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警察充當中共打手被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3日訊】吉林省榆樹市國保警察齊力,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日前在明慧網被曝光。法輪功學員李鳳芹被綁架,被齊力狠狠踹了一腳,正踹在大腿根上,骨頭和肉都脫開了,李鳳芹當即癱在地上不能動,三個多月後離世。

明慧網報導,吉林省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齊力,只是一個普通的警察,多年來卻一直充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

一、其人信息:

齊力(Qi,Li),性別:男
出生日期:1963年6月21日
身份證號:(明慧網存)
工作單位:吉林省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
職務:警察
家庭住址:吉林省榆樹市御景豪庭小區5棟2單元8層東門

二、犯罪事實

齊力任職時間比幾任隊長都長,參與迫害法輪功人數眾多,給法輪功學員及家人造成很大的傷害。齊力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李鳳芹、崔佔雲、馬長青致死的直接責任人之一。

以下是齊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案例,僅為冰山一角:

案例一: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了包括李鳳芹在內的十二名法輪功學員。齊力狠狠踹了李鳳芹一腳,正踹在大腿根上,李鳳芹當時就癱在地上不能動,腿被踹得骨頭和肉都脫開了,皮膚青紫,不能走路。當天下午,國保警察將已不能動的李鳳芹送進看守所。李鳳芹於二零零六年一月三十日離世。

拳打腳踢(明慧網)

案例二: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下午,齊力等警察把法輪功學員崔佔雲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綁架。三天後,齊力、范洪凱撒謊說送她回家。上車後把崔佔雲送進榆樹市洗腦班。在洗腦班,崔佔雲被灌不明藥物,被四個人帶抻帶拽。九月十六日,崔佔雲身體出現不適,被送醫檢查。洗腦班怕擔責任,把崔佔雲放回家。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崔佔雲離世。

案例三: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點鐘,齊力等闖入法輪功學員馬長青家非法抄家,抄走現金三萬三千五百五十多元錢和幾本法輪功書籍,馬長青被綁架到拘留所。後齊力把馬長青劫持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企圖非法勞教,因馬長青身體的原因,被勞教所拒收。

在馬長青被綁架的當天,他的女兒就嚇得抽搐四次,第二天警察又去馬長青家,叫他的妻子穆春波在一份文件上簽字,穆春波被嚇得渾身發抖,稀裏糊塗就簽了字。巨大的精神壓力導致穆春波腦溢血,昏迷不醒四個多月,於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案例四:法輪功學員陳淑傑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被綁架,遭到齊力等人的酷刑逼供,以下是她的自述:

他們將我兩手用手銬從後面銬上,向上、向前壓兩臂,使兩臂旋轉到極限,使我疼痛至尿失禁三次。

警察打我耳光、嘴巴,用手打疼了,就用拖鞋抽打我的臉、打頭,穿著皮鞋的腳狠踹我前胸、臉。再用兩層加厚塑料袋套在我的頭上悶,憋的喘不過氣來。我昏過去,再用涼水澆,然後再用塑料袋蒙上悶。我昏過去,再用涼水澆,反覆多次。

國保大隊齊力親自買的塑料袋,第一次買回來嫌薄,又去重新買加厚的。

將我銬在鐵椅子上連續二十五個小時,不讓睡覺,未給吃任何東西。期間連續用刑十五小時(在這之前我已絕食四天了)。參與施酷刑的有四個人,齊力是其中一個。兩人一班,輪流換著休息……在我精神恍惚時,齊立拽我的手,按了許多手印……

案例五: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法輪功學員張國芹被綁架到國保大隊,齊力等警察一擁而上,打張國芹的臉、頭、背、踢張國芹小腿。警察柴文革拿出警棍,用警棍猛勁觸擊張國芹左側乳房,齊力接過警棍,猛力抽打張國芹兩條大腿上面部位。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齊力等人將張國芹拉到勞教所,因張國芹行走困難,兩條大腿成黑紫色,被勞教所拒收。五天後,齊力等人用車拉張國芹到醫院,授意院長和醫生,開了一張假診斷書。九月三十日早張國芹被強行送進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

案例六:二零零二年八月,法輪功學員楊佔久被綁架到榆樹市看守所。晚上十點多,齊力等人把楊佔久手背銬著「上大掛」。他們還用腳踢楊佔久的腿,讓他悠盪著,手銬就往肉裏勒。不一會兒,楊佔久就要昏過去了。後楊佔久被冤判七年,在監獄被迫害致殘。

二零二一年七月份,時值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二十二年之際,37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向本國政府,包括五眼聯盟的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及新西蘭和歐盟的23個國家等,遞交了又一批迫害者名單,要求依法對這些惡人及其家屬禁止入境、凍結資產,其中,吉林省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齊力在此次遞交的名單中。

齊力(明慧網)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吉林省榆樹市國保警察齊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