民警。我們接到的命令是,凡是有中高風險地區軌跡的人,都不予以進京。
民眾:「可是我的新密是出縣的。給你們看的是低風險,你們偏偏說他是鄭州市,那這怎麼算?我們只是路過。」
警察:「我給您說了方法了。在北京有固定住所,讓您所屬的黨所屬帶上公章來過來把您接走,讓他回去落實四方責任。」
民眾:「我們怎麼聯繫黨支部,我們一個平民老百姓去哪裡聯繫去?」
警察:「找你居委會!」

旅美獨立學者、時評專欄作家 戈壁東指出,全世界的防疫模式中,中共採取了最殘暴的一種。

旅美獨立學者、時評專欄作家戈壁東:「從武漢封城以後的木棍封門、鐵焊封鎖,公開掛出『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掉牙』這樣的標語,然後挖斷公路,幾萬人的方艙只設兩個廁所,三天不見醫生……很多人可能不是死於病毒,而是死於中共的這種殘暴的封鎖。海上封鎖,關閉國門此類,其實只是這種最殘暴手段的延續而已。」

近期凡是爆出疫情的地方,官員都因為防疫不力受到懲罰。這可能促使地方官員實行更加嚴厲的「一刀切」政策,或者瞞報疫情。

而當局對所謂的「疫情傳播者」也極其嚴厲。64歲的揚州的毛老太太,因為被當局溯源,是把南京疫情傳播到揚州的「1號病人」,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刑事拘留。

但中共作爲新冠疫情的始作俑者,卻拒絕承擔「疫情傳播者」的責任,阻擋國際社會對疫情進行溯源。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