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民記者張展體重曝跌一半 要求保外就醫被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4日訊】報導武漢疫情的中國公民記者張展,入獄後持續絶食至今,體重已跌至入獄前的一半。張展的媽媽擔心女兒有生命危險,為張展申請保外就醫但遭拒絕。

張展媽媽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十分擔心張展的身體狀況,曾向當局提出,讓張展保外就醫,但被拒絕,目前心情不太好,不想多說。

張媽媽的朋友周先生表示,上星期曾與張媽媽聯絡,談及張展的情況,周先生引述,張媽媽8月初曾在當局的安排下,與當時已到醫院留醫的張展通電話,身高178厘米的張展,因為長期絶食,體重只有入獄前的一半。

周先生說:「張展媽媽說張展目前患有胃潰瘍和反流性食管炎,肯定是比較擔心,去年6月至今年8月,近一年是持續絶食,她的身高是1.78米,曾經的體重是150斤,現在從150斤跌至不到80斤,體重下降了一半,可能是一個比較嚴重的狀況,不能排除她會繼續絶食,可能有生命危險,張展媽媽擔心她會出現器官衰竭,不能保證能平安度過。」

周先生表示,張展媽媽曾勸她放棄絶食,但張展堅持自己無罪,不滿被判監,不肯進食,也拒絶當局安排的治療。

周先生稱:「她對她的這種非法待遇的不服從和不認可,她在看守所曾表示,她會持續絶食下去,張展從監獄轉到醫院,在醫院內被綁在床上,綁了十多日,可能不排除被強迫灌食和其他的治療,說是張展自動要求從醫院離開,拒絕這種治療方式,今年8月11日張展離開醫院回到監獄。」

周先生表示,張媽媽因應張展的最新身體狀況,會繼續嘗試,希望能安排見女兒或可申請保外就醫。

曾任張展代表律師的任全牛表示,從不同渠道得知張展的身體狀況不好。他指出,張展被判刑時,家屬已要求讓她保外就醫,但法院指張展身體狀況沒有問題,拒絶申請。他估計,經過多月的絶食,張展身體狀況一定比當時更差,認為應該符合保外就醫的要求,但因為張展不肯妥協,相信能成功申請保外就醫的機會不大。

任全牛說:「實際上是他們不講人道,沒有從人道主義和生命出發,可以保障你不會馬上無命,就不會給你提供相對寬鬆的條件,這就是他們的邏輯。」

2008年胡佳因煽動顛復國家政權罪成,被判監禁三年半,服刑期間多次提出,因出現肝癌前期的症狀,申請保外就醫但不成功。

胡佳表示,當局對政治犯保外就醫的申請,處理完全不同,涉及政治交易和政治考慮,他當時也因為不符合特定條件,無法成功申請。

胡佳表示,雖然海外和中國大陸的異見人士,曾發起簽名運動,要求當局釋放張展,但國際的外交資源有限,加上張展的公民採訪時間短,在國際上未必能引起很大迴響。他表示,如果外界對張展情況關注度不足夠,難以令當局放鬆對她的打壓,呼籲外界繼續關注張展等中國政治犯的情況。

據報導,2019年湖北武漢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公民記者張展2020年2月深入到武漢市疫情第一線,採訪當地的情況,通過微信、推特、YouTube等社交平台進行直播和發表訪問記錄,向外界傳達當地疫情、醫院就診、患者和家屬等情況,5月中旬被捕。

張展於去年3月16日,通過語音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回顧了在武漢五十多天的經歷。她說,看到武漢的疫情,什麼也做不了,讓她最痛苦。她提到,在疫情爆發之初,她親身前往第一線,回來後恐懼感持續許久,「比如去第七醫院、人民醫院、火葬場、方艙醫院,去了之後,整個人就是在一種很強的恐懼之中。每次去之後,總有兩三天哪裡都不敢去,很害怕。」

她曾直言批評當地的疫情控管:「政府以治療為名義,將個體與外界社會的信息進行隔絕。以穩定的名義,把疾病、死亡的人數進行掩蓋。以正能量的名義,對新聞進行控制……要治理瘟疫,有太多的軟性環境可以改善,有太多的細節都可以做。但我們偏偏不。我們就是強制、暴力地命令,單方面剝奪民眾的人身、財產等等權利。」

2020年12月28日,張展被上海法院以所謂的「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她以絶食表示對判決的不滿。

張展母親曾多次試圖前往監獄探視,卻遭獄方拒絕,連寫信都不准。

張展的遭遇,得到國際社和民間組織的大力聲援。美、英、德、加拿大等14個國家於今年1月共同發表聲明,批評中共打壓新聞自由,敦促中共立刻釋放張展和其他因報導疫情真相而被拘留的人。

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發推文聲援:「關注張展!請推友們一起呼籲儘快釋放張展,儘快送張展去醫院治療。」

(記者劉明煥報導/责任编辑:范铭)

相關文章
評論