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拓:無良家長舉報老師 北京整治校外培訓惹出荒唐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5月,中共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提出全面規範管理校外培訓機構,嚴肅查處問題教培機構新舉措。這個新出台的「監管」政策引起中國大陸一系列震盪,經營幾十年的校外培訓產業應聲倒地,大型連鎖品牌教培企業一夜人去樓空,不想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中國家長一時間「拔劍四顧心茫然」,但又無力對抗中共政府,只好到處託人找門子給孩子吃小灶,結果又爆出個別不良家長坑老師的荒唐事,引發輿論譁然。

北京突然祭出從嚴監管、取締校外培訓條規

5月21日,習近平主持召開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工作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

黨媒新華網就會議報導時聲稱,義務教育最突出的問題之一是中小學生負擔太重,短視化、功利化,校外培訓機構無序發展,「校內減負、校外增負」。

會議然後強調,要全面規範管理校外培訓機構,堅持從嚴治理,對存在不符合資質、管理混亂、藉機斂財、虛假宣傳、與學校勾連牟利等問題的機構,要嚴肅查處。要明確培訓機構收費標準,加強預收費監管,嚴禁隨意資本化運作,不能讓良心的行業變成逐利的產業。

北京市相關部門當天就配合發布了《北京市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管理辦法(試行)》。但此《辦法》發布前,中共北京市教委已經兩次官微發布「問題通報」,「點名」了27家校外培訓機構(校區)分別存在擅自恢複線下課程、培訓結束時間晚於晚八點半、開展低價行銷、販賣焦慮等不當廣告宣傳、教學內容超出國家相應課程標準等違規問題。

6月1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發布消息稱,該部近期對全國規模較大、知名度較高、投訴舉報較多的校外培訓機構突擊開展現場檢查,發現校外培訓行業價格欺詐行為問題突出,主要表現為虛構原價和虛假優惠折價。市場監管總局已對新東方、學而思、精銳教育、掌門1對1、華爾街英語、噠噠英語、卓越等15家校外培訓機構處以頂格罰款共計3650萬元。

6月7日,習近平在青海省考察時又說:「學校不能把學生的課後時間全部推到社會上去。學生基本的學習,學校裡的老師應該承擔起來。不能在學校裡不去做,反而出去搞校外培訓了,這樣就本末倒置了。現在教育部門正在糾正這種現象。」

6月15日,中共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成立並召開啟動會,向外界宣示校外培訓行業進入了中共國家級專屬監管機構直接管理的時代。

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對外稱,其主要職責為承擔面向中小學生(含幼稚園兒童)的校外教育培訓管理工作,擬訂校外教育培訓規範管理政策等。同時,該司將對社會廣泛關注的校外培訓機構治理、競賽治理問題進行指導,反映和處理校外教培的重大問題。

當局成立校外教培監管司釋放了哪些信號

中共突然針對校外培訓出手整治並成立監管機構,被認為是進一步集權的思路進入到控制教育階段,很不尋常。

據陸媒澎湃新聞報導,中國教育線上總編陳志文接受採訪時說,教育部成立校外教培監管司是開啟全面監管的標誌,校外培訓行業發展將不再任由市場主導。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會長劉林表示,成立校外教培監管司意在重塑校外培訓行業發展格局,使之融入整體教育生態,讓校內教育、校外培訓同向而行。

首都師範大學教育政策與法律研究院副院長蔣建華接受採訪時表示,教育部新成立一個內設司局專門用於監管校外教育培訓機構,意味著治理層級提高、力度加大,也意味著教培行業將進一步「規範化」。

校外教育培訓民企一片哀號 教不聊生

眾所周知,中共無論出台何種法規條例,從來不徵詢人民意見,更沒有法律層面的聽證,這次嚴厲打擊校外教培行業民企的運動依然如故。新衙門成立,新規出台,業內外一片哀號。

7月24日,中共出台《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工作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隨著這一被外界稱為「雙減」措施的快速實施,校外教培行業關門潮、裁員潮洶湧而來。

大陸領先的線上教育科技公司高途集團創始人陳向東7月25日定下裁員指標,其13個地方中心裁減為三個輔導老師中心。有消息說,高途裁員比例高達50%以上。

某Top4教育公司品牌主管劉紅表示,「我們公司現在至少60%的人都在找工作。」

據資深教培人員估算,中國約有70萬家教育機構,1000萬人受聘於教培行業。

據大紀元報導,8月12日,知名民企「華爾街英語」傳出將宣布破產的消息,其或成為首家因「雙減」政策倒閉的大型連鎖教培機構。12日晚此消息登上微博熱搜前三。

據「第一財經」網8月12日報導,「華爾街英語」北區銷售負責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長,公司將於下一週正式宣布破產,要求告知員工儘快辦理離職手續。8月13日上午,「華爾街英語」在北京酒仙橋的門店大門緊閉,內部空無一人。

同日,陸媒記者趕到上海南京西路梅隴鎮廣場中心的「華爾街英語」,同樣看到大門緊閉,門口貼著請聯繫總部等通知。廣場物業稱,華爾街英語還沒退租,12日人還在,13日早上就沒開門了。物業表示,「國家今年對培訓機構整治力度這麼大,估計就經營不下去了吧。」「華爾街英語」已在此經營了20年。

上海世紀大道中心的「華爾街英語」13日也是大門緊閉。商場人員介紹,該店12日仍正常營業,13日突然關停。

在廣州,「華爾街英語」在廣州公園前、珠江新城和體育西路的三家門店,13日同樣是大門緊閉,店前未張貼任何停業通知。

12日晚間,一名「華爾街英語」員工向《新京報》證實,公司確實要破產,當日已有大量員工提出離職。

該企業一名英語員工表示,「因為疫情和政策等多方面原因影響,公司沒挺住。……我們也在等官宣。」員工表示,當局「雙減」政策出台是壓倒該公司的根本原因。

「華爾街英語」是國際性成人英語培訓品牌,市值20億人民幣。其官網顯示,該公司2000年在大陸成立了第一家學習中心。目前在中國11座城市擁有39個學習中心。「華爾街英語」對倒閉說沒有官方回應,其官微7月19日之後再沒有更新。

無良家長對老師落井下石

海外阿波羅網刊登了一條引起公憤的事件,該網引述網友王耳朵先生的文章披露,遼寧省瀋陽一對雙胞胎學生要參加中考。此時正值「雙減」大棒落下時期,教培老師為躲避懲罰,都不大做或轉入地下。孩子母親找關係、委託中間人,才請到一位物理老師給兩個孩子補課。

據老師本人敘述:一起補課的有四個孩子,補了15天。其中有個孩子是老師親戚家小孩,不收費,另外三個小孩,一個孩子一節課收費100元。雙胞胎家庭,應交6000元。交錢時,雙胞胎家長講價,要求少收一千元,老師沒同意。最終收取三個孩子共計9000元的費用,兩個任課老師分。

網傳老師後來自述,一段時間的風平浪靜後,堵心的一幕來了:雙胞胎補完課,順利收到了高中錄取通知書。沒想到雙胞胎的家長,扭頭向教育局實名舉報了幫她兩個孩子補課的物理老師。

這段時間,正值最嚴「雙減」令出台。有人舉報,教育局立刻著手調查處理。老師接到局裡電話,被通知去談話。

談話過程中,老師得知雙胞胎家長暗地裡教唆孩子在補課時錄了音,還給教育局提供了轉帳截圖。人證物證俱在,老師啞巴吞黃連,當場就主動把全部補課費用退回給雙胞胎家長。局裡說隨後再做處理,先看家長態度如何。中間人知道此事後,覺得是自己害了老師,為了老師不被教育局處罰,主動拿出1000塊錢,老師也拿出1000塊錢,讓中間人帶著這筆錢去找雙胞胎家長私了,懇求對方撤回舉報。

然而令人不齒的事情繼續發展:雙胞胎家長收下錢,爽快地答應了。然而沒過多久,局裡通知老師去正式寫材料。也就是說,很可能雙胞胎家長明面上拿了錢,背地裡卻食言,沒撤訴。

這位老師最後講述,教育局領導當時意味深長地問了一句雙胞胎家長:是你主動邀請老師補課的,並且託了熟人,課補完了,你來舉報老師?是這樣的吧?沒想到這名家長不僅給予肯定還補充說:是的,他親戚孩子是免費的,我兩個孩子為什麼不能免費?

講完這個故事,王耳朵先生接連舉出一串類似醜聞。之後做出感忿總結: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願意做好人的人越來越少?為什麼發出正義的聲音,成本越來越高?原因當然很多,但一個又一個,看似不起眼,卻假借扭曲的「善」意打著自己如意算盤的、可憐又可恨的精緻利己主義者,難辭其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