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早應將塔利班定為恐怖組織

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阿富汗的混亂局面是美國戰略、情報和意志失敗的結果。作為反對塔利班聯盟的主要成員,作為尋求將民主帶到阿富汗的主要國家,美國必須對其失敗負責。失敗因素很多,但美國國務院未能將阿富汗塔利班指定為恐怖組織是最糟糕的因素之一。

雖然阿富汗塔利班不在國務院恐怖組織名單上,但巴基斯坦塔利班組織(TTP)卻被指定為恐怖組織。未將阿富汗塔利班包括在內,是由於美國政府想要與他們進行災難性的談判。美國政府不應該與恐怖分子談判。為了保證這一點,我們把那些我們想與之談判的人從國務院的名單上除名。這種外交手段只會愚弄自己。它缺乏明確性,這就使塔利班在我們的伴奏下,跳著華爾茲回到了喀布爾。

現在,我們正在離開阿富汗,沒有任何藉口不把調子改回現實:塔利班是恐怖分子,他們應該被列入國務院的恐怖組織名單。在塔利班恢復前政府並舉行合法政府選舉之前,應拒絕給予國家承認。

不過,對此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就在6月初,在巴爾赫區(Balkh District)一輛裝滿炸藥的卡車被點燃,塔利班聲稱對此負責,該事件造成至少16人死亡,117人受傷。其中兩名平民死亡,67名平民受傷。八十家商店和十所房屋被毀。地區大樓和警察總部幾乎被完全摧毀。

也許塔利班五大領導人中最糟糕的是西拉朱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他也是凶殘的哈卡尼(Haqqani)網絡的領導人。2008年,該網絡被指控襲擊喀布爾的頂級酒店。2012年,它被列入國務院恐怖組織名單。到2017年,該網絡在阿富汗東南部擁有約5,000名戰士。

它目前負責監督塔利班跨越阿富汗-巴基斯坦邊界的金融和軍事資產。該網絡還被指責應為印度大使館自殺式襲擊和暗殺時任阿富汗總統的哈米德·卡爾扎伊(Hamid Karzai)未遂事件負責。據稱,哈卡尼不僅領導自己的網絡,部分領導塔利班,而且是基地組織(al-Qaeda’s)恐怖主義領導層的一部分。

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瑪麗·哈貝克(Mary Habeck)教授寫了三本關於基地組織的書。

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基地組織和塔利班之間沒有距離。塔利班的副頭目是西拉朱丁·哈卡尼,他也是基地組織指揮官艾曼·扎瓦希里(Ayman Zawahiri)的下屬。美國國務院在2008年宣布西拉朱丁為『特別指定的全球恐怖分子』。沒有哪一屆政府收回這一稱號,這表明本屆政府像以前的政府一樣承認這一事實。」

根據聯合國2020年的一份報告,「基地組織的高級領導在阿富汗依然存在,包括數百名武裝分子、印度次大陸的基地組織,以及與塔利班結盟的外國恐怖主義戰鬥人員⋯⋯塔利班,特別是哈卡尼網絡,和基地組織之間的關係仍然密切,有著共同鬥爭、意識形態和通婚的歷史。」

根據該報告,「塔利班在與美國談判期間經常與基地組織協商,並保證它將尊重與基地組織形成的歷史關係。基地組織對該協議(2020年2月與美國達成的協議)作出了積極反應,其助手發表聲明,慶祝該協議是塔利班事業的勝利,也是全球軍事的勝利。」

基地組織的慶祝就是我們的絕望。將與基地組織有聯繫的哈卡尼網絡列入國務院名單,而沒有將與基地組織有聯繫的塔利班列入國務院名單,這完全說不過去。塔利班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哈卡尼領導的。

顯然,塔利班是一個恐怖組織。為了進一步談判和安撫塔利班,拜登政府堅持謬論,說他們不是。但是,安撫塔利班及其在巴基斯坦和中國的推動者,完全是錯誤的策略。

芝加哥大學的一位學者說,安撫政策只是將事情往後推。自1972年中國共產黨開放以來,我們曾多次這樣做,而中國共產黨本身就應該被視為恐怖組織。安撫推遲了清算的日子。我們等待果斷地對抗全球民主敵人的時間越長,就會越痛苦。

作者簡介:

Anders Corr安德斯·科爾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Designate the Taliban as a Terrorist Organization: It’s Long Overdu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